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王朝

  
朝鲜王朝国旗
朝鲜王朝国旗
  朝鲜王朝(朝文:조선왕조/朝鲜王朝,1392年~1897年),国号为朝鲜国(朝:조선국/朝鮮國?),是朝鲜半岛历史上的一个国家,由原高丽武将李成桂建立。君主的本贯是全州李氏。朝鲜国历经27代君主共五百馀年,其国土大体上接近于现今朝鲜与韩国的总和,早期国都最初在开京(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开城),后定都在汉阳(今韩国首尔汉江以北地区)。
  1388年,高丽国王辛禑派都统使李成桂进攻辽东,欲出兵明朝东北地区。李成桂反对出兵,师至威化岛(云山郡)后回军发动政变,废黜辛禑而立其子辛昌为王,控制了高丽国军政大权。1392年,李成桂在松京(今开城)寿昌宫正式登基,李成贵拟定两个国号——“朝鲜”(古朝鲜国名)和“和宁”(李成桂之父李子春就仕之地)奏请明太祖朱元璋裁定,朱元璋圈定朝鲜二字,以李成桂为“权知朝鲜国事”,此为李氏的“朝鲜王朝”之始,李成桂是为开国之君,庙号太祖。1395年迁都于汉阳(今首尔汉江以北地区)。1398年,第一次王子之乱后再度迁都开京;1400年,第二次王子之乱后最终定都汉阳。朝鲜王朝是一个儒教国家,儒家思想取代佛教成为国家统治理念。世宗大王时期,朝鲜经济、文化、军事、科技等各方面都得到长足发展。谚文的发明也为朝鲜平民的文化普及提供了条件。朝鲜为明朝的不征国之一,16世纪末和17世纪初,朝鲜由于遭到后金和日本的攻击而采取闭关锁国的政策。19世纪开始,朝鲜的内部纷争使国家日益衰落。 甲午战争后,朝鲜于1897年结束与清朝的宗藩关系并改国号为大韩帝国。1910年,日韩并合,大韩帝国灭亡。
  在东亚,因朝鲜王朝君主姓李氏,所以中国,日本,朝鲜的历史学界一般习惯称呼朝鲜国为李氏朝鲜,简称李朝(在中国也有“刘宋”、“李唐”、“朱明”等这样在君主姓氏加上国号的称呼)。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官方也使用李氏朝鲜(李朝),在主体史学被认为是第五个国家主体和第二个统一的国家。 但在大韩民国,当地人认为“李氏朝鲜”有侮辱性,所以在多数场合称呼这一历史时期为“朝鲜王朝”,并把历代大王实录定名为《朝鲜王朝实录》,而不是东亚史学界较普遍使用的名称《李朝实录》

国名

  
朝鲜王朝国徽
朝鲜王朝国徽
  正式的国号为“朝鲜国”。
  太祖李成桂在篡夺了高丽王位后自称为“高丽王”,即位后即自称“权知高丽国事”。并遣使赴明朝,后,权知高丽国事的地位被中国认可。伴随着王朝更替,李成桂也受到了更变国号的请求,在与重臣们共同商讨了国号变更事宜后,向明廷奏请了新王朝的国名的2个方案,分别为“朝鲜”与“和宁”,明廷对此的回应是将李成桂封为“权知朝鲜国事”,因此认可了“朝鲜”这个国号。另外,“和宁”为李成桂出生地的名称。
  由于“朝鲜”二字在朝鲜半岛上曾出现过(箕子朝鲜,卫满朝鲜等中原分封国都以朝鲜为国号),因此日本国内为表示区别常称其为“李氏朝鲜”或“李朝”。学术上,日本近年来也使用“朝鲜王朝”这个称呼。古代存在的使用朝鲜为国号的国家则被称为“古朝鲜”以示区别。中国与日本一样也使用“李朝”这个称呼。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历史教育的场合,在对封建统治者进行批判时使用“李氏朝鲜封建统治辈”“李朝封建国家”等称呼。
  1897年、从清朝的册封体制离脱、独立以后,国号改为大韩帝国。“高丽”之名至今犹存于世,即“KOREA”。

