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怀哲

  艾伯特·史怀哲(德语: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德国阿尔萨斯的通才,拥有神学、音乐、哲学及医学四个博士学位。他生于当时德国阿尔萨斯-洛林凯瑟斯堡,半年后举家迁往昆斯巴哈定居。当地位于法国与德国的边境,所以在孩童时期能运用德法两个语言。因为他在西非加蓬创立兰巴雷内医院,所以在1953年获得1952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

简介

  “非洲圣人”艾伯特·史怀哲 (Albert Schweitzer) 是二十世纪人道精神划时代伟人、一位著名学者以及人道主义者。无庸置疑,这位具备哲学、医学、神学、音乐四种不同领域的才华,且于一九五三年十月三十一日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史怀哲,是了不起的通才、卓越成就的世纪伟人。虽然他身上聚集多样的天份,然而,他一生的成就还是来源于信仰的动力与博大的爱心。

生平

·神学

  当他还是年轻的神学家的时候,在1906年出版了他首个著作《历史耶稣的探索》(The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Jesus)。从此他获得很高的名誉。在这本著作中,他以耶稣自己末世学的信念把耶稣的一生来作解释。史怀哲示范了,为了重新塑造耶稣的人利用历史研究来描绘耶稣一生,严如历史学家的描绘。当这个著作成为新约圣经研究的次领域长达数十年之久,这项工作终于完成。
 
  
史怀哲
史怀哲
  他凭著医学博士论文,包括了1911年的《耶稣的精神病学研究》和1930年的《使徒保罗的神秘主义》建立了声誉,并且成为新约圣经学者。他对保罗的研究中,他检验了保罗的末世论理念,并以此检验了新约圣经。
 
  当时他在斯特拉斯堡的圣尼克拉斯教堂担任加尔文主义牧师,他曾祝福特奥多尔·豪斯的婚姻。特奥多尔·豪斯后来成为德国的首任总统。
 

·音乐

   当时,史怀哲是一位著名的管风琴师。他对巴哈的音乐特别情有独钟。他自己建立一种简单的表演风格,他认为比较接近巴哈的原意。他对巴哈的理解建基于重新评估巴哈的宗教意图。十八岁,他到巴黎师从管风琴泰斗魏多。当时他利用唱颂赞美诗内容来解释巴哈诗歌前奏的意象完全不是老人家所见的方法,让魏多感到十分惊讶。在1908年最终版本的《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一书中,他所主张的这个新风格对现今处理巴哈音乐的手法有重大影响。
 
  魏多与史怀哲合作编定了巴哈管风琴的作品集。他的小册子《德法两国管风琴的制造与演奏风琴的技巧》(1906年)牵起了二十世纪一股风琴改革运动(Orgelbewegung)。虽然改革运动远超史怀哲的预期,但它让人摆脱了浪漫主义的极端,并重新发现巴洛克的信条。

·哲学

  史怀哲的世界观就是以尊重生命("Ehrfurcht vor dem Leben")为基础,他相信这就是他对人类作出最伟大的贡献。他认为西方文明因为慢慢放弃肯定生命为伦理基础,所以变得腐化。
 
  以尊重生命为最高原则就是他牢固的信念。类似尼采对生命的兴奋,史怀哲诚然跟随了和俄国人列夫·托尔斯泰一样的路线。当年有些人把他的哲学与圣方济各的作比较。在《文明的哲学》的第26章,他写道:
 
  True philosophy must start from the most immediate and comprehensive fact of consciousness: 'I am life that wants to live, in the midst of life that wants to live'.
 
  真正的哲学必须由全面而直接的知觉事实开始:'我是想要活下去的生命,与许多也想活下去的生命一起存活。'。
 
  生命与爱在他眼中也是沿着同样的信念,尊重每一个生命,尊重个人与宇宙的精神关系。对他来说,伦理包含了强迫对每个愿意活着的生命表示同样的尊敬。纵使有时环境不容许,不应该引领到失败主义之上。因为愿意活着会促使自我更新,是演变必要的结果,是精神领域的现象。
 
  史怀哲在他的一生都主张尊重生命。他坚持历史上的启蒙时期慢慢自行没落和堕落的原因是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却强行跟从这样的伦理。因此,他期望有一个更新的有深度的文艺复兴和人道启蒙。他不断期盼人类对自己在宇宙中有更深的醒觉。他的乐观全依对真理的信赖。“来自真理的精神比环境所推动的精神更伟大。”他恒常地强调思考的必要性多于为刺激作反应或跟从最广泛的意见行事。

