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

塔利班的旗帜
塔利班的旗帜
  
  塔利班(普什图语和波斯语:طالبان‎,意即“伊斯兰教的学生”),或译塔勒班,也可意译为神学士,是发源于阿富汗坎大哈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组织,属逊尼派。该组织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包括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都曾是乡村里的伊斯兰教学者。该组织于1994年兴起,从1996年至2001年底被推翻前,曾统治阿富汗大部分地区。此后塔利班分子仍在阿富汗与新政府及多国部队对抗,更把战火蔓延至巴基斯坦。世人对塔利班的认识多半是从1994年11月开始,当时他们成功保护一支打开巴基斯坦与中亚贸易的车队。

塔利班简介

  
塔利班起义官兵向政府展示上缴的武器
塔利班起义官兵向政府展示上缴的武器
  阿富汗虽然只有约2850万(2004年7月估计)人口,却有20多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各民族又分为若干个大部族或集团,下面又分成众多的小部族或家族世系。由于地形复杂,交通不便,经济、文化落后,各部族间相互隔绝,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文化传统。部族的内部事务由各自的首领管理,而且大多数部族拥有自己的武装,矛盾错综复杂。普什图族是阿最大的民族。在过去的200多年里,普什图族在阿军事、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占统治地位。普什图族与非普什图族之间的矛盾一直是阿主要的民族矛盾。
  阿富汗武装派别塔利班 (Taliban) 在普什图语中是“宗教学生”的意思,也称“学生军”,因此,“塔利班”又被称为伊斯兰学生运动武装,其骨干成员多来自宗教学校或受过培训的阿富汗普什图族难民。
  塔利班是1994年8月在阿内战不休、派系割据的背景下诞生的,代表普什图族的利益,属伊斯兰教逊尼派,信奉原教旨主义,致力于建立“世界上最纯粹的伊斯兰国家”。由于塔利班当初提出铲除军阀、建立和平稳定的伊斯兰政府的主张,很快赢得阿富汗人、特别是普什图族人(占国内总人口40%)的拥护。塔利班成立时只有800多人,之后迅速壮大,在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武装攻占首都喀布尔,并成立了临时政府接管政权。
  塔利班政权实行高度的中央集权制,组织机构严密。 塔利班总部设在坎大哈。
  最高领导人为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 。最高决策机构是大协商会议(大舒拉),成员约50人,常务委员会7人,研究并决定重大问题,奥马尔是大协商会议及其常务委员会主席。最高执行机构是设在喀布尔的部长委员会。委员会负责处理日常事务,下设国防、外交、内政等20个部。
  塔利班在其控制区内,全面推行伊斯兰法,实行极端宗教统治。塔利班颁布政令禁止电影电视,严控娱乐活动;男人必须蓄须,女人必须蒙面,不允许妇女接受教育和就业,违者将受到严厉惩罚。
  2001年“9·11”事件后,美军进入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然而,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和“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一直在逃,两大组织的核心领导层尚在。随后,美军与当地武装的冲突及引发的各种暴力事件不断。仅从2007年1月至7月,阿富汗境内各类暴力事件就已造成近3000人死亡。

塔利班背景

图为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某秘密地点被发现
图为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某秘密地点被发现
  要追溯塔利班政权的确立,时间要退回到1979年前苏联为支持阿富汗共产党而发兵进入这一国家之时。与许多故事一样,有关塔利班的故事颇为复杂,至少存在两种叙述这一故事的方法。当塔利班成员第一次站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时,他们给各国留下的印象是:终于有人出来帮助阿富汗脱离困境了。即便是如今态度最强硬的政府,当初也承认了塔利班作为阿富汗一支旨在消除腐化与混乱状况的合法力量地位。但时间没过多久,塔利班又在许多政府眼中变成了一支使用卡什尼科夫步枪、曲解伊斯兰教义、通过外国资金和鸦片来达到自己目的的民兵组织。
  塔利班成员自称“伊斯兰学生”,而他们运动的主旨据称是为了把阿富汗重新引导到伊斯兰的律例统治下。按照塔利班自己的说法,他们的运动开始于1994年9月,发源地是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当时坎大哈正被对平民实行烧杀抢掠的军队困扰,一个名叫穆拉。穆罕默德。奥马尔的穆斯林决心终止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于是他发起了名为“塔利班”的改革运动。这套故事听起来很不错,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在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塔利班的基层战士、那些年轻的阿富汗人曾经在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里学习;塔利班初创时期的高层官员则由阿富汗前政府官员以及当时沙特阿拉伯与巴基斯坦控制的傀儡组成。当时在塔利班内部甚至还有巴基斯坦人存在。当年的《亚洲周刊》(1996年11月25日)与《时代》(1996年11月)都曾报道过有关塔利班队伍中的巴基斯坦人的故事。《时代》甚至还刊登过一组被拉巴尼总统领导的阿富汗政府囚禁的巴基斯坦裔塔利班战士的照片。

