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桕

乌桕
乌桕
  乌桕(学名:Sapium sebiferum)是大戟科乌桕属落叶乔木,应用于园林中,集观形、观色叶、观果于一体,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种子黑色含油,圆球形,外被白色蜡质假种皮,可制油漆,假种皮为制蜡烛和肥皂的原料,经济价值极高。乌桕是一种色叶树种,春秋季叶色红艳夺目,不下丹枫。为中国特有的经济树种,已有1400多年的栽培历史。  中文名称: 乌桕  外文名称: Chinese tallow  别称: 腊子树、桕子树、木子树  界: 植物界  门: 被子植物门  纲: 双子叶植物纲  目: 牻牛儿苗目
红乌桕
红乌桕
  科: 大戟科  属: 乌桕属  拉丁学名: Sapium sebiferum (L.) Roxb.

形态特征

 
乌桕
乌桕
 乔木,高可达15米许,各部均无毛而具乳状汁液;树皮暗灰色,有纵裂纹;枝广展,具皮孔。叶互生,纸质,叶片菱形、菱状卵形或稀有菱状倒卵形,长3-8厘米,宽3-9厘米,顶端骤然紧缩具长短不等的尖头,基部阔楔形或钝,全缘;中脉两面微凸起,侧脉6-10对,纤细,斜上升,离缘2-5毫米弯拱网结,网状脉明显;叶柄纤细,长2.5-6厘米,顶端具2腺体;托叶顶端钝,长约1毫米。花单性,雌雄同株,聚集成顶生、长6-12厘米的总状花序,雌花通常生于花序轴最下部或罕有在雌花下部亦有少数雄花着生,雄花生于花序轴上部或有时整个花序全为雄花。雄花:花梗纤细,长1-3毫米,向上渐粗;苞片阔卵形,长和宽近相等约2毫米,顶端略尖,基部两侧各具一近肾形的腺体,每一苞片内具10-15朵花;小苞片3,不等大,边缘撕裂状;花萼杯状,3浅裂,裂片钝,具不规则的细齿;雄蕊2枚,罕有3枚,伸出于花萼之外,花丝分离,与球状花药近等长。雌花;花梗粗壮,长3-3.5毫米;苞片深3裂,裂片渐尖,基部两侧的腺体与雄花的相同,每一苞片内仅1朵雌花,间有1雌花和数雄花同聚生于苞腋内;花萼3深裂,裂片卵形至卵头披针形,顶端短尖至渐尖;子房卵球形,平滑,3室,花柱3,基部合生,柱头外卷。蒴果梨状球形,成熟时黑色,直径1-1.5厘米。具3种子,分果爿脱落后而中轴宿存;种子扁球形,黑色,长约8毫米,宽 6-7毫米,外被白色、蜡质的假种皮。花期4-8月。

地理分布

  乌桕在四川自然分布,北止于龙门山南坡,西北止于邛崃山东南段,西南止于锦屏山、白灵山东坡。地理位置为北纬32o30′ 以南,东经101°40′以东,为全国乌桕分布的西北沿。  垂直分布范围,在东部盆地为海拔80-900m,在川西南山地为海拔1000-1800m。四川的集中分布区是在长江及其支流的河谷地带,其中以长江河谷巫山-万县段,乌江流域涪陵-酉阳段,金沙江河谷宜宾-雷波段,岷江流域的宜宾-仁寿段最为集中。这些地段中的巫山、酉阳、彭水、黔江、屏山、犍为、古蔺、荣县、仁寿、井研等10县,桕籽产量占全省总产量的57.2%,是全省乌桕的主要栽培地区。主要分布于中国黄河以南各省区,北达陕西、甘肃。日本、越南、印度也有;此外,欧洲、美洲和非洲亦有栽培。

生长习性

  喜光,耐寒性不强,年平均温度15℃以上,年降雨量750mm以上地区都可生长。对土壤适应性较强,沿河两岸冲积土、平原水稻土,低山丘陵粘质红壤、山地红黄壤都能生长。以深厚湿润肥沃的冲积土生长最好。土壤水分条件好生长旺盛。能耐短期积水,亦耐旱,含盐量在0.3%以正气。寿命较长。

栽培技术

·苗木培育

  乌桕的繁殖以播种为主,优良品种用嫁接法繁殖。因其种子外被蜡质,播种前要进行去蜡处理,否则影响种子吸水、发芽。
乌桕果
乌桕果
用草木灰温水浸种或用食用碱揉搓种子,再用温水清洗,可去除蜡质。春播宜在2至3月进行,条播,条距25厘米,每亩播种 7公斤左右,播种后25至30天可发芽。幼苗高12至15厘米时须间苗,保留苗木株距8厘米左右,每亩留苗8000至10000株。间下的苗木可摘叶(顶端留3片叶子)移植。6月上旬后苗木进入速生阶段,这时要及时除草、松土和施肥,每月追肥1至2次,每次亩施硫酸铵等化肥5公斤左右或薄施人粪尿,9月后要停止施氮肥增施肥,以防长秋稍,引起冻害。1年生苗高可达60至100厘米,地径0.7至1.2厘米。嫁接以一年生实生苗做砧木,选取优良品种母树上生长健壮、树冠中上部的1至2年生枝条做接穗,2至4月间用切腹接法,成活率可达85%以上。乌桕侧枝生长强于顶枝,故不易形成直立树干,在育苗过程中及时抹除侧芽,注意保护顶芽,并增施肥料,可获得符合园林绿化要求的树干通直苗木。