行政区划

  
朝鲜王朝历代都把全国分为八道,俗称朝鲜八道。
朝鲜王朝历代都把全国分为八道,俗称朝鲜八道。
  朝鲜王朝历代都把全国分为八道,俗称朝鲜八道。朝鲜时代的八道如下:
  京畿道,含汉城府、开城府。首府在汉城(首尔)府。  庆尚道,含庆州府、尚州牧、晋州牧;设左兵营、右兵营、左水营、右水营。首府在庆州府。  全罗道,含全州府、罗州牧;设兵营、左水营、右水营。首府在全州。  忠清道,含忠州牧、清州牧、公州牧;设水营。首府在清州。  黄海道,含黄州牧、海州牧。首府在黄州。  平安道,含平壤府、宁边大都护府、义州牧。首府在平壤府。  江原道,含江陵大都护府、原州牧。首府在江陵。  咸镜道(永安道),含咸兴府、镜城都护府、北清都护府。首府在咸兴府。  道之下设府、大都护府、牧、都护府、郡、县。 其中,庆尚、全罗、忠清、黄海、京畿五道再分左右两道。永安道(咸镜道)分南北两道。平安道分东西两道。江原道分岭东、岭西两部。
  除了行政划分以外,古代朝鲜还按传统习惯将全国划为六个大区:关北(咸镜道、平安道);关西(黄海道,平安道南部,以及江原道西部);关东(江原道太白山以东的部分,又称岭东);畿湖(京畿道全部和忠清道的一部);湖南(忠清道一部分加上全罗道);岭南(庆尚道)
  高宗时期,曾实行过两次行政改革,一道把朝鲜八道分为23府,但后来又再改成13道,即把平安、庆尚、咸镜、全罗、忠清五道划分为南北两道,成为十三道。
  在朝鲜王朝,百姓身上一律要挂一号牌,把姓名、出身、藉贯写出,小吏随时可查看,这其实是由朱元璋的里甲制度学回来的。

历史

·邦交

  
景福宫勤政殿
景福宫勤政殿
  1592年,发生了壬辰倭乱,日本入侵朝鲜,临海君李珒被俘,宣祖仓皇出奔平壤、义州,朝鲜全境仅剩平安道以北,义州一带尚未为日军所陷。在朝鲜求援下,明军大举驰援力挽狂澜,明朝水师副总兵邓子龙与朝鲜水师大将李舜臣等在海陆两方连挫日本锐气,最后日军以丰臣秀吉病逝撤兵告终。 1619年朝鲜2万与明朝18万、女真叶赫部2万等联军同败于后金约6万的八旗军;1627年和1636年,朝鲜两番遭后金入侵。第一次,已经失去辽东领土、在山海关外仅存辽西走廊的明朝无力支援朝鲜,朝鲜被迫承认“后金为兄,朝鲜为弟”的两国关系。第二次,1636年后金更名为清、皇太极登极称帝,对朝鲜要求朝贡并编员助攻明朝;朝鲜念明朝万历旧事,不接受此要求且发表不承认皇太极及清朝,引发皇太极亲率12万士兵攻入朝鲜,朝鲜不敌投降,接受清朝的册封。尔后虽然不免得提供军需予清朝,但从而免于须整军攻明的要求。
  1876年,经由与日本签订《江华条约》,朝鲜开国,首次于近代初次实现了自主的本衷。1894年,为了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清朝与日本爆发了甲午战争。甲午战争后,朝鲜宣布终止与清朝的册封关系,成为近代国家。1897年,朝鲜国王高宗称帝登极,将国名改为大韩帝国,但是日本设立了朝鲜统监一职,控制了朝鲜的内政和外交。
  1907年,高宗因向海牙和会派遣秘使,寻求国家独立而被日本逼迫退位。1910年8月22日,大韩帝国总理大臣李完用与日本代表寺内正毅正式签订《日韩并合条约》,将朝鲜的主权永久让与日本,并且于1910年8月29日公告。朝鲜王朝覆亡。

