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

阿道夫?希特勒
阿道夫·希特勒
       阿道夫·希特勒,奥地利裔德国政治人物,1921年成为纳粹党党魁,1933年被任命为德国总理;1934年成为德国元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兼任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他被公认为是二战的主要发动者。
       希特勒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即国社党(缩写音译为:纳粹党(德文:Nazi,即Nationalsozialismus的缩写)的主席和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元首,他使德国走向强大,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和头号战犯。[世界近代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人物。著名的演讲家、政治家和冒险的军事家、心理学家、建筑学家、画家。

生平简介

      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生于拜仁和奥地利的边界城市Braunau am Inn(茵河上的Braunau),卒于柏林。希特勒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党的最高领袖和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元首。1933年1月30日出任德国总理;1934年8月1日德国总统兴登堡病逝,希特勒兼任德国总统,并将总统与总理两个职务合二为一,拥有无限的权力,并命令所有军队以及法官和政府官员向他宣誓效忠。作为元首和总理,他成为国家政权的单独执掌者即独裁者,把军队和教会之外的所有政治社会机构都一体化。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兼任德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他执政期间的德国被称为纳粹德国或德意志第三帝国。
       在第三帝国初期阶段,他的某些经济措施一度使得德国经济走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泥潭,也因此以及富有煽动性的群众运动而获得下层民众的支持。
       不过在政治体制上,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相对魏玛共和国时期是倾向于极端民族保守主义的。他和墨索里尼领导的意大利、东条英机领导的日本联盟结成轴心国,这直接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军队在他的领导下干涉西班牙内战,扶持佛郎哥政权,并吞并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入侵波兰、法国苏联等国家。
       国内方面,他实行法西斯式的一党恐怖专政,仇视且排斥其它非纳粹政党和思想,包括共产主义运动,他建立的第一个集中营即为关押共产党之用,他还鼓吹民族优越,仇视其它民族。在国内建立冲锋队、党卫军、盖世太保等独立于国防军外的纳粹军事组织。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在希特勒的领导下的第三帝国期间,德国以及其占领国领土上大量建造死亡集中营,犹太人以及其他人种的遭到了大屠杀。根据粗略估计,期间总共有约600万犹太人、数千万其它人种因为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而被屠杀。
       在战争方面,希特勒在军事上摒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模式,创立了并且实践了闪电战、空军支援等新型战争模式,改变了战争的形态。
        1945年4月28日,苏联红军攻入柏林市区。30日15时30分,希特勒与爱娃·布劳恩举行婚礼,并双双自杀身亡。1945年5月8日夜,纳粹德国正式投降。德国战败。

政治生涯

走向战争
走向战争
第三帝国国徽
第三帝国国徽
我的奋斗封面
我的奋斗封面
  《我的奋斗》是由希特勒口授,由其党徒鲁道夫·赫斯执笔撰写的,在初稿时被希特勒取名为《四年来同谎言、愚蠢和胆怯的斗争》,无论其理论水平,还是逻辑性,都不很高明。但是,它却影响着二战前所有的德国年青人,这是因为它是法西斯头子希特勒的著作,是法西斯主义的理论的最集中的体现,是研究希特勒反动思想的必读之物。
  同名书籍还有罗永浩编著的励志书《我的奋斗》,以及美国本杰明·富兰克林成长自传《我的奋斗》。

·作品简介

       1923年11月8日晚,希特勒率领一批冲锋队员,在慕尼黑贝克勃劳凯勒酒馆扣押了巴伐尼亚州的三名军政长官,当场宣布“全国革命已经开始了!”这就是所谓“啤酒店暴动”。然而第二天,在与警察的冲突中,16名纳粹分子被击毙,若干人受伤,其余逃散。11月11日,希特勒被捕归案。1924年2月,被判5年徒刑,由于陆军方面的支持,只服刑8个月。在狱中,由希特勒口授,开始撰写《我的奋斗》一书。1924年12月获释。1925年12月8日,《我的奋斗》第一卷正式出版,1926年又出版了第二卷。1928年,希特勒又开始口授《我的奋斗》续篇,由马克斯·阿曼打字记录,后来经过30余年的周折,1958年在西德出版,书名为《希特勒的第二本书》。
 
