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

  笔名就是作者发表作品时隐去真实姓名所署的假名。

作家笔名的来历

  笔名“鲁迅”的来历
  鲁迅以“鲁迅”笔名而闻名,人们甚至于忘了他的原名叫周树人。
  鲁迅在1918年4月2日作《狂人日记》时始用“鲁迅”笔名。
  为什么鲁迅要给自己起个笔名叫“鲁迅”呢?
  对于这个笔名的含义,许寿裳先生曾向鲁迅作过询问,鲁迅的回答是:“我以前用过迅行的别号是你知道的,所以临时命名如此。理由是:一,母亲姓鲁;二,周鲁是同姓之国;三,取愚鲁而迅速之意。”
  史学家侯外庐认为:一般人把鲁迅的迅字释为“快速”,是不确切的。《尔雅·释鲁》云:“牧狼,其子,绝有力,迅。”鲁迅的鲁,取自鲁迅母亲的姓。迅,古义的狼子。鲁迅之以狼子自居,是因为他甘做封建制度的逆子贰臣。从历史的逻辑看,这个名字反映出他前期思想上,刻印着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的叛逆精神。上述解释,侯外庐曾向许广平讲过,许广平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以为,侯外庐先生的解释有些强牵附会,明显违背了鲁迅先生自己说的“取愚鲁而迅速之意”的原意,有点硬是要把“鲁迅”这个笔名也要人为拔高之嫌。许广平的称谢或许也仅仅是客气而已。
  注:鲁迅(原名:周樟寿后改周树人)(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鲁迅的精神被称为中华民族魂,并且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之一。浙江绍兴人(祖籍河南省正阳县),原名周樟寿、字豫才。母亲鲁瑞、父亲周伯宜。后改字为豫才。
  笔名“艾青”的来历
  艾青原名蒋海澄。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时,艾青正在法国留学。他同许多留法的中国青年,在巴黎遭到歧视和侮辱。一天,艾青到一家旅馆住宿登记时,旅馆人员问他的姓名,艾青说叫蒋海澄,对方误听为“蒋介石”,便马上嚷嚷开了。艾青一气之下,就在“蒋”的草字头下面打了一个“×”,又取“澄”的家乡口语谐音为“青”,在住宿登记时填上“艾青”。此后,这名字一直沿用下来了。
  笔名“巴金”的来历
  巴金是现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影响最大的长篇小说《家》是他的早期代表作。小说通过一个大官僚地主家庭的生活内幕,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与腐朽,控诉了旧礼教、旧势力罪恶,歌颂了五四初期知识青年的觉醒及他们与封建势力的斗争。它以深刻的思想内容和细腻独到的艺术风格,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鼓舞知识青年反抗封建礼教、追求光明幸福,至今仍有反封建的重大意义。
  巴金,生于四川成都一个大官僚地主家庭。原名李晓棠,字芾甘。他们辈分是“尧”字辈,巴金的大哥名尧杖,三哥名尧林。《诗经》中《国风·召南》有《甘棠》3首,共3章,每章句首均叠用“蔽芾甘棠”一句,巴金原名的末一字“棠”和字“芾甘”盖出于此。“芾甘”和“李芾甘”是巴金早年发表文章和译作的笔名,因此长期以来被人们误认为是他的原名。
  1927年,他在法国旅居时,认识了几个朋友,其中的一个叫巴恩波。不久,听说巴恩波在项热投水自杀,他虽然不熟识这个朋友,但深感痛苦。后来取定的笔名“巴金”的“巴”字即用这个自杀的朋友之姓。至于笔名中的“金”字则是他的一个安徽籍朋友想到的。当时,他正译完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前半部不久,这部书的英译本还摊在桌上,那个朋友听说他要找一个容易记住的字作为笔名的名(姓“巴”已有),就开玩笑地说出了“金”字。他采纳了朋友的意见,从此,以一个少有的姓和一个常见的字合成的“巴金”这个笔名诞生了。
  1928年8月,他首次在长篇小说《灭亡》上署用笔名“巴金”,并把小说寄给正在上海开明书店门市部当经理的朋友索非。索非接到这部书稿立即转送叶圣陶先生,因当时郑振铎出国去了,叶圣陶正代理着编辑《小说月报》。叶圣陶读了《灭亡》以后,觉得非常好,就把它发表了。于是,“巴金”的名字在文坛上开始不断地放射出绚丽的光彩。
  笔名“老舍”的来历
  老舍,原名舒庆春,他把“舒”字拆成“舍”、“予”两字,取名“舒舍予”,后来干脆叫起“老舍”来。之所以这样,是习惯于北方的朋友会面时亲热的叫法,如“老王、老马”等。另外,又有舍己为人、奋发励志、“舍我其谁”之意。
  笔名“冰心”的来历
  冰心以笔名发表作品以来,获得无数荣誉,连她本人的真名谢婉莹也被其笔名的风头盖过。究竟“冰心”笔名的来历是怎样?
1919年,冰心在发表她的第一篇创作小说《两个家庭》时,第一次使用了“冰心”作为笔名。据冰心表示,“当时我不愿同学们知道文章是我写的,而‘冰心’笔划既简单好写,又与我的本名谢婉莹的‘莹’字含义‘光洁、透明’相符。我出生后,祖父曾找算命先生为我算命,算命先生说我应该是男命,命中有文曲星,还说我的八字里缺火。所以二伯父给我取名‘婉莹’,‘莹’字头上有两个‘火’字。”
  张恨水笔名来历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恨水”是他的笔名。对于他的这个笔名,人们不知其来历和含意,多有猜测。有人联想到《红楼梦》中,贾宝玉说女子是水做的骨肉,认为很可能是张恨水年轻时爱过哪位小姐,但情场失意,于是耿耿于怀,遂用了“恨水”这个笔名。更有人说,张恨水年青时追求过谢婉莹,由于种种原因,谢婉莹不仅没同意,而且为了表示绝断,改名为“冰心”。张心远感到异常失望,便改名为“恨水”与“冰心”相对。呵呵。我年青时曾相信过后一种说法,还多次向朋友们散布过这段“逸闻”。
  那么,张恨水的名字到底是怎么来的呢?前不久,看到一段资料是这样说的:
  1945年,毛泽东在重庆与蒋介石谈判期间,曾单独会见了张恨水,问过他名字的来历。张恨水解释说,它出自于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乌夜啼》(也叫《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张恨水自幼喜爱诗词,尤其喜爱李煜的这首词,从中他悟到光阴的宝贵。于是截取了其中的“恨水”两字作为笔名,用以激励自己珍惜时间,不要让光阴象流水一样白白流逝。
  毛泽东得知其名字的来历后,赞叹说:“先生著作等身,堪可欣慰,后主词哀怨凄凉之作,竟被先生悟出如此深意,可敬可佩!我也用过许多笔名,却无先生之名寓意隽永。”
  笔名“曹禺”的来历
  曹禺取自本姓万的繁体“万”,拆开便是草禺,草字不取,取曹,故名曹禺。

