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宴

鸿门宴
鸿门宴
  鸿门宴是指在公元前206年于秦朝都城咸阳郊外的鸿门(今陕西省 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鸿门堡村)举行的一次宴会,参与者包括当时两支抗秦军的领袖项羽刘邦。是次宴会在秦末农民战争及楚汉战争皆发生重要影响,被认为间接促成项羽败亡以及刘邦成功建立汉朝
    

作者简介

    
司马迁画像
司马迁画像
  司马迁(前145-87?),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今陕西韩城)人。二十岁那一年开始了漫游生活。“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闚九疑,浮于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戹困鄱薛彭城,过梁楚以归。”(《中国文学史》第一册。以下引文同)归后“仕为郎中”,又“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邛、笮、昆明”,以后又因侍从武帝巡狩、封禅,游历了更多的地方。丰富历史知识和生活经验,扩大了司马迁的胸襟和眼界。根据司马迁写于太始四年(前93)的《报任安书》“近自托于无能之辞,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考之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理,凡百三十篇。”证明《史记》基本完成。
    

·《史记》简介 

《史记》
《史记》
  《史记》是我国历史学上一个划时代的标志,是一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报任安书》)的伟大著作,是司马迁对我国民族文化特别是历史学方面的极宝贵的贡献。全书包括本纪、表、书、世家和列传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史记》开创了我国纪传体的史学,同时也开创了我国的传记文学。在“本纪”、“世家”和“列传”中所写的一系列历史人物,不仅表现了作者对历史的高度概括力和卓越的见识,而且通过那些人物的活动,生动地展开了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
    

创作背景

    
  在鸿门宴之前,项羽打败秦章邯军,声威大振,以致“项羽召见诸侯将”,(《历代文选·项羽本纪》下同)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项羽的力量,可谓空前强大。刘邦此时间道而入,破咸阳,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在秦地百姓中取得良好声誉,为占据关中地区打下了基础。对于趁乱起兵,诛灭暴秦,能得到一块理想的地盘立国称王,刘邦和其他起义军队首领的愿望莫过于此。但项羽不会让刘邦圆他的梦,而且刘邦的举动招致项羽大怒:在项羽看来,出身于楚国将门之家的他,从江东到中原,屡立战功,其功绩非出身小吏的刘邦可比,更何况钜鹿一战,收伏秦军主力,秦朝被他颠覆,而刘邦竟先他而入关中,岂非是让他受强敌之苦,刘邦得秦地之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楚怀王兵分两路,由项羽、刘邦率领分头向秦进攻。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项羽本纪》)这是一颗很诱人的胜利果实,志在必得的项羽却被不曾料到的刘邦抢先,由此激起了项羽的怒火。自高自大的项羽不顾毁约之嫌,使当阳君等奋力击破函谷关,以到了不惜全力的地步。恰在怒火冲天之际,又有火上浇油的曹无伤暗中告密,说刘邦“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鸿门宴》下同)难怪项羽立刻下令“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就要发生。鸿门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事件。两军相比,项羽占明显的优势。拥有十万兵力在霸上的刘邦与项羽在新丰、鸿门的四十万大军是无法对抗的,项羽军中有着很高地位的谋士范增又在极力鼓动项羽向刘邦进攻。刘邦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让读者捏出一把汗,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汉高祖刘邦
汉高祖刘邦
  文章至此已造成先声夺人的气势,在情节上一开篇就出现波涛,震人心魄。历史上有时会出现一些戏剧性的巧合:刘邦手下有个曹无伤向项羽告密,项羽手下的项伯又通过张良给刘邦通风报信。曹无伤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倒向项羽一边是看项羽势力比刘邦大,身在汉营心在项羽。结果却让项羽不当回事的给出卖了。而项伯是个忠厚讲义气的人,但缺少政治谋略,拿军机当儿戏。他本无心于刘邦,在项羽军中地位也很高,却被刘邦拉了过去。刘邦很会做人,像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般,抓住了张良,转而求助项伯搭救。刘邦的机敏和项羽的轻信,将战场的斗争转为宴席间的政治斗争,使鸿门宴暗藏杀机。对项羽这边来说,天赐良机,要攻杀的对象自己送上门来,擒杀不费吹灰之力。而刘邦小心谨慎,卑辞恭貌,试图换取项羽的信任。双方的较量由明转暗,老谋深算的范增清楚刘邦潜在的威胁,又恼恨项羽不按计行事,必欲将刘邦除去而后快,因而使宴会险象环生,气势咄咄逼人。樊哙带剑拥盾闯入宴席,局面顿时紧张。英雄相惜的项羽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赐酒设座,这给了刘邦脱身的机会,冒险成功,安全返回。     

