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格涅夫

屠格涅夫
屠格涅夫
  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是19世纪俄国有世界声誉的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他的小说迅速及时地反映了当时的俄国社会现实。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列夫•托尔斯泰三人被称为“俄罗斯三大小说家”。

生平简介

《屠格涅夫诗选》
《屠格涅夫诗选》
  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1818—1883)于1818年10月9日出生于俄国中部的奥略尔省的斯巴斯科耶。这里风光秀丽,景色宜人。从幼年时代起,屠格涅夫就深受这里优美的大自然的熏陶,迷人的自然风光对他后来的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屠格涅夫生在一个有五千农奴的贵族家庭。在这个大家庭中掌权的是他母亲。他的母亲瓦尔瓦拉•彼得罗夫娜治家严厉,十分专横,许多家奴都受到过她残暴的惩罚。他父亲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不大过问家事,42岁时就去世了。这更助长了他母亲的独断专行。屠格涅夫从他母亲身上看到了农奴制的残暴,因此母子俩的感情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这是他在后来的创作中表现出反农奴制思想倾向的主要原因。1850年屠格涅夫的母亲去世后,他立即实现自己的夙愿,将家产分给农奴,让他们获得自由。
  屠格涅夫受过良好的教育。从15岁开始,他先后就读于莫斯科大学语文系及彼得堡大学文史系,毕业后又去德国柏林大学攻读哲学和文学,在那里他结识了俄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巴枯宁。

创作概况

  1843年屠格涅夫发表了第一部长诗《巴拉莎》。在这一年他结识了意大利歌剧团的女演员波丽娜•维亚尔多,此后他一直追随维亚尔多,终生与她保持着亲密的友谊。这件事在屠格涅夫个人生活中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使他在文学上加强了与西方的联系。
《屠格涅夫作品精粹》
《屠格涅夫作品精粹》
  1847年以后的两三年间,屠格涅夫的名著《猎人笔记》中的各个短篇相继《现代人》杂志上发表,这使屠格涅夫真正进入了俄罗斯伟大作家的行列。50年代后期,他与《现代人》杂志决裂。1883年8月,屠格涅夫在巴黎逝世,临终前维亚尔多一直陪伴在他身旁。
  屠格涅夫一生写了大量小说、戏剧、诗歌、特写等,也写过不少文艺评论文章。
  《猎人笔记》是屠格涅夫创作道路上第一部有世界影响的重要作品,它由25个短篇组成,是一部特写集。
  在写作《猎人笔记》前后,屠格涅夫还创作了许多为读者所喜爱的中短篇小说,如《好决斗的人》(1846)、《多余人日记》(1850)、《木木》(1852)、《阿霞》(1858)、《初恋》(1860)等等。这些作品生动地再现了40—50年代俄国青年的精神面貌和心理特征,仿佛是作者创作的长篇小说中的特写镜头,别具魅力。
  从50年代中后期始,屠格涅夫的创作进入了高潮,在前后20年的时间里接连创作了一生中最重要的6部长篇小说:《罗亭》(1856)、《贵族之家》(1859)、《前夜》(1860)、《父与子》(1892)、《烟》(1867)和《处女地》(1877),以深厚的历史感、人生感和道德感探索人情人性内容、构筑了他自己的小说王国,从而使他成为声名远播欧美的“小说家中的小说家”(亨利•詹姆斯语)。

