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所属系列报之一,正式创刊于1997年,主打广州、深圳两大中心城市,全面覆盖东莞、佛山、珠海、中山、惠州、江门等地区,是面向中国最富庶的珠三角地区主流人群所创办的综合类日报。

报刊简介

  
   《南方都市报》是广东唯一省级综合类大型城市日报,是中国版数最多的都市报,中国最富裕的珠三角城市群区覆盖最密集的都市报,广州和深圳两地合计零售量最大的日刊,国内外企业争夺珠三角市场首选主打媒体。零售人民币1元(深圳2元,港澳5元,省外3元)。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由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于1995年3月30日试刊,省内刊号,周报,对开8版;1997年1月1日正式创刊,全国刊号,日报,四开16-200版,是广东唯一省级综合类大型城市日报。作为开启广东报业一代风气的新时代新主流媒体,《南方都市报》十分重视报业经营管理,一贯奉行“企业成功、读者成功、报社成功"的"三赢理念”,为中国新闻史的报业史写下了辉煌篇章。
  南方都市报在国内首创分叠出版模式,每天出版A、B、C、D等叠,其中A叠以时政和社会新闻为主,A2叠以地级市本地和珠三角新闻(广州读本、深圳读本、东莞读本、佛山读本等)以及南方阅读(周日)为主,A3叠以深度周刊(周三)、黄金楼市(周五)以及南方评论(周日)为主,B叠以娱乐新闻、体育新闻和文化副刊;体育周刊(周六)、地球周刊(周日)为主,B2叠以娱乐品鉴周刊(周六)、旅游时代(广州)(周一、周四)为主,C叠以经济新闻、声色周刊(周日)为主,C2叠为黄金车市(周四,但部分地区在A3叠)、汽车杂志(周一)、私人银行(周三)为主,D叠、D2叠、B特叠(周四)以生活消费资讯为主(分为广州杂志、深圳杂志等)。
  《南方都市报》的领导班子平均32岁,采编人员平均27岁。拥有中国报业最年轻的领导班子,最优秀的办报人才,最富有活力的机制,最有勃勃生机的企业文化。南方都市报已经成为中国报业最有影响力、最有价值的品牌。

办报理念

  
  以“办中国最好的报纸”为办报理念,依存于无穷无尽的创新精神和不屈不挠的卓越意识,南方都市报从强大走向伟大,并朝着办中国报业最有影响力、最有价值的品牌挺进。
  作为南中国一份旗帜性媒体,南方都市报拒绝平庸,追求卓越,体现出了难得的传媒责任感和行动力。在新闻报道上坚持客观、公正的原则,其时评版成为中国媒体舆论一面旗帜。在经营上,以娴熟到位的营销策划,精耕细作的服务态度见长。2008年南方都市报日均发行量达174.8万份,2008年度广告额达到19.4亿元。2006、2007连续两年蝉联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全国晚报都市报类报纸竞争力排行榜第一。在公益行动上,南都开展责任中国系列公益活动,倡导公益精神

广告发行

  
  南方都市报2006年广告额达18亿元左右。现有员工4000多人。2006-2007年,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全国晚报都市类报纸竞争力检测结果,南方都市报连续两年名列竞争力第1名。被世界品牌实验室评为“中国品牌500强”。
  2010年8月16日,世界报业与新闻工作者协会在巴黎发布了“2010年世界日报发行量前100名排行榜”,《南方都市报》以发行量140.0万份排名世界第30位、中国第7位、广东省第3位。