作品原文

    
  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
  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张良。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欲呼张良与俱去,曰:“毋从俱死也。”张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不可不语。”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者?”曰:“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张良曰:“秦时与臣游,项伯杀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沛公曰:“孰与君少长?”良曰:“长于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张良出,要项伯。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曰:“吾入关,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王许诺。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棗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
  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王曰:“壮士!棗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曰:“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王未有以应,曰:“坐。”樊哙从良坐。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
西楚霸王项羽
西楚霸王项羽
  沛公已出,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遂去。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来何操?”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沛公谓张良曰:“从此道至吾军,不过二十里耳。度我至军中,公乃入。”
  沛公已去,间至军中。张良入谢,曰:“沛公不胜桮杓,不能辞。谨使臣良奉白璧一双,再拜献大王足下,玉斗一双,再拜奉大将军足下。”项王曰:“沛公安在?”良曰:“闻大王有意督过之,脱身独去,已至军矣。”项王则受壁,置之坐上。亚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曰:“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    

作品译文

    
  沛公驻军霸上,还没有跟项羽见面。沛公的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对项羽说:“沛公打算做关中王,任命子婴为国相,已全部占有了秦国的珍宝。”项羽大怒道:“明天犒劳士兵,给我去打垮沛公的部队!”在这时,项羽的军队有四十万人,驻扎在新丰鸿门;沛公的军队有十万人,驻扎在霸上。范增劝说项羽道:“沛公在山东时,贪图财货,喜欢漂亮的女人。如今入了关,不拿什么财物,也不迷恋女色,看来他的野心不小。我(曾)派人观察他的‘云气’,都呈现出龙虎的形状,五彩斑斓,这可是天子的云气啊。赶紧攻打他吧,不要错过机会。”