小说艺术

·作家对历史的敏感

  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的第一个特征是作家对历史的敏感。无论是6部长篇小说,还是分布在它们之间的中篇短篇,它们的共同特点是紧紧把握当代生活的脉博,写出时代主人公的典型,反映当时最突出的社会问题。从50年代开始,他通过小说完整地“复制”了1861年农奴制改革前后20年间社会动荡和变化、特别是社会思潮分化演变矛盾斗争的清晰印迹,例如西欧派与斯拉夫派的斗争,革命民主主义与贵族自由主义的斗争,民粹主义与自由主义保守派的斗争以及这两者与渐进改革论的矛盾。他还形象地、准确地依次写出那段历史时期社会各阶级阶层的消长情况以及它们各自的代表人物,例如50年代随着贵族阶级整个阶级的没落而最终退出历史舞台的“多余人”,60年代崛起的平民知识分子阶层及其代表革命民主主义“新人”,70年代形成气候的民粹主义阵营和民粹主义运动家,还有与这种递进序列逆向而行不断倒退的贵族阶级代表人物们,在变革洪流中翻上覆下的各色青年们,甚至长期流亡国外的俄国政治侨民的演变,都在他的小说中得到真实的描绘和记载。这样,他就为俄国社会最动荡不安的50至70年代写下了一部艺术编年史。屠格涅夫就是俄国的巴尔扎克。俄国社会是“历史家”,屠格涅夫成为它忠实的“书记”。

·论辩性

《屠格涅夫精选集》
《屠格涅夫精选集》
  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第二个特征是论辩性。由于屠格涅夫着意于反映时代重大主题,而当时一切社会问题都集中在思想界的矛盾斗争中,因而他的小说基本冲突不是围绕某个事件而是围绕某种社会性的思想,处于冲突中心的人物不是某种个性某种情欲的典型而是某种思想的代表,矛盾斗争的方式不是行动或狡计而是思想交锋,这就形成了屠格涅夫小说显著的论辩风貌。在6部长篇中,屠格涅夫几乎都设置了思想冲突的双方及冲突场合,例如《罗亭》中是罗亭与怀疑论者毕加索夫的论战构成小说情节主体;《贵族之家》中是拉夫列茨基与“西欧派”潘辛的论战推动以后情节的发展;《父与子》中是巴扎洛夫与巴威尔的论战点明了小说的主题;《烟》中是里维约夫对谷柏廖夫和赖米罗夫两个集团的同时否定突出了“一切都是烟”的认识;《处女地》中民粹主义者内部、保守派自由主义者内部以及它们之间的矛盾冲突,这两者与渐进改革论者之间的分歧,都呈现出更复杂更激烈的局面,证明了70年代是俄国社会历史进程中更为关键的时期。屠格涅夫正是通过这种思想交锋来显现人物性格、塑造典型形象的。因此,他的典型人物既是性格鲜明的个性,又是有深刻思想支持的时代的典型。屠格涅夫醉心于通过硝烟弥漫的思想战场考验他的人物,因而他的论辩描写的技巧愈来愈精。如果说《罗亭》还不能做到对论战本身彻底地再现,还须依靠作家的评价来鼓动读者相信谁是胜利者,那么到《父与子》尤其是《烟》和《处女地》,他就能娴熟地再现出唇枪舌战中的每一招每一式,用人物的思辩谈锋来说服读者;如果说《罗亭》、《父与子》还热心于设置一两个集中的论辩场合,那么在《烟》和《处女地》中,他就能运用自如地将这种思想对立化整为零贯穿始终,表现为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使之更符合生活的真实。屠格涅夫是小说史上罕见的写论辩情节的大师。

·悲剧性

  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的第三个特征是悲剧性。屠格涅夫是俄国小说家中最具悲剧意识的作家,他在自己的小说中力图贯彻一种悲剧的美学精神,因而他的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成了悲剧主人公。在《罗亭》和《贵族之家》中,他创造了罗亭这个思想崇高目标远大而行动无力和拉夫列茨基这个道德高尚感情纯洁而性格软弱的哈姆莱特式的悲剧人物;在《前夜》和《父与子》中,他创造了英沙罗夫和巴扎洛夫这样两个既有远大理想又敢于行动,仅仅因为偶然因素而倒下的悲剧英雄;在《烟》中,他刻划了里维约夫这个意志虽然坚定、也敢于行动但却追求了错误目标的悲剧人物在《处女地》中,他又创造了涅日达诺夫这样一个奋斗目标正确但意志却不坚定的悲剧主人公。屠格涅夫的悲剧主人公的陨落,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他似乎更多强调使他们落人悲剧结局的自身原因,因而造成一种悲剧主观必然性的情调,从而增加了悲剧怜悯而不是悲剧恐惧的感情。屠格涅夫还有意使悲剧结局仪式化:罗亭的身死是雕塑式的;拉夫列茨基的心灵是告别式的;英沙罗夫和巴扎洛夫的死都是祈祷式的:里维约夫的信念毁灭是遁入空门式的;而涅日达诺夫之死则有涅磐的气氛。正是这些主人公悲剧式的“死”与这种“死”的仪式化,给屠格涅夫的小说蒙上了一层凝重的肃穆哀惋的氛围。屠格涅夫这样在小说中写悲剧,用意大概是企图激起读者对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愤慨,激起既改造环境又改造自我的斗争精神,同时抒发自己的抗议和忧思。