·士祸和政争

  从十五世纪后半叶的成宗时代开始,朝鲜王朝的统治结构逐渐扩张。官僚阶层日益增多。俗称“两班”的文武官僚阶层人数增多。以协助世祖篡位的武将勋贵权臣为主的勋旧派,同与儒生和士大夫为主的“士林派”首先发生党争。
  士林派随后又不断发生内讧和分裂,包括明宗时期的大尹派和小尹派,以及宣祖时的东人党(岭南学派)和西人党(畿湖学派)。东人党在政治斗争中得势后又分裂为以李滉(李退溪)为首领的南人派和曹植为首领的北人派。北人派由于拥立光海君即位而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内得势。朝廷中的北人党又分裂为以李尔瞻为首、主张拥立光海君的大北派,和柳永庆为首、主张拥立嫡子的小北派。小北派在光海君即位后受到打击,柳永庆被赐死,小北派分裂成清小北和浊小北,而大北派则又分裂成骨北、肉北和中北三派。南人则分裂为清南和浊南。西人派在仁祖反正、废黜光海君的政变中得势,又在显宗时期分裂为老论派(元老派)和少论派(少壮派)。南人派在肃宗时因依附张禧嫔而得势;后期国王虽强调四色均用(老论、少论、南人、北人),但依然是在混乱而无休止的党争中度过的。直至外戚而起的势道政治(如安东金氏)的全盛时期,党争就减弱许多。即便至朝鲜末期,面对列强觊觎,朝中仍有事大派(以闵台镐、赵宁夏为代表)与开化派(以金玉均、徐光范与朴泳孝为代表)之分,争吵不休,直至亡国。
  除了两班和士林的党争外,朝鲜国的王位更迭也令人眼花缭乱。先后发生过第一次王子之乱(太祖退位)、第二次王子之乱(定宗退位)、乙亥靖社(世祖篡位)、中宗反正(废黜燕山君)、仁祖反正(废黜光海君)等多次政治变动。每一次政变都会带来被称为“士祸”的诛戮和贬斥。

·后宫专政

  按照朝鲜的传统,年幼的国王在不能亲自处理政务前,由王大妃摄政,称为“垂帘听政”。睿宗、成宗、明宗、宪宗、高宗时的王大妃都曾经垂帘。此外,中宗时的敬嫔朴氏、文定王后、肃宗时的张禧嫔、高宗时的闵妃(后追谥为明成皇后)都曾经用自身的影响干预朝政。
  随着后妃掌握政权而来的,是李朝后期的外戚门阀势道政治。将历任王后的出身处予以统计即可得知,清州韩氏、坡平尹氏、青松沈氏、安东金氏、丰壤赵氏、骊兴闵氏都是因外戚政治而得势的家族,这些家族都出了2任以上的皇后。最具代表性的两个例子是朝鲜中期时代的坡平尹氏(见戏剧女人天下即以此背景演出,贞显王后、章敬王后、文定王后为坡平尹氏出身,朝中更分为大尹派,以尹任为代表、小尹派,以尹元衡为代表),以及安东金氏在朝鲜中晚期执掌朝政百余年(戏剧明成皇后亦稍有介绍)。