塔利班政权

  由于这个称号历来是君主的专用,因此塔利班看上去应该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拉希德曾几次列席这样的会议,他的印象是:大会气氛往往很热烈,有时一些毛拉、指挥员甚至普通士兵也被叫来发表意见,然后再由奥马尔作最后的决定。这种民主气氛很浓的会议逐渐演化成现在的阿富汗全国伊斯兰教宗教领袖会议,具有议会性质。但阿富汗全国伊斯兰教宗教领袖会议只有议事权,并没有决定权。不过,由于塔利班严格信奉伊斯兰教教义,宗教领袖们的地位很高,因此会议作出的决定很受奥马尔的重视。
图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在离开布内尔地区前向镜头挥舞胜利手势
图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在离开布内尔地区前向镜头挥舞胜利手势
  一方面,由于塔利班近年一直在与北部反塔利班联盟作战,奥马尔本人也是委员会成员之一并担任总司令职务,但军事委员会实际上只是一个只能制订一些战术决定、没有战略决定权的松散机构。在行政上,塔利班在首都喀布尔设有一个临时政府,当地人称之为喀布尔委员会,人数在10至20人之间。喀布尔委员会名义上履行政府职能,但实际上只是处理日常事务,很多时候甚至只处理与喀布尔市有关的事务。军事委员会成员往往也是喀布尔委员会的成员,一旦奥马尔发现某部长势力过大,他很可能会将其送至前线,而后者因为同时担任军事委员会成员而没有理由拒绝。
  而塔利班的决策权实际上掌握在设在坎大哈市的最高委员会(又称坎大哈委员会)手中。坎大哈委员会最初由10人组成。这10个人都是奥马尔举事时的得力助手,具有对一切重大问题的决定权,并直接管辖军事委员会和喀布尔委员会。但后来一些司令员、部落首领和宗教领袖也经常出席委员会的会议,目前坎大哈委员会的规模据说已经扩大到了50人左右,不过核心领导层还是最初的那10名成员。
  如今塔利班掌握阿富汗政权已经五年。塔利班的信徒目前在阿富汗只有5万到6万人,而其他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对这一军事政权越来越难以容忍。尽管大部分地区存在着铁拳统治,在阿富汗还是可以找到一些难以消除的不同政见的迹像。许多塔利班颁发的条令被蔑视或根本不予执行。放风筝的男孩还是可以不时在街边看到,而这是被塔利班视为“非穆斯林”的诸多行为之一。
  有时甚至可以看到一个在希拉德的塔利班战士偷偷抽纸烟,或是一个在坎大哈的出租车司机用一台破旧的录音机听一两耳朵伊朗的流行音乐。妇女仍然必须把自己从头到脚裹在“burga(一种只留下一块网沙供观察与呼吸的巨大布衫)”中,但在阿富汗的许多城市里,妇女已经无视塔利班有关妇女不得在没有一个男性亲属陪伴下离开家的规定。人们经常可以在集市上发现没有监护人陪伴的阿富汗妇女。来自伊朗的高跟鞋被列入违禁品之列,但在鞋店中就可以公开买到。按照开理发店的贾里尔。艾哈迈德的说法:“我们知道有很多事不应该做,但我们还是做了。”