·抒情性

《屠格涅夫》
《屠格涅夫》
  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的第四个特征是抒情性。屠格涅夫是从浪漫诗歌走出来的小说家,善于抒情早巳成为他的气质,他把这种气质带进小说,使他的每部小说都洋溢着浓厚的抒情气息。屠格涅夫不像他的先驱们那样直接抒情,他在小说中抒情的主要手段是融抒情于描写。他擅长抒情地描写特定感情场面,抒情地描写被感情纠缠的人的心境,抒情地描写与人的情感相呼应的自然景物;在描写这些对象的时候,屠格涅夫诗情的语汇源源涌出,似乎他就是一本抒情语汇的辞典。屠格涅夫深知热烈的爱情最易产生抒情效果,因此,他的小说无论有多强烈的社会政治主题,但考验那些政治主人公的往往是爱情。屠格涅夫的主人公在关键时刻必定会遇到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女性,如纯洁温柔、天真幼稚的娜塔莉娅之于罗亭,深沉和蔼、柔美善良的丽莎之于拉夫列茨基,坚贞开朗、聪明美丽的叶琳娜之于英沙罗夫,朝气蓬勃、热情真诚的玛丽安娜之于涅日达诺夫,甚至巴扎洛夫遇到奥津左娃这个贵族遗嘱,里维约夫的情人依丽娜。她们身上也都有着某种可珍视的东西。屠格涅夫不仅总是用热情褒美的笔调描写她们的形象,而且常常用温情脉脉的、礼赞的语汇描写她们的高洁的品质。尤其是,屠格涅夫往往将她们爱情火花的进发置于富于诗情画意的自然环境之中,给它披上一层绚烂和照的光彩,让人的幸福心境与山川草木的青春活力溶化一体,从而产生一种诗和音乐融汇的境界,达到最高的抒情效果。例如《贵族之家》的26、27两节写拉夫列茨基与丽莎相爱的场景和心境:在和风拂面,绿草如茵,垂柳环抱的花园湖畔,他们布下了爱情的种子。小说描写拉夫列茨基夜送丽莎回家的路上,一轮晓月映照着他们青春焕发的面容,心中“充溢着万种情绪”,似乎世界万物都是为着他们的。夜荤为他们“温柔地歌唱”,星星为他们“灿烂地闪光”,树木为他们“窃窃地私语”,夏夜的柔情和温暖使他们“整个地陶醉在那魅惑的波澜里”。拉夫列茨基感到“一种巨大的意想不到的幸福感充溢他的灵魂”,他似乎听到了音乐家伦蒙所弹奏的那“神奇的、凯旋的音响”。这音响正如他此时此刻的心境:“……似乎更加壮丽,雄伟,它的旋律回荡着,有如强大的洪流……它申诉着地上所有一切亲爱的,神秘的和圣洁的物事;它呼吸着那不死的悲哀……”