宗教

  在与政治有关的宗教政策方面,由于高丽末年时明太祖朱元璋曾批评高丽因为尊释轻儒,会导致亡国,所以朝鲜王朝立国后除了世祖和燕山君等几位国王在位时外,历代国王通常采取崇儒废佛的政策,在国内拆毁佛教寺院。即使是崇佛的燕山君,他在朝时亦受到大臣的废佛压力。废佛时,寺院的土地予以没收,并对僧侣征收重税。与此同时,高丽时期僧院的饮茶传统也被禁止,茶道从此在朝鲜失传,民间则以麦茶作为替代饮料。
  在正祖时期,天主教开始传入朝鲜王朝。在中国的天主教传教士利用朝鲜政府对西洋天文历法和天文仪器感兴趣的机会,同来京的朝鲜使臣交往,传教士的博学多闻、教堂的庄严崇高、基督教教义表述的新奇观念,也随着这些交往传给了朝鲜使臣。正祖八年(1784年),朝鲜使臣李承薰在北京天主教南堂领洗为天主教徒,教名伯多禄。他回国之后开始了秘密传教活动,朝鲜的天主教徒组织的地下教会、信徒迅速增加。但是朝鲜的教会属于自发性质,没有经过教会任命的神职人员,教徒为教徒受洗,与一般天主教标准的进教模式不大相同。但朝鲜严格禁止西洋人入境,所以北京教区主教决定派遣相貌与朝鲜人相同的中国传教士进入朝鲜。1791年12月23日,周文谟教士历尽艰辛,潜入朝鲜国境,随即开始了传教活动,入教信徒有两班显贵,也有卑贱的白丁。朝鲜政府将天主教视为邪教,不断逮捕处决教徒,在得知有中国传教士潜入之后,更是加紧了搜捕,逮捕、拷打教徒。为了保护广大朝鲜教徒的安全,周文谟决定向朝鲜政府自首,于1801年4月19日在汉城被处决。此案被称作“辛酉教难”,众多教徒和进步思想家如李承薰、丁若镛等人被处刑和流放。朴趾源、朴齐家等与天主教无直接关联的北学论者也被降职、革职。韩国学者认为,周文谟在朝鲜的活动已经超出了宗教的范畴,通过他的活动,十八世纪末的朝鲜社会在了解和吸收欧洲外来文化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直到19世纪末开国时为止,朝鲜的统治者都一直对其采取打击和压迫的政策。
  朝鲜王朝时代与高丽一个不同的地方是妾的身份与婚姻制度,朝鲜时代,一个普通男人死妻子要守丧三年才可再娶,如年过40、是独生子或无子及有父母之命,可一年后再娶。而高丽时代妻妾地位不分,没大分别,到朝鲜国严格了身份制度,不许以妾为妻。而且妾室及其子女身分低下,并制定从母法,妾的子女不是庶人就是贱民身分,无法参加科举大科,只能参加杂科考试。

