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约597年-659年),字辅机,河南省洛阳人。先世乃鲜卑族拓跋氏,北魏皇族支系,后改为长孙氏。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内兄,文德顺圣皇后的哥哥。

人物简介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594年-659年),字辅机,河南洛阳人。长孙无忌是隋朝的右骁卫将军长孙晟儿子。先世乃鲜卑族拓跋氏,北魏皇族支系,拓跋郁律长子拓跋仁的后裔(一说拓跋侩的儿子、拓跋邻的哥哥是长孙氏的始祖),后改为长孙氏。长孙无忌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内兄,文德顺圣皇后的哥哥。
  长孙无忌非常好学,"该博文史"。隋朝义宁元年(617年),李渊起兵太原。无忌在长春宫进见,渊爱其果敢勇略,授任渭北行军典签,协助李渊父子建立了唐朝政权,是唐朝的开国功臣。自此辅佐李世民,统一中国,累进比部郎中,封上党县公。武德九年(626年),参与发动玄武门之变,帮助李世民夺取帝位,以功第一,封齐国公,后徙赵国公。历任太子左庶子、左武候大将军、吏部尚书、尚书仆射、司空。
  少时谨慎,晚年刚愎。贞观十一年(637年)奉命与房玄龄等修《贞观律》。贞观十七年,图功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长孙无忌居第一。 长孙皇后崩前,曾针对无忌的性情,嘱托太宗不可重用兄长无忌。但太宗自中年起对无忌信赖有佳,最后托无忌为顾命大臣。唐高宗即位,册封三公首席之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论阶谓当朝首相。永徽二年(651年)奉命与律学士对唐律逐条解释,撰成《律疏》(宋以后称《唐律疏议》)30卷。
  无忌因反对高宗立武昭仪为皇后,为许敬宗诬构,削爵流黔州(今贵州),659年自缢死,长孙一族由此衰败。无忌有诗三首留于后世。
 

人物生平

  长孙无忌非常好学,"该博文史"。隋朝义宁元年(617年),李渊起兵太原。无忌进见,渊爱其才略,授任渭北行军典签。自此辅佐李世民,建立了唐朝政权,是唐朝的开国功臣,以功第一,封齐国公,后徙赵国公。武德九年(626年),参与发动玄武门之变,帮助李世民夺取帝位。历任尚书仆射、司空。为人谨慎,改任司徒。贞观十一年(637年)奉命与房玄龄等修《贞观律》。贞观十七年,图功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长孙无忌居第一。唐高宗即位,册封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永徽二年(651年)奉命与律学士对唐律逐条解释,撰成《律疏》(宋以后称《唐律疏议》)30卷。
  贞观朝功臣济济,仅唐太宗图形于凌烟阁有特殊贡献的就有24位之多,长孙无忌被列在首功之位。不过,就才能而论,他在谋臣猛将、良宰贤相中绝对算不上突出,但从与唐太宗的关系看,却是太宗的腹心。由于受到唐太宗特殊信赖,长孙无忌不但在贞观朝发挥了特殊作用,且受托辅佐高宗,成为唐初政治史上的特殊人物。
