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仙

  
小凤仙
小凤仙
小凤仙(1900年8月~1976年),原名朱筱凤,偏房所生,后改名为张凤云、张洗非。原籍浙江钱塘。光绪年间举家流寓湖南湘潭,父亲因经商倾家荡产。小凤仙被卖到妓院,辗转至北京八大胡同“陕西巷云吉班”,“流寓袁哑,堕入妓籍,隶属陕西巷云和班,相貌乏过中姿”“粗通翰墨,喜缀歌词,又生成一双慧眼,能辨别狎客才华”。1915年,结识蔡锷,1915年袁世凯称帝前夕助蔡锷逃离北京。1916年11月8日蔡锷病逝于日本福冈大学医院,小凤仙有挽联:“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串余生,萍水相逢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晚年活动不详,传闻先是嫁给东北军的一个师长,移居沈阳,后化名张洗非,委身于锅炉工人李振海,又一说嫁给陈姓厨师,又说她得梅兰芳之助,到东北人民政府机关学校当保健员。

简介

  小凤仙是一个幼年即堕入青楼的妓女,她与蔡锷交往及助蔡出走,使她与民国初年的政坛发生了传奇性的联系。以往野史说部对此渲染颇多,近年来又因《知音》、《一代风流》、《蔡锷与小风仙》等影剧的问世而使她成为众所周知的人物。
  小凤仙的出身、家世及堕入青楼的原因,各家说法不一。有说其父为清季武官,落职后贫不能活,遂置凤仙于妓寮;有说小凤仙本是一旗人姨太太之女,父母双亡后无奈而落入妓院;也有说其父为仇人所陷,倾其家产而鬻凤仙,辗转入青楼。无论何种说法,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小凤仙早年生活比较贫困而坎坷多变,这种经历对她后来的思想不能不留下影响。
  民国初年,蔡锷智走云南,组织护国军,反对帝制。小凤仙在蔡锷智脱袁世凯的羁绊中无疑起过一定的作用,然而蔡锷究竟怎样飞出侦探四布的牢笼,小凤仙究竟怎样帮助蔡锷脱身,各家记载颇多分歧。天忏生、冬山说蔡锷带着小凤仙至天津,在旅馆内诈称有病,由后门逸,乘日本轮船出走(《黄克强蔡松坡轶事》。
  附录《小凤仙逸事》)哈汉章则谓出走之日,蔡锷设计打了一夜牌,次日绝早至总统府,并打电话约小凤仙午间到某处吃饭。乘人不察时,蔡锷密由政事堂出西苑门,乘车赴津,绕道日本抵滇(《春耦笔录》)。
