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作者是现代著名作家金庸的作品,是《飞狐外传》的后传,写于1959年。故事发生于清乾隆四十五年三月十五日。以插叙倒叙为主要叙述方法,通过各次要人物的对话中“罗生门”式的回忆叙述,带出从李自成起义到故事发生时,主角胡斐之父胡一刀与武林人士之间恩怨情仇的陈年历史故事。后《雪山飞狐》被改编成多部影视作品。

基本信息

  书名:《雪山飞狐》
  写作时间:写于1959年
  历史背景:清乾隆年间
  主人公:胡一刀、胡斐、苗人凤、苗若兰
  相关书目:《飞狐外传》

故事介绍

  故事发生在清代乾隆时期的关外。饮马川陶百岁、陶子安父子从雪山中挖出一件宝物,封于铁盒之中。北京平通镖局总镖头熊元献带一伙人来抢夺,却被天龙门北宗阮士中、曹云奇、田青文与南宗殷吉劫去。大家拼打之间,一个名叫宝树的丑陋和尚赶到。宝树强“请”众人来到一高耸入云的玉笔峰山庄做客。因山庄主杜希盂外出未归,客人吃饭闲聊。
  原来庄主邀请武林高手在此会一位盖世英雄——雪山飞狐胡斐。午前胡斐派二童子送信,称午间践约。玉笔峰上众人重新争夺铁盒,宝树倚强将铁盒持在手中,令人打开,内装一柄宝刀。
  宝树谈起宝刀的来历,继而,分别由宝树、金面佛大侠苗人凤之女苗若兰、平阿四及陶百岁之口讲述了与此相关的一段武林往事。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此宝刀乃闯王李自成之遗物。闯王兵败时,身边有胡苗范田四大侍卫。闯王被困九宫山时,派苗范田三人去求救援,胡侍卫护卫闯王。但救援未到、敌兵先至,胡侍卫以一死卒充闯王献于清兵,然后将闯王安置一隐秘庙中为僧。胡侍卫因得清兵信任升官,苗范田三人却以为胡出卖闯王,定计报仇。三人行刺吴三桂时巧遇胡,不及胡陈明原委即将胡杀死。以后胡之子以实情告知三人,三人当众自刎。三人后代未知内情,苗范田遂与胡世代为仇。百余年来,四家子孙怨怨相报,无一代能得善终。
  至胡一刀、苗人凤一代仍继先辈之仇。胡一刀护妻去南方生产,至唐官屯突然临产,此时恰与来此寻仇之苗人凤、田归农等人相逢。胡一刀遣人将当年实情告苗,却因田归农从中做梗而未达。胡苗遂有一场苦战。交战几日,二人仗义行侠之豪气与各怀之绝艺使对方顿生钦佩,虽为仇家却彼此视为知己。因田归农在二人比武之兵器上暗涂毒药,胡一刀以小伤毙命,胡夫人将幼子托与苗人凤,随夫自尽,田归农欲加害幼子,幸为平阿四救下,抚养长大,取名胡斐,按胡一刀遗下之刀谱练成绝技,称名武林,为雪山飞狐。
   这日正午,胡斐如约至玉笔峰,峰上诸人因各怀鬼胎,惧怕胡斐,俱避内室。苗若兰镇定而出,接待胡斐,二人顿生爱恋。因庄主不在,胡斐暂避峰下。峰上之人谈及宝刀为当年闯王获明皇室宝之藏处指南,遂按宝刀所示,众人于峰后寻巨宝藏处。行前宝树将苗若兰点穴、田青文脱去若兰衣裤置其床上帐内。胡斐再至峰上,进内室,忽闻庄主约大内侍卫与武林高手来此围捕自己与苗人风,急避帐内,遭遇只着内衣之若兰。苗人凤来至峰上,不意中奸人之计被绑,胡斐勇出杀敌救苗人凤。但当苗人凤又见胡斐所出之床上尚有只着内衣的女儿时,认为胡斐乃奸恶小人,追击胡斐。
  胡抱若兰逃下峰去,巧见寻宝诸人于藏宝洞因贪婪彼此厮杀,遂将诸人关闭石门之内,使其永不见天日。二人倾诉爱意、私定永好,苗人凤却已赶到,约胡斐到一险处相斗,数十回合不分上下。当二人落至一悬岩之上,悬岩已然松动,不能承二人之重量。此时苗人凤进招现出弱点,胡斐趁机进招即可将其翻下悬崖,但对手乃恋人之父;若不下手,则对方进招自己当落得粉身碎骨。这一刀他是进是退?作者把答案留给了读者。

