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

太湖卫星云图
太湖卫星云图
 
 太湖,位于江苏、浙江两省交界处,长江三角洲的南部。她是中国东部近海区域最大的湖泊,也是中国的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多年来随着湖面缩减已退为第三大湖),是中国著名的风景名胜区。

简介

  太湖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多年来随着湖面缩减已退为我国第三大淡水湖 ,鄱阳湖由原来的第二上升为第一,太湖由原来的第三上升为第二),在江苏省南部,浙江省北部,太湖南岸的湖州市是唯一一个因太湖而得名的城市。古称震泽、具区、笠泽、五湖。历史上太湖水域基本属苏州所辖,今三分之二水域在苏州行政区划之内。过去认为太湖是由长江、钱塘江下游泥沙封淤古海湾而成,有一种说法是近一万年前陨石撞击形成的湖荡区,产生了太湖、阳澄湖、淀山湖、金鸡湖、独墅湖、汾湖等众多湖荡,天体猛烈撞击而产生了一次较强大的地震等破坏,故古人称太湖为震泽。正常水位3公尺时湖面积2,25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94公尺,蓄水27.2亿立方公尺。主要水源有二︰一为来自浙江省天目山的苕溪,在湖州市以下分为70多条漊港注入;另一来自江苏宜溧山地北麓的荆溪,分由太浦、百渎等60多条港渎入湖。太湖水由北东两面70多条河港下泄长江,以娄江(下游称浏河)、吴淞江(下游称苏州河)、黄浦江为主(“三江”)。黄浦江为最大洩水河道,约占总出水量的80%。其馀诸河港流量较小,每因海潮顶托或江水上涨而倒流。
  整个太湖水系共有大小湖泊180多个,连同进出湖泊的大小河道组成一个密如蛛网的水系。对航运、灌溉和调节河湖水位都十分有利。江南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组成部分,它自镇江谏壁口引长江水南流,穿过太湖水系众多的河流和湖荡,吞吐江湖,调节水量,成为这个水网的重要干流。湖中现存岛屿40多个,以西洞庭山最大。东岸、北岸有洞庭东山、灵岩山、惠山、马迹山等低丘,山水相连,风景秀丽,为著名游览区。沿湖丘陵和湖中岛山盛产茶叶、桑蚕以及亚热带果品杨梅枇杷板栗柑橘等。太湖平原旧河网大都河道浅窄多曲、排灌系统紊乱,洪渍仍是潜在威胁。现已进行统一规划,禁止盲目围垦,并整修河道,增加排洪能力,提高引灌效益。

太湖——景区介绍

  太湖,古称“震泽”,又名“笠泽”,位于富饶的沪、宁、杭三角地中心,是长江和钱塘江下游泥沙淤塞了古海湾而成的湖泊。湖区在江苏省境内,南接浙江省。太湖主要水源有二:一为来自浙江省天目山的苕溪,在湖州市以下分为70多条漊港注入;另一来自江苏宜溧山地北麓的荆溪,分由太浦、百渎等60多条港渎入湖。太湖水由北东两面70多条河港下泄长江,以娄江(下游称浏河)、吴淞
太湖
太湖
江(下游称苏州河)、黄浦江为主(“三江”)。黄浦江为最大洩水河道,约占总出水量的80%。其余诸河港流量较小,每因海潮顶托或江水上涨而倒流。
  整个太湖水系共有大小湖泊180多个,连同进出湖泊的大小河道组成一个密如蛛网的水系。对航运、灌溉和调节河湖水位都十分有利。太湖周围群星捧月一般分布着淀泖湖群、阳澄湖群、洮滆湖群等。纵横交织的江、河、溪、渎,把太湖与周围的大小湖荡串连起来,形成了极富特色的江南水乡。
  太湖号称“三万六千顷,周围八百里”,但它的实际面积受到泥沙淤积和人为围湖造田等因素的影响,在形成以后多有变化。今天的太湖,北临无锡,南濒湖州,西接宜兴,东邻苏州,水域面积约为2250平方千米。
  太湖流域面积虽然小于鄱阳湖和洞庭湖,但这里气候温和,特产丰饶,自古以来就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太湖水产丰富,盛产鱼虾,素有“太湖八百里,鱼虾捉不尽”的说法。  
  太湖中有大小岛屿48个,以西洞庭山最大,东岸、北岸有洞庭东山、灵岩山、惠山、马迹山等低丘,连同沿湖的山峰和半岛,号称七十二峰,构成了一幅山外有山,湖中有湖,山重水复,山环水抱的天然图画。沿湖各处,或山水交融,百态千姿;或园林典雅,诗情浓郁;或钟乳瑰丽,沿天奇异;或小桥流水,碧草繁花,无不透着一股精巧玲珑的秀气、灵气,形成了闻名中外的太湖风景区。