·晚年

  1939年至1948年,因为欧洲正陷入战争中,他便滞留于兰巴雷内。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三年后,即1948年,他第一次返回欧洲,并且及后不断往返,有一趟更远赴美国,直到1965年逝世那年为止。
 

部分著作

 
  The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Jesus; A Critical Study Of Its Progress From Reimarus To Wrede, (1906), Augsburg Fortress Publishers, 2001 edition: ISBN 0-8006-3288-5
 
  The Psychiatric Study of Jesus: Exposition and Criticism, (1911), Gloucester, Massachusetts: Peter Smith Publisher, 1948, ISBN 0-8446-2894-8
 
  The Mystery of the Kingdom of God: The Secret of Jesus' Messiahship and Passion, (1914), Prometheus Books, 1985, ISBN 0-87975-294-7
 
  The Decay and the Restoration of Civilization and Civilization and Ethics (1923) combined in one volume, Prometheus Books, 1987, ISBN 0-87975-403-6
 
  The Mysticism of Paul the Apostle, (1930),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8018-6098-9
 
  Out of My Life and Thought: An Autobiography (1933),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8 edition with forward by Jimmy Carter: ISBN 0-8018-6097-0
 
  Indian Thought and Its Development (1935)
 
  Peace or Atomic War 1958
 
  The Kingdom of God and Primitive Christianity (pub.1967)
 

大事年表

 
  1893 - 在巴黎柏林凯瑟斯堡的大学修读哲学和神学
 
  1900 - 在柏林凯瑟斯堡圣尼克拉斯教堂出任牧师
 
  1901 - 凯瑟斯堡神学院的院长
 
  1905-1913 修读医学和手术
 
  1912 - 与海伦娜·布雷斯劳结婚
 
  1913 - 加蓬兰巴雷内出任医师
 
  1915 - 建立他的伦理《尊重生命》
 
  1917 - 在法国被扣留
 
  1918 - 在凯瑟斯堡担任医药助理和助理牧师
 
  1919 - 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首次发表关于《尊重生命》的演讲
 
  1919 - 女儿Rhena出生
 
  1924 - 返回兰巴雷内出任医师;不断访问欧洲作演讲
 
  1939-1948 兰巴雷内
 
  1949 - 到美国探访
 
  1948-1965 - 兰巴雷内与欧洲
 
  1953 -诺贝尔和平奖
 
  1957 - 1958 - 反对核军备和核测试的四次演说
 

荣誉评价

 
  爱因斯坦说,像阿尔贝特·史怀哲这样理想地集善和对美的渴望于一身的人,我几乎还没有发现过。  
 
  1952年,他78岁,漫长岁月,爱心似海,世人为之动容。他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自己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这位慈祥博爱的长者在奥斯陆(Oslo)接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奖代表多年来全世界对他的尊敬和推崇。他毫无保留,把全部奖金连带演讲、演奏所得,全都用来增盖兰恩巴涅的麻风病院。
 
  1965年,他90岁,这位20世纪人类良知的代表,和平之子,他说:“上帝啊!当跑的路我跑过了,尽力了,我一生扎实的活过了。”之后,他便停止了地上的劳苦。  
 
  是否有人还记得他的一些话,他讨论过幸福,他说,倘若欧洲人的幸福对非洲人的苦难无丝毫帮助,那幸福必然是有缺陷的。
  
  史怀哲虽已辞世四十多年,但他仍是全球志愿者们最尊敬、最仰慕的人之一。史怀哲为人谦和,很少诉说自己的事迹与成就。但他以实际行动所选择的人生道路不断鼓舞和感动着许许多多后来的志愿者去追随他四海一家的博爱情怀。国际上现在还有许多人在宣扬和发展史怀哲的博爱精神,其中较有名的是国际艾伯特·史怀哲组织(International Albert Schweitzer Association)及国际艾伯特·史怀哲基金会(International Albert Schweitzer Foundation);前者着重于发扬史怀哲的精神,后者着重于继续他在非洲的医疗援助工作。
 

