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英

  女英,又称女莹、女匽,姓伊祁氏,公元前两千二百多年时舜帝的妃子。

简介

女英
女英
  女英,又称女莹、女匽,姓伊祁氏,是上古时部落酋长唐尧伊祁放勋的女儿,和姐姐娥皇同时嫁给了虞舜(姚重华),生一子商均。舜父顽,母嚣,弟劣,曾多次欲置舜于死地,因娥皇、女英的帮助而脱险。西元前2205年舜死于苍梧(今中国广西东南),女英与姐姐跳下湘江自尽,人称湘夫人。战国时期的诗人屈原在《楚辞·九歌》中对她们的描写是:“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晋朝张华《博物志·史补》记:“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泪挥竹,竹尽斑。”

助夫夺帝

女英
女英
  《竹书纪年》却讲述了另一番景象。尧帝伊放勋最宠爱的是一位名叫女黄的妻子,她为伊放勋生下了儿子丹朱。由于尧的偏爱,丹朱在十个儿子中地位最高,成为尧内定的继承人。当尧自觉年老力衰的时候,他果然将皇位传给了丹朱。然而庶出的兄弟姐妹们从小就看着各自的母亲受到父亲的冷落,心中忿忿不平。更何况丹朱一向恃宠,不把手足之情看在眼里,禀性凶顽。所以大家都不愿意让丹朱做这个皇帝。于是一场政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姚重华夫妻三人和伊氏庶子九人取得了胜利,将尧和丹朱都囚禁起来——尧应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当初他就是用同样的方法从大哥挚手里夺得了首领位置。接下来,九个小舅子和姚重华之间,又为谁最后继位展开了殊死搏斗。
  三年后,姚重华最后胜出。在这整个过程中,娥皇女英始终坚定地站在丈夫的一边。姚重华成为“舜帝”。但是更多的人都愿意把尧夺兄位、舜夺丈人位的事情说成是“禅让”制。所以在广大民众眼里,尧帝与舜帝都是中国上古史中,具有美德与智慧的统治者,被后世的人们视为典范。托了父亲与丈夫的名声,娥皇女英也成为中国古代女子最早的表率。——假如《竹书纪年》说的才是事实真相的话,这个表率就很成问题了:卫道士们岂不是明着教女人不用履行为人女儿的职责,只要对老公好就够了?在平平常常相夫教子几十年后,娥皇女英跟随着丈夫,一起踏上了“南巡”的路途。(又一个“禅让制”的传说,说是舜传位于禹,然后避位南巡。其实《竹书纪年》所纪,却是禹帝姒文命造反,夺了皇位,还把舜帝姚重华夫妻流放了。——这个应该比“禅让”更靠得住:舜杀了禹的父亲,怎么会把禹选为继承人?应该是禹为报杀父之仇,与舜的部落来了一场战斗,最后报仇且夺权喽。)三年后,舜死于苍梧,归葬湖南九嶷山。 失去了丈夫的娥皇女英姐妹,面对奔流的湘江,痛哭失声。流水远逝,正象她们的丈夫一去不返,不能复生。芦蒿无边,江雾苍茫,临风凭吊,更添哀伤。无力北返、伤痛难禁,娥皇女英在痛哭之后,投湘江自尽了。同情这对姐妹的人们,从此将她们视作专司蜡月的花神水仙。还说,她们的眼泪滴在湘江边的竹子上,泪痕不褪,点点成斑。传说天帝因为姐妹的痴情而怜悯他们,依生前身份的不同,舜帝被封为湘水之神,号曰“湘君”,娥皇女英则为湘水女神,号曰“湘夫人”。湘江边沾着这对姐妹思夫泪痕的斑竹,因此被称为“湘妃竹”。

