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

  经济学概念。指人们为了满足生产和生活的需要而对物质资料的使用和消耗。包括生产消费和生活消费。  消费是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最终环节。它是指利用社会产品来满足人们各种需要的过程。   消费又分为生产消费和个人消费。前者指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的生产资料和活劳动的使用和消耗。后者是指人们把生产出来的物质资料和精神产品用于满足个人生活需要的行为和过程,是“生产过程以外执行生活职能”。它是恢复人们劳动力和劳动力再生产不可少的条件。通常讲的消费,是指个人消费。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反过来影响生产。因为只有在消费中产品才成为现实的产品,并创造出新的生产需要。生产的目的是消费,但并不都是为了消费。例如,资本主义生产就是以剥削雇佣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为目的的生产。这就决定了劳动人民的消费被限制在很狭小的范围内。劳动人民消费水平的低下又阻碍甚至破坏生产的发展,经济危机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社会主义制度下,社会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这就消除了生产和消费的对抗性矛盾。并且消费也成为推动整个社会生产的发展的强大动力。

消费方式

  在一定社会经济条件下,消费者同消费资料相结合的方式即消费方式,包括消费者以什么身份、采用什么形式、运用什么方法来消费消费资料,以满足其需要,消费方式是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广义的生活方式是指人们生存和活动的方式,狭义的生活方式是人们与消费资料结合的方式,即消费方式。消费方式是由生产方式决定的,生产方式的社会性质决定消费方式的社会性质;生产方式的自然形式决定消费方式的自然形式;生产方式改变了,消费方式也要相应改变。消费方式反作用于生产方式,与生产方式相适应的消费方式,为生产开拓市场,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完善,落后或超越生产方式的消费方式,会妨碍生产力的发展,破坏或损害生产关系的进步和完善。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消费方式也日趋发展,如方便食品、家用电器、现代交通信息工具的出现,又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消费方法,改变着人们以前的消费方式。

消费类型

  一是计划型,按家庭收入的实际情况和夫妻生活目标制定计划,消费时大致按计划进行,非常理智,很少出现盲目和突击性消费。   二是随意型,这种类型的人完全按个人喜好和临时兴趣进行消费,较少考虑整体消费效益,所谓钱多多花,钱少少花是这部分人的突出特点,较易出现盲目和浪费性消费。   三是节俭型,消费时精打细算,能省即省,并且善于利用再生性消费。这一类型的消费方式能够使家庭逐渐殷实,然而过于节俭的意识有时可能因过量购买便宜货而造成积压性消费。   这三种消费方式都各有利弊,过分按计划消费,遇到临时性的消费时有可能错过好产品;年轻的夫妻大多喜欢随意型消费,但没有计划的随意消费有可能导致入不敷出,影响夫妻关系;节俭型的消费大多是老年人的选择,但同样适用于年轻的家庭,适当的节俭可以带来可观的效益。   

生产消费

   一般指生产资料在生产过程中的使用和消耗。广义还包括劳动力在生产过程中的消耗。劳动资料(如机器和厂房等)在生产过程中多次使用,其物质形态长期存在,但是总会因磨损不能再发挥其职能,而变为残骸;劳动对象被改变形状、性能和位置,原来的物质形态消失了,变成了新的产品。劳动力在生产过程中的消耗是劳动者的体力和脑力的耗费。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的消费,属于生产过程,它本身包括在生产中。马克思说:“生产行为本身就它的一切要素来说也是消费行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93页)。生产消费的结果是生产出具有某种使用价值的产品(包括劳务)。就生产一般来说,消耗较少的生产要素,生产出较多的产品,是进行扩大再生产的重要途径。但是,在不同社会制度下,这个过程具有不同的特点。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的目的是追求剩余价值,因而资本家力图用最少的预付资本,获得尽可能多的作为剩余价值转化形式的利润。同时,资本主义的生产无政府状态和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又造成了生产成果和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生产目的是为了满足劳动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这决定了社会主义企业有必要也有可能通过节约活劳动与物化劳动的办法来降低生产消耗,也可以通过改善经营管理、提高设备利用率、采用先进技术以及合理地组织和使用人力等办法,来降低生产消耗。  