《我的呼吁》

 
  我要呼吁全人类,重视尊重生命的伦理。这种伦理,反对将所有的生物分为有价值的与没有价值的、高等的与低等的。这种伦理否定这些分别,因为评判生物当中何者较有普遍妥当性所根据的标准,是以人类对于生物亲疏远近的观感为出发点的。这标准是纯主观的,我们谁能确知他种生物本身有什么意义 ?对全世界又有何意义?这种分别必然产生一种见解,以为世上真有无价值的生物存在,我们能随意破坏或者伤害它们。由于环境的关系,昆虫或原生动物往往被认为没有价值。但事实上,我们的直觉意识到自己是有生存意志的生命,环绕我们周围的,也是有生存意志的生命。这种对生命的全然肯定是一种精神工作,有了这种认识,我们才能一改以往的生活态度,而开始尊重自己的生命,使其得到真正的价值。同时,获得这种想法的人会觉得需要对一切具有生存意志的生命采取尊重的态度,就像对自己一样。这时候,我们便进入另一种迥然不同的人生经验。
 
     这时候,善就是;爱护并促进生命,把具有发展能力的生命提升到最有价值的地位。恶就是;伤害并破坏生命,阻碍生命的发展。这是道德上绝对需要考虑的原则。由于尊重生命的伦理,我们将和全世界产生精神上的关连。平时我都尽力保持清新的思考和感觉,而怀着善的信念,时时依据事实和我的经验去从事真理的研究。
 
     今日,隐藏在欺瞒之后的暴行,正威胁着全世界,造成空前烦闷的气氛。虽然如此,我仍然确信真理、友好、仁爱、和气与善良是超越一切暴行的力量。只要有人始终充分地思考,并实践仁爱和真理,世界将属于他。现世的一切暴力都有其自然的限制,早晚会产生和它同等或者超越它的对抗性暴力。可是良善所发挥的作用却是单纯而持续不断的。它不会产生使它自己停顿的危机,却能解除现有的危机。它能消除猜疑和误解。因此良善将建立无可动摇的基础,而追求良善是最有效的努为。一个人在世间所作的善行,会影响他人的心理和思想。我们最愚昧的错误就是不肯认真去冒险为善。我们常常不使用能帮助我们千百倍力量的杠杆,却想移动重物。耶稣曾经说过一句发人深思的至理名言;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土地。
 
     尊重生命的信念要求我们去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防治大众疫病的奋斗是永远需要的。我们对旧日殖民地的民众所给予的善良帮助,并不是什么慈善事业而是赎罪,因为从我们最初发现航线,到达他们的海岸以来,我们已经在他们身上犯下了许多罪恶。所以白人和有色人种必须以伦理的精神相处,始能达到真正的和解。为了实践这种精神,我们应该推行富有将来性的政策。凡受人帮助,从艰难或重病中得救的人,必须互助,并帮助正在受难的人们。这是受难的人们之间的同胞爱。我们对所有的民族都有义务以人道行为及医疗服务来帮助他们。从事这些工作时应带着感谢和奉献的心情。我相信必定有不少人挺身出来,怀着牺牲的精神替这些受难的人服务。
 
     可是,今天我们还深陷在战争的危机里。我们正面临着两种冒险之间的选择。一种是继续毫无意义的原子武器竞赛,以及继之而来的原子战争;另一种是放弃原子武器,并寄望美国和苏联以及其他盟邦,能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和平共存。前者不可能为将来带来繁荣,但是后者可以给人类带来繁荣与幸福。我们必须选择后者。也许有人会以为他们可以利用原子装备来吓退对方,可是在战争危机如此高升的时刻,这种假设毫不值得重视。
 
     今后,我们的目标是使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再以战争的方法来解决。我们必须寻求和平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敢表白我的信心,当我们能从理论的观点来拒绝战争的时候,我们必定能以谈判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战争到底是非人道的。我确信,现代人的理性必能创造出伦理的观点,因此今天我将这个真理向世人宣布,希望它不会只被当作虚假的文字看待,以致实际上根本就被置于一旁。
 
     希望掌握国家命运的领袖们,能致力避免一切会使现况恶化、危险化的事情。希望他们铭记使徒保罗的名言;若是能够,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这不但是对个人之间的关系而言,也是对民族之间的关系而言。希望他们能互相勉励,尽一切可能维持和平,使人道主义和尊重生命的理想,有充分的时间发展,并且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