  楚军的左尹项伯是项羽的叔父,一向跟留侯张良要好。张良这时跟随沛公,项伯于是连夜骑马到沛公军营,私下会见张良,把项羽将发动进攻的事全都告诉了他,想叫张良跟他一同离去,说:“不要跟着他们一块送死。”张良说:“我替韩王送沛公(到这里),沛公如今有急难,我逃离了他,是不守信义的,我不能不跟他说说。”张良于是进(中军帐),又把全部情况告诉了沛公。沛公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办呢?”张良说:“谁给大王献闭关这条计策的?”沛公说:“有个浅陋的小人劝我说,‘守住函谷关,不让诸侯的军队进来,就可以占领秦的全境称王了’,所以听了他的。”张良说:“估计大王的部队能跟项王抗衡吗?”沛公沉默了一会,说:“本来就比不上他啊,将怎么办呢?”张良说:“让我去告诉项伯,说您是不敢违背项王(意旨)的。”沛公说:“你怎么跟项伯有交情的?”张良说:“秦朝的时候,他跟我交往,他杀了人,我救活了他;如今有急难,幸亏他来告诉我。”沛公说:“你跟他谁大谁小?”张良说:“他比我大。”刘邦说:“你替我请他进来,我要把他当兄长一样对待。”张良出去邀请项伯,项伯就进来见沛公。沛公举起酒杯祝项伯健康,(又)跟他约定结为儿女亲家,说:“我入关后,财物丝毫不敢据为己有,给官吏和百姓造册登记,封存官库,等待项将军来(处理)。之所以派部队把守函谷关,是防备其他盗贼进来和意外事故。我日夜盼望项将军到来,怎么敢反叛呢!希望您(向项将军)详细说明我是不会忘恩的。”项伯答应下来,对沛公说:“明天不可不早些来向项王道歉。”沛公说:“好。”于是项伯又连夜离去,回到自己军营后,将沛公的话全都转告项王,趁机说道:“沛公不先攻破关中,你怎么能入关呢?如今人家有了大功,却去进攻他,这是不合道义的。不如趁他来拜会好好款待他。”项王答应了。
杀机重重
                 杀机重重
  第二天,沛公带着一百多人马来拜会项王。到了鸿门,道歉说:“我和将军合力攻秦,将军在黄河北作战,我在黄河南作战,却没有料到自己能先入关破秦,能在这里再次见到您。现在由于小人的谗言,使您我之间产生了隔阂……”项王说:“这是您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否则,我怎么会这样呢?”项王当天就留沛公一道喝酒。项羽、项伯面向东坐;亚父面向南坐──亚父就是范增;沛公面向北坐;张良面向西陪坐。范增多次给项王使眼色,又接连三次举起所佩带的玉玦示意项王(杀死沛公),项王(却)默默地没有反应。范增站起来,到外面召来项庄,对他说:“君王为人心慈手软,你进去,上前给他们祝酒,祝过酒,请求舞剑,借机将沛公击倒在座位上,杀掉他。不这么做,你们这些人将来都会成为他的俘虏!”项庄于是进去祝酒,祝过酒,说:“君王跟沛公一块喝酒,军中没有什么娱乐的,让我来舞剑吧。”项王说:“好。”项庄拔出剑舞起来,项伯也拔剑舞起来,时时用自己的身子掩护沛公,项庄不能得手。
  于是张良赶往军营门口见樊哙。樊哙说:“今天的事情怎么样?”张良说:“危急得很!此刻项庄拔剑起舞,总想在沛公身上打主意。”樊哙说:“这太紧迫了!我得进去,跟沛公同生共死。”就带着剑拿着盾牌进了军营大门。交叉举戟的卫兵想拦住不让他进去,樊哙侧着盾牌一撞,卫兵们跌倒在地。樊哙终于进了中军帐,揭开帷幕,面向西站定,瞪眼看着项王,头发竖起来,眼眶都裂开了。项王手握剑柄,直起身子,问道:“来人是干什么的?”张良说:“是沛公的警卫官樊哙。”项王说:“壮士!赐给他一杯酒。”于是(有人)给了他一大杯酒。樊哙下拜称谢后,起身,站着一饮而尽。项王说:“赐给他猪腿。”于是(有人)送给他一只生猪腿。樊哙(先)把盾牌扣在地上,(再)放在它上面,拔出剑来切着吃。项王说:“壮士!能再喝酒吗?”樊哙说:“我连死都不畏避,一杯酒哪里用得着推辞,秦王有虎狼一般的心肠,杀人唯恐不能杀光,对人用刑唯恐不能用尽酷刑,普天下的人都起来反抗他。楚怀王曾跟各路将军约定:‘首先攻破秦国进入咸阳的就封他做关中王。’如今沛公最先攻破秦国进入咸阳,一丝一毫都不敢去碰一碰,(又)把皇宫封闭起来,(然后)将部队带回霸上,等待大王到来。所以派遣将官把守关门,为的是防备其他盗贼进出和意外事故。   