作品人物

  书中人物:胡一刀
  性格背景:粗犷豪迈,心细如尘,孤芳自赏,不求名利。秉承先祖遗言,望化解四家恩怨,不言报仇。
  人物遭遇:寻找宝藏时,邂逅郎剑秋,对秋之聪明才智佩服不已,更结成夫妇。后秋有孕,回南方待产,遇田归农等伏击,胡全不放在眼内,及至苗人凤出现,二人越打越投契,惺惺相惜。因不想失去一个对手,决定将昔日恩怨告之凤,谁料却遭田归农从中作梗。  书中人物:胡斐
  性格背景:天资聪颖、生性豪迈、练武良才、沉实、重情义,粗中有细,能屈能伸。
  人物遭遇:胡一刀之子,甫出世便父母双亡,由平四抚养成人。因误会认定苗人凤是杀父仇人。武功大成后,相约苗、田等了结多年恩怨。后认识苗人凤的女儿--苗若兰,无奈锺情於她。苗人凤误以为胡斐污辱了若兰,于是两人生死一战,到最後有机会杀苗人凤,却不忍下手,结局是胡斐的内心在挣扎在杀与不杀之间。
苗若兰
苗若兰
  书中人物:苗若兰
  性格背景:出尘脱俗、温柔婉若、心地善良、明辨是非。
  人物遭遇:若兰为苗人凤独生女,阴差阳错下遇到伤斐,二人互生情愫。
  书中人物:苗人凤
  性格背景:秉性正义,疾恶如仇。木纳,不懂情趣,武功天分高。
  人物遭遇:外号金面佛,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因沉醉武功,使妻子南兰红杏出墙,改嫁田归农。与胡一刀激战多日,钦佩对方武功,有相逢恨晚的感觉。错手杀死胡一刀后,一直耿耿于怀,为免后人重蹈覆彻,不将武功传予独生女若兰。
  书中人物:田归农
  性格背景:一代枭雄、生性风流、工于心计,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人物遭遇:临死时惊觉自己一生做错了太多事,而受报应,最终自杀。
  书中人物:平阿四
  性格背景:为人自卑,善良忠心,有恩必报。
  人物遭遇:本为客店小厮,受胡一刀相助,得以解决贵利之灾,自此对他死心塌地,以报救命之恩。受胡夫人临死所托,虽然被田归农斩去一手及在面上劈了一刀,但仍冒死将小胡斐救出,将之抚养成人。
  《雪山飞狐》人物(共有25人)
  于管家 田青文 左书僮 右书僮 平阿四 阮士忠 刘元鹤 杜希孟 周云阳 郑三娘 宝树 苗若兰 苗人凤 范帮主 殷吉 胡一刀 胡夫人 胡斐 陶子安 陶百岁 曹云奇 琴儿 熊元献 静智大师 赛总管

