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

 
      著名法国喜剧演员Louis de Funès参演的法国经典超爆笑战争喜剧片。

基本信息

  【原 片 名】La Grande Vadrouille
  【中 文 名】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
  【首映日期】1966
  【国  家】英国/法国
  【类  别】喜剧
  【导  演】盖拉德 欧利
  【主  演】Bourvil ...... Augustin Bouvet
           路易 德 费内斯 (Louis De Funès) ...... Stanislas LeFort
            Claudio Brook ...... Peter Cunningham
            Andréa Parisy ...... Sister Marie-Odile
            Colette Brosset ...... Germaine
            Mike Marshall (I) ...... Alan MacIntosh
            Mary Marquet ...... Upper mother
            Pierre Bertin (I) ...... Juliette's grandfather
            Benno Sterzenbach ...... Major Achbach
            玛丽 杜布瓦 (Marie Dubois) ...... Juliette
            泰瑞 托马斯 (Terry-Thomas) ...... Sir Reginald
  【影片长度】119 Mins
  【对白语言】法语、中文(上影配音)
  【字幕语言】外挂中/英文

影片背景

《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
  1966年5月16日,在8个月的前期筹备之后,影片开拍,剧组上下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没有人有过拍摄一部如此昂贵的电影的经验,当时的1400万法郎,将通胀率计算在内换算成今天的货币要接近1000万欧元,这在今天的法国影坛也是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制作,更不用说当年了。此外,在1966年,沦陷题材仍属于喜剧片的禁区,之前从没人敢在大银幕上拿它开玩笑,以至于在拍摄期间,《虎口脱险》的对外宣传打的都是“一部艺术实验电影”的旗号。
  下里巴人的油漆匠和阳春白雪的大乐队指挥,本来是毫无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阶层的代表,但是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在一次机缘巧合中,或者,更确切的说,在导演乌里的精心安排下,他们走到了一起,因为不同的个性发生种种冲撞,产生各种笑料,最终又因为共同的目标而互相帮助,互相尊重,成为朋友。从这一点来说,《虎口脱险》也是一部关于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颠沛流离命运的影片。
  《虎口脱险》的价值还体现在它也是乌里、德·费内斯、布尔维尔三人组合的最后一次合作,当然,在当初拍摄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点。1969年,乌里又为布尔维尔拍摄了《大脑》,但他的搭档却是让-保罗·贝尔蒙多。1970年9月23日,布尔维尔因多发性髓瘤去世。1971年,乌里为德·费内斯拍摄了《疯狂的贵族》,原本为布尔维尔所准备的仆人一角只得由伊夫·蒙当取代。1973年。在为布尔维尔追颁荣誉勋章的大会上,德菲奈斯发表了一篇满怀深情的致词,追忆自己的好友和工作伙伴。10年之后,德·费内斯也永远的离开了深爱着他的全球影迷。

内容简介

    二战期间,英国轰炸中队第一支遣队在执行一次名为“鸳鸯茶”的轰炸任务中,一架被德军防空武器击中,几个机上人员被迫跳伞逃生,并约好在土耳其浴室见面。但他们分别降落在德军占领的法国首都巴黎市内不同地点。
《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
  德军展开了全市大搜捕,而其中三位飞行员分别被油漆匠,动物管理员和乐队指挥所救。迫于形势所逼,油漆匠和指挥家只得替代各自所救的飞行员去和中队长大胡子浴室碰头。在几次误会后,他们终于接上了头。
  而在巴黎的热情法国人的掩护下,飞行员们与德军展开了一场场惊险紧张而又幽默滑稽可笑的生死游戏。最终,油漆匠,乐队指挥和飞行员们一起飞向了中立国瑞士。

影响

  《虎口脱险》剧照本片当年曾创下法国最高票房纪录,中译版本也可视为我国译配电影中的巅峰之作。
  这部影片拍摄于70年代,当年曾创下法国历史最高票房纪录,成为法国影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法国喜剧大师路易.德.费内斯与演技派明星布尔维尔配合热拉尔·乌里天才的编导手法,使影片成为世界公认的喜剧经典之作。
  同时,这部影片的中译本也可视为中国译配电影中的巅峰之作,上译厂的老艺术家们对影片台词所做的二次创作,只可以用绝顶精彩来形容,我相信很多观众都能大段大段的背诵片中的精彩对白。这次在有线台上演的版本,采用直接进口的影像,画质极好。 

