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

   《饮酒》这首诗出自我国东晋著名田园诗人陶渊明之手,《饮酒》共有二十首非一时之作。诗人在这一组诗的原序中说:"余闲居寡欢,兼比夜已长,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既醉之后,辄题数句自娱。纸墨遂多,辞无铨次。聊命故人书之,以为欢笑尔。"可知,这组诗多为诗人饮酒之后所作,内容多寓感慨,与"饮酒"之事无关。本篇为陶诗之代表。 
    

作者简介

陶渊明画像
陶渊明画像
     陶渊明(约365年— 427年),字元亮,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陶渊明出身于破落仕宦家庭。曾祖父陶侃,是东晋开国元勋,军功显著,官至大司马,都督八州军事,荆、江二州刺史、封长沙郡公。陶渊明曾做过几年小官,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后弃官归隐。后世称靖节先生。他是我国第一位田园诗人,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 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 》《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诗》等。
    
     仕途上的几经挫折之后,陶渊明彻底的厌倦了官场的生活,所以他放弃了自己的管制,主动辞官归里,过着“躬耕自资”的生活。因其居住地门前栽种有五颗柳树,固被人称为五柳先生。夫人翟氏,与他志同道合,安贫乐贱,“夫耕于前,妻锄于后”,共同劳动,维持生活,与劳动人民日益接近,息息相关。归田之初,生活尚可。“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渊明爱菊,宅边遍植菊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至今脍炙人口。他性嗜酒,饮必醉。朋友来访,无论贵贱,只要家中有酒,必与同饮。他先醉,便对客人说:“我醉欲眠卿可去。”义熙四年,住地上京(今星子县城西城玉京山麓)失火,迁至栗里(今星子温泉栗里陶村),生活较为困难。如逢丰收,还可以“欢会酌春酒,摘我园中蔬”。如遇灾年,则“夏日抱长饥,寒夜列被眠” 。义熙末年,有一个老农清晨叩门,带酒与他同饮,
陶渊明
陶渊明
劝他出仕:“褴褛屋檐下,未足为高栖。一世皆尚同(是非不分),愿君汩其泥(指同流合污)。 ”他回答:“深感老父言,禀气寡所谐。纤辔诚可学,违已讵非迷?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 饮酒 》用“和而不同”的语气,谢绝了老农的劝告。他的晚年,生活愈来愈贫困。有的朋友主动送钱周济他,有时,他也不免上门请求借贷。他的老朋友颜延之,于刘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年)任始安郡太守,经过浔阳,每天都到他家饮酒。临走时,留下两万钱,他全部送到酒家,陆续饮酒。不过,他的求贷或接受周济,是有原则的。宋文帝元嘉元年(424年),江州刺史檀道济亲自到他家访问。这时,他又病又饿好些天,起不了床。檀道济劝他:“贤者在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至。今子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他说:“潜也何敢望贤,志不及也。”檀道济馈以梁肉,被他挥而去之。他辞官回乡二十二年一直过着贫困的田园生活,而固穷守节的志趣,老而益坚。元嘉四年(427年)九月中旬神志还清醒的时候,给自己写了《拟挽歌辞三首》,在第三首诗中末两句说:“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表明他对死亡看得那样平淡自然。   
     公元427年,陶渊明走完了他六十三年的生命历程(有关陶渊明的生年仍有待考证,因此此处的六十三年之说也有待考证), 与世长辞。他被安葬在南山脚下的陶家墓地中,就在今天江西省九江县和星子县交界处的面阳山脚下。如今陶渊明的墓保存完好,墓碑由一大二小共三块碑石组成,正中楷书“晋征土陶公靖节先生之墓”,左刻墓志,右刻《归去来兮辞》,是清朝乾隆元年陶姓子孙所立。
    

创作背景

          在陶渊明之前,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在人生认识上,似乎还是屈原所树立的那种忠君爱民,以死报国的人生道在陶渊明之前,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在人生认识上,似乎还是屈原所树立的那种忠君爱民,以死报国的人生道路占据着统治地位,而陶渊明却把出仕从政看作是为了生存或某种虚幻的名利而使自己的心神(精神)为形体所役使:"既自以心为役使,奚惆怅而独悲?"发出了"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的断喝,并且身体力行地归耕于田园。这样,陶渊明就为屈原之后的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另辟新径,提供了一种新的人生追求,一条新的人生道路。屈、陶一进一退,一仕一隐,可以说是奠定了中国知识分子人生观的两种基本模式。以后,无论是王维、白居易式的亦官亦隐,还是苏东坡那种仕隐矛盾,进退合一的双重心理,都是从屈、陶的两种基本模式中变化而来的,这一点,贯穿于整个封建时代。陶诗的意义则与这种思想密切相关。首先,田园生活为他提供了新的审美客体:"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耕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以上均引自《归去来兮辞》)。从而开创了田园诗派;其次,与田园题材及其人生的追求相契合,平淡自然成为了他的美学追求,这一点,使他在"俪采于百句之偶,争价于一字之奇"的"采俪竞繁"的六朝时代,卓然独立,开启了唐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先河,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先驱者。     