   《我的奋斗》系统地阐述了希特勒的“理想”,“创建第三帝国和征服欧洲”。全书充满了民族主义狂热和对马克思主义、犹太人的仇恨。他认为日耳曼人是上帝选定的“主宰民族”,宣称“新帝国必须再一次沿着古代条顿武士的道路进军,用德国的剑为德国的犁取得土地,为德国人民取得每天的面包”,夺取新的“生存空间”。《我的奋斗》一书,后来成为德国法西斯内外政策的思想基础和纲领,是德国法西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思想和行动的纲领,给世界人民带来一场空前的灾难。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无不诅咒它,但是,一些法西斯残余势力和帝国主义的战争狂人,仍将其奉为至宝。
 
   1930 年,《我的奋斗》以两大册式出版,版面为15.3 厘米宽,22.8 厘米长,每套售价12 马克。同年又推出了一个合订本大众版,版面如一般圣经大小,为12 厘米宽,18.9 厘米长,每套售价8 马克。
 
   希特勒上台后(1933 年1 月30 日希特勒上台执政),从1933 年2 月到12 月31 日,该书共出售了150 万册。到1939 年,发行量达到545 万册,1942 年总计发行845 万册,1943 年的数字为984 万册。(参看:Werner Maser,“Adolf Hitlers Mein Kampf”,Bechtle, Esslingen 1995, 第35页)截至到1945 年,“我的奋斗”被译为16 种语言,原作与译本共计发行了1000 万册,是当时发行量与译文文本最高的书籍。
 

·作品节选和点评

原 序
  
       依据一九二四年四月一日慕尼黑人民法院的判决,从即日起,我进入勒奇河畔兰支尔堡的监狱服刑。这是第一次给我机会,使我能在多年不间断的工作中,安静下来开始着手著书写作。曾经有很多人要求,我自己也曾希望有一本为运动而写的专著。因此我决定着手写作此书。 这本书分为两部,其主旨不单单是要阐明我们运动的目标,同时力求描绘出这一运动发展的前景。相对于其他纯粹教条的论著,我们希望能从这本书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这同时给予我一个机会,使人们能够通过我著作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加深对我的理解,清除犹太报章上所散布的关于我的恶毒的神话。
 
  这两部著作并不是为局外人,而是为追随这一运动的人士所写的。这些人心意的所属和他们的信念,还需要从内在的启蒙上作出努力。
 
  当然,我也知道,要使一种主义获得人们的拥护,用口头远比文字叙述来得有效。世界上每一个伟大运动的成功,大都归功于出色的演说家,而不是伟大的作家。
 
  但是为了能够在基本的理论上达到一致,并在行动上获得统一,我们需要有成文的著作,作为我们日后行动的指南。这两本书将作为运动的基石,它概括了我们共同的价值观。
 
  著者 于勒奇河畔兰支尔堡狱中
 
攻击民主,宣扬专制独裁
 
  群众并不有有所发明;大多数的人,也没有组织和思考的能力;所赖者,只是个人而已。
 
  所以社会的组织不但不应该阻止有才智的人士高出于群众之上,而且还须努力使有才智的人士居于最高的地位。
 
  决断权切不可操在大多数人手中。
 
  君主政体确也有着他本知的价值的。
 
  第一,君主制度能够使国家的领导权稳固,使国人所有的各机关,完全站在国家之下,那便可以免掉贪婪的政客的乘机捣乱;第二,君主制度具有本来的尊严和因此而产生的权威,在这种制度的下面,官员及军队的地位可以提高,但是,可以不受政党的影响。
 
  做君主的人,以一人而为一国的元首。他的肩头所负的责任,自比了国会中介然成立的多数党为更重了。
 
  德国的政治,所以被人素称纯洁的缘故,实在完全是由于这—点。
 
  最后,君主德国国民的文化,有着极多的贡献,而且还能够去掉一切的流弊。
 
  一个做领袖的政治家他的事业并不存在有独创的思想和计划。
 
  而竟存在使他提议能为一群愚人所能了解,以求得他最后的同意的技术吗 ?政治家的标准,岂是专门在游说方面,而不在对重要的行为和决议具有当机立断的政 治手腕吗?世界的进步,不是出于个人的脑力而是出多数人集合的智力,这是我们可以相信的吗 ?我们岂是悬想将来的人类文化不是由这观念而来的吗?反之个人的脑力不是现在较之往昔更为需要吗?
 