作品赏析 

·光彩照人的人物形象

  《史记·鸿门宴》中人物形象的丰富饱满,生动鲜明,不仅得力于司马迁对材料的取舍和安排,而且也得力于他使用了多种方法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特征。他尽力避免一般地梗概地叙述,而是抓住主要事件,具体细致地描写人物的活动,使人物性格突出。对于一场浩大的军事行动,作者寥寥几笔就交待清楚。破关而入,攻城守战,均一笔带过,突出项羽的一怒。鸿门宴中,繁琐礼仪,推杯换盏都舍去不写,而专抓住范增的示意,项庄舞剑,樊哙闯宴,刘邦私逃几个环节加以渲染,把人物推到矛盾冲突的尖端,让人物在紧张的斗争中,表现他们各自的优点和弱点,表现他们的性格特征。在鸿门宴中,盖世英雄项羽的表现坦率而少谋略,既没有钜鹿之战的豪气,也缺少后来垓下被围,乌江自刎时的悲壮,显得优柔寡断,则愎自用。
  钜鹿之战把项羽的地位推向顶峰,唯我独尊。所以他不顾当初的约定,听到刘邦已入关中后,勃然大怒,破关而入,直指刘邦兴师问罪。刘邦的假意奉承,又让他立刻心软了下来,不但轻易相信了刘邦的话,而且胸无城府地把告密人坦率告之,导致曹无伤枉送性命。在他的眼中,曹无伤本来就无足轻重,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这种盲目的自高自大害得他后来孤单无助,四面楚歌,许多原来对他抱有希望的人都离他而去,比如韩信、范增。在战场上,项羽神勇异常,气魄惊天撼地,但是在政治斗争上,幼稚天真。他看不清当时的形势,只想着为楚报复暴秦,坑杀秦兵,火烧秦宫,大封诸侯,快意恩仇,然后衣锦还乡。他斗不过刘邦。刘邦也不轻易相信别人,当张良向他告知项伯带来的消息时,他怀疑张良,但马上又转变了态度,对项伯卑辞恭貌,和张良一样的与之称兄道弟,既拉拢项伯为他在项羽面前说好话,也感动了张良,让他们在宴会斗争中时刻保护着他。刘邦是虚伪奸诈,善于委过于人的。
  做关中王是他的梦想,一旦得以实现,他便有些得意忘形,真的去做准备了。当形势不利,危难当头之际,又立刻翻脸不认人,推出替罪羊来。张良问他“谁为大王为此计者?”刘邦的回答是值得品味的:“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称建议的人为鲰生,含有轻蔑贬低之意,果有此心,当初又怎么会采纳呢?当然,刘邦的委过是遮遮掩掩的,和项羽直通通地就把曹无伤出卖了不同。项羽本来就没把曹无伤当回事,所以他是缺心眼的坦率,性情使然。而刘邦却是唯利是尊,见风使舵,表现出内心的奸诈。明明是自己做的,却说是别人出的主意,甚至让人怀疑有没有鲰生这样一个人。刘邦是怯懦的,当听到项羽兴师问罪的消息时,大惊曰:“为之奈何?”手足无措,窘相毕露。世人多以人品行为论刘项,刘邦的奸诈使谋确实让人不喜欢,但刘邦却是一个政治家,他能做到入关后,“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克制欲望。也能做到张良向他提出意见后,欣然采纳。在鸿门宴中,更显英雄本色的,是刘邦,而不是项羽。
  小说评论家在评《三国演义》关羽单刀赴会时,击节称赞,称作千古佳话,那是作小说,虚构成分多。而刘邦赴鸿门宴,这是历史的真实。我们仿佛看到外表战战兢兢的刘邦,轻骑简从,辞卑色恭俯首在趾高气扬的项羽面前,但内心却坚忍冷静,审时度势,权衡天下于胸腹之中。以成败论英雄未免太极端,称刘邦是英雄不是说他成功建立了汉朝。单是就鸿门宴一节来说,刘邦就表现出非凡的胆略。明知凶多吉少,他还是亲自去项羽营中。他善于利用人,也善于抓住机会。本来是项羽心腹大将的项伯,在宴会前就为刘邦说好话,用“道义”束缚项羽,在宴中与项庄对舞,处处回护刘邦。他能够在项羽泄露曹无伤出卖了他时,不动声色,回去后果断处死曹无伤。他的懦弱是一个平常人遇到这种事后都有的惧怕,范增几次举玦示意都让他胆颤心惊,项庄舞剑,更是生死悬于一线。人们或许会嘲笑刘邦,但刘邦不逞匹夫之勇,在项羽面前,他能委曲自己,甚至在部下面前,也不掩饰他的这种恐惧。目的达到了,他就开始为自己安全逃离做精心的安排。这就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可以说这就是政治家的深谋远虑,也是做为个体的人的阴险狡诈。项羽在鸿门宴一开始就输给了刘邦。他太过于相信自己,自高自大,目空一切。在斩宋义,夺帅旗时,他是卓有眼光的。他的胜利蒙蔽了他,让他居高临下,看不清敌人,也看不见自己。这种目空一切,刚愎自用的风格让他在宴会上,不理会谋士范增的暗示,对项伯袒护刘邦听之任之,一点也不戒备。就连刘邦逃席,私自潜走都不去追究,足见其仗势狂妄,思虑肤浅的性格。这种人做人是让人敬佩的,有侠义之风,做政治家注定要失败。在鸿门宴上,刘邦笼络部下,让部下肯为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甚至敌营中都有人肯为他出力。项羽却连唯一的谋士的话都听不进去,弄巧成拙,内部先见离心,这也证明后来的失败成为必然。
    
