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应辰

汪应辰
汪应辰
  汪应辰(1118年-1176年),初名洋,字圣锡。江西玉山人。  生于宋徽宗政和元年(1118年),是朱熹从表叔,幼时聪颖,十岁能诗,从喻樗、张九成游。绍兴五年(1135年)中状元,时年18,宋高宗以天圣八年状元王拱辰年实相似,改赐名应辰,宰相赵鼎为其取字圣锡。授镇东军签判,召为秘书省正字,时秦桧主和议,汪应辰上疏主张抗金,出通判建州(今福建建瓯),“蓬蒿满径,一室萧然,饮粥不继,人不堪其忧”,“处之裕如也,益以修身讲学为事”。  秦桧死后,召为吏部郎官。官至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并侍读。晚年以端明殿学士知平江府(今江苏苏州)。孝宗淳熙三年(1176年)为韩玉谮之,遂以平江米纲有歉贬秩,气病而卒。谥文定。今传《文定集》二十四卷。

人物简介

  汪应辰(1104-1176年)本名洋,字圣锡,学者称玉山先生,南宋信州玉山(今属江西)人。本农家子,年十八,应试进士。高宗阅其对策,以为是老儒,而耀为第一。及唱名,见是少年,大喜,特书《中庸》以赐,改赐名。授镇东签判,待阙。后召为秘书省正字,因上书抨击和议,触犯秦桧,出为建州判。寓居常山之萧寺,以讲学为事。秦桧死,复召为尚书吏部郎,寻权吏部尚书。后历任户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知平江府。喻湍石为玉山尉,以女许给应辰,用书为奁,遂闻伊洛之学。又从胡安国、吕本中学,再师事张九成,于学博综诸家,粹然为醇儒。主要弟子有尤褒、吕祖谦、章颖、张杰、赵焯、郑侨、及其子汪伯时、汪逵等。他继承儒家圣人制“礼乐刑政”的思想。认为圣人仰观俯察,而制礼作乐,其间皆存有义理。故曰:“其数可陈也。其义难知也。”孔子观蜡,而曰“仁之至,义之尽”;观乡饮礼,“而知王道之易易也”;论郊社礼,□尝之义,而曰“治国其犹示诸掌乎”。韩宣子见《易象》、《春秋》,乃知周公之德与周所以王。此非仅拘着于刑名度数与文字。还认为,天下之事,常伤于锐而不渐。弊端不可以不改,然使其有忠信诚实之心,应当究弊之所由,虑其始终,行之以渐,消之以晦,持之以久。固未有初不考穷,但见与人情不合,就以为非,欲不等日终尽罢除。美则美,然而出于锐气,非出于诚心。并指出,天下之祸,有养成者,有激成者。西汉张禹孔光之流,为养成者。东汉之君子,为激成者。君子岂无中道。世尝有正而未必中,不可以未中而谓不正。主张修庶政以召和气,罄诚意以求多福。弥祸于未然,起福于将来。主张为学之道;应该“揆于心而安,稽于古而合,措于事而宜。所以要体究涵养,躬行日用,以尽此道。而世之为得道者,以前言往行为糟粕,以治天下国家为绪余士直,放弃典刑,阔略世务,甚于西晋之祸。或者矫往过正,谓“吾道,固所以经世也。”然而天人异观,物我殊归,高明中庸,“析为二致”。应辰之学纯正而不妄佛。全祖望谓:“玉山汪文定公少受知于端石,其本师为横浦(张九成),又尝从紫微(吕本中),然横浦、紫微并妄佛,而玉山粹然一出于正,斯其为干蛊之弟子也。”朱熹称“椎公学贯九流,而不自以为足;才高一世,而不自以为名;道高德备,而不自以为德;位高势重,而不自以为荣”。着有《玉山文集》。

从政经历

  绍兴五年(1135),年方十八中状元。授镇东军签判,召为秘书省正字。当时秦桧主和议,汪应辰上疏嘛张抗金,力言因循无备、上下相蒙、不明敌势的危险性,因而违反秦桧意,出通判建州(今福建建瓯)、静江府、广州等。秦桧死后,召为吏部郎官,迁右司,因母老,出知婺州(今浙江金华)。母去世服毕后,除秘书少监,迁权吏部尚书。宋孝宗赵即位后又因事被迫请求调外,于是知福州。不久,升敷文阁待制,举朱熹自代。出为四川制置使,知成都府。再除吏部尚书,寻兼翰林学士并侍读。又因事不合,以端明殿学士知平江府(今江苏苏州)。韩玉被旨拣马,路过平江府,因汪应辰没有特别招待他而回京报复汪,密告宋孝宗,说所到之州县,没有象平江府那样乱的地方,于是连遭贬秩,气病卧家不起而卒,谥文定。

人物作品

  汪应辰着有文集五十卷,今传《文定集》二十四卷。《四库全书》据《永乐大典》及明代宏治年间程敏政摘抄本辑出,收于集部别集类。他学问具有渊源,作品有不少巨制鸿篇。他的不少诗作都体现了“好贤乐善,尤笃友爱”的思想品格和个性。如《挽宣扶吴郡王》:“节义家传久,艰难始见忠。一心惟殉国,百战竟平戎。环列周庐肃,管仪道路同。细看麟阁上,谁得似初终?”这一方面歌颂了吴郡王的忠精殉国的品格和战功,另一方面是对那些不能特立不回,坚定不移,始终如一的人的辛辣嘲讽,可见诗人品格的一贯性。另一首《分韵送胡丈归健康》也表现了诗人与朋友的至诚至深之情:“先生高卧武夷巅,一旦趋朝岂偶然。报国自期如嗷日,归田曾不待来年。怀铅共笑扬雄老,鞭马今输祖逖先。册府风流久廖落,送行始复有诗篇。”这并非一般迎来送往的应酬之作,而是主客思想共鸣的产物,所以读来给人以真挚诚恳之感。这类作品在诗人创作中占有一定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