太湖——生态特征

  太湖富营养化明显,营养过剩,20世纪80年代末主要污染物总磷、总氮属严重超标,局部汞化物和COD含量超标;年最高水温出现在7、8月,年最低水温出现在12月下旬~2月上旬,历年最高水温达38℃,最低水温0℃,水温年变幅介于29.5—38.0℃之间,历年平均变幅34℃左右,历年平均水温为17.1℃,太湖历年平均水温较陆上气温高1.3℃且二者月平均值年过程相应、最高、最低值分别出现在7、8月份和1月份,历年各月平均水温均高于气温;太湖现有鱼类106种,隶属15目24科,其中以鲤科鱼类为主,共有54种。

太湖 ——形态描述

太湖
太湖
  太湖为太湖流域第一大湖,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又是长江中下游五大淡水湖之一。湖面形态如向西突出的新月。湖岸形态,南岸为典型的圆弧形岸线,东北岸曲折多湾,湖岬、湖荡相间分布,以湖岸计算的湖泊面积2427.8平方公里。太湖中现有51个岛屿,总面积89.7平方公里。因此太湖实际水面面积为2338.1平方公里,湖岸线总线405公里。平均水深1.89米,从湖底地形可见湖盆的地势是由东向西倾斜,湖盆形态呈浅碟形。
  太湖古称“震泽”、“具区”,又名“五湖”、“笠泽”,是古代滨海湖的遗迹,位于江苏和浙江两省的交界处,长江三角洲的南部。大约在100万年前,太湖还是一个大海湾,后来逐渐与海隔绝,转入湖水淡化的过程,变成了内陆湖泊。
  太湖是平原水网区的大型浅水湖泊,湖区号称有48岛、72峰,湖光山色,相映生辉,其有不带雕琢的自然美,有“太湖天下秀”之称。无锡山水、苏州园林、洞庭东山和西山、宜兴洞天世界都是太湖地区的著名旅游胜地。
  太湖地处江南水网的中心,河网调蓄量大,水位比较稳定,利于灌溉和航运。太湖流域总面积36500km2,人口3400万,以不到全国0.4%的国土面积创造着约占中国1/8的国民生产总值,城市化水平居全国之首,乡镇工业发达,粮食产量占全国的3%,淡水鱼业产值也占有较高比重。太湖平原气候温和湿润,水网稠密,土壤肥沃,是中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和三大桑蚕基地之一,素以“鱼米之乡”而闻名。
  太湖位于富饶的上海、南京、杭州三角区域中心,是长江和钱塘江下游泥沙淤塞了古海湾而成的湖泊。周围则群星捧月一般分布着淀泖湖群、阳澄湖群、洮滆湖群等。纵横交织的江、河、溪、渎,把太湖与周围的大小湖荡串连起来,形成了极富特色的江南水乡。
  太湖号称“三万六千顷,周围八百里”,但它的实际面积受到泥沙淤积和人为围湖造田等因素的影响,在形成以后多有变化。今天的太湖,北临无锡,南濒湖州,西接宜兴,东邻苏州,太湖水域面积约为3159平方千米。
  太湖流域气候温和,特产丰饶,自古以来就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太湖水产丰富,盛产鱼虾,素有“太湖八百里,鱼虾捉不尽”的说法。 1982年,太湖以江苏太湖风景名胜区的名义,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名单。