  在鸿门宴中,还有几位值得称道的人物,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张良和范增,一个是刘邦的宾僚,一个是项羽的谋士。就其地位而言,范增在项羽军中号称亚父,张良对刘邦来说也很重要。两人的头脑都清晰冷静,善于分析局势,对各自的辅佐对象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作者通过他们的言行,让读者绝不混淆。范增给项羽出谋划策,提出建议,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出的话就是决定的事。宴席上,他见项羽不按预定的计划行事,干脆独自做主,找来项庄,让他在宴席上刺杀刘邦。事败之后,公然大发雷霆,击碎玉斗,指桑骂槐。从一开始的得意到最后的悲观失望,表现出谋略胜人的老谋士的无奈。张良从开始到最后都异常冷静,善于分析局势,也表现出他的忠贞所属。按理说,大难当头,项伯来救他时,他跟着项伯逃走也是常理。但他没有背弃刘邦,反而向刘邦出主意,要刘邦利用项伯。
  在宴席上,时时关注刘邦的安危。在最危险的时候,临危不乱,运筹高度自如,最后又独挡一面,在刘邦逃走后向项羽、范增送上礼物。他对刘邦是忠心的。尽管刘邦起初对他与项伯的关系有些怀疑,他却不计较,仍替刘邦做周密的安排。对项羽的态度不卑不亢,有理有节,礼仪周全,显示出与范增不同的儒雅风度。在鸿门宴中,怒闯宴席,“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的樊哙,其豪爽勇猛之形态跃然纸上,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樊哙却不只是勇猛之徒,他的一番话表明他也深知谋略,善于政治斗争。正是他的话,印证了项伯给项羽为刘邦求情的话,才使形势转向缓和。同样作为项羽猛将的项庄,拨剑起舞,意欲刺杀刘邦,似巧实拙,与樊哙的豪气不能相提并论。一则军中舞剑,虽获项羽同意,常常指向刘邦,却让已无心杀刘的项羽心中不悦;二则激起项伯对舞,处处回护刘邦,内部不和尽现众人面前;三则刺杀不成,落下话柄,最后成了范增发泄的替罪羊。    

·通俗而凝炼的语言特色

    
  《鸿门宴》的语言也富有特色。从叙述语言来说,言简意赅,使用当时通俗的书面语言,就是今人读起来也不十分费劲,比较容易读懂。在事件的叙述中,有时寥寥几笔,就展现一幅生动形象的场面;有时挥毫泼墨,极尽渲染之能,大气滂薄,声势撼天动地。作为一部历史著作,《史记》是忠实于历史事实的记载的,所以刘向、杨雄,班氏父子等都称之为“实录”。(《中国文学史》)但作者却在“实录”的基础上,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表现了人物思想性格的重要特征,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量。班固称其叙事才能“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中国历代文论选》下同)称赞其实录:“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在叙事中,故事化的方法,避免了平板的叙述。鸿门宴的情节并不复杂,双方实力悬殊,结果却出于意料之外,这正好给了作者制造悬念的条件。作者一方面忠于历史的真实,一方面让整个事件一波三折,波澜起伏,每一步都环环相扣,因果承袭。在一场两军对垒的严峻时刻,作者没在去铺陈军队的对峙场面,只写道:“当时是,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鸿门宴》下同)就勾画了当时紧张的场面,为后面的宴会做了铺垫。许多必要的交待,有些由出场人物对话中说出,有些一笔带过,将笔墨集中在主体事件上,突出人物性格特征。
  作者“善序事理”,并不只是概括地交待历史过程,而是在细节刻画,描写方面,用以突出主题。比如鸿门宴的席次安排:“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待。”按中国先秦礼仪,宴会四面座位,以东向最尊,次为南向,再次为北向,西向侍坐。刘邦是客人,中国传统礼仪,客人都是被让在最尊贵的席位的,而鸿门宴中,“项王、项伯东向坐”是最上位。这个细节之所以写得这么详细,除了人们如睹其中场面外,重要的是它表现出双方力量悬殊,反映了项羽的自高自大及刘邦的委曲求全。再比如樊哙出场,“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语言精练生动,绘声绘色,寥寥几笔,就把樊哙忠心刘邦,挺身救主,临危不惧,勇猛异常的个性突出表现出来。
    
