孔安国

 孔安国,字子国,孔子十二世孙,其生卒年月已不可确考,约公元前一五六年至前七四年间在世孙。西汉儒家学者,经学家、《古文尚书》学之开创者。武帝时,官谏大夫,临淮太守。武帝末,鲁共王坏孔府旧宅,于壁中得《古文尚书》、《礼记》、《论语》及《孝经》,奉诏作书传,定为五十八篇,谓之《古文尚书》,又著《古文孝经传》、《论语训解》。

人物简介

孔安国
孔安国
  孔安国,西汉鲁人,字子国,孔忠次子,孔子十一代孙。生卒年月不详。西汉经学家。安国少学《诗》于申培,受《尚书》于伏生,学识渊博,擅长经学。武帝时任博士,后为谏大夫,官至临淮太守。据传,汉鲁恭王刘馀扩建宫室拆除孔子故宅,于壁中得古文《尚书》,较今天《尚书》多16篇,安国将古文改写为当时通行的隶书,并为之作“传”,成为“尚书古文学”的开创者。今传《尚书孔氏传》,一称《孔安国尚书传》,明清学者定为后人伪托。《史记》作者司马迁研究《尧典》、《禹贡》等古文,也曾向他请教。后世尊其为先儒。

著作

  孔安国在汉武帝时曾任谏大夫,传《古文尚书》于都尉朝、司马迁、兑宽,开创了西汉《古文尚书》学派。关于孔安国所传的《古文尚书》,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古文尚书》者,出孔子壁中。武帝末,鲁共王坏孔子宅,欲以广其宫,而得《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凡数十篇,皆古字也。……孔安国者,孔子后也,悉得其书,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安国献之。遭巫蛊事,未列学官。”又据《汉书·儒林传》记载:“孔氏有《古文尚书》,孔安国以今文读之,因以起其家逸《书》,得十余篇,盖《尚书》兹多于是矣。遭巫蛊,未列于学官。安国为谏大夫,授都朝尉,而司马迁亦从问故。迁书载《尧典》、《禹贡)、《洪范》、《微子》、《金滕》诸篇,多古文说。”(参见《史记·儒林列传》《汉书·艺文志》著录《尚书》,首列“古经四十六卷”,班固自注曰“为五十七篇”。这里的“古经”,即后世所称的《古文尚书》,亦称《逸书》。另据说孔安国著有《尚书孔氏传》。
  《古文尚书》及《尚书孔氏传》后均佚。东晋梅赜献今存本《古文尚书》及《尚书孔氏传》,对梅赜所献;宋儒开始怀疑,经清儒考定为后人伪作。

古文尚书学派

  古文尚书学派创始人孔安国,字子国,西汉鲁国人,孔子十二世孙,拜申公为师学习《诗经》,官至谏大夫、临淮太守。孔子时有《古文尚书》,孔安国把它译成今文来读,因而发现了他家的逸《书》,计有十多篇。大约《尚书》的篇数增多从此开始。因巫蛊事件的影响,《古文尚书》没有成为官学。

孔壁书典故

古文尚书
古文尚书
  历史上有个很著名的典故。据《汉书·艺文志》载:“武帝末,鲁恭王坏孔子宅,欲以广其官,而得《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凡数十篇,皆古字也。恭王往入其宅,闻鼓琴瑟钟磬之音,于是惧,乃止不坏。孔安国者,孔子后也,悉得其书,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安国献之。遭巫蛊事,未列于学官。”许慎《说文叙》也说:“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孔安国《尚书序》曰:“孔子旧宅壁中所藏古文书,皆科斗文字,时人无能知者,安国定其可知者为隶古定,更以竹简写之。”唐孔颖达注疏云:“言隶古者,正谓就古文体而从隶定之,存古为可慕,以隶为可识,故曰隶古。”这就是今天常说的“鲁壁”、“孔壁书”的来源。