一些男作家的女性笔名

  女性笔名,通常应该是女作家所用。但是,中国许多著名男作家出于多种需要,往往用女性笔名发表作品,而且有的还要在女性笔名后面加上“女士”二字,因此,我们阅读文学作品时,要注意这些女性笔名,以免阴差阳错。
  郭沫若在日本流亡期间,曾以他的妻子安娜之名作为笔名。如1936年在《质文》月刊发表《天亮里一黑》,就是署名“安娜”。此外,他还用过“佐藤贞吉”笔名发表文章。
  周作人也有女性笔名。1904年,周作人还是个19岁青年,正在江南读书,他将外国文学名著《一千零一夜》中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翻译成《侠女奴》,就以“萍云女士”名字发表在上海出版的《女子世界》上。由于这次成功,引起他的翻译兴趣。同年,他又将美国作家亚坡的小说《黄金虫》翻译成《玉虫缘》,发表在小说林出版社,署名“碧罗女士”。后来,《女子世界》杂志上,以“萍云”、“会稽萍云女士”署名的小说、文章,大抵都是周作人的。
  茅盾也有三个女性笔名:冬芬、四珍、冯虚女士。
  夏衍作品宏富,笔名多达120余个,在当代作家中可称“笔名冠军”。他笔名中,也有女性笔名。1935年,夏衍给《妇女生活》杂志写稿时,署了一个女性笔名“朱蕙”。夏衍夫人叫蔡叔馨,他把夫人姓名稍加变化,就以“蔡叔声”的名字发表作品。
类似这样用女性名字作为笔名的作家还有许多,如“意境朴实人不虚”的著名诗人柳亚子,有两个别致艳丽的女性笔名:“松陵女士”、“彩云女士”;诗人刘半农常以“范奴冬女士”发表作品;巴金用过“欧阳镱蓉”;巴人用过“碧珊女士”;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