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雨果

维克多•雨果
维克多•雨果
《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
《笑面人》
《笑面人》
《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
  克洛德是宗教信仰的牺牲品。他本性并不坏,刻苦做学问,献身宗教事业,抚养弃儿。问题在于宗教的禁欲要求与他作为肉体人的实际本性相冲突。在这种冲突中,自然本性冲破了一切人为的压抑,以非理性的形式表现了出来,毁灭了他,使他失去了理智,从一个受人尊敬的副主教变成了一个疯狂的追逐者,一旦追逐不成,便软硬兼施,心狠手毒,置对方于死地,成为一个可伯的魔鬼。
    
  小说运用了巧合、夸张和神秘怪诞的手法以造成离奇强烈的艺术效果。伽西莫多独劫法场,老鼠洞母女相逢,停尸场尸骨结婚,神秘的字母和刻字,都对读者有特别的吸引力。
 
  浪漫主义文学思潮在欧美流行的时间虽然不长,总共不过五、六十年,但是它的影响却非常深远。
 
  首先,由于浪漫主义文学一开始可以反传统的面貌出现,因此它开创了欧美文学史上的一个新纪元。浪漫主义反对古典主义传统,把文学创作引上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因为至此以后,西方文学不再以模仿“经典”为已任,而更注重理想与创新;不再以“理性”为鹄的,而更注重个人感情的流露;不再强调艺术形式的均衡适度,而更重视艺术效果的体现。换言之,浪漫主义的“反传统”精神不仅是现代西方文学艺术创作中的主要精神原则,甚至已成了一种“新传统”。
 
  其次,由于浪漫主义实际上是一种新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在文学艺术领域的表现,因此这种文学很容易越出欧美文化区域而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影响。譬如,中国和日本之所以会在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靠传统文学而迎来“新文学”或者“现代文学”,除了其他种种原因,在理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受到了西方浪漫主义文学的巨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