·栽植技术

  一般用播种法,优良品种用嫁接法。也可用埋根法繁殖。乌桕移栽宜在萌芽前春暖时进行,如果苗木较大,最好带土球移栽。栽后2、3年内要注意抚育管理工作。虫害主要有樗蚕、刺蛾、大蓑蛾等幼虫吃树叶和嫩枝,要注意及时防治。  乌桕树苗在苗圃培育3至4年,一米高处直径达6厘米左右可出圃用于园林绿化,规格不可太小,否则难以产生较好的景观效果。乌桕的移栽宜在春季(3至4月)进行,萌芽前和萌芽后都可栽植,但在实践中萌芽时移栽的成活率相对于萌芽前、后移栽要低。移栽时须带土球,土球直径35至50厘米。因城市中土壤条件较差,栽植时要坚持大塘浅栽,挖1米×1米×1米的大塘,清除塘内建筑碴土等杂物,在塘底部施入腐熟的有机肥,回填入好土,再放入苗木,栽植深度掌握在表层覆土距苗木根际处5至10厘米。栽后上好支撑架,再浇一次透水,三天后再浇一次水,以后视天气情况和土壤墒情确定浇水次数一般 10天左右浇一次水。乌桕喜水喜肥,生长期如遇干旱,就要及时浇水,否则生长不良。

·果实采收

  乌桕的果实大多在10月下旬至11月下旬成熟。成熟的特征:果壳脱落,露出洁白的种子。果壳脱落即为采收期。采收时应将果穗连同结果枝上部一起剪下,仅留果枝基部一段作为明年的结果母枝,既可保证每个结果母枝来年能发出一定数量的结果枝,又不会使结果枝生长过旺或过弱,使每个结果枝都能正常结果。乌桕结果枝以中庸、组织充实的结果最好;生长太旺易生 “夏枝”,结果不多且发育不良,而生长太弱则结果少,且易落果。采收时截枝强度应根据树龄、树势、树冠部位及结果枝不同粗度,掌握弱枝强剪、幼壮树弱剪、老树强剪、树冠外围强剪、下部及内部强剪的原则进行。如是不结果的成年树,对其枝条也应适当修剪,以促进结果。

·虫害防治

  危害乌桕的虫害有樗蚕、刺蛾柳兰叶甲、大蓑蛾等。如有发生,可用20%除虫脲8000倍液、0.5%蔬果净(楝素)乳油600倍液、Bt乳剂50倍液或灭幼脲3号悬浮剂2000至2500倍液喷洒防治。发生大蓑蛾,可用人工摘除结合剪枝的方法防治。

历史文化

  乌桕,以乌喜食而得名。宋代林和清诗:“巾子峰头乌桕树,微霜未落已先红。”俗名木梓树,五月开细黄白花。深秋,叶子由绿变紫、变红。叶落籽出,露出串串“珍珠”,这就是木籽。籽实初青,成熟时变黑,外壳自行炸裂剥落,露出葡萄大、白色籽实、罗田、英山的品种主要有“大铜锤”、“葡萄桕”和“鹰爪桕”三类。大铜锤和葡萄桕穗聚、子大,外表蜡质层厚,为嫁接良种。鹰爪桕穗散而壳层薄。罗田天堂、圣人堂的乌桕标木曾运往法国巴黎展览。

药用价值

 
乌桕籽
乌桕籽
 别名:乌桖、桊子树、桕树、木蜡树、木油树、木梓树、虹树、蜡烛树、达周亮(瑶族药名)  来源:该品为大戟科植物乌桕属植物乌桕Sapium sebiferum (L.) Roxb,以根皮、树皮、叶入药。根皮及树皮四季可采,切片晒干;叶多鲜用。  性味归经:苦,微温。入肺、脾、肾、大肠经。有小毒。该物种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其毒性为木材、乳汁、叶及果实均有毒。中毒报道较多,食人中毒,出现腹痛、腹泻、腹鸣、头昏、四肢及口唇麻木、耳鸣、心慌、面色苍白、四肢厥冷等症状。接触乳汁可引起刺激、糜烂。叶可作农药及杀虫用。  功能主治:杀虫,解毒,利尿,通便。用于血吸虫病,肝硬化腹水,大小便不利,毒蛇咬伤;外用治疔疮,鸡眼,乳腺炎,跌打损伤,湿疹,皮炎。