意识形态及其实践

图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协同武器装备坐在前往布内尔的卡车上
图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协同武器装备坐在前往布内尔的卡车上
  塔利班的极度严格和反现代的思想被形容为一个“结合普什图部族律法(普什图瓦里,pushtunwail,以名誉为中心)的沙里亚法规创新形式”,以激进的德奥班德学派观点诠释伊斯兰教。此外,他们的思想也受到瓦哈比派的逊尼派财政支援者及奥萨玛·本·拉登的影响。塔利班的意识形态与被他们赶走的前反苏游击队统治者有所不同。
  塔利班禁止许多以前旧政权容许的活动,例如女性就业及上学、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等活动。他们新成立的宗教警察(模仿沙特阿拉伯的“扬善抑恶局”)负责执行上述的禁令,违例者可被鞭打。不过多数阿富汗人并非普什图族,以前一向奉行比较宽松的伊斯兰教规条。虽然塔利班与瓦哈比派相似,不过两者也有一些分别。
  2009年,在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活动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在控制区甚至代替政府执行所谓伊斯兰法律,例如一对巴基斯坦男女就因偷情被塔利班枪决。
  塔利班反对“部族和封建架构”,把传统部族领袖的领导角色清除。另一方面,因为他们不愿与其他人分享权力,而且他们绝大多数是普什图人,他们的统治意味多民族的阿富汗由普什图人当权,可是普什图人只占全国约42%的人口。
  与瓦哈比派及德奥班德学派一样,塔利班强烈反对什叶派,他们宣称占全国约10%人口的哈扎拉族不是穆斯林。
  塔利班不愿意跟其他穆斯林辩论教义,甚至不允许穆斯林记者质问他们的法令或讨论古兰经的诠释。
  现在阿富汗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鸦片生产地,而其中塔利班控制地区出产的占大多数。

塔利班训练

  当时为塔利班军队提供训练的是“边境警察(Frontier Constabulary)”:巴基斯坦内政部下属的一支与正规军平行的军事力量。边境警察当时的负责人是纳斯鲁拉。巴巴尔将军。ISI在塔利班形成的初级没有起什么作用,但显然参与了塔利班后来发展阶段的组织培训工作。当时的巴基斯坦将塔利班训练成熟后,称塔利班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抵制腐化、旨在重建阿富汗国内和平的穆斯林游击队组织。
  当前苏联承认羞辱且花费甚高的失败而撤兵后,阿富汗境内接踵而来的是一场毁灭性的内战。塔利班最终在内战中胜出,并在1996年占领了喀布尔。这一胜利付出的代价是惊人的。尽管阿富汗在地图上还存在,但它作为一个国家行使主权的能力已经瘫痪。许多城市在战争中被夷为平地,水源供应不足,健康护理完全消失,只有少数幸运的人可以受到正统的教育。在这22年的冲突里,有上百万阿富汗人丧生,几百万难民逃到邻近的巴基斯坦与伊朗,其中有半数至今仍滞留在这些国家。
  在这种状况下,可以在短时间里终止混乱状态的塔利班式的铁拳统治无论如何比毫无止境的血腥内战冲突会更受欢迎一些。获取政权后,塔利班的领导人宣布拉巴尼领导的是非法而且违反伊斯兰教义的政府,艾哈迈德·沙·马苏德的名字也被列入了罪犯名单。

塔利班与美国

  
驻阿美军
驻阿美军
  9911袭击事件之后,由于塔利班庇护宾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及支持恐怖主义,他们被全球多数传媒和政府公认为恐怖份子。
  塔利班政权在美国随后展开的军事攻击下垮台。然而塔利班组织没有因此销声匿迹,其成员继续以绑架人质或发动恐怖攻击的方式对抗阿富汗现政府、美国及支持美国的其他国家,如2007年塔利班挟持韩国人质事件。
  目前阿富汗战场有美军近10万人,北约部队近5万人。
  《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60%的美国民众认为这场战争不值得打,这比奥巴马就任时的数字上升了20%。这也显示,人们对这场每年耗资1130亿美元的战争早已失去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