经济

  朝鲜时期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是农业税收。税收以贡米为主,杂以少量地方土特产,很少征收货币地租。因此农业成为经济的关键。在土地问题上,朝鲜确立了高丽末期开始的科田制,废除了贵族占有大片土地的现象,并解放了大批奴婢。世祖时期,在1466年制定了职田制,田地只授予在职官员,在其去职后由国家收回,以提高国家的税收,防止两班贵族对土地的兼并。随着开垦荒地和农具的改进,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同时也带动了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货币的机能逐渐提高。因此,不仅各地商业日益发达,对外贸易也进入正常的轨道。
  十七世纪后,私营的手工业场取代了官营的工场,刺激了为出售而生产货物的手工业发展。商业活动的增加还促进了商业性农业的兴起,而商业性农业的兴起又促使农村生活开始性发生变化。朝鲜的宫廷用度、百官俸禄都来自田税米谷,此外一切恒常及临时使用之物,如丝绸、药材、马匹、衣料、纸张、菜蔬等等均责之于土贡。英祖之前的几代国王对此制度进行改革,采取切合实际的政策,允许边远地区将贡物折成米,然后用米纳税,交到附近的港口,称之为贡价米。在山区允许缴纳土产来代替粮食。贡价米发到各个衙门手中,由其自行采办所需物资,或者交人承包采购。承包者即为“贡人”,后来发展成朝鲜商人的主力。
  18世纪,朝鲜王朝的国内和国际商业活动量迅速增加,通过经由行会组织扩大的垄断和批发销售,出现了资本积累。许多从事贸易的商人集中在汉城。政府核准的商店即领有执照的贡物供应商与街巷小店主之间的传统分野,被融合到一种垄断和批发体制的结构之中。临时商店的设立原来是为了满足人民在特殊场合(如科举考试、国王出巡和其它全国性大事等)的需求,但是这些店铺在这种场合过去后,仍继续向普通百姓供应食品和杂货。这些店铺是由小店主在临时搭起的棚屋里经营的,他们不管怎样都依赖批发商。批发商的价格方针对汉城百姓的生活有着直接影响。手工匠往往成为个体生产者。有些人甚至发展成工厂厂主,取得了销售自己产品的垄断特许权。在一些情况下,仅仅做经营某些商品的批发商比从事物品生产更有得可图。在商人和手工匠中,藉对已获得特许的的商品作少许改进而创立一种新商品来获得特许证,已成为一种风气。特许证确保垄断和受到政府保护。朝鲜义州地区所谓的“湾商”(首领为当代巨富林尚沃)垄断了来自京畿道和忠清道的商品贸易,还有一些批发商在全国有着人参销售网。此时朝鲜人参生产已经从单纯的采集山参和在山间种植人参发展为大规模的参田,并将采摘的人参蒸干加工制成红参,在中国深受欢迎。
  到英祖时期,朝鲜和清朝、日本之间的贸易额迅速增长。其中除了中朝边市贸易的牛、马、盐、铁之外,最重要的是对清朝的人参贸易。人参贸易又称为八包贸易,每包人参为10斤,朝鲜允许到中国的使团—所谓“燕行”人员—每人携带八包。后来因朝鲜边民越境采参伤害中国地方官员,朝鲜政府停止人参出口,使团按每斤人参25两白银计算,可以携带2000两白银去中国购买商品。后来为了防止白银过度外流,又折合成价值2000两白银的朝鲜货物,如皮毛、纸张、海产干货等杂物。高级官员可以携带一个半八包(3000两白银)的货物。由于使团内象译官等低级官员资本短缺,于是私商趁虚而入,或贷款给译官,或直接为使团提供包参和包银,从中国购买商品。他们出售人参和朝鲜其他产品来换取日本的白银、中国的织物、日用杂货、金属品、书籍、药材、染料,还有朝鲜王室所用的药材、珠宝、苏杭绸缎等奢侈品,采购量相当大。一些朝鲜巨商为了追求利润,甚至充当使团的马夫、奴子,随同使节团前往中国。
  从朝鲜输送到清朝的商品包括马匹;貂、水獭、青鼠、豹等毛皮;海参、鲍鱼、虾、鱼、海带等海产干货;金、银、铜、豆锡、生铁、钢铁等金属;白纸、壮纸、桑皮纸等纸张;人参、胡椒、白矾、干姜等药材;丹木、槐花等染料;梨、苹果、柿、栗等干鲜果品。从清朝输入朝鲜的有牛、羊、骡、驴等牲畜;剪刀、镊子、针、床炉、釜、皮箱、马鞍、雨伞、木箸、算盘、梳子、钮扣、烟袋、眼镜、瓷器、毛绵纸、斗方纸、火石、火镰、笔、墨、砚、铜壶、锡壶、指南针等日用杂货;各种金属制品如铲、犁、铧、锯等工具;金、银、铜制钱等通货;棉花、棉纱、生丝等纺织原料;各种棉布;各种锦缎绫绸;各种男女成衣、帽子、鞋袜;各种染料;各种食品;各种药材;各种书籍;乃至于进口珠宝玉石、漆器牙雕、家具古董、钗环首饰、自鸣钟、自鸣琴等西洋玩好、猫狗鹦鹉等珍禽异兽。此外还有清朝严禁出口的天文、历法、地理、历史类书籍,以及牛角、火药、硝石、硫磺等军用品,米、豆、麦等谷物,以及生丝铜铁等物,主要是由使团私带和走私进口。
  除了中朝贸易之外,朝鲜的廛贡商人还作为中日贸易的转口商,用从日本贸易得来的白银到中国购买丝等物,再将中国的丝出口到日本换取白银。朝鲜“贸白丝于清国者,皆入倭馆,则辄得大利。白丝百斤,贸以六十金,而往市倭馆,则价至百六十金,此大利。故白丝虽累万斤,皆能售之”。在英祖时期,开城的商人(松商)在人参批发和出口贸易活动中与汉城、义州的同行(京商、湾商)展开激烈的竞争,在日本和中国之间进行三方国际贸易。他们从朝鲜寺庙里的生产者那里大量买进纸张(高丽纸),从东部海岸买进海带、海参等干货,从中部和北部山区猎人那里买进水獭、豹、虎等野兽的毛皮,从中国进口白丝、锡,从日本进口红铜、铁器,这些商品都是用来进行这种三方国际贸易的。此外,朝鲜通过琉球向南洋的转口贸易也有发展,从南洋进口药物、香料和珍珠、玳瑁、珊瑚等奢侈品。在琉球王国都城首里城(朝鲜称为海浦)出现了专门航行到朝鲜的琉球贸易船。李重焕在《择里志》一书中,李寅文在画作《取之不竭的江山》中,分别叙述和描绘了贸易船只经常来往于这些边远港口的情景。后朝鲜政府规定造参以松商(开城商人)为主,出口则以京商与湾商(汉城、义州商人)为主。尤其湾商到了林尚沃的时代,不仅如前文所说垄断了国内贸易,而且还代政府收税、经营银钱兑换、经纪海外贸易。
  朝鲜商人的这种商业垄断和批发活动造成了对银和铜的更大需求,促进了采矿业的发展。倭乱之前在政府严格控制下的矿山交给了私人经营者。在十七世纪,朝鲜全境有68个银矿在开采,但是铜矿业不是很发达,因为朝鲜的铜主要是依靠日本供应的。然而在十八世纪,由于日本德川幕府停止出口铜,而与清朝的贸易也要求朝鲜大量供应铜,所以朝鲜的铜矿也发展起来了。英祖以通过增加钱币的铸造来鼓励货币流通,所以物价不断上涨,汉城市民如果不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与了商业活动的话,他们的生活会受到威胁。1801年以后,湾商中的林尚沃声名逐渐远播,使当代朝鲜人对经商的看法转为正面,许多两班和平民不顾自己的身分,也起而从事各种商业活动。此外汉城在18世纪作为工商业城市已有了长足进展,19世纪后贸易更胜往年。老百姓对诸如刀、文具、烟竹、衣帽、餐具、农具等手工艺品的需求不断增长。对妇女戴装饰性假发的限制实际上也消失了。