重磅报道

  
  2001年:ABA是个惊天大骗局?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记者在接到些受骗人的线报后,冒着生命危险到深圳罗湖的国贸大厦卧底进行对有着9层办公面积的ABA公司的深入调查,连续报道许多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言行,彻底揭穿其真实背景。《南方都市报》在历时8个月时间的揭露了深圳“ABA”公司涉嫌诈骗1亿元真相,最终使该公司被定性为诈骗公司立案查处,ABA终于关门大吉。《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的“三战ABA”的系列报道:《ABA是个惊天大骗局?》、《ABA骗到何时?》、《ABA”变身再骗》、《再战巨骗ABA》等等稿件篇篇针锋相对,篇篇掷地有声,篇篇黑白分明。
  2001年:第一次重力出击置问收容制度!
  《南方都市报》报道湖北女孩刘荷在深圳宝安区找工作时因没有办暂住证被保安抓住并送到收容站,报道连续跟踪采访报道整个
和冒领事相关的人和事,普通人和政府官司员,从各个方面击破问题的症结,从事实上全面指出收容站管理存在严重漏洞。最终随着《南方都市报》的连续报道和社会各阶层及政府的热烈讨论。深圳自当年开始暂住证从原来收费300元,猛减至15元,而进出市区的各大关口的边防检查也随之放松。
  2002年4月19日:无病看出性病?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本年度,《南方都市报》头版标题:无病看出性病?标题以提问方式向深圳南山计生中心发问,向读者警示,向主管部门提示监督。本篇报道采访是两位记者以假装患者身份进行的,记并当场揭穿庸医的伎俩。随后,记者又深入采访受寄存害者家庭的寒心遭遇,深切了解受害夫妇在伦理、精神上的伤害,读来令人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同时也充满了对贫医、庸医”的痛恨。《南方都市报》也为此报道连续五天发表社评称,这些年来,非法游医打着治疗性病的旗号,在全国招摇撞骗。一些地区响应国家的号召,严厉打击这些不法分子的犯罪活动,没有想到,国家出资设立的计划生育机构也涉嫌利用此类手段公然敛财。将那么多健康人诊断为“性病患者”?这仅仅是一个“误诊”就能开脱的吗?最终,此篇报道引起广东省卫生部门和深圳本地卫生部门的关注并彻查此事,再加之近百名被“误诊”的患者的起诉,南山关门了事,相关责任人逃之夭夭。
  2003年1月8日:深圳,你被谁抛弃?
  《南方都市报》策划大型专题报道《深圳,你被抛弃了吗?》,在深圳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深圳市从政府官员和市民的广泛热烈讨。此篇报道从关注《深圳,你被谁抛弃》网文开始,到关注深圳整个深圳转型。专题报道采用解构新闻的方式全面对《深圳,你被谁抛弃》网文所提的的问题一一核实,并力图通过采访政府官员和市民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在这次新闻活动中,网文借势报纸,报纸借势网络,急速在全国传播,南方都市真正地做到了反映市民心声音,充当政府喉舌的作用,为深圳转型思考提供了广东省阔的讨论空间,同时也树立了《南方都市报》在时政媒体上的品牌形象。
  2003年:孙志刚之死彻底摧毁收容制度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在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孙志刚之死》的报道,题目简单,但很有深度,很有点像罗贯中《三国演义》中写的《杨修之死》的味道,在国内第一个报道记录了湖北青年孙志刚之死发生的整个过程,并势图从中探求其非正死亡的真正原因。报道出来一段时间后,2003年5月14日,三位法学博士(俞江,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腾彪,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许志永,北京邮电大学文法学院)集体以公民的名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提交一份题目为“关于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建议书”,在全国掀起对收容制度的热烈讨论。直到2003年6月5日,与孙志刚有关的刑事案件在广州3个法院同时开庭审理,18名被告人接受审判。8月1日起《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正式取消,同时全国的收容站正式撤牌。对此,全国广大民工,暂住人员皆大欢喜。

遭封杀事件

  
  南方都市在被深圳报刊发行局封杀后,2006年5月10日《南方都市报》利用自已熟练的新闻采访手段一方面全方位向读者披露事件真相,一方面向同行求援和自救。《南方都市报》因封杀事件连发两天的专题的报道。报纸头版是:《深圳有人封杀本报》,2006年5月11日头版是:《禁令不取消我们绝不罢休》。《南方都市报》的报道的标题以震惊、愤怒等字眼进行有声、有色、有情的表述,令读者读来也愤怒无比,十分具有感染力。
  报纸封杀后,再看看深圳的街头,连一些老太太都在地上偷着卖《南方都市报》,都知道《南方都市报》好卖。这种现象看到真让人感到心酸,甚至有看到卖报的人感动地流出了眼泪,南方都市有这样支持真是知足矣,当然这显示出了南方都市读者基础是如何地深厚。像这样现象可以说在中国报业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这不禁让许多人想到了民国的报业史。在封杀了一个月后,2006年6月16日南方都市正式上摊,当日该报在头版,同时也在本地其它几份媒体登出《向深圳市民郑重道谦》的稿子,这可能是《南方都市报》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表现,但并不伤大雅,总而言之,封杀事件中《南方都市报》是最大的赢家,其品牌形象深深在深圳扎下根来,在广东省和全国迅速传播开来。