太湖 ——形成和演化

  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王鹤年、谢志东、钱汉东三名教授找到了太湖属陨石冲击成因的关键性证据,并在2009年第4期《高校地质学报》发表了这项研究成果。此项发现有望解开困扰学术界数十年之久的谜题。 太湖的形成和演化一直是中外学者关注和争论的焦点。学术界长期存在着泻湖说、堰塞湖说、构造沉降说和火山说等多种假说。近年来,太湖西南侧的圆弧地貌特征引起了国内外学者对“陨石冲击坑成因说”的关注及争议。
  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的学者们就对太湖冲击坑问题进行过研究和探索。1993年,王尔康教授等在太湖厥山岛发现震裂锥,并于2001年报道了太湖诸岛砂岩石英中成“人”字形的微裂隙,提出其可能是冲击压力卸载的产物。此后的10多年间,虽然专家们在太湖及其周边地区岩石中找到了石英微裂隙及变形纹等重要证据,但因为这些变形特征存在多解性,太湖冲击成因的假说仍难得到证实,太湖形成之谜的破解工作处于停滞状态。
  2003年10月,太湖周边湖泊——石湖开始了排水清淤工程,当地陨石爱好者王金来和王家超在石湖沉积的淤泥中发现了一些含铁质的石棍,带孔似炼铁的炉渣,还有一些形状似人或动物的石头,他们怀疑是“天外来客”陨石,于是不断请教苏州、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的多位专家学者,探索究竟。由于这些石头奇特,众说纷纭,难以定论。
   2008年初,王金来和王家超找到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陨石专家王鹤年教授,由王鹤年、谢志东、钱汉东等多名南大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对这些奇石展开了深入研究,并组织了多次太湖及其周边地区的实地考察。经过近两年的不懈努力,终于证明这些“奇石”是太湖冲击坑的溅射物。
   太湖冲击坑溅射物的发现为太湖系陨石冲击坑的论断提供了确实的证据,结合近20年来有关学者对太湖研究已得的证据和数据,可以确证太湖属陨石冲击坑成因。据悉,随着课题组对太湖冲击坑的构造特征及冲击坑形成机制(彗星爆炸或陨石冲击)研究的深入,太湖冲击坑的真实面貌将更清晰地展示,也将对揭示太湖美丽景观的形成和太湖流域史前文化的演化与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太湖 ——景区文化

·春节

        太湖农历元旦(正月初一)为春节,是新年,亦是新春的开始,是全体炎黄子孙最重大的传统节日。无锡人民极重视新春佳节,年初一清早开门第一件事是放开门爆仗,取“开门迎春,指日高升”之意。按规矩是连放3只爆仗,称作“三爆六响,五谷丰登”。也有放2只一对的,称作“双爆双响,人财两旺”。放过爆仗,便要在家中堂屋里焚香点烛,祭天地,拜祖宗。然后是小辈向长辈拜年,长辈给小孩发压岁钱,意思是压邪、压灾。正月初一,人们大多穿上新衣,邻里亲友见面互相祝福,说上几句大吉大利的客气话。
      无锡民间有个旧俗,正月初一晚上家家户户要早早上床睡觉,并且不点灯火,告诉家中小孩,说是看老鼠做亲。相传从前无锡九里桥地方,有个大户人家,家中人了不多,有座旧楼无人居住,关锁已久。一日夜间,忽闻楼内飘出鼓乐声,家人偷偷窥看,只见楼内堂屋里有数百个小人,高不到1尺,正在吹吹打打,像嫁女的样子。傧相走在前面,嫁妆十分丰盛。隔天夜里,果然见到新娘的花轿和娶亲场面。原来那些小人都是偷吃了仙草的老鼠变的。大人们向小孩在春节里讲这个故事,引起孩子们的无穷兴趣,所以晚上早早上床熄灯,想看老鼠做亲。