作品原文

                        其一
     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           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
诗人醉归图
诗人醉归图
     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     忽与一樽酒,日夕欢相持。
                   其二
     积善云有报,夷叔在西山。           善恶苟不应,何事空立言!           九十行带索,饥寒况当年。           不赖固穷节,百世当谁传。
                   其三
     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           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           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           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
                   其四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           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           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        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        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           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
                   其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其六
     行止千万端,谁知非与是。           是非苟相形,雷同共誉毁。           三季多此事,达士似不尔。        咄咄俗中愚,且当从黄绮。
                  其七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饮酒》
《饮酒》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其八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       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        提壶抚寒柯,远望时复为。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
                     其九
     清晨闻叩门,倒裳往自开。           问子为谁与?田父有好怀。       壶浆远见候,疑我与时乖。           褴缕茅檐下,未足为高栖。        一世皆尚同,愿君汩其泥。          深感父老言,禀气寡所谐。           纡辔诚可学,违己讵非迷。           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
                     其十
     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          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途。           此行谁使然?似为饥所驱。           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馀。          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
                   十一
     颜生称为仁,荣公言有道。           屡空不获年,长饥至于老。           虽留身后名,一生亦枯槁。           死去何所知,称心固为好。           客养千金躯,临化消其宝。           裸葬何必恶,人当解意表。
                   十二
     长公曾一仕,壮节忽失时;           杜门不复出,终身与世辞。           仲理归大泽,高风始在兹。           一往便当已,何为复狐疑!           去去当奚道,世俗久相欺。           摆落悠悠谈,请从余所之。
                    十三
     有客常同止,取舍邈异境。           一士常独醉,一夫终年醒。           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           规规一何愚,兀傲差若颖。          寄言酣中客,日没烛当秉。
                    十四
     故人赏我趣,挈壶相与至。           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           父老杂乱言,觞酌失行次。     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           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十五
《饮酒》书法作品
《饮酒》书法作品
     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      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      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      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      若不委穷达,素抱深可惜。
                    十六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      行行向不惑,淹留遂无成。      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      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      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      孟公不在兹,终以翳吾情。
                     十七
      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      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行行失故路,任道或能通。      觉悟当念迁,鸟尽废良弓。
                    十八
      子云性嗜酒,家贫无由得,      时赖好事人,载醪祛所惑。      觞来为之尽,是谘无不塞。      有时不肯言,岂不在伐国。      仁者用其心,何尝失显默。
                    十九
      畴昔苦长饥,投耒去学仕。      将养不得节,冻馁固缠己。      是时向立年,志意多所耻。      遂尽介然分,拂衣归田里,      冉冉星气流,亭亭复一纪。      世路廓悠悠,杨朱所以止。      虽无挥金事,浊酒聊可恃。
                     二十
      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      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      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      洙泗辍微响,漂流逮狂秦。      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      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      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      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      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作品赏析

          《饮酒》诗共二十首,原序说这些诗都是醉后所写,故总题为“饮酒”。这一首写诗人如何从大自然里悟出人生的真正意义,获得恬静的心境。          返回自然是陶渊明的人生理想,他把这一理想落实在“人境”,于朴素的田园生活中追求精神的自由完满,宅心玄虚却不轻忽人事,精神高迈而不废人生。“车马喧”意谓奔竞于仕宦之途的喧嚣。这里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系自赋身处人境,不废衣食,犹能免于世俗的困扰。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诗人以“君”自指,自问自答,言语之间自豪而自足。“尔”,作如此、如是解,概指前面二句。“心远”谓心境高远,有此一心境遂能免于“车马喧”,其地得以自偏。陶渊明之居处,只是结一草庐,然而在他的周围是蓬勃生发、活泼宽舒的大自然,俯仰之间,物我两忘,中情欣乐。而陶渊明所托,亦不专在其屋与其耕。耕种之余还读吾书,“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又有“素心人”一同“抗言谈在昔”、“登高赋新诗”、“言笑无厌时”。这些人文生活,乃使人从其短暂的百年生活之外,接触到自有人文以来的千载人生。陶渊明身居田园,一面亲就自然,一面又能在人文陶冶中,成就了一种艺术化的人生,涵养了一个自由、高迈、充沛的心灵。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心与自然的会意和亲近。“采菊东篱下”本是写实,陶家庭院东边有一道篱笆,篱下种着菊花。因为陶渊明爱菊、咏菊,寄托着高洁的情致,菊花几乎成了陶渊明的化身,后人只要言菊花就会想起陶渊明。连带着“东篱”这个词也有了一种象征的意义,象征远离尘俗、洁身自好的品格。“南山”即庐山。庐山拥山川之灵异,历来为高士逸民栖居之地,陶渊明亦常往来之。又《归园田居》云“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南山在现实里和陶渊明的精神上都隐然是世俗尘网的对立物。陶渊明以其高洁之情怀、悠然之情兴,会心于南山,物我两契,陶然自乐。          “山气日夕佳”紧承上句“悠然见南山”而来,是南山的暮景。傍晚,山上的气象愈发美好,在这从容而浑然的暮色里,飞鸟一群群地结伴而还。陶诗的自然意趣常常寄托在对于飞鸟的吟咏之中。飞鸟翩然来归,既可以看作是陶渊明归返自然、躬耕自乐的艺术的化身,又是诗人感兴悟会的物态天趣。飞鸟晨出夕还,眷恋山林,宇宙万物莫不顺乎自然;人亦当返回自然,摆脱礼教的各种约束和世俗的各种机巧与虚伪,回到质朴的状态,恢复人的自然本性。陶渊明从飞鸟悟出返朴归真的人生真谛,不胜欣慰。他本想说明白,却又不可言传。“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所谓“真”,即是人的自然本性。萧统《陶渊明传》言其“任真自得”,陶渊明在田园中保全了一份质性自然的“真我”,涵养了一种适性与自得的精神境界,“真”是他的人格力量,“任真”使他能够独立于虚伪、污浊的社会之外。他从大自然中领悟到的这一“真意”即是其人生理想。    