人物品读

   蜀谚云:“出国出国,出到安谷(国)。”安谷,即乐山市中区安谷镇。关于“安谷”的来历,唐长寿先生是这么认为的,“今名安谷,一说是改安国的‘国’字为同音的‘谷’字而来;二说是祈祷五谷丰登而名;三说是‘谷者,善也,谓安于善’,故名;四说是明代乡人因檀谷‘山谷幽逸,居之安也’而名。”又说,安谷因安国寺得名。(据《嘉州山水安谷故事》,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12月版)
孔安国
孔安国
  以上几种说法孰是孰非不做评判,倒是对陈果卿先生的另一说产生了兴趣,“‘安谷’过去又名‘安国’,据传孔子十三世孙孔安国封地在这里,安国即安谷。”(《风景历史里的安谷》,载《乐山日报》2006年9月17日)
   说到孔安国的学问,历史上有个很著名的典故。据《汉书·艺文志》载:“武帝末,鲁恭王坏孔子宅,欲以广其官,而得《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凡数十篇,皆古字也。恭王往入其宅,闻鼓琴瑟钟磬之音,于是惧,乃止不坏。孔安国者,孔子后也,悉得其书,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安国献之。遭巫蛊事,未列于学官。”许慎《说文叙》也说:“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孔安国《尚书序》曰:“孔子旧宅壁中所藏古文书,皆科斗文字,时人无能知者,安国定其可知者为隶古定,更以竹简写之。”唐孔颖达注疏云:“言隶古者,正谓就古文体而从隶定之,存古为可慕,以隶为可识,故曰隶古。”
  这就是今天常说的“鲁壁”、“孔壁书”的来源。文中鲁恭王刘馀,是汉景帝刘启(前188—前141)的第四个儿子。鲁恭王从小就口吃结巴,一生无所作为,爱好声色犬马,建造宫苑。但他也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位著名的人物。不过,鲁恭王的出名,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有什么特殊学问,而是因为他碰巧发现了一批珍贵的历史文物。公元前154年,鲁恭王为了给自己修造宫殿,不惜破坏文物,拆毁了孔子的旧宅。不料在拆孔子旧宅时,竟然从孔子家的墙壁夹层中发现了用先秦古文字书写的《尚书》、《孝经》等几十篇儒家经典文献。有人推测可能是秦始皇焚书的时候,孔子的第九代孙孔鲋为了保存这些儒家经典,把它藏在夹壁里的。鲁恭王在拆房时还隐约听见钟鼓的声音,非常害怕,不敢再拆孔子旧宅,并将这些典籍都献给了中央政府。由于这些儒家经典皆为古体文字,当时的人们都不认识,唯孔安国尚能辨认,便将古文用通行的隶书给翻译出来了。
  鲁恭王的这一发现,对保存传统儒家经典文献的原貌,促进当时古文经学的发展,都起了重大的作用。孔安国对这批典籍进行了整理和研究,经过对比发现,这些书籍和当时流行的同样的书籍存在着一定的差别。比如说,在孔壁里出土的《尚书》,它就比当时流传的《尚书》多出16篇来,而且有700多个文字不同,还有几十个文字是脱漏的。所以后人就把孔安国整理的这批文书叫做古文经书。它和当时汉代流传的今文经书,就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学派,这在汉代有很大的影响。顺便说一下,清末乐山井研籍经学大师廖平(1852—1932),认为今文经是出自孔子的真传,古文经则是东汉末年刘歆伪造的,并著有《辟刘篇》打击古文经学。
孔安国
孔安国
  却说鲁恭王发现儒家经典二千多年后,也即是抗日战争时期,故宫博物院的16650箱国宝在颠沛流离后,最终藏身于乐山的安谷等地近8年之久,无一件国宝损坏和流失。故宫博物院特呈报国民政府批准,以国民政府名义颁赠安谷“功侔鲁壁”金漆大匾一块,以示嘉奖。“侔”,在古汉语中是“比”的意思。“功侔鲁壁”意为保藏故宫国宝的功劳,可以与鲁壁藏书相提并论。这是对乐山人民保存中华民族珍贵文化遗产的高度评价。
  历史是多么地奇妙呵!回到本文的开头,关于“安谷”的得名,我宁愿相信陈果卿先生的“小说家言”——“‘安谷’过去又名‘安国’,据传孔子十三世孙孔安国封地在这里,安国即安谷。”姑妄言之姑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