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陵之战

       周显王二十八年(公元前341年),齐国田忌孙膑率军在马陵(今山东莘县境)聚歼魏军的一次著名伏击战。

战争简介

马陵之战纪念碑
马陵之战纪念碑
       魏惠王(即子罃)刚于逢泽(今河南开封南)会盟,以韩不赴会为由,出兵攻韩,战于梁、赫,韩师大败。韩遂向齐求救。齐相邹忌主张不救。田忌认为,不救则韩将附魏,使魏益强,对齐不利,主张速救。孙膑认为,在韩、魏两军尚未疲惫之际出兵驰援,是代韩与魏作战建议采用“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史记·田敬仲完世家》)的策略。首先向韩表示必定出兵相救,促使其力战抗魏;俟韩濒临危亡而魏亦遭到一定削弱时,再出师援救。齐威王采纳孙膑建议,直到韩军五战皆败,情势危急,魏军也十分疲惫时,才于次年以田忌为主将,田婴田盼为副将,孙膑为军师,发兵救韩。齐军仍实行“围魏救赵”的战法,直扑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诱使魏军回救,以解韩围。魏惠王果然将攻韩之军撤回,并以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将军,率兵l0万,东出外黄(今河南兰考东南),迎战齐军。庞涓耻于桂陵之战之败,又自恃兵强马壮,急于与入境齐军决战。面对气势汹汹的魏军,针对庞涓骄傲轻敌,急于求战的心理,田忌用孙膑计,采取避战示弱,退军减灶,诱敌追击,设伏歼之的方针。齐军主动后撤,逐日减少营地军灶数目,3天内从10万灶减到5万灶,再减到3万灶,制造大量逃亡的假象,引诱魏军冒进追击。齐军退至马棱,利用道狭树密,旁多阻隘的有利地形,砍倒树丛,堵塞通路,并以万名弓弩手夹道埋伏,等待魏军。庞涓果然中计,放弃步兵,留下辎重,亲率轻车锐骑兼程追击齐军。至马陵道时,正值傍晚,两旁万弩齐发。魏军不及防备,乱作一团,顿时溃散,庞涓愤愧自刎。齐军乘胜追击,全歼魏军,俘太子申。

历史地位

       齐国马陵之战中的大获全胜,从根本上削弱了魏国的军事实力。从此,魏国一步步走下坡路,失去了中原的霸权。而齐国则挟
马陵之战
马陵之战
战胜之威,力量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强大国家。
       马陵之战,庞涓狂骄轻敌,孤军冒进,中伏被歼。孙膑在战略上能正确地选择作战时间、空间,俟双方削弱后再出兵击魏;攻其必救,调动敌军在预期的有利战场进行决战。在战术上因势利导,制造假象,使敌产生错误判断而自动就范,完全掌握了战争主动权。这为历代兵家留下了设伏歼敌的成功范例,在中国战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孙膑与庞涓

        孙膑
       孙膑(?-前316年),其本名孙伯灵(山东孙氏族谱可查),是中国战国时期军事家,汉族,山东鄄城人。生于战国时期的齐国阿鄄之间(今山东省的阳谷县阿城镇,鄄城县北一带)。
       孙膑是孙武后代。身长七尺约为161cm(周的一尺合今23.1cm)与庞涓同学兵法,后庞涓为魏惠王将军,骗孙膑到魏,用刖刑(即砍去双脚),被齐国使者偷偷救回齐国后,被齐威王任为军师,马陵之战,身居辎车,计杀庞涓,大败魏军。著作有《孙膑兵法》,久已失传。1972年山东省临沂银雀山出土残简,有一万一千余字。关于孙膑膑刑其实是错误的,在太史公自序这本书中提到“孙子膑脚,《兵法》修列”,讲的是孙膑被砍掉双脚,而不是挖掉膝盖骨。
       庞涓
       庞涓(?-前342),战国时期魏国人。在魏国任大将。公元前354年,庞涓率大军包围赵都邯郸。赵国向齐国求救。齐王命孙膑为军师,率军救赵。孙膑乘魏国内部空虚,率军直捣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庞涓撤军回救。疲惫不堪的魏军走到桂陵(今河南长垣北)遇到埋伏在那里的齐军。齐军以逸待劳,大破魏军。“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成为历史上的著名战例。此后,庞涓又于公元前342年迎战援救韩国的齐军,中了孙膑的增兵减灶之计而冒进,于马陵(今河南范县西南)遭到齐军伏兵攻击,庞涓兵败自杀。