作品评论

  
  闲话金庸之四:《雪山飞狐》的新潮与疏漏(作者:孙勇进)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雪山飞狐》是非常好看的一部。尤其是写胡一刀、苗人凤沧州决斗的那几幕,人物的慷慨豪迈、侠骨柔情,英雄间的坦荡磊落、惺惺相惜,无不写的曲尽其情。胡一刀,苗人凤,胡夫人,三个人物,一个宛如雪地里锋芒照眼的寒刀,一个恍若秋风中劲直凛厉的长枪,一个好比月光下冰晶玉莹的宝剑,可谓交相辉映。和这三人夺目的光彩比,后来出场的雪山飞狐,那只能算是小儿科。金庸自己说这部小说的主角其实不是雪山飞狐,而是胡一刀,确实很对。沧州决斗这几章,即使放在金庸自己的作品里,跟《天龙八 部》《笑傲江湖》这些大部头的作品放在一块儿比,也算上上。
  另外,这部小说的好看,还在于它有很多比较新潮、洋气的东西在里面,古龙曾说金庸是武侠小说家里的洋才子,这部小说就是很好的例证。
  金庸的《雪山飞狐》,其中几章的场景集中在一座孤峰峭立的雪山之顶一家山庄里,困在这里的一群各怀心事的江湖豪客,外加一个清丽照人的女郎,一个形容丑陋的佣仆,围绕着一盒宝物,缓缓地讲述起故事。随着一个又一个的讲述,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秘密,异常惨烈的家族仇杀,藤牵蔓绕的百年恩怨,一点点被揭出。这其实是现代好多推理小说中常出现的典型的困境场景,一群人,围困在四面阻隔的孤岛中,或大雪断路的深山别墅里,在恐怖的凶杀氛围里交谈,又不断有人死去,不少推理小说都喜欢这样写。
  另外,小说中随着天龙门众人的讲述,镜头闪回到这一门派内部的彼此暗算争夺,闪回到田青文掐死并偷埋私生子的夜晚,又回闪到大厅里田青文听到秘密被揭破而当众晕倒一节,又有点《基督山伯爵》的影子,在那篇小说第六十三章《晚宴》里,也写了一个非常类似的恐怖的花园之夜,不知是不是巧合。
  再有,小说利用宝树和尚和苗若兰对那场沧州决斗的不同讲述,在看故事人的心中勾起特殊悬念,更是明显借用了日本电影《罗生门》的手法。
  除了这些,小说的整体布局,从写武侠小说的角度来看,也算一冒险:一共九章的篇幅,刨去人物讲述的部分,全部事件都发生在一天,其中七章半又都发生在同一个地点,玉笔山庄。这种结构在“纯文学”里自然算不了什么,可在武侠小说中,还从来没见到有第二部这样写。对以讲故事图热闹为主要趣味的武侠小说来讲,用这种结构,确实有更大的难度,要担抓不住读者的风险,没有十足的把握,这是玩儿不起的。对一般看故事的人来说,武侠小说说到天上去,它首先还是武侠小说,首先还是要看它好看不好看,好看才是硬道理。技法的探索之类,那是其次而又其次的事。故事不好看,技法再新也没用。
  但金庸玩儿的就相当不错,《雪山飞狐》的洋和新,一点儿没妨碍它的好看,甚至使它更好看。有了这些,小说的情节更加曲折,悬念更加强烈,人物也更加凛凛如生了。尤其是写沧州决斗的几日几夜,不同人的不同讲述,对展现人物的风神,起了类似于传统绘画反复皴染的效果。新潮的讲故事技法和传统的侠义精神,能完满结合,单凭这点,在当代过江之鲫一样数不清的武侠小说里,《雪山飞狐》也可卓然独立。
  不过,非常可惜,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是,这部本来可称上上之作的作品,居然会有些低级得难以忍受的疏漏。
  比如,小说里的一些人物,居然会半途蒸发。
  第一个蒸发的是玉笔山庄的于管家。于管家在小说里只是次要角色,但主要人物写的出色,次要人物也往往出采,这向来就是金庸的本事。这部小说的头几章里,金庸在写其他人物时,几次见缝插针写到于管家这次要角色,写出这条四十多岁江湖汉子的劲气内敛,及凛然正气,运笔非常细心,也相当用心。尤其是一节十分精彩,即众人对着李自成遗下的军刀上“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人如淫我母”的字样悠然神往喟叹时,清庭走狗大内侍卫刘元鹤却偏偏反对,说什么“那李自成流血千里,杀人如麻,怎会下这十四字军令?”,这时于管家不顾自己的仆人身份,忽然插口,凛然驳斥:“你们居官之人,自然说他胡乱杀人。其实闯王杀的只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这些本就算不得是人。‘杀一人如杀我父’之令,是不许部属妄杀一个好人,这话一些儿也不错!”直驳得满清鹰犬哑口无言,真令人读之大快。
  可问题是,小说里这条汉子,在大敌突至众皆逃窜之际犹挺身而出,陪苗若兰见雪山飞狐时还在场,但在苗胡相会后居然在作品中消失了,没有任何交代,踪迹全无。
  还有快嘴琴儿,这苗若兰的侍婢因忠心护主,被恶僧宝树点倒在山庄的大厅,但随后雪山飞狐来到,居然没有见到她,随后苗人凤于山庄内大战群敌,也没有见到她,这也怪。这点对小说后面的情节并非无关紧要,如果雪山飞狐进入山庄见到了快嘴琴儿,解开她被点的穴道,问知苗若兰在内,后面的很多戏就唱不下去了,很多情节都得重写。
  此外还有玉笔山庄的一大群佣仆。小说第二章写到,雪山飞狐的两个童子在山庄大厅里与众人相斗,此时“这庄子中佣仆婢女,个个都会武功,听说对方两个下书的童儿在厅上与人动手,纷纷走出来,站在廊下观斗。”描写激烈的打斗,犹好整以暇,忙里偷闲地写一笔众佣仆出来观斗,正见金老先生的用笔从容。可这一大群佣仆,后来又哪去了?无论如何,后来山庄的庄主杜希孟同赛总管、范帮主一行十余人进庄时,于管家和这些佣仆总该出来迎主待客。
  如果说琴儿的蒸发,可能还是无心疏漏,那么于管家和山庄佣仆的消失,则是有意为之。证据是作者自己在小说里也写道:“杜希孟心中纳闷,不知自己的家人与婢仆到了何处,怎么一个人影也不见”。其实何止是杜希孟纳闷,真正应该纳闷的倒是读者,这些人哪去了,最应该回答这个问题的,是作者。
  合理的答案只能有一个,就是作者要写后面的打斗,这些人物再出现未免碍事,处理起来大费周章,所以,图省事,干脆就让他们消失。
  这样随意地抹掉人物(即使是次要人物)就太不高明了。如果说前面在打斗之中写到佣仆,忙里偷闲,是大家风度,那么后面却让这些人没来由地消失,就是忙而偷懒,即使不是存心愚弄读者,也是下下。
  这样看去的《雪山飞狐》,就是时见大手笔风范,又杂有下乘之笔的作品,这确乎有点可惜。不知金老先生这一次全面修订作品,会不会将这些漏洞补上。

