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

  在英国,“爵士”是对骑士的正确称呼,地位在贵族之下,爵位非世袭。一般而言,要取得“爵士”头衔,必须为英国公民,而且要获授一项爵级骑士勋章(例如胡应湘爵士,KCMG);下级勋位爵士(Knight Bachelor)也可使用“爵士”头衔,但它并非骑士勋章的一种。
  在英文文法,“Sir”须列在受勋人士姓名之前(如:Sir Run Run Shaw和Sir Isaac Newton),或名之前(Sir Run Run和Sir Isaac),但却绝不可列於姓氏之前(即Sir Shaw和Sir Newton)。可是在中文文法上,情况则恰恰相反,一如“李先生”或“李大文先生”般的称谓,“爵士”头衔亦须列在受勋人士姓名以后(如:邵逸夫爵士和艾萨克·牛顿爵士),姓氏以后(邵爵士和牛顿爵士),但偶尔也可以列于名以后(即逸夫爵士和艾萨克爵士)。
  另外,爵士的妻子可得“夫人”(Lady)头衔,或明确称为“爵士夫人”。依中文文法,“夫人”须列于丈夫的姓氏之后(例如:尤德夫人或尤德爵士夫人),而英文则把尊称冠于夫婿姓氏之前(例如:Lady Youde)。
  女性受勋为“爵士”,其相对的敬称则是“女爵士”(Dame),但女爵士的夫婿却不可凭妻子获取任何敬称。
  根据英国的爵位,若果受勋人士并非英国或英联邦国家公民,该名受勋人士只可归纳为“名誉爵位”,不可使用上述的头衔。例如,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在2002年获授予KBE勋衔,但由于他本身是美国公民,所以爵位属名誉性质,不可称为“鲁迪·朱利安尼爵士,KBE”,而只能称作“鲁迪·朱利安尼,KBE”。至于拥有双重国籍身分的人士,若果同时是某一英联邦成员国的公民,而该成员国又奉英国君主为元首,通常可使用上述的头衔,但实际情况却因地和因人而异,例如在2000年获颁KBE勋衔的商人李嘉诚,全名应作“李嘉诚爵士,GBM,KBE,JP”,但他以“为人低调,从不标榜名衔”为理由,没有使用“爵士”头衔。
  对于一些受勋时是英国公民,又或者受勋时是奉英国君主为元首的英联邦成员国的公民,假如他们受勋为“爵士”后放弃那些国籍,他们将仍有权力使用“爵士”头衔。以钟士元爵士和李国宝爵士为例,他们皆因为要加入行政会议而先后放弃了英国国籍,但是他们仍能使用“爵士”头衔。曾荫权亦曾于1997年6月30日获KBE勋衔,后来虽然加入特区政府,甚至出任特首,但他仍可以称作“曾荫权爵士,GBM,KBE,JP”,其“爵士”头衔仍然生效。不过他在香港主权移交后,以“爵士”头衔不适合政务司司长的身份,故没有再称呼自己为“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