·接路神

  太湖正月初五,无锡有接路头神的风俗。据说这一天是路头神的生日,路头神又称五路神,古时祭为行神,以求利达。后来民间误作财神,因为迎合了一般百姓的求富心态,所以也就以讹传讹,变为与万民同乐的财神爷。
  接路头也就是抢财神,初五凌晨,各家就迫不及待地鸣锣放爆竹,陈设祭品,争先抢迎。接路头的祭祀照规矩要布置在门首左侧地上,但一般百姓也就家中供桌上供祭财神。上陈祭品外,还要放置算盘、银锭、天平诸物,放一柄小刀,上撮食盐,谐音为“现到手”,即现钱到手,财运亨通之意。这天家家户户还要食用元宝糕制成的汤,以讨口彩。元宝糕状似元宝,加黄糖制成的为“金元宝”,加白糖制成的为“银元宝”。老百姓对接路头寄予深切的期望,民谚有“接接路头,吃着勿愁”,“请请财神,多粮多银”,“请请路头,赚钱用斗”等等,所以发展到后来唯恐接得晚,路头财神被人抢去,竟然抢在初四晚上就祭供路头神,对于这种近乎疯狂的“抢路头”心态,有首古诗刻划得惟妙惟肖:“五日财源五日求,一年心愿一时酬。提防别处迎神早,隔夜匆匆抢路头。”更有甚者,乡里农民在正月初四就抢先到自家田里去“加田财”,拿着铁耙在农田四角坌开一块土,好请财神同时在田里加财,使稻麦丰收。
  清朝无锡城中小娄巷有座金胜神庙,正月初五商人们都要齐集庙中祭拜财神,祈求发财。初五一过,店肆便又恢复开张营业。

·泰伯生日

  泰伯即吴太伯,相传正月初九是泰伯生日。泰伯三让王位,奔无锡梅里创建吴国,开创吴文化。人们为了纪念泰伯造福江南的业绩,在无锡梅里(今梅村)建有泰伯庙,每年正月初九泰伯生日,设有梅里泰伯庙会。这是无锡一年中的第一个庙会,城乡百姓到此朝拜,盛况空前,历年不衰。人们怀着虔敬的心情,祈望得到泰伯的庇护,所以乡间流传有“正月初九拜泰伯,稻谷多收一二百”的民谣。
        太湖正月十五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宵节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民间对它的重视不亚于春节。元宵节的准备一般从正月十三就开始做起,各家自扎花灯。花灯的形状千姿百态,包括花草、动物等各种造型都有,材料采用竹丝、彩纸和绸布。一般家中灶前要挂荷花灯,以示对灶神的敬意。屋檐门前则挂各式彩灯,常见的有宫灯,龙灯、凤灯,兔子灯、鲤鱼灯、走马灯等。
  元宵晚上无锡城内城外百姓有两个好去处。一是到锡山顶上眺望无锡城中的万家灯火。古时无路灯,城中夜晚漆黑一团,一年中唯有元宵节之夜是张灯结彩,城内外灯火一片。据史载,明代无锡城中元宵节灯火极盛,到清代雍正以后,民力日贫,10户中只有3户在宅前点灯,燃放火树银花的更少,百家中仅有一、二家而已。锡山顶上的龙光塔在元宵节也悬挂彩灯,入夜点亮灯火,宛若珍珠宝塔。
  另一个好去处是城中崇安寺,这里灯市最盛,人头济济,彻夜不休。周围店铺民宅彩灯高挂,游人手提各式花灯,敲锣打鼓,汇集在此闹元宵。有互相赛灯的,有比爆仗响声高低的,也有表演各种杂耍、戏曲供游人观赏的。崇安寺的闹元宵除了狂风大雨,否则照例是通宵狂欢,官府不禁。清代有词《上元灯》记其盛况:“上元佳节,锦瑟鸾笙销永夜。”城中还有青壮年组成的龙灯队,边游行边舞龙,一直到南门外。各处乡镇也都有本地龙灯表演。一些市民还以纸糊成大头娃娃,上街自娱,俗称跳大头。元宵之夜妇女也可结伴出游观灯,名为走三桥,民间有“走过三桥,谷满三廒”之说。无锡地区闹元宵的活动,一般要持续到正月十八至二十才落灯结束。

·斋春牛

  斋春牛又叫斋牛宫,时间在农历二月初一。一年四季,耕牛最怕春寒,无锡俗话有“春寒冻死老牛精”之说。耕牛是农家宝,所以农民一到冬天就为耕牛准备好过冬的保暖牛圈,到农历二月,就要添精料喂牛,备香烛斋牛,以利耕牛安全度过春寒。斋春牛是农家的重要节俗,斋时郑重其事,在牛圈内供三官菩萨神像、春牛图,点燃香烛,自户主至家人、放牛娃、雇工等都要行三叩首礼,祈祷耕牛安度春寒,膘肥体壮。祭毕,中午要请放牛娃或犁把手一起吃斋宫酒。