  也有人说蔡锷由津渡日时,小凤仙曾要求一起东行,为蔡劝止。甚至还有蔡锷东渡日本,小凤仙亦同舟而行,至蔡由日转道昆明时才回北京的说法。事实上,这些说法多属当时文人添加的枝叶。关于这个问题,雷飙回忆他听蔡锷口述的赴滇经过最为详细:一日晚间小凤仙处请客,正当宾客满座、狂歌畅饮之际,蔡锷悄悄离去,单身赴崇文门车站乘火车赴天津,次日早晨到达,住进日本共和医院。袁世凯得到报告后,立即派蒋百里与一个参议官赴津挽留。蔡锷告诉他们这次来津确实是为了养病,并请他们转达于袁世凯。蔡锷知天津非久留之地,当天晚上即隐姓埋名,化装后去塘沽坐船赴沪。不料船到上海时,岸上军警林立,侦探上船搜查,于是蔡锷便不上岸,乘原船赴日本神户,而神户警察搜查也十分严密,只能再乘该船返沪,在其他人的帮助下,秘密买通船上的服务员,请他代购去香港的船票,这才辗转由香港到越南,最后抵达云南(《蔡松坡先生事略》,载《辛亥革命回忆录》第三册)。雷飙是追随蔡锷多年的僚属,他的说法可信度较高。
  蔡锷病逝后,小凤仙的归宿又如何呢?天忏生等人谓,蔡锷去世后,小凤仙痛不欲生,留下一绝命书后饮鸩自毙《民国通俗演义》。即取材于此。但这全属虚构。
  当蔡锷遗体自日本运回,北京各界为他举行隆重追悼会时,小风仙白马素车,亲临祭奠,并挂一联:“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北京晚报》前些年也曾发表过文章,说小风仙直至解放后还在人间,隐姓埋名,同一个工人结了婚,居东北某地。当梅兰芳赴朝鲜慰问志愿军路过东北时,她还拜访了梅兰芳,并要梅为她保密,这都说明小凤仙并未因蔡锷的去世而自杀。流传很广的小凤仙的另一副挽联是:“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因缘成一梦;几年北地燕支,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这副挽联文情俱佳,对仗工整,显然非小凤仙的文化素养所能属,而系文人代笔。它的作者有人说是易顺鼎,有人说是樊增祥,也有人说是杨云史。易、樊、杨三人均为当时擅长诗文的名士。还有人说这出自前清翰林朱文劭的手笔,也有人认为这是易宗夔寄居北京时应友人邀,代小凤仙作的,以后收入他所著的《新世说·伤逝篇》中。无论此联出自何人手笔,都较适当地表明了小风仙与蔡锷各自的身份及其因缘,它因这段传奇而产生,也因这段传奇而为后人广为传颂。
  关于小凤仙的最后归宿,近年来报刊披露甚多。蔡锷病逝之后,小凤仙沦落东北。1928年,赵四小姐随少帅张学良由天津到东北奉天(沈阳),“徐娘半老”的小凤仙往其住地求息。50年代初,小凤仙以“陈娘”名义居住在中国沈阳市皇姑区原来寿泉街三胡同的平房里,她开始没有工作,靠丈夫的收入养家度日。抗美援朝时,梅兰芳到东北,小凤仙闻讯,托人捎信给梅要求一见。梅与其倾心交谈,后介绍其在东北人民政府机关学校当保健员。小凤仙于1976年病故,她是栽倒在自家平房旁的公共厕所里,患突发性脑溢血而逝。(作者:王劲)