化竹的公主

娥皇女英
娥皇女英
       在中国的历史传说中,只有两个女子,有化竹的遭遇。她们就是尧帝伊放勋的一对女儿:伊娥皇伊女英。她们有一个共同的丈夫,就是舜帝姚重华。
  当然,在她们生活的公元前两千二百多年时,还没有“公主”这个称呼。
  不过,不管怎么说,娥皇女英姐妹,从身份的真实意义上来说,是不折不扣的公主。
  但是,为什么两位尊贵的公主却会同时嫁给同一个男人呢?
  那是因为,当时还在氏族社会时期。当时有一种婚俗,娶妻的男人有一种选择权,在岳父母同意的情形下,可以决定是否要将妻子家中无夫或待嫁的姐妹们,也一起娶回去。
  这种制度,在周朝时正式成为一种贵族特有的礼制,写入礼法中,被称为“媵制”。《礼仪 婚礼》中明确地写着:“嫁女必以侄娣从,谓之媵”。充当“媵”的女子,基本上都是男人正式妻子的亲姐妹或堂表姐妹们。“媵”的身份,比妾自然要高得多,但是也低于丈夫的正式妻子,从属于正妻。
  后人据此推测,尧帝嫁女时,就使用了这种媵制。一般认为,正式出嫁的应该是姐姐娥皇,妹妹女英则是姐姐的媵。
娥皇女英
娥皇女英
  妻也好,媵也罢,总之,伊娥皇伊女英有了一个共同的丈夫,就是舜帝姚重华。
  舜帝姚重华,应该是爱上了这对姐妹的,因为与伊部族的联姻,是舜父不同意的事情。而舜在这种情形下,采用了“不告而娶”的办法,这应该是他爱恋的一种表达方式。
  当联姻的好日子来到的时候,舜带着人马和礼物,在妫水边迎娶了这一对姐妹花。
  舜的部落是黄帝第九世后裔,当时他和尧帝伊放勋的势力范围都在如今的山西境内。
  传说中,舜帝“目重瞳子(每个眼眶里都有两个黑眼珠),龙颜大口,黑色,身长六尺一寸”。是个壮硕墩实、长得有些奇异的黑汉子。虽然外表算不上英俊,但是身体倍棒,会种庄稼会捕鱼打猎,还会制作陶器,更有高雅的业余爱好,会弹琴(想来劳作之余,丈夫弹琴,妻子歌舞,感情与日俱增)。在那个物质条件简陋的时代,舜算得上是超级的好男人了,更何况他还是部族将来的首领。所以三人婚后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
  然而舜私娶伊氏姐妹的事情,到了老父瞽叟那里却过不了关。传说瞽叟联合后妻之子姚象,决心铲除这个迕逆的长子。——关键原因可能是因为与儿媳的部落有仇,而且长子一家勤劳致富,牛羊成群、粮食陶器数不胜数,老儿早已眼热,姚象更是对两位身份不凡的漂亮嫂嫂垂涎欲滴。
  于是瞽叟和姚象对姚重华屡屡加害,却又屡屡被他逃脱。据说在这场兄弟阋墙父子离心的事件中,舜得到了娥皇女英的多次帮助。可见夫妻间已同心协力、共同进退了。
  关于娥皇女英的身世,有些传说中说娥皇生母早逝,女英是继母的孩子。其实当时正是父系氏族,伊放勋自然有一大群的女人,彼此间的地位完全视乎伊放勋的宠爱程度而定。娥皇女英姐妹的母亲都不受宠,所以严格来讲,她们都是庶出的。
  太史公司马迁在《五帝本记》里说道:当年尧帝听说了舜的声名,于是嫁女与他,并且考察了若干年,觉得舜确实堪当重任,便把自己的王位也授予了这位乘龙快婿,是为“禅让”。
娥皇女英
娥皇女英
  三年后,舜死于苍梧,归葬湖南九嶷山。
  失去了丈夫的娥皇女英姐妹,面对奔流的湘江,痛哭失声。
  流水远逝,正象她们的丈夫一去不返,不能复生。芦蒿无边,江雾苍茫,临风凭吊,更添哀伤。
  无力北返、伤痛难禁,娥皇女英在痛哭之后,投湘江自尽了。
  同情这对姐妹的人们,从此将她们视作专司蜡月的花神水仙。
  还说,她们的眼泪滴在湘江边的竹子上,泪痕不褪,点点成斑。
  传说天帝因为姐妹的痴情而怜悯他们,依生前身份的不同,舜帝被封为湘水之神,号曰“湘君”,娥皇女英则为湘水女神,号曰“湘夫人”。湘江边沾着这对姐妹思夫泪痕的斑竹,因此被称为“湘妃竹”。
  一千多年后,屈原作《离骚〈九歌〉》,做为祭祀湘君和湘夫人时的乐辞:
娥皇女英
娥皇女英
   湘君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覃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荪挠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
   横流涕兮潺爰,隐思君兮诽侧;
   桂擢兮兰世,囗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决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湘妃竹
湘妃竹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溺溺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烦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频中,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媛;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筮;
   闻佳人兮召余,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
   桂栋兮兰僚,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辟蕙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
   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谍兮醴浦;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