·田公田婆生日

  农历二月初二是田公田婆的生日,无锡乡村农家在这天要准备好酒浆,到土地庙行祭,其原因是自农历二月起,田事将逐渐忙起来了,祈求得到土地神的保佑,祝愿农事兴旺。无锡胡埭乡二月初二有土地庙会。

·北塘看香灯

  太湖明代无锡有一风俗,农历二月中旬夜晚到北塘看香灯。北塘香灯的来历,是明成祖朱棣即位后,在湖北武当山大造道观,当时松江、苏州两府各县乡民逐渐形成到武当山朝山进香的习俗。这两地的进香船要于农历二月中旬在无锡北塘黄埠墩一带集合,然后一起出发。所以每年一到此时,北塘沿运河两岸便有数以百计的进香船开来,锣鼓一响,便停泊下来。然后悬香灯为记,挂在船桅上。所挂香灯以进香人数为准,每一个进香人,都要悬一盏香灯,船上有多少人,就要挂多少香灯。香灯形状为四方形、八角形等,在船桅自上而下,挂得琳琅满目。一入夜,灯光入水,灯灯相映,如火树银花,枝枝朵朵,上下一色。无锡城内城外看香灯的人群,也都是乘船而至,并且看灯船上也悬挂各色彩灯。香船有数百,看灯船则有上千,于是北塘运河上人声如沸,水面上香烟缭绕,一片火光。进香船里的诵经声与看灯船上的箫管清吹歌妓慢唱之音汇成一起,恍若天上仙境。自明末起,因楚地多事不靖,松江、苏州各县到武当进香者渐少,至清代时,北塘已绝少见到香灯船了。

·斋犁

无锡乡俗农历三月初一斋犁。犁是古代农家的主要生产工具,因造价高,性能好,作 用重要,所以农民把它看得十分珍贵。凡家中养有耕牛的农户,把它视同耕牛一样神圣;没有耕牛的贫困农户,则靠人力推拉,以犁耕田,更是把犁视为命根子。在春耕开始前,斋犁是农家不能省略的礼节。三月初一这天,农民要备好香烛、菜肴斋犁。先把经过整修,揩洗干净的犁头包上红布,柄上扎红绣球装饰好,再在犁柄两边贴上“一犁万利,大吉大利”的红纸对联,然后供在堂屋中央,如果家中实在狭小局促,也可把犁供在屋前晒场上。三叩首行过斋礼后,就吃顿斋犁酒,准备春耕农事了。

太湖 ——污染研究

  蓝澡水样检测表明太湖农业污染情况严重,有研究认为,排放入太湖中的氮污染总量的50%以及磷污染 总量的48%都是由化肥流失引起,而且多数源自太湖西部上游的农田区域。 虽然太湖周边被列为测土配方施肥的重点实施区域,但是在水样检测结果说明,化肥流失造成的农业污染仍旧在威胁着太湖,大量的氮、磷污染物仍然被源源不断地输入太湖。2008 年,太湖仍旧未能摆脱蓝
太湖
太湖
藻爆发的困扰,而且爆发的比往年要更早一些,在4 月份就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蓝藻聚集。几次采样期间,看到的蓝藻爆发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江苏省在2008 年9 月宣布太湖安全度夏,但是相关专家表示安全度夏并不代表太湖2008 年没有出现蓝藻,更不代表太湖污染和富营养化得到缓减,事实上2008年太湖中出现的蓝藻并不一定比2007 年少,并且未来数年太湖年年都可能出现较大数量的蓝藻。