人物生平

·沦落风尘

  小凤仙19世纪80年代末出生在杭州,她是满族人的后裔,父亲是没落的满族八旗武官。在那清王朝彻底崩溃前的苟延残喘的年月里,那个八旗武官又突然被解职了。小凤仙的幼年,生活在一个日趋贫困,后母对她很冷漠的家庭中。
  大约在小凤仙十三四岁时,她的父亲故去,家庭生活更为艰难。后母意欲再嫁谋求生路,狠心地要将小凤仙卖掉。
  这一天,杭州的一条街上挤满一群人,围观一个身上被插了草标出卖的小女孩。一对男女走过来,仔细打量这个瘦弱的小女孩,见她虽衣衫褴褛,却浑身透着一股清秀和机灵,这对男女当即以80两银子将小女孩买去。
  这个被抛弃给陌路人的小女孩,便是后来闻名北京的艺妓小凤仙。可怜当时她被卖身时,连姓名也被卖得无从知晓,这对男女给她取名小凤。
  小凤没有落到正经善良人家的枝头。买回她当婢女使唤的这对男女中,据说男的是在宣统年间写过一本庸俗的自传体小说《鲁男子》的风流文人,叫曾孟朴,此人以寻花问柳为乐;女的叫彩鸾,是曾孟朴在上海清和坊“媚莲小榭”狎妓时宠爱的一个雏妓。后来曾孟朴花了一大笔赎身钱从鸨母手上赎她出来,娶回家中。这两个男女成婚后双双来到杭州,曾孟朴在官场上谋了一个差事。
  小凤在曾孟朴家里当了一年婢女后,已是一个15岁的少女了。尽管吃的是残羹剩饭,可干的却是又重又累的活,但是她仍然发育成熟了,而且出落得十分标致。当初买她时就不怀好意的曾孟朴,迫不及待地要摧残这朵刚刚含苞的小花。他时常拿贪婪的目光在小凤身上扫来扫去,天真淳朴的小凤尚不谙人事,对这些浑然不觉。
  这日一大早,小凤见主人曾孟朴和彩鸾梳妆打扮完毕,便有说有笑地出门去了,她料想他们一时半刻不会回转,便想把自己身上穿的衣裳换洗一下。她走进自己的小寝室,刚刚闭门解了衣扣,便听见男主人急促地敲着她的门叫她。她以为主人突然回来必是忘了带什么物品或忘了吩咐什么事,便急忙应声,掩了衣襟开门出去。谁知曾孟朴一头闯进门来,把她也拽进来,闩了门便行非礼之举。可怜小凤一个奴婢,哪敢有任何反抗,只得在惊慌和恐惧中任曾孟朴凌辱……偏偏这时彩鸾赶回家来,撞见了曾孟朴的丑行。
  原来,曾孟朴乃是故意骗彩鸾一同外出,然后借故甩脱彩鸾溜回家来的。但他却瞒不住彩鸾这个从风月场所里滚出来的泼辣女人,她早就在暗暗提防他的言行举动。当初她花银子买下小凤就是另有打算,想使唤她几年再转手卖给鸨母赚一笔银子。她自然不容曾孟朴去狎昵一个婢女而冷落她。她急急忙忙赶回家中,拿着了把柄便醋劲大发,又哭又闹。小凤也挨了女主人的痛骂。听了一番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后,她才知道自己宝贵的童贞被男主人强夺去了,不禁失声痛哭。男主人恼羞成怒,索性公开地一再蹂躏起小凤来。小凤的身心遭此摧残,从此形成忧郁寡欢的性情。
  正巧,这时上海清和坊“媚莲小榭”的那个鸨母忽然来杭州进香。她顺路到曾孟朴家看她过去的“女儿”彩鸾,撞见了这对男女的闹剧。
  鸨母见小凤姿色不凡,打算从这个年龄正合适的女孩子身上捞一把,便打定主意,用半真半假的语气对曾孟朴说:“当初老身为了成全你,狠狠心把老身最疼爱的女儿给了你,也是指望你们恩恩爱爱地过日子。你如今也该寻一个孝顺的女儿还给老身才好……依老身之见,不如让老身把这个小凤带回上海去。她一走,你们两口子也没事了。”
  彩鸾一听正中下怀,自然是抢先满口应承。曾孟朴也不便再说什么。
  鸨母回上海时,便像花钱买小羊羔似的把小凤牵走了。
  小凤被带到上海,从一个火坑被推进另一个火坑,被迫入了清和坊“媚莲小榭”为妓。她开始痛恨这人世间的不公正,性格更加忧郁和冷漠。鸨母给她易名凤云,逼她立即接客。尽管小凤哭泣不从,怎奈老鸨冷眼凶脸,威逼利诱,她已是身不由己了。
  从此,小凤(凤云)在上海沦落风尘。