   长孙无忌的先祖,出自北魏皇族拓跋氏,因有殊功,改姓长孙氏。长孙氏是北魏以来的士族高门,属于军事贵族。但长孙无忌本人,在军事方面虽有一定谋略,但并不善于统兵打仗,用唐太宗的话说:"聪明鉴悟,雅有武略","总兵打仗,非其所长。"这种情况与他早年经历有关。长孙无忌的父亲去世较早,他与妹妹一同在舅父高士廉家中长大。高士廉本人"少有器局,颇涉文史",很有才华和名望。在这样一个文化素养高的家庭中,长孙氏兄妹受到很好的文化教育。无忌"好学,该博文史",妹妹也是"少好读书,造次必循礼则"。高士廉识人很有慧眼,早在李渊父子太原起兵之前,就发现李世民是个非常之人,把长孙无忌的妹妹聘与李世民,后来李世民做皇帝,册封长孙氏为皇后。长孙无忌的年龄与李世民相仿,二人从小交往友善,妹妹嫁给李世民后,两人关系更加亲密。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
  从李渊父子晋阳起兵叛隋,到建立唐朝,再到统一天下,长孙无忌一直追随李世民东征西讨,但却没有什么显赫之功。他在政治舞台上显露头角,是在玄武门事变中。唐朝建立后,李渊集团发生分裂,最突出的矛盾是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之间争夺皇位继承权。李世民的才能。威望和接踵而至的显赫军功,不仅使其本人产生了觊觎皇位的野心,也引起太子李建成的忌妒和不安。开始是李建成想对李世民下毒手,但没成功。李世民问秦王府的僚属们:"阽危之兆,其迹已见,将若之何?"房玄龄对长孙无忌说:"今嫌隙已成,一旦祸机窃发,岂惟府朝涂地,乃实社稷之忧,莫若劝王行周公之事,以安国家。存亡之机,间不容发,正在今日。"长孙无忌说:"吾怀此久已,不敢发口,今吾子所言,正合吾心,谨当白之。"于是,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同劝李世民先发制人,认为只有如此才能转危为安。
  此时太子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也在加紧活动,用重金收买李世民部将尉迟敬德,遭拒绝后,又对李世民行刺,仍未得逞。李建成对李元吉说:"秦府智略之士,可惮者独房玄龄、杜如晦耳。"于是,向李渊谗毁二人,将之逐出秦王府。这样李世民最为心腹之人只有长孙无忌仍在府中。长孙无忌坚决支持房玄龄政变的动议,与舅父高士廉和秦王部将侯君集、尉迟敬德等人日夜劝李世民诛杀太子与齐王。李世民仍犹豫不决,与灵州都督李靖商议,征求行军总管李世绩的意见,二人都表示不愿意于。正在此时,突厥南下侵犯,按惯例应由李世民督军抵御,但此次在李建成的推荐下,由李元吉代李世民督军北征,并调秦王府将领尉迟敬德等同行。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想借机抽空秦王府的精兵猛将,并计划在为李元吉饯行时杀掉李世民。李世民得知,立即与长孙无忌等商量,又派长孙无忌秘密召回房玄龄、杜如晦,共同谋划了玄武门兵变。六月四日,李世民亲率长孙无忌等十人,在玄武门成功地伏杀了李建成、李元吉。
  在李世民夺取皇位继承权的兵变中,长孙无忌称得上是首功之人。在酝酿政变时,他态度坚决,竭诚劝谏;在准备政变时,他日夜奔波,内外联络;在政变之时,他不惧危难,亲至玄武门内。所以唐太宗至死不忘长孙无忌的佐命之功,临死前仍对大臣们说:"我有天下,多是此人之力。"