生活消费

   人们为维持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而对各种生活资料的消耗。通常说的消费即指生活消费,是人们恢复劳动力的消耗并获得发展的必要条件,是人自身的再生产。马克思说:“吃喝是消费形式之一,人吃喝就生产自己的身体”(同前,第2卷,第93页)。生活消费包括人们在吃、穿、用、行等物质生活方面的消费,也包括人们在精神文化生活方面的消费。生活消费的范围、水平受生产力发展的水平所制约,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和变化。生产越发展,社会越进步,满足人们物质生活需要的消费在生活消费中所占的比重有逐渐减少的趋势,而满足人们精神文化生活需要的消费所占的比重则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各种其他服务的消费也日益占有重要的地位。  

个人消费和社会消费

   生活消费还可分为个人消费和社会消费。个人消费指个人维持自身及家庭成员的生存、发展和种的蕃衍的需要而消耗各种生活资料。由于社会制度不同,个人消费也具有不同的性质。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的个人消费是劳动力商品再生产的必要条件,是使劳动者能不断重新出现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保证,因而不过是资本再生产过程的一个要素。这种消费的数量受劳动力商品的价值所决定。马克思说:对资本家来说,工人的个人消费,“给自己添加生活资料,是为了维持自己劳动力的运转,正象给蒸汽机添煤加水,给机轮上油一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627页)。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的个人消费不仅是社会再生产得以顺利进行的重要条件,而且满足这种消费的需要是社会主义生产的根本目的。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个人消费的范围将不断扩大,消费的水平将不断提高,消费的构成将不断改善,消费的方式将不断发展和完善。    社会消费包括用于非物质生产领域的物质消耗,如用于国家行政管理、国防、科学、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环境保护、城市公用事业和各种生活服务等方面的物质消耗。在不同社会制度下,社会消费的变化具有不同的特点。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随着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的发展和加深,用于国家行政机构和国防方面需要的消费有增加的趋势;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用于这方面的消费在社会消费中所占的比重,根据可能条件将会逐渐减少,而用于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环境保护……以及用于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等方面的消费的比重将逐渐增加。  

消费同生产、分配、交换的关系

   消费是社会再生产过程的一个重要环节,它和生产、分配、交换构成再生产过程的总体。生产是起点,消费是终点,分配和交换是中间环节。这四个环节在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生产和消费的关系是: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又反作用于生产。    生产决定消费表现为,生产出消费的对象、消费方式和消费的动力。绝大部分的生活消费品是人们生产的产品,人们的消费方式,也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出新的消费品而发展和变化;当发明和生产出电视机以后,人们就可以通过看电视这种方式来满足精神方面的需要。新的产品生产出来后,又会引起消费该种新产品的社会需要。    消费不是消极地受生产决定,它对生产起着积极的反作用:①消费是劳动力再生产的条件,劳动者只有使在生产过程中消耗了的劳动力得到恢复,才能继续劳动;②消费使生产出来的产品最后成其为产品。只有作为生产的结果的产品被人消费了,才是现实的产品。产品没有被人所消费时只是可能性的产品,还不是现实的产品;③消费创造出新的需要,创造出生产的动力。生活消费品是生产的结果,社会要求有品种多、质量好、花样新的生活消费品,必须通过发展生产而获得。马克思说:“消费在观念上提出生产的对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94页)。离开消费,生产就失去了目的,而没有目的的生产是不可能发展的,是要萎缩的。    分配对消费有重大的影响。它是在社会再生产过程中插在生产和消费之间的一个环节。产品只有经过分配才能被人们消费。社会通过一定的分配形式,规定着人们在社会产品中所占的份额,从而也规定着人们各自的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状况。    交换是联接生产和消费的桥梁和纽带。人们所生产和所分配到的产品,不一定是自己所要消费的产品,还需要通过交换,才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消费品。马克思说:“交换只是生产以及由生产决定的分配一方和消费一方之间的媒介要素”(同前,第2卷,第101页)。交换是为了消费,没有消费,交换就成为无目的和无意义的行为。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必须充分重视这个环节,忽视或低估这个环节,就不能使人们的需要得到很好的满足,社会所生产的产品就不能全部成为现实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