·知音难寻

  护国运动兴起。北洋军系的旧人,北洋第一代武将看不惯东宫太子袁克定的目空一切,认为这位大爷将来不好伺候,遂决计反对帝制,不动声色地猛抽袁世凯的后脚。袁世凯经不起内外夹击,从登基算起,只过了73天就在绝望中死去了。洪宪新贵们树倒猢狲散,大名鼎鼎的杨度晚年沦为大流氓杜月笙的门客。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代理总统,任命蔡锷为四川都督。由于带病操劳,蔡锷的喉疾更加严重。这时小凤仙天天都能收到蔡锷的消息,自是闭门谢客,静等蔡锷派人来接。她接到蔡锷写来的信,大意是说:自军兴以来,顿罹喉痛及失眠之症,现在都督四川政务、军务,实在是难却中央的盛情,所以勉为其难,等到大小事情布置就绪,就出洋就医,到时偕你同行,你暂时等一下。
  小凤仙天天在耐心地等待,可蔡锷已病情沉重,来不及也无法接小凤仙了。他急忙沿江东下,经上海到日本就医,终因病入膏肓而在福冈医院逝世,英年37岁。小凤仙等到的竟是蔡锷的死讯,顿时悲痛欲绝。蔡锷的灵柩运回上海,各方在上海为他举行盛大的追悼会。小凤仙托人寄来了两副挽联。其一: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其二: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小凤仙因受蔡锷的垂青而艳名大噪,一些人竭力趋走云吉班,渴望获得同小凤仙的一夜缱绻,从而赢得与蔡锷“同靴兄弟”的美名。但小凤仙总置之淡然,她决定对蔡锷从一而终,维护蔡锷的名声。可蔡锷的部属和学生却对小凤仙极力排斥,怕她有损蔡锷的清誉。小凤仙寂寞地守着对蔡锷的一份刻骨铭心的思念。
  据说,当北京官方与民间各界在中央公园公祭蔡锷时,小凤仙身穿蓝布大褂,亲自前往致哀。当她随民众步入灵堂向蔡锷遗像鞠躬时,被北京大学堂的学生发现。小凤仙察觉后随即快步走出中央公园,学生们追踪寻访,竟不可得。此后,小凤仙遂从八大胡同消失,隐姓埋名,无影无踪,对其去向众说纷纭,一直是个谜。
  最近,有人专门对她的资料进行收集和整理,其中有一个观点,颇受大家的认可。
蔡锷
蔡锷
  小凤仙自蔡锷将军去世后,便离开八大胡同,隐姓更名。她先嫁给东北军的一位师长,从北京移居沈阳。后来可能是那位师长死了,她遂改嫁给一位姓陈的厨师,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她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而对她不平凡的身世一无所知。人们看到的陈娘长得很漂亮,白皮肤,大眼睛,瓜子脸,个头儿至少在1.6米以上,依稀可见她年轻时沉鱼落雁般美丽的姿容。至于她的实际年龄,她本人从不提及,又因她长相年轻,所以无人能猜得准。她没有工作,全靠丈夫的收入养家度日,生活很是拮据。两口子没有子女。她居住的房间是狭小的北厢房,室内面积只有10平方米左右。可室内几乎没有家具,因而并不显得十分拥挤。家里惟一像点样的摆设,就是那只天天上弦的小闹钟。陈娘也没有什么讲究的穿戴,只是平平常常的衣服,但洗得干干净净,穿起来显得与众不同。她惟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都要喝两盅白酒,喝得很慢很慢。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听戏,听得有滋有味、如醉如痴。这也可能与她早年的生活道路有关。她这样的生活习惯一直维持到晚年。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11月,人民解放军占领沈阳。这年小凤仙已48岁。她丈夫在东北人民政府的总务处工作,可能还是厨师。她自己也靠劳动吃饭了,先是进一家被服厂做工,以后到东北人民政府统计局出收部一位叫张建中的人家做保姆。她改名叫张洗非,不知此名是否有深意,但她此后一直过着艰苦的生活,这一点是能肯定的。