·简洁性

  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的第五个特征是简洁性。屠格涅夫的每一部小说都是亚里士多德所谓“有头有尾有身”的整体,既表现了时代重大主题,又鲜明地塑造出时代的典型,但小说篇幅都不长,这得力于他叙述的简洁。他的小说一般都是一个基本主题,一条基本情节线索,一个基本的矛盾冲突,人物也只有二、三个中心人物,这就奠定了长篇不长的基础。但屠格涅夫小说的简洁主要是由于他叙述方法的特殊而形成的。他从不机械地描写细节和拖拉情节,不追求故事的惊奇效果。例如《贵族之家》中写到拉夫列茨基发现妻子在国外堕落放荡,尽管这可以写出吸引入的故事,但作家不能容忍桃色事件的趣味冲淡了小说的主人,就只让拉夫列茨基在发现一纸短小的情书后立刻作出决断,避免了在他们的国外生活上过多浪费笔墨。在《处女地》中,涅日达诺夫们化装去乡下的遭遇和见闻,作家以涅日达诺夫给朋友的信来叙述。信是不能太拖拉的。这就避免了小说正面描写过程的繁琐,保证了对民粹运动结果的强调。屠格涅夫也从不在细腻的心理描写上下功夫,他注重用心理活动的结果来让读者上溯过程本身,如果确实需要写出这个变化过程,他也会用其他方式,例如书信;日记,《前夜》中叶琳娜对英沙罗夫的观察和感受,由尊敬到爱慕,整个心理过程是由简短的日记叙述出来的。屠格涅夫还特别注意不用再现方式叙述已经过去的事,包括人物的身世。《贵族之家》关于拉夫列茨基家族的历史不能不谈,因为这既涉及拉夫列茨基性格形成原因,又与贵族之家今日衰落有对照关系,但屠格涅夫却自如地抛弃“再现”而用“讲述”,非常简明地交待清楚一切。有的人物的身世,他甚至采用“档案记录”的办法来写,如:“克利斯托夫•特阿陀尔•伦蒙,于1786年生于萨克逊王国善尼兹市的贫苦乐人家庭。父亲吹法国喇叭,母亲弹竖琴;他自己,在5岁时,……在8岁上,他成了孤儿,……到10岁,……”另外,屠格涅夫小说特别注意让主要人物及早登场,进入位置,加入冲突,基本不让旁逸斜出的人物发展出一个新的情节中心,这也是使他的小说简洁的一个手段。

创作成就

《屠格涅夫文集》
《屠格涅夫文集》
  屠格涅夫长期侨居西欧,与福楼拜左拉等法国小说家过往甚密,因此他的创作深受西欧文学尤其是法国文学的影响。但是,他的作品又是完全与俄罗斯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作品都是现实主义的,因为它们不仅关注着俄国现实生活中的每一阶段,而且还塑造了形形色色的性格典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所谓“多余人”的典型,即那种因自身思想认识和文化修养远远超过社会一般水平、因而无法在这一社会中有所作为、于是自感多余的人的典型,如《罗亭》的主人公罗亭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屠格涅夫的六部长篇小说中,人们谈论得最多的是《父与子》。这部小说写两代人的冲突,实际上是写艺术与科学或者说情与理的冲突,而屠格涅夫对此的态度又很复杂,甚至有点矛盾:他既意识到科学的“力量”,同时又深感艺术的“魅力”,于是便只好一声长叹,一无限伤感的情绪中结束这部小说。
  人们对这部小说历来就颇多争议,但不管怎么说,它却是屠格涅夫小说艺术的集中体现。一般说来,屠格涅夫的现实主义并不旨在于解决现实中的什么“问题”,而是要使现实生活得到诗意的表现。这就决定了他的艺术风格:柔和的、惆怅的,甚至是忧伤的。而正是这种发掘生活诗意的风格,使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国深受易动感情的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的喜爱。

主要作品

·长篇小说

  《罗亭》(1856)  《阿霞》(1858)
《屠格涅夫—父与子》
《屠格涅夫—父与子》
  《贵族之家》(1859)  《前夜》(1860)  《父与子》(1862)  《烟》(1867)

·中短篇小说

  《初恋》(1860)   《春潮》〔1872〕   《普宁和巴布林》(1874)

·剧本

  《贵族长的早餐》(1846)    《一著不慎,满盘皆输》 (1847)   《单身汉》(1849)   《村居一月》(1850)

·作品翻拍

  《春潮》〔1989〕   《猎人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