  李世民成了皇太子后,长孙无忌被任命为太子左庶子。不久李渊把帝位让给了李世民,长孙无忌升为左武侯大将军,后任吏部尚书,晋封齐国公,实封一千三百户。唐太宗几次要任命长孙无忌为宰相,但长孙皇后一再说:"妾备位椒房,家之贵宠极矣,诚不愿兄弟复执国政。"她提醒太宗要吸取汉朝吕氏、霍氏等专权的教训,长孙无忌自己也要求逊职,但太宗不听,拜长孙无忌为宰相,任命他为尚书右仆射。为唐太宗夺取皇位,长孙无忌确实立有殊功,但担任宰相,他的才能似乎还不够。不能说长孙无忌不喜欢权势,但他为人谨慎小心,注意避免嫌疑,不像历史上许多外戚,依恃女儿或姐妹"椒房之宠",肆无忌惮地攫取权力。他以盈满为戒,恳请太宗批准他辞去宰相要职,长孙皇后也为之请求,太宗不得已,让他辞去了尚书右仆射,而拜开府仪同三司。这一年,唐太宗在文武大臣的陪护下,亲至长安西郊祭祀,起驾返回时,特令长孙无忌与司空裴寂二人升用金辂以示宠幸。贞观五年(631年),长孙无忌与房玄龄、杜如晦、尉迟敬德四人,以元勋封每人一子为郡公。
  晚年,唐太宗最烦心的是太子问题。贞观十七年四月,李承乾被废,之后,最有资格被立为太子的,是长孙皇后的另外两个儿子:魏王李泰和晋王李治。两人相比,李泰的条件更为优越,首先他是长孙皇后的次子,比李治年长九岁,唐太宗对他思宠逾制,令其在王府中置文学馆,听任其招揽贤人学士,赏赐甚至超过太子,还不时在言谈中暗示要立李泰为太子,待承乾被废之后,又"阴许立泰"。李治是长孙皇后的三子,唐太宗的九子,不论从年龄还是父子感情看,均处于劣势,但舅父长孙无忌却大力支持,"固请立晋王治"。李泰、李治都是长孙无忌的外甥,长孙无忌为什么弃太宗所宠,而要立李治呢?这并非私人感情,而是有重要政治背景的。
  唐太宗统治后期,长孙无忌在朝臣中权重无比,为了在太宗之后仍维持这种局面,长孙无忌希望未来的皇帝,即今日的太子,应该由一个仁孝听话的外甥充当,这样,自己会得到尊重,权势会得到保障。因晋王李治生性懦弱,成为他极力支持的对象。而魏王李泰则不同,从小聪明绝伦,稍长善作诗文,成人后喜好经籍、舆地之学,从贞观十一年开始置文学馆收纳士人,文武官员也纷投门下,形成一股政治势力。李泰恃才不恭,上品官员不放在眼里不说,关键是不去争取舅父对自己的支持。长孙无忌知道,如果李泰做皇帝,依靠重用的必定是他自己的党羽,绝不是他这个舅父,所以不愿李泰立为太子。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
  两子争立,一边是才华出众的李泰,一边是懦弱少能的李治,按理说,立李泰是自然的,但唐太宗不能。李泰集团的主要成员是功臣子弟,他们靠祖上资荫,身处高官,奢侈放纵,希望通过李泰当皇帝,达到驱逐元老,自己掌权的目的。李治的支持者则是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元老重臣,其中包括李绩、褚遂良等。长孙无忌既是唐朝的开国元勋,又是唐太宗的佐命大臣,是贞观政治的忠实执行者。唐太宗希望自己死后,贞观政治依然坚持下去,只能靠长孙无忌等元老重臣的辅佐,而绝不是李泰手下的那帮纨绔子弟。为此,他不得不舍爱立李治为太子。由于李治仁弱,不像自己,唐太宗在立了李治后,思想仍在动摇反复,一度又向长孙无忌提出想改立"有英武才"、"英果"似己的三子吴王李恪,被长孙无忌挡了回去,说:"晋王仁厚,守文之良王,且举棋不定则败,况储君乎?唐太宗只好作罢,临终前,将辅佐李治的重任托与长孙无忌和褚遂良。
  长孙无忌以回天之力促成李治继立,是为唐高宗。高宗即位后,立即拜长孙无忌为太尉,兼检校中书令,知尚书、门下二省事,长孙元忌辞去了知尚书省事,但仍任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唐高宗即位初年,实际执政的是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忠实执行唐太宗的遗训,继续推行贞观政治:贯彻均田今,社会经济进一步繁荣发展;贯彻以诗赋取士,增加进士科人选,扩大统治基础;亲自组织编写《唐律疏义》,并将之颁行全国,进一步完善了贞观法制;又平定了西突厥的叛乱,有力地维护了大唐王朝的统一;特别是恢复执行唐太宗晚年曾一度中断了的休养生息政策,终结了长期对高丽的战争,顺民情,得民心。