  在人物的对话称呼上,司马迁也注意表现他们的个性。刘邦低声下气,以臣下之身份,尽力满足项羽的自尊自大心理,但在部下面前,却无失身份之虞。比如,刘邦得知项羽将要进攻的消息后,“大惊”、“默然”之余,两次说到“为之奈何”。这固然表现了刘邦在突发事件面前的惊慌情态,但更表现了他虚心求教从善如流的精神。明明是自己“欲王关中”,却称“鲰生”献计,足见其虚伪。明明是对张良尚存疑虑,却问“君安与项伯有故”,足见其心计。顾虑消除后才问“孰与君少长”,并称“吾得兄事之”,足见其随机应变,善笼人心。项伯进来后,他假戏真做,把勃勃野心说成耿耿忠心,不愧是狡诈权变的老手。正是依靠这种审时度势的政治眼光和圆滑多谋的政治手腕,躲过了项羽的劫杀。再比如,樊哙闯宴时项羽的一番话,是项伯转达刘邦给项羽的那些话的翻版,义正辞严却也不失礼节,称项羽为“大王”,并说刘邦“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一个“待”字,就印证了项羽前番听项伯说的好话,因而不仅不怪罪樊哙,反而赐酒命坐。再比如,张良称呼刘邦,单独相处或在自己人面前,称“大王”,在项羽面前称“沛公”,表现出这位智谋之士的归属。还有范增在召来项庄,命他席间刺杀刘邦,对项庄等的称呼,“……不者,若属皆为所虏!”一个“若属”,颇为自负,把自己排除在“所虏”之外,居高临下的吓唬部属。等到刘邦逃走,计划失败,又发出哀叹:“吾属今为之虏矣!”从“若属”到“吾属”的变化,表现出范增在特殊场合由自负到自叹,由失望到绝望,由愤激到悲哀的心理变化过程。《鸿门宴》语句灵活多变。长句舒缓,从容不迫,短句急促,来如疾风。在叙述中,长短交错,有如江河之水,急缓相间,令行舟之人饱览其间壮美。历史风云,舒卷眼前,场景犹如亲历。人物对话也因场合而语气不同。刘邦与张良私语,口气随和,不加掩饰。与项羽对话,句子较长,比较庄重,适合于外交辞令。项羽闻听刘邦欲占据关中为王,大怒,语气强烈。在见到刘邦后,又摆出好人的架式。在人物语言上,多使用口语形式。最为人称道的是樊哙席间掷地有声的话,不卑不亢,义正辞严,有力地表现出英勇无畏的壮士形象。文中语句精炼得当,高度概括,许多句子都成为成语或名句。如:“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秋毫无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竖子不足与谋”、“大行不顾细谨,大利不辞小让”、“劳苦功高”等,而“鸿门宴”则已成为敌对双方政治谈判斗争的代名词。       

作品评价

    
  鲁迅称赞《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汉文学史纲要》)是非常中肯的。在写作方法、文章风格等方面,自汉以来的许多作家作品都从《史记》中得到有益的启发。郑樵所说的“百代以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中国文学史》),无论对史学和文学来说都是合适的。《史记》的人物传记有人物形象、有故事情节,简练生动,绘声绘色,千百年来在人民中间流传,为广大人民所熟悉,这都为通俗小说和戏剧创作提供很好的借鉴。特别是他的一些艺术方法,如通过人物的行动、对话来表现人物的性格,避免冗长静止的叙述,以及注意故事曲折动人,语言简洁生动等,无疑都为后来优秀的小说创作所吸收并加以发展。《史记》的人物传记在形成我国古典小说的传统风格中是起了巨大的作用的。《史记》是伟大的历史著作,也是传记文学名著。他在我国散文发展史上起着承先启后的作用。由《史记》所体现出的人本主义的精神已渗透在民族意识之中。《鸿门宴》就是《史记》中具有代表性的片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