经济价值

·主要用途

  木材白色,坚硬,纹理细致,用途广。叶为黑色染料,可染衣物。根皮治毒蛇咬伤。白色之蜡质层(假种皮)溶解后可制肥皂、蜡烛;种子油适于涂料,可涂油纸、油伞等。

·园林布景

  乌桕树冠整齐,叶形秀丽,秋叶经霜时如火如荼,十分美观,有“乌桕赤于枫,园林二月中”之赞名。若与亭廊、花墙、山石等相配,也甚协调。冬日白色地乌桕子挂满枝头,经久不凋,也颇美观。可孤植、丛植于草坪和湖畔、池边,在园林绿化中可栽作护堤树、庭荫树及行道树。在城市园林中,乌桕可作行道树,可栽植于道路景观带,也可栽植于广场、公园、庭院中,或成片栽植于景区、森林公园中,能产生良好的造景效果。

中国乌桕“移民”美国成入侵植

  众所周知“一枝黄花”是国外来的入侵植物,很少有人知道湖北人司空见惯的乌桕树到了国外也成了入侵植物,甚至从中国引进天敌昆虫都无法对付。同样一种树,为何换了个环境就泛滥成灾了呢?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经过研究揭开了谜底,并据此破解了一个国际难题。这些研究成果近日发表在英美的国际权威生态学期刊上。

·中国乌桕树在美国泛滥成灾

  乌桕是中国历史悠久的“土特产”,北魏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就有记载,民间俗称木梓树、油梓树,可用作制造蜡烛、
红乌桕
红乌桕
肥皂、生物柴油。乌桕还是观赏植物,深秋时节红叶鲜艳夺目,陆游就曾写下“乌桕赤于枫”的诗句。乌桕集中分布地在湖北大悟,有300多万株,被该县定为县树。罗田天堂寨一带的乌桕则被誉为“天堂红叶”,让无数摄友心向往之。秋天三峡漫山红叶,很大一部分也是乌桕(如图),令游客为之陶醉。  然而,在美国,乌桕便没有这般“好命” 了。200多年前乌桕被引入美国,从此开始大量繁殖,将向日葵、须芒草、长叶松等“原住民”纷纷赶走,最终鸠占鹊巢改变了美国东海岸的生态,将大片草原变成了森林,导致了生物多样性降低,被国际民间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列入美国十大“入侵植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也将乌桕列入全球百种破坏性最强的外来植物。美国人试过砍伐、火烧、施用除草剂来阻止乌桕蔓延,防治效果不佳。

·从中国引进“天敌”也克制不了

  近年来,美国人将目光转向生物防治,从乌桕“老家”中国引进了专吃乌桕的昆虫,防治效果依然不佳。  生物防治理论被认为是控制外来物种泛滥的最佳方法,然而,从原产地引入“天敌”对付入侵植物,成功率一直不到40%。更多的情况下,引进的“天敌”繁衍得比原产地还好,对入侵植物的抑制效果却低于原产地。美国乌桕遭遇的便是这个“天敌失效”的国际难题。  为了揭开谜底,2008年3月起,在中科院研究员丁建清的指导下,武汉植物园入侵生物学实验室博士生黄伟和王毅开始做一项实验:在中国乌桕和美国乌桕上分别释放同等数量的乌桕天敌——乌桕卷象。三个月后检测发现,美国乌桕上的卷象数量明显比中国乌桕要多,但美国乌桕长得却比中国乌桕更茂盛——美国乌桕抵抗力更差了,生长力却更强了,“天敌失效”的事实得到实验证实。

·美国乌桕成分已经发生了变化

  研究者通过对乌桕成分的分析发现,和中国乌桕相比,美国乌桕中的丹宁——一种具有涩味的成分——含量变低了,昆虫吃起来不那么苦,所以它们对天敌的“抵抗力”变差了;而碳水化合物与蛋白质——可以视为“营养素”——比值却变高了,被啃食后可以更快地长出新的枝叶,以至于“老天敌”卷象已经对付不了它们了。“天敌失效”的谜底就此揭开——树木的成分发生了变化。“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现代科研成果再次诠释了中国这句古话。黄伟解释说:“乌桕‘移民’后由于摆脱了天敌,在新的环境里进化了,把更多的‘注意力’从防御天敌转到了生长繁殖上,生存能力提高了,原来的天敌再来‘克制’它们反而没用了。”  这一研究成果首次解释了很多针对入侵植物的生物防治项目失败的原因,为未来的生物防治工作提供了参考。“寻找入侵物种的天敌,必须考虑到该物种在新环境中的变化这一因素。”王毅说。这些研究成果近日先后发表在英国《生态学杂志》和美国《应用生态学》两份国际权威生态学期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