  高宗统治初年,即永徽年间,唐朝在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军事各方面都比贞观时期有所发展,被封建史家誉为"永徽之治",常与"贞观之治"相提并论。这一成果的取得,有赖于长孙无忌的忠心辅佐,有赖于股肱大臣们的齐心协力,特别是受顾命之托的长孙无忌和褚遂良二人"悉心奉国,以天下安危自任"。唐高宗对二人也是格外尊重信赖,"恭己以听之",尤其是长孙无忌,"以元舅辅政,凡有所言,上无不嘉纳"。
  高宗朝最大的政治事件,当属废立皇后之争,这不是单纯的妻妾之斗、后宫争宠,而是有着深刻政治背景的。长孙无忌是这一事件的主要参与者,这场斗争的结果,使他及其家族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永徽元年(650年),唐高宗立妃王氏为皇后,但王皇后无子无宠,萧淑妃不但生有一子,而且天资聪慧,深得高宗喜爱,为此,王皇后十分憎恨萧淑妃。高宗为太子时,太宗卧病,太子入侍,结识了太宗的才人武氏(武则天),很喜欢她。太宗去世后,武才人随众宫女到感业寺做了尼姑,太宗祭日时,高宗去感业寺行香,遇到了武氏,二人相对而泣。王皇后闻知此事,暗中让武氏蓄发,劝高宗将其纳入后宫,想用武氏离间萧淑妃之宠。不久,武氏便备受宠幸,被封为昭仪,又为高宗生下一子,王皇后与萧淑妃同时失宠。武则天并不以昭仪之位为满足,还想当皇后,不惜掐死自己刚生下的女儿,以嫁祸于王皇后,迫使高宗要废王皇后,立自己为后。
  高宗要废王立武,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以长孙无忌、褚遂良为代表的元老重臣们极力反对,以许敬宗、李义府为代表的一批臣僚则全力拥护,在元老重臣中只有李绩一人称病而不表态,经高宗再次询问,则以"此陛下家事,何必更问外人"的回答,给了实际上的支持。但长孙无忌是高宗的舅父,太宗顾托掌权之臣,所以,他的意见特别重要,开始,武则天幻想争取长孙无忌的同意和支持,但使尽种种伎俩拉拢,均遭严词拒绝,这才丢掉争取元老重臣支持的想法,下决心与这些"老朽"进行一场生死的搏斗。
  武则天的父亲去世很早,所以,她同许多后妃不同,在外朝没有根基,要对付长孙无忌是不易的。于是,她就拉拢一些政治上失意、对长孙无忌等不满的人,让他们为自己说话、造舆论。许敬宗、李义府、崔义玄、袁公瑜等人就成了武则天的心腹。这些人,都是卑劣无耻之徒,但武则天急需有人为他办事说话,特别是表请高宗,立她为后,充当耳目,监视长孙无忌等人,也就无法顾忌了。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
  永徽六年(655年),唐高宗终于不顾大臣们的冒死极谏,诏废王皇后和萧淑妃,册立武则天为皇后。因谏净,褚遂良等人被远贬蛮荒,武则天最忌恨长孙无忌,但他不同于褚遂良等,不但是佐命元勋,更是高宗的元舅,要将之搞垮,需要时机。显庆四年(659年),在武则天的授意下,由许敬宗费尽心机,把长孙无忌编织进一桩朋党案,进行恶毒陷害。许敬宗借处理太子洗马韦季方和监察御史李巢朋党案之机,诬奏韦季方与长孙元忌构陷忠臣近戚,要使权归无忌,伺机谋反。唐高宗先是吃惊不信,继而伤心怀疑,命许敬宗再察,然后面对许敬宗足未出户编造的关于韦季方交待与长孙无忌谋反的供词,哭泣道:"舅若果尔,朕决不忍杀之,天下将谓朕何,后世将谓朕何!"