科学和文化

·语言文字

  朝鲜第四代国王世宗创立了朝鲜民族的文字训民正音。

·天文学和地理学

  蒋英实为世宗研制的浑天仪和日晷朝鲜王宫内的科研机构发明了正方案、圭表等天文仪器,以及仰釜日晷、悬珠日晷、天平日晷、定南日晷、自击漏、玉漏等精密仪器。宫廷历法机构编写了《七政算内篇》、《七政算外篇》、《诸家历象集》等书籍。18世纪初,实学派还将西方的地转说引入朝鲜。
  世宗时代,编纂了八卷本《地理册》,按照一定的体系详细叙述了朝鲜各州郡的历史变迁、名称由来、山川、部曲、城池、官坊、烽燧、桥梁、津渡、驿站、按姓氏分类的居民构成、牧场、土产、手工业种类、土地的肥瘠、田结数、租税、供纳、运输、四季气候、风俗和路程,相当于一部地理方面的百科全书。与此同时编纂了各地的地方志,此后又编写了《东国舆地胜览》、《东国舆地备考》等地理书籍。地图方面,先后编纂了《八道州郡图》、《八道山川图》、《八道图》、以及按照比例尺绘制的《大东舆地图》。

·实用科学

  朝鲜王朝时期实用的发明创造活动同样非常活跃。农业书籍《农家集成》、《农事直说》、《农桑辑要》、《四时纂要》、《课农小抄》等重要书籍。制造并改进了雨量计、水文计等科学仪器。高丽时期发明的铜活字印刷技术和排版术得到广泛应用,1403年在汉城设置了铸字所。17世纪的实学家还深入研究研究西洋算学,洪大容编写了《筹解应用》,把古代算术发展到包括代数学和几何学在内的现代数学。

·医学

  医学方面,朝鲜王朝参考中医理论,按照土产药材和气候创造了朝鲜的医学理论,按科对疾病加以分类,建立了治疗大纲,并提出了预防医学的概念。宫廷和民间编纂了许多著名的医学书籍,如《东医宝鉴》、《医方类聚》、《乡药集成方》、《本国经验方》。