影视作品

· 

·电影

 
  1964年,香港粤语长片,峨嵋电影公司,共2集,导演李化,江汉饰胡斐,欧嘉慧,李月清,石坚主演。

·电视剧

 
  以《雪山飞狐》为名称的电视剧系列,皆为香港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两部书《雪山飞狐》及《飞狐外传》之合成剧集,剧名仍作《雪山飞狐》。
  1977年,香港佳视,监制萧笙,卫子云饰胡斐/胡一刀,白彪饰苗人凤,罗乐林饰田归农,马海伦饰胡一刀夫人,米雪饰袁紫衣,文雪儿饰程灵素,李通明饰苗若兰。
  1985年,香港无线,监制王天林吕良伟饰胡斐/胡一刀,谢贤饰苗人凤,曾江饰田归农,戚美珍饰魏映雪(胡一刀夫人),陈秀珠饰南兰,周秀兰饰袁紫衣,景黛音饰程灵素,曾华倩饰苗若兰,赵雅芝饰马春花,黄允材饰福康安/陈家洛,龙天生饰平阿四,许绍雄饰阎基,朱小宝饰田青文,石坚饰商剑鸣,罗兰饰商老太,关礼杰饰商宝震,杨泽霖饰凤天南,张英才饰无嗔,骆应钧饰石万嗔,鲍方饰杜希孟,蓝天饰马行空,刘江饰李自成。
  1991年,台湾台视,40集,孟飞饰胡斐/胡一刀,龚慈恩饰程灵素/(胡一刀夫人)冰雪儿,慕思成饰苗人凤/苗卫士,汤镇宗饰田归农/田卫士,伍宇娟饰袁紫衣/袁银姑,袁嘉佩饰南兰,王璐瑶饰苗若兰,关勇饰平阿四,吕莹盈饰马春花,林炜饰福康安/陈家洛,张绍滨饰赵半山,韩烽饰骆冰,赵贵饰无尘道长,李杰饰李自成,杨玄饰“飞天狐狸”胡卫士/慕容景岳,付克礼饰范帮主/范卫士,梁佩玉饰田青文,秦迎春饰薛鹊,玉尚饰商宝震,于云鹤饰曹云奇,吴江波饰陶子安,高振鹏饰无嗔,马静圆饰石万嗔,穆怀伟饰吴三桂。
电视剧《雪山飞狐》
电视剧《雪山飞狐》
  1999年,香港无线,监制李添胜,黄日华饰胡一刀,陈锦鸿饰胡斐,尹扬明饰苗人凤,张兆辉饰田归农,邵美琪饰郎剑秋(胡一刀夫人),佘诗曼饰苗若兰,滕丽明饰聂桑青(合成新角,代表袁紫衣、马春花与田青文),魏骏杰饰福康安/陈家洛,刘晓彤饰幺一一(代替程灵素),廖启智饰平阿四,秦煌饰赵半山,邝佐辉饰文泰来,冯晓文饰骆冰,梁思浩饰心砚,刘江饰阎基,容锦昌饰商宝震,陈安莹饰商老太,鲍方饰无嗔,刘家辉饰石万嗔,骆应钧饰李自成。
  2007年,香港亚视本港台,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40集,监制王晶,总导演刘伟强,聂远饰胡斐,黄秋生饰胡一刀,方中信饰苗人凤,谭耀文饰田归农,吕一饰南兰,张彤饰胡一刀夫人,朱茵饰袁紫衣,钟欣桐饰程灵素,安以轩饰苗若兰,高虎饰平阿四,任袁媛饰马春花,吴庆哲饰福康安,桑卫淋饰文泰来,陈佳佳饰薛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