许敬宗举汉文帝杀舅父薄昭,天下以为明主之例宽慰高宗,又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古训,催促其下决心。唐高宗懦弱昏庸,竟然不与长孙无忌对质,就下诏削去了长孙无忌的太尉官职和封邑,流徙黔州,但准许按一品官供给饮食,算是对元舅的照顾,对当年为其争得帝位的报答。长孙无忌的儿子及宗族全被株连,或流或杀。三个月后,高宗又令许敬宗等人复合此案,许敬宗派大理正袁公瑜前往黔州,逼迫长孙无忌自杀。

人物评价

  1、史臣曰:无忌戚里右族,英冠人杰,定立储闱,力安社稷,勋庸茂著,终始不渝。及黜废中宫,竟不阿旨,报先帝之顾托,为敬宗之诬构。嗟乎!忠信获罪,今古不免;无名受戮,族灭何辜!主暗臣奸,足贻后代。--《旧唐书》长孙无忌传   
  2、河间节贯神明,志匡宗社,故妖不胜德明矣。道宗军谋武勇,好学下贤,于群从之中,称一时之杰。无忌、遂良衔不协之素,致千载之冤。永徽中,无忌、遂良忠而获罪,人皆哀之。殊不知诬陷刘洎、吴王恪于前,枉害道宗于后,天网不漏,不得其死也宜哉!--《旧唐书、宗室列传》   
  3、赞曰:高宗之不君,可与为治邪?内牵嬖阴,外劫谗言,以无忌之亲,遂良之忠,皆顾命大臣,一旦诛斥,忍而不省。反天之刚,挠阳之明,卒使牝 朱鸣辰,祚移后家,可不哀哉!天以女戎间唐而兴,虽义士仁人抗之以死,决不可支。然瑗、济、义琰、仪四子可谓知所守矣。噫,使长孙不逐江夏、害吴王,褚不谮死刘洎,其盛德可少訾乎!--《新唐书、长孙无忌列传》   
  4、尧有天下,不以传丹朱,而授之舜;舜有天下,不以传商均,而授之禹。夫岂不爱其子哉?以为子不肖而授以位,则天下蒙其害。故不敢用一己之私意,易天下之公心。夫以圣人不私其子也,犹外求贤人而授之,况有贤子不能立,而曰必立所爱。亦已惑矣!此唐太宗之所以不明也。方承乾得罪,太宗欲立晋王,限以非次,回惑不决,至取佩刀自向。以要其臣,使必己从。继又欲立呉王恪,谓长孙无忌曰:"公劝我立雉奴,雉奴懦惧,不能守社稷;呉王英果类我,欲立之,何如?"雉奴即晋王也。嗟夫,恪诚英果耶,则不当以无罪弃;晋王诚懦,不可守社稷也,则不当越次而立。今太宗以一旦之爱,必立晋王,岂公心乎?且恪雉奴等己子耳,犹以私爱弃英果而立柔懦。借使诸王皆朱均也,其肯舍己子而外求贤人授之位乎?此其去圣人逺矣!--《香溪集》唐论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
  5、初,承乾之将废也,魏王泰日入奉侍,太 宗面许立为太子。因谓侍臣曰:"泰昨入见,自投我怀中云:'臣今日始得与陛下为子,更生之日也。臣有一孽子,臣百年之后,当为陛下杀之,传国晋王。'父子之道,故当天性。我见其如此,甚怜之。"褚遂良进曰:"陛下大失言。伏愿审思,无令错误也。安有陛下百年之后,魏王持国执柄为天下之主,而能杀其爱子,传国於晋王者乎?陛下日者立承乾为太子,而复宠爱魏王,礼数有逾於承乾者,良由嫡庶不分,所以至此。殷监不远,足为龟镜。陛下今日既立魏王泰,伏愿陛下别安 置晋王,始得安全耳。"太宗涕泗交下,曰:"我不能。"因起入内。太宗以晋王仁孝,心所锺爱。又以太原瑞石文云'李治万吉'。意以为嗣,而未发言(治即高宗也)。泰数知太宗爱晋王,因谓之曰:"汝善於元昌,今败,得无有忧色?"晋王忧之,见於颜色。太宗怪而屡问,方言其故。太宗慨然,有悔立泰之言矣。