·文学、音乐、美术

  朝鲜宣祖所绘兰花朝鲜的文学、绘画、诗歌、音乐、舞蹈也非常兴盛。朝鲜王朝时期,出现了金时习、郑澈、林悌等著名诗人,出现了《热河日记》、《壬辰录》、《金鳌新话》、《谢氏南征记》、《九云梦》等小说和文学作品。在十七世纪,还出现了《春香传》、《洪吉童传》、《沈清传》等用朝鲜文字写成的小说。通俗诗歌和小说的兴起,促使人民注意社会的种种弊端,鼓励人民参加社会改革。
朝鲜王朝宫廷音乐机构创作了朝会雅乐、会礼雅乐、祭礼雅乐,以及《定大业》、《保太平》、《发祥》、《凤来仪》等朝乐大曲,以及《凤凰吟》、《满殿春》、《与民乐》等曲目。
  此外,在著名的高丽青瓷的基础上,朝鲜王朝时期还开发出独具特色的朝鲜白瓷。朝鲜在螺钿、漆器、金属、玉石、竹工、木工、牙角、刺绣、砂器等工艺方面也留下了很多具有独特色彩的宝贵遗产。

·实学派与退溪派

  朝鲜采用儒教思想治理国家,忠、孝被认为是最大的美德。在官方的许可下,一些引退的士大夫和有学问的大学者在家乡建立了书院,并在全国得到推广。书院享受免税的待遇,并有自己的田产。但是到王朝末期,书院已经成了儒生发泄对政权不满的地方,因此很多书院被下令关闭。17世纪以后,朝鲜王朝社会逐渐衰落,教育陷入停滞,官方教育的主要内容——儒学中的朱熹性理学派脱离了实际生活,陷于空谈。这时出现了实学派的思想。
  新出现的实学派学者认为,人民的生活状况比士大夫所极为珍视的合法性和礼制问题更加重要,“若农民民不聊生,任何国家都无法生存,而即令没有君主,人民却能照样兴旺发达。”这就是构成实学基础的新潮思想。肃宗时期的学者柳馨远在他的《蟠溪随录》中提出了下列措施:
  1.建立一种利益能由大家公平分享的土地制度;  2.实行推荐制,代替科举制;  3.为所有人确立均等机会;  4.改革政府机构;  5.采用新学。  他的建议没有为官方所接受,但是他的改革派思想却成了实学的主流。他把重点放在农业上,因为他所建议的改革能否成功,取新局面于农业问题的解决。与官府无关的学者育感需要从事实学。官府系统则一心进行内部争权斗争,同时各派在对新儒教礼制的不同解释上发生冲突。到英祖、正祖朝,朝鲜出现了柳得恭、李德懋、洪良浩、朴趾源、朴齐家、洪大容、丁若镛等实学大家,摆脱了已经变成僵死教条的朱子学说的束缚,主张向当时的中国学习利物厚生的学问。朝鲜出现了最初的民族意识、民本意识、改革意识和人道主义思想。除了提出理论之外,实学派在农业、医学、数学、筑城学、工程学、天文学、地理学等方面,也通过当时的中国吸收西洋的先进思想,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另一方面,李退溪继承了明末王阳明的思想,并发展起来,成为了退溪派。