太湖 ——治理不足与调整

  这些年太湖的治理使太湖水质局部有所改善,但是这个改善的指标主要是COD,氮磷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2006年,太湖湖心区平均氮磷的含量分别比1996年增加了2倍和1.5倍。2007年5月以来,太湖大部分水域藻类叶绿素的含量局部地区  高达每升230多微克,这就为藻类生长提供了一个最为基础的物质条件,太湖呈全湖性的富营养化趋势。所以,它的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是同时影响的。  
     针对太湖蓝藻暴发的情况,国家环保总局和江苏省政府、无锡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共同商量了应对蓝藻暴发的应急方案,一是启动补水的机制,从长江向太湖进行补水;二是实施化片分工,对蓝藻实施全面打捞;三是加强对涉及排磷、排氮的监督管理工作,全面排查涉及排放磷、氮的企业,对太湖流域今后所有排放磷氮这样的污染企业停止审批;四是鉴于无锡今年的水华暴发和今后一个时期还将会存在蓝藻暴发的实际情况,要求地方政府要制定蓝藻暴发的应急预案;五是根据国外治理蓝藻的经验,研究为太湖流域购买捞藻船,从太湖流域发生蓝藻开始就进行打捞,以减轻蓝藻暴发的危害。

太湖——防治

  国家在《太湖流域水污染防治“九五”计划及2010年规划》中提出“三阶段”治理目标:
  1、确保1998年底全流域工业、生活污水达标排放;
  2、2000年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和出入湖主要河流水质达到地面水三类水质标准,太湖水体变清;
  3、2010年基本解决太湖富营养化问题,湖区生态系统转向良性循环。
  农业污染是太湖蓝藻爆发的主要原因
  2007年10月,无锡太湖十八湾附近的蓝藻收集点。2009年8月7日至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来到无锡、南通就太湖治理、苏南经济转型、江苏沿海经济带发展等进行调研。温家宝总理指出:太湖治理举国关注,而且太湖治理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要坚持不懈抓下去,加大力度,加快进度,从根本上把太湖治理好。
  新闻报道中还引用了当地的工作人员的汇报情况,说江苏沿湖地区关闭小化工厂3000多家并新建1000多个农村生活污水生态精华处理设施,这些措施使得太湖蓝藻发生次数和面积减少。这个汇报提到的治理措施固然是好的,而且效果也是有的,但笔者认为,这些方法还并不能按照温总理强调的“从根本上”把太湖治理好,原因在于:这些措施忽视了农业面源污染,因此还尚未切中太湖蓝藻的要害。
  饱受蓝藻之扰的太湖、巢湖和滇池周边的居民都知道,农业面源污染是造成蓝藻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温度升高则是导致蓝藻爆发的重要诱因。中国的化肥施用量是全世界最高的,但其中真正能被农作物吸收的仅三成,也即近七成的化肥随地表径流进入水体,成为蓝藻生长所需的养分。有研究认为,排放入太湖中的氮污染总量的50%,以及磷污染总量的48%,都是由化肥流失引起,而且多数源自太湖西部上游的农田区域。在太湖周边的无锡、常州、苏州等地,单位面积的化肥施用量达到每公顷500公斤以上,远远超出世界公认的225公斤/公顷的上限。
  因此,蓝藻的根本病因,是目前严重依赖化肥和农药的化学农业耕作方式。由于在原材料、能源和运输方面的补贴使得化肥价格过低,更鼓励了农业对于化肥的依赖,从而埋下了蓝藻爆发的病根,最后政府不得不投入过千亿元来进行治理。因此,这就像是孩子的病是因为摄入过多的激素造成,但母亲一边花大价钱做四处投医,一边却继续不断给孩子喂含激素的食品。
  要改变这种局面,最迫切的是先断掉激素,让孩子能从自然丰富的不同食物里摄取需要的营养。对付蓝藻,迫切的需要是从根本上扭转我国农业目前对化肥和农药的过度依赖,让庄稼在生态健康的环境中茁壮,让土壤和湖泊等自然环境得以休养生息。生态农业生产方式提倡农业有机物质的高效循环利用,如建设沼气池,将牲畜粪便和秸秆等用于产生沼气、生产有机肥,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人工合成化肥和农药的依赖,同时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物的排放。
  温家宝总理在谈到太湖治理时就对江苏省负责人说,太湖周边经济结构太“重”了,要调“轻”一点。同样的,太湖周边的土壤负担也太重了,急需调轻。只有逐渐通过走生态农业的路来逐渐摆脱对于化肥农药的依赖,太湖、巢湖、滇池等湖泊的蓝藻问题才能真正得到“根本性”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