是日,太宗御两仪殿,群官尽出,诏留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兵部尚书李绩、谏议大夫褚遂良,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此,我心无聊。"因自投於床,引佩刀。无忌等争趋抱持,太宗手中争取佩刀,以授晋王。无忌等请太宗所欲,曰:"我欲立晋王。"无忌曰:"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太宗谓晋王曰: "汝舅许汝也,宜拜谢。"晋王因下拜。太宗谓无忌等:"既符我意,未知物论何如?"无忌等又曰:"晋王仁孝,天下属心久矣。伏乞召问百僚,必无异辞。若不手舞同音,臣负陛下万死。"妃嫔列於纱窗内,倾耳者数百人,闻帝与无忌等立晋王议定,一时喧叫响振宫掖。太宗於是御太极殿,召文武六品以上曰:"承乾悖逆,泰亦败类,朕所观之,皆不可立。欲选诸子尤仁孝者,立为蒙嗣。尔其为朕明言。"众咸言:"晋王忠孝仁爱,文德皇后之子,立为储君,无所与让。"皆腾跃欢叫,不可禁止。太宗见众情所与,颜色甚悦。是日,泰从百馀骑至永安门,诏门司尽辟其骑,令引泰於肃章门入出,去武门,幽於北苑--《册府元龟》储宫部·建立第二》
 

人物作品

  新曲二首其一   
  侬阿家住朝歌下,早传名。   
  结伴来游淇水上,旧长情。   
  玉佩金钿随步远,云罗雾縠逐风轻。   
  转目机心悬自许,何须更待听琴声。   
  新曲二首其二   
  回雪凌波游洛浦,遇陈王。   
  婉约娉婷工语笑,侍兰房。   
  芙蓉绮帐还开掩,翡翠珠被烂齐光。   
  长愿今宵奉颜色,不爱吹箫逐凤凰。   
  五言春日侍宴望海应诏   
  灵夔振穷发,淑景丽青阳。   
  千乘隐雷转,万骑俨腾骧。   
  目极三山崄,流睇百川长。   
  仙湖遥蔼蔼,蜃气远苍苍。   
  下物深逾广,引浊清讵伤。   
  带雾含天碧,浮霞映日光。   
  楼台自接影,云岛间相望。   
  春波飞碣石,晓浪拂扶桑。   
  喧声骋游□,旅浴恣翾翔。   
  群鸥心久狎,如何□稻梁?   
  五言〔仪鸾殿〕早秋侍宴应诏   
  金飙扇徂暑,玉露下层台。   
  接绶芳筵合,临池紫殿开。   
  日斜林影去,风度荷香来。   
  既承百味酒,愿上万年杯。   
  与欧阳询互嘲   
  耸膊成山字,埋肩不出头。   
  谁家麟角上,画此一猕猴。   
  灞桥待李将军   
  飒飒风叶下,遥遥烟景曛。   
  霸陵无醉尉,谁滞李将军。   
  五言奉和行经破薛举战地应诏   
  天步昔未平,陇上驻神兵。   
  戈迥曦御转,弓满桂轮明。   
  屏尘安地轴,卷雾静乾扃。   
  往振雷霆气,今垂雨露情。   
  高垣起新邑,长杨布故营。   
  山川澄素景,林薄动秋声。   
  风野征翼駃,霜渚寒流清。   
  朝烟澹云(上罒下干),夕吹绕霓旌。   
  鸣銮出雁塞,叠鼓入龙城。   
  方陪东觐礼,奉璧侍云亭。   
  五言侍宴延庆殿同赋别题得寒桂丛应诏   
  根连八树里,枝拂九华端。   
  风急小山外,叶下大江干。   
  霜中花转馥,露上色逾丹。   
  自负凌(上文下羊)性,岩幽待岁寒。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魏徵、尉迟敬德、李孝恭、高士廉、李靖、萧瑀、段志玄、刘弘基、屈突通、殷开山、柴绍、长孙顺德、张亮、侯君集、张公谨、程知节、虞世南、刘政会、唐俭、李绩、秦叔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