南都案

  
  2004年1月,《南方都市报》副主编、总经理喻华峰(主管广告经营工作)。和《南方日报》集团分管社委、调研员李民英,《南方都市报》原副主编兼财务主管邓海燕,先后被广州市司法机关带走。司法调查的缘由为“群众举报涉嫌受贿500万元”。当年2月16日,喻华峰、李民英二人被广州市东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2004年3月4日,喻案在广州市东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喻被指控“贪污10万元”,并在四年中共行贿李民英97万元。次日,李民英案在同一法庭被控受贿罪
  两案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均发生激烈交锋。公诉人指控喻指使手下领取公款私分,属贪污;喻、李二人皆为公职人员,发生97万元的巨额现金往来,属行贿受贿。辩方律师则以喻、李案实为“企业化运作的媒体与传统管理体制冲突”为出发点做无罪辩护,认定喻所分得10万元乃“奖金”而非“公款”;而喻、李之间的金钱往来,则是为突破传统分配体制,行市场化激励而采取的变通措施。
  2004年3月19日,广州市东山区法院一审认定喻华峰贪污《南方都市报》职工奖金10万元,向李民英行贿80万元,以贪污和行贿两项罪名判处喻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其贪污所得10万元予以追缴。
  同一天上午,东山区法院还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李民英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其受贿所得97万元予以没收。
  一审判决后,李当庭表示不服,提起上诉。2004年3月29日,喻华峰亦提起上诉。
   
  就在喻、李二人一审判决宣布前几小时,2004年3月19日,《南方都市报》原执行总编辑程益中在差旅途中,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贪污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为名刑事拘留。当年4月1日,程益中被广州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正式逮捕。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都案”引起全国范围的高度关注,在国内法学界和经济学界引起争议,被视为关乎如何评价报业改革、国企改革中相关分配制度的典型案件。
  据《财经》记者了解, “南都案”之所以广受关注,其中一个关键,在于法院一审认定喻华峰犯贪污罪引起较大争议。法院定罪的主要依据,是认定喻贪污的10万元“性质上是《南方都市报》职工奖金的一部分,属于公共财产”,并且在分配上违反了财务管理规定。而这种认定,正触及了当前国企改革中的焦点话题。
  
  对于法院对上述10万元系公共财产的定性,喻华峰的上诉书未予否认,但认为关键是这笔财产的分配权是否在《南方都市报》编委会。根据判决书认定的证人证言,以及《南方都市报》上级主管部门《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出具的证明,均证实《南方都市报》编委会拥有分配权。
  2004年4月中旬,前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前省委书记吴南生,就“南都案”联名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写信,要求慎重和宽容处理“南都案”。正在外埠考察的张德江收信后,当即作出了批示。   
  2004年6月15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对喻、李案作出终审判决,确认了一审的定罪,但对量刑略有减轻,对喻华峰的量刑从有期徒刑12年改判为八年;对李民英从有期徒刑11年改判为六年。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2004年8月5日,东山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同案因涉嫌贪污罪而被捕的《南方都市报》原副主编兼财务主管邓海燕,下达了不起诉决定书,邓于当日获释。  
  2004年8月27日,广州市东山区检察院同样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南方都市报》原执行总编辑、《新京报》原总编辑程益中下达不起诉决定书。当晚,因涉嫌贪污罪名被关押了五个多月的程益中获释。
  《财经》记者获悉,2007年2月12日,李民英已得减刑提前获释出狱。作为《南方都市报》创办人之一,年逾六旬的李民英如今已退休在家。
  而随着喻华峰于2008年2月8日出狱,所有牵涉“南都案”的人员均已获得自由。
  喻华峰的友人告诉《财经》记者,喻在四年监禁中并不委靡,而是大量阅读人文类书籍,学习英语,并担任《番禺监狱报》责任主编。不久前,在获知出狱确切日期后,喻表示:“我现在最渴望的是工作。但我不会放弃在法律途径内寻求对案件的重新审理,我会继续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