·爱之弥深

蔡锷与小凤仙
蔡锷与小凤仙
  蔡锷在日本去世,噩耗传来,举国震惊,万众悲哀。在中央公园举行的蔡将军的公祭会上,摆放着小凤仙送的挽联。化了妆前来追悼将军的小凤仙哭昏在玉栏杆旁。曾朴的学生,她的好友苏芸把她扶起,此时的朋友如同岸边的野草,任何的安慰对于小凤仙都是救命的。于是两人约定在云吉班见面细叙。可是当苏芸来到云吉班找寻小凤仙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小凤仙留下的绝命书。原来,自从蔡锷去世之后,小凤仙就一直心存死意,只是要看着蔡锷入土为安之后,她才能放心而去。如今,蔡锷已经长眠,她对于人间的其它感情,是再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
  深夜,小凤仙踏上了开往天津的列车。在车上,她反反复复地回忆着与蔡锷从相遇到相知一直到走到一起的点点滴滴,痛不欲生。她想服毒自尽,可是上天好像还眷恋她似的,一次意外的列车事故挽救了她。这样,心灰意冷的小凤仙来到了天津。她租得大院陋屋,靠替别人做手工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过,她居然还会有感情!
  直奉战争在京津两地打响,奉军师长王玉魁部驻进小凤仙居住的大院。偶然的机会,王玉魁认识了改名为凤云的小凤仙。此时的小凤仙,已经从蔡锷去世的伤痛中恢复过来,过着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蔡锷以外的其他人,在她心里,蔡锷的地位是其他人无法取代的。不久,奉军兵败,王玉魁带着小凤仙回到奉天。他被小凤仙的美貌与传奇经历所打动,而小凤仙也再次被这种军人的气质所征服,这种军人的气质再次唤起了她对蔡锷的回忆。于是,她当了王玉魁的四姨太。结婚后不久,王玉魁因做鸦片生意,得罪了执法队,与张作霖闹翻,被革职下了大牢。王公馆树倒猢狲散,小凤仙为救丈夫四处奔走。后来,王玉魁虽出了牢,但已一无所有。他和小凤仙双双回到王家老屋,过起清闲的生活。王家老屋的生活虽清闲,但也不乏乐趣。然而,平静很快被打破。王玉魁的手下李副官告诉他们,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了。这一消息,勾起了王玉魁久卧思动之心。果不其然,张景惠出面,请王玉魁出任奉天城防司令。小凤仙识破了日本人“奉人治奉”的阴谋,对丈夫陈述充当汉奸的可耻。日本人恼羞成怒,将不从命的王玉魁关进了大牢,小凤仙也被软禁在王公馆内。
  李副官救出小凤仙,回到老屋。老屋已被日本人烧毁,她欲哭无泪。如果说蔡锷的死给她的打击还只限于情感的伤痛的话,那么这次,再次因为战争的混乱而将要失去她所深爱的人,几乎使她彻底崩溃。她找出手枪,决心报仇雪恨,救出王玉魁。乘着新任奉天司令的罗友杰筹办喜事之际,化装后的小凤仙潜入罗府,伺机逼罗放人。当得知王玉魁已在牢中不屈自尽时,小凤仙终于用尽了最后一丝勇气,她当场昏倒在地。幸好王玉魁的原部下耿副官及时赶到,救出了小凤仙,并把她安全送上南下的火车。
  奉天城如临大敌,到处追捕小凤仙。火车上,小凤仙被敌人的宪兵发现。情急之下,她被迫跳车,摔入路边煤堆中,被铁路烧水工救起。
  沈阳解放后,梅兰芳剧团在沈阳演出,默默无闻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凤仙到省交际处会见故人。梅兰芳热情接待了小凤仙,友人们得知小凤仙的遭遇,深深表示同情。
  正当友人们思考着为小凤仙做些什么时,小凤仙再一次消失了。漫漫天涯路,她去向何处,留下了一个更深的谜。
  正如我们开头说过的那样,小凤仙其实并非一定是哪里的人,更遑论是上海的红颜。只是,我们却早已习惯把她归入上海的风尘女子当中去了。这里的风尘女子当然不是一概指沦落青楼的女子,而是指因为在战乱的年代里苦苦挣扎却无法脱身的女子。
  小凤仙就是这样的一位。
  翻阅一个人就像翻阅一本书,“小凤仙”告诉我的就是要如何学会关注自己的内心,成为自己!作为一个寻求者,我想这句话会让我受益终生。
  我想她的确是幸福的,那种幸福不带任何的阴影,就像她自己的质朴,她的没有城府一样。我想说她是个很有颜色的女人,她的一生犹如一幅色彩绚丽的油画,浓重而热烈。
  本文节选自《上海红颜往事》一书,由哈尔滨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独孤)

相关影视

  李丽华:1953年电影《小凤仙》
  殷巧儿:1973年香港无线
  杨颖(Angelababy):2010年 电影《建党伟业》
  电视剧:《小凤仙》 何莉莉
  1974年邵氏电影:《五大汉》(鲍学礼导演执导) 张瑜
  1980年代初,中国大陆电影《知音》 刘晓庆
  1997年中国大陆电视剧:《逃之恋》 蒋勤勤
  1998年大陆电视连续剧《小凤仙的故事》 周海媚
  2009年香港无线电视剧:《蔡锷与小凤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