看点

  《虎口脱险》剧照本片是最著名的有关二战的喜剧电影,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欢乐,其中主演路易·德·费内斯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法国著名的喜剧明星,他的喜剧天赋和在影片中精湛的表演使得《虎口脱险》曾在法国创下票房收入过亿的记录,成为法国影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虎口脱险》令德菲奈斯一夜成名,影片连续9周占据法国票房榜冠军。影院为招揽观众,纷纷拿出德菲奈斯的旧作重映,哪怕是那些他担任小配角的老电影。德菲奈斯从“跑龙套的”变成喜剧之王,此后又接连拍摄了《疯狂的贵族》《警察的故事》系列等许多喜剧经典。
  影片在中国获得的巨大成功,除影片本身的魅力外,还要归功于完美的译制。这部影片的中译版诞生于中国译制片黄金时代,上译厂尚华为“指挥先生” 配音,于鼎传神地演绎了“油漆匠”,而“纳粹将军”童自荣、“修道院嬷嬷”丁建华、“动物园管理员”乔榛……阵容强大。 

穿帮镜头

  《虎口脱险》拍摄油漆桶溅了德国军官一身的那场戏时,道剧组用炼乳来代替真正的白油漆,不过铅桶落下后只能溅起稀稀拉拉的几点,根本无法形成导演所要的效果,于是他们在铅桶的底部设计了一个小小的压缩空气装置,落地后会帮助喷出更多的炼乳,这段戏一共拍了12条才最终过关,每条拍完的时候,道剧组都要赶紧把布景擦干净,同时把德国军官的衣服送去蒸汽熨烫,光为了拍这一个镜头,就花了整整30000法郎。
  这还不是最让道具组头痛的事,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奥古斯丁和英国兵一起逃上屋顶,为此,道具师需要爬上屋顶,用假的烟囱把屋顶上的电视天线一一隐蔽起来。
  不过最难拍摄的还是影片结尾的滑翔机从悬崖飞起一幕,为了找到合适的飞机场,剧组花费了不少功夫,之后为了等待合适的风向又是一等五个月,不过最终的效果证明了他们的苦工没有白费。  

影评

     
《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
        前些日子重温小时候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虎口脱险》,依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被影片深厚的艺术魅力感染着。尤其是看到那个对眼的德国机枪手误将本国飞机从天上打下来的时候的那个无辜又无奈的眼神,二十多年前无数次流露在我脸上的那种纯真的小瞬间又堆满了我的面颊。这是真正的喜剧艺术,天生被赋予浓厚的幽默感的法国人为我们奉献了永远的精神大餐。这是一部喜剧片,也是一部战争片,但是我们看完整部电影却没有看到一个人死去,即使是被那个斗鸡眼的德国机枪手打下来的自家飞行员,最后出现的身影也是飘摇的降落伞。战争很残酷,但是认识战争未必需要残酷的画面。那个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战争不是《拯救大兵》的血腥,也不是《黑鹰坠落》的硝烟,我们在笑声中感悟了战争,看到了人性的睿智和善良。
     1966年是人类近代史上不能忘记的一年,这一年至今还被人们常常想起。那一年法国退出北约,甘地成为首相,中国正风雨飘摇。我不关心政治,更加愿意因为一些文化的痕迹而想起那一个不平凡的年份。那一年,伟大的列侬宣称披头士乐队将比耶稣更加流行;法国则出现将被永远记入史册的喜剧片《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是半个世纪前的电影,但 1700多万的入场人次笑傲江湖几十年,直到1998年,亿万重金打造的《泰坦尼克号》才以2000万的入场人次刷新了《虎口脱险》保持近四十年的观众纪录,奇迹就是这样缔造的。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过去了,物价涨了不知道多少倍,电影的制作水平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却没有一部电影能够取代它成为法国电影的票房纪录保持者,这也可以称为奇迹。
     有时候会有一些莫名的伤感,甚至不知道是电影本身感染了我还是那个纯真的年代感染了我,印象中路易斯非耐德那个秃顶的老头总是和笑声相伴,无论是《虎口脱险》还是他的窥炙人口的《警察的故事》系列,带给人们的只有笑声和欢乐。有时候怀疑是那个物质和精神都相对匮乏的年代造就了难以忘怀的经典,但细细想来,一部不间断地被人们看了半个世纪的电影到了今天依然能够触动情怀,必然有它独特的魅力。现在的电影动辄亿万投资,新闻发布会煞是隆重,花边新闻层出不穷,但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在那个连电视都没有进入千家万户的年代,1966年12月8日,香榭丽舍的高蒙影院里《虎口脱险》迎来了它的首映式。电影放完之后制作人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数人涌过来表示祝贺,导演和演员从第一排座位到放映厅出口的十四节台阶,竟然足足走了30分钟。我想象不出那个场面是多么令人惊动,也想不出当时的那种成功和轰动会让电影人多么振奋。
     没有明星,没有噱头,没有铺张,甚至都没有宣传,电影的成功建筑在一种真诚的创作态度上面,一种真正的电影精神上面。如果今天的电影人能够抛开浮华,抛开名利和很多干扰创作的因素,认真地制作真正的电影艺术,1966年那场旷古的盛典也许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