李氏朝鲜君主列表

庙号
谥号
讳名
在位时间
穆祖(太祖追崇)
仁文圣穆大王
李安社
 
翼祖(太祖追崇)
康惠圣翼大王
李行里
 
度祖(太祖追崇)
恭毅圣度大王
李椿
 
桓祖(太祖追崇)
渊武圣桓大王
李子春
 
太祖
康献至仁启运应天肇统广勋永命圣文神武正义光德大王
李成桂(李旦)
1392─1398
定宗
恭靖懿文庄武温仁顺孝大王
李芳果(李曔)
1398─1400
太宗
恭定圣德神功建天体极大正启佑文武睿哲成烈光孝大王
李芳远
1400─1418
世宗
庄宪英文睿武仁圣明孝大王
李祹
1418─1450
文宗
恭顺钦明仁肃光文圣孝大王
李珦
1450─1452
端宗
恭懿温文纯定安庄景顺敦孝大王
李弘暐
1452─1455
世祖
惠庄承天体道烈文英武至德隆功圣神明睿钦肃仁孝大王
李瑈
1455─1468
睿宗
襄悼钦文圣武懿仁昭孝大王
李晄
1468─1469
德宗(成宗追崇)
怀简宣肃恭显温文懿敬大王
李暲
 
成宗
康靖仁文宪武钦圣恭孝大王
李娎
1469─1494
燕山君(废黜)
 
1494─1506
中宗
恭僖徽文昭武钦仁诚孝大王
李怿
1506─1544
仁宗
荣靖献文懿武章肃钦孝大王
李峼
1544─1545
明宗
恭宪献毅昭文光肃敬孝大王
李峘
1545─1567
宣宗(高宗改庙号为宣祖)
昭敬正伦立极盛德洪烈至诚大义格天熙运景命神历弘功隆业显文毅武圣睿达孝大王
李昖
1567─1608
光海君(废黜)
 
李珲
1608─1623
元宗(仁祖追崇)
恭良敬德仁宪靖穆章孝大王
李琈
 
仁祖
宪文烈武明肃纯孝大王
李倧
1623─1649
孝宗
宣文章武神圣显仁明义正德大王
李淏
1649─1659
显宗
昭休衍庆敦德绥成纯文肃武敬仁彰孝大王
李棩
1659─1674
肃宗
显义光伦睿圣英烈裕谟永运洪仁峻德配天合道启休笃庆正中协极神毅大勋章文宪武敬明元孝大王
李焞
1674─1720
景宗
德文翼武纯仁宣孝大王
李昀
1720─1724
英宗(高宗改庙号为英祖)
至行纯德英谟毅烈章义弘伦光仁敦禧体天建极圣功神化大成广运开泰基永尧明舜哲乾健坤宁配命垂统景历洪休中和隆道肃庄彰勋正文宣武熙敬显孝大王
李昑
1724─1776
真宗(高宗追崇)
温良睿明哲文孝章大王
李緈
 
庄宗(高宗追崇)
思悼绥德敦庆弘仁景祉章伦隆范基命彰休赞元宪诚启祥显熙庄献广孝大王
李愃
 
正宗(高宗改庙号为正祖)
敬天明道洪德显谟文成武烈圣仁庄孝大王
李算
1776─1800
纯宗(高宗改庙号为纯祖)
宣恪渊德显道景仁纯禧体圣凝命钦光锡庆继天配极隆元敦休懿行昭伦熙化峻烈大中至正洪勋哲谟乾始泰亨昌运弘基高明博厚刚健粹精启统垂历建功裕范文安武靖英敬成孝大王
李玜
1800─1834
翼宗(高宗追崇)
体元赞化锡极定命圣宪英哲睿诚渊敬隆德纯功笃休弘庆洪运盛烈宣光浚祥尧钦舜恭禹勤汤正启天建统神勋肃谟干大坤厚广业永祚庄义彰伦行健配宁基泰垂裕熙范昌禧立经亨道成献昭章致中达和继历协纪刚粹景穆峻惠衍祉敦文显武仁懿孝明大王
李旲
 
宪宗
体健继极中正光大至圣广德弘运章化经文纬武明仁哲孝大王
李奂
1834─1849
哲宗
熙伦正极粹德纯圣钦命光道敦元彰化文显武成献仁英孝大王
李昪
1849─1863
高宗
统天隆运肇极敦伦正圣光义明功大德尧峻舜徽禹谟汤敬应命立纪至化神烈巍勋洪业启基宣历干行坤定英毅弘休寿康文宪武章仁翼贞孝太皇帝
李熙
1863─1897年(国王)1897─1907年(皇帝)
纯宗
文温武宁敦仁诚敬孝皇帝
李坧
1907─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