孙膑与庞涓二人的战略思想对马陵之战的影响

马陵之战
马陵之战
       马陵之战中,孙膑在战略上能正确地先择作战时间、空间,俟双方战斗力削弱之后再出兵打击魏国;攻其必救,调动魏国军队在对我有利的战场进行决战。在战术上因势利导,制造假像,使庞涓产生错误的判断而自动进入圈套,这样齐军就掌握了整个战场的主动权。这是对春秋及其以前战争方式的变革。那时战争大都在一个战场,一次决战就能左右整个战争的胜负,所以战略与战术,往往合而为一,难以划分。战国以来,情况大不相同,战争的时间大为延长,战争的空间、范围也扩大了,因而在战争指导上,就产生了全局与局部,战略与战术的区别。这种战争方式的变革,就要求两军将帅更新自己的观念,及时跟上战争发展前进的步伐。孙膑把自己“必攻不守”的战略思想看作是关照各个战场和各个阶段,带有全局性的战略指导思想,而且把它与权、谋、势、诈等相结合起来,运用到战术思想中去,这是完全符合军事发展规律的。而庞涓却没有及时更新自己的战争观,仍然把战略、战术合二为一进行考虑。从战争学角度来看,庞涓同志已经落伍了,这一点只是其一。
       孙膑以“必攻不守”作为战略、战术的指导思想,不仅对力量相当或处于优势地位的作战一方,提供了迅速获得胜利的可能性。因为通过兵力机动,可以正确地先择进攻的目标。避实击虚,调动敌军,从而改变战场的形势,取得主动权,使战场的优势易位。齐国、魏国的马陵之战就当时的两国军力相比,仍然是魏国强而齐国弱,如果当时魏国处置得当的话,那么历史就会改变,并不见得是魏国败给齐国不可。如果当时魏国把形势分析的再复杂一些,在出兵伐韩国之前,保留一部分精兵于魏国国内,作为战略后备队在大后方以防不测;如果齐军来攻,则闭门自守不出城迎战,齐军远来其意在于偷袭魏国而解韩国之围,其实并没有攻坚之意,魏国国都大梁暂时没有危险。魏军回援主力也可兵分两路,一路循序渐进回援大梁以诱齐军,而另一路迅速直插齐军之后,断了齐军的归路,并而阻断齐军的粮道,打齐军的后勤。齐国军队远道长途而来,势难长久,听到归路被魏国军队切断,必然军心大乱,不外就会自行退却,齐军如果退却,魏军出兵攻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可是魏军主将庞涓同志骄傲轻敌,战役指导上呆板机械,仍拘泥于固定的战术原则,只知道寻打齐国军队的主力硬碰硬地进行决战,忽视了根据敌情、我情、天候、地形以及对方军队部署等不同条件,采用灵活多变的战略战术,以创造有利的形势,从而达到夺取战争胜利的这一正在兴起的战略思想,怎么能不败呢?         孙膑在《孙膑兵法·齐威王问》中,回答田忌所问如何战胜“众且武”敌人的问题时,提出了打持久战的观点。孙膑:“垒广志,严还辑众,避而骄之,引而劳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必以为之。”这一段话的实质,就是说在对付兵力、战斗力都占优势的敌人时,必须采用防御手段,避免为其所败,并尽一切努力,一方面增强工事,激励士气,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另上方面,麻痹敌军,让其骄傲、疲惫,以消耗、消弱敌军兵力和战斗力。然后在敌我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后, 在敌军不经意之时,向敌军的不备的地点,实施突然的反击,一举就可歼灭敌军,从这一段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种随时间变化优劣形势的战法,具有我们毛泽东主席发表的持久战思想的萌芽。而这时的庞涓仍然保守地继续着“兵之情主速”,“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的速战速决的军事理论。这与孙膑的创造性持久战的思想相比,自然是落了下风,失败也成了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