解析《饮酒》其五

·原文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采菊东篱下
   采菊东篱下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译文

          居住在人世间,却没有世俗的喧嚣。        你问我何能如此,只要心远在闹市之外,自然觉得住的地方僻静了。        在东篱之下采摘菊花,悠然间,那远处的南山映入眼帘。        山气氤氲,夕阳西落,傍晚的景色真好,更兼有飞鸟,结着伴而归还。        这其中蕴含着人生真义,欲要辨明,却忘记了怎样用语言表达。     

·赏析

          本篇是《饮酒》二十首中的第五首。诗歌的主旨是展示诗人运用魏晋玄学“得意忘象”之说领悟“真意”的思维过程,富于理趣。然而,它不是枯燥乏味的哲理演绎。诗中写了悠然自得的情,也写了幽美淡远的景,在情景交融的境界中含蓄着万物各得其所、委运任化的哲理;这哲理又被诗人提炼、浓缩到“心远地自偏”、“此中有真意”等警句,给读者以理性的启示,整首诗的韵调也更显得隽秀深长。   
     宋代朱熹说:“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要官职,这边一面清谈,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得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晋宋人物。”这首诗正刻画了诗的不同流俗的精神风貌。他不象一般隐士那样标榜超尘出世,而是“结庐在人境”;他置身“人境”,却能做到“无车马喧”,不染世俗之事。原因何在?诗人意味深长地说:“心远地自偏”。心静,境自静。无求名求利之心,即使身居闹市,也宛如在山。这深刻的道理被诗人平淡地说出,亲切感人。诗歌巧妙地运用了象征手法。“飞鸟相与还”,那只在晚照中翩然归来 的鸟和那个“悠然见南山”的人,心神契合,仿佛都在这幽静的山林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评价

     北京大学中文系程郁缀教授:这首诗(《饮酒》其五)是非常好的一首诗,他开头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把自己的房子建筑在人世间,可是听不到车马的喧闹,那么“在人境”一定会有“车马喧”,为什么没有“车马喧”呢?他自己自问,说“问君何能尔”,就是我问你是什么原因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呢?下面他答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陶渊明非常有名的咏菊的诗歌,“采菊东篱下”是一俯,“悠然见南山”是一仰,在“采菊东篱下”这不经意之间抬起头来看南山,那秀丽的南山就是庐山,他家乡的庐山,一下就扑进了他的眼帘。所以这个“见”字用得非常好,苏东坡曾经说:如果把这个“见”南山改成“望”南山,则一片神气都索然矣。下面他就说“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就是说山里面自然的景观早晨和晚上都非常好,在傍晚时分飞鸟呼朋唤侣结伴而归,大自然是在这个很自然的气氛中飞鸟就回到鸟巢中去了。然后从这样一种非常自然的、非常率真的意境中,陶渊明感受到人生的某一种境地。但是这样一种非常微妙的境地,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欲辩已忘言”了。    

·意义

     北京大学中文系程郁缀教授:这首诗歌(《饮酒》其五)是非常好的一首诗歌,它的好就在感情非常真率,一切都自然,特别是“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心远地自偏”对我们今天也不无启发,就是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非常现代化的、非常喧闹的这样一个社会当中,我们已经不可能像陶渊明时代那样隐居到山林里面去。我们在这个非常热闹的现实当中,只要我们每个人他的心远离了一些名利、一些物质的追求、远离了一些世俗的官场,那么我们住的地方也会变得偏僻起来,我们的心情也会变得宁静起来。我们也会克服一些浮躁的情绪,这样使自己变得非常的宁静,这个对于我们自己人生的修养,对于我们社会的安宁都是很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