  国会取决于多数的原则是在否认个人的权力,而代以到会的多数的议员,这实在是违反了贵族政治的基本原则的贵族政治中所谓上等阶级,这并不是我国今日的腐改的上流社会
 
  多数绝对不能代替“人”这是我们必须牢记的,多数常是愚蠢的政策和懦弱的政策的辩护者,合了—百个愚夫,不能成为一个聪明人。
 
  所以基武的决断,决不能从一百个懦夫中得到。
 
  民主政治的结果,就使国内重要的职位,有着极速的更动,这种事无论在那一种的情形中都是很不利的,而且易于发生在十分恶劣的影响,这因为不仅是庸碌无能的愚蠢得,因此得到了牺牲。便是那侥幸在位的真正领袖,也要受到更大的牺牲的。
 
  这结果,便是领袖阶级愈加感以了精神上的颓丧;而国家的前途,那是不论什么人都可以想见得到的。
 
宣扬民族主义
 
  我了解历史的意义,我是个纯粹的民族主义者。
 
  我的思想捷快发展着,十五岁那年,我便能把效君王的“爱国主义’和人民立场的“民族主义”分析得很明白。
 
  日耳曼奥地利人的眼界,实较帝国中其他种族的眼界为广。
 
  他们经济的关系,差不多包括了整个帝国的全部,一切真正的伟大的企业,差不多完全在其掌握之中。
 
  凡是主要的技术专家和职员,多是属于他们的,。
 
  以前商业势力尚未被犹太人所夺取时,国外的贸易完全是由他们所经营的。
 
  日耳曼奥地利的补充队,也可加入德国的军队之中,这种军队,可驻于黑尔兹哥维那(Herzegovina)正同在维也纳加里西亚(Caliia)一样。
 
  军官力仍旧是日耳曼人,高级军官也是的,艺术和科学完全是属于日耳曼人的,除了晚近所发展的艺术(这或许是黑人的产物)之外,凡是只有真正的艺术思想以及传播者,都是日耳曼人,而且是只有日耳曼人。
 
  至于音乐、建筑、雕刻和绘画方面,维也纳的于联合帝国(Dual Minarchy,Doppelmonarchic),好像是无尽的源泉,永不会有涸竭之日的。
 
  最后,全部外交政策的责任,也是完全由日耳曼人来担负;不过偶或有了少数的匈牙利人在内罢了。
 
  没有民族主义,那么,军队仅仅成为一种永久的维持治安的警察而巳,不再是抵抗敌人的一种力量了。
 
  我们在世界上所赞美的一切——科学、艺术、工艺和发明,——不过是少数民族的创造品,推究他的根原或许出之于某一种族。
 
  全部的文化,完全靠了这少数民族而存在的。
 
  在是他们沦于灭亡,那么,地球上的一切灿烂的文物,自必也同归于尽了。
 
  假如我们把人类分为文化的创造者,保持者和破坏者的三种,那么,唯有亚利安人种方能够资格做第一种的代表。
 
  亚利安常用极少数去征服异族,而且能够得到多种的低劣民族的帮助,他们利用那新获的领土的特殊环境——像土地膏腴和气候等,——去发展他们潜伏着的智力和组织和本能。
 
  经过了几百年,他们便创造他们独有的特别的文化,这种文化,起初仅有他们本身的特性,后来便依照他们所征服的土地和人民的特性而发展了。
 
  时间过得稍久,他们那些征服者,便违背了保持血统纯洁的原则(这原则在起初他们是固守着的,而和被征服的土著通婚,因此,他们行殊的民族性,逐紧消灭这是天演的公理。
 
  看看那过去和现在的人类文化的传播者,大都是亚利安人,那就可以证明了。
 
  为了要发展高超的文化起见,那些文化较低的民族,实在有着存在的必要,因为只有这些民族,可以当作技术工具的代替物。没有技术工具,那么高超的文化是不可能发展的。
 
  因人类发展的初期,赖于驯良的兽类的地方少;而赖于低劣的民族的劳力的地方多。
 
  要直到被征服的种族成为奴隶之后,于是兽类才开始遭受同样的命运;普通人每以为兽类先于人类报着奴役,实在是对的。
 
  但是,雅利安人所必走的途径已经十分明显。
 
  他是一个征服者,他征服了低等民族,使被征服者遵从他的意志力和目的,受他支配而从事工作。
 
  但是,当他驱使这班被征服者工作的时候,被征服者不但生命有了保护;而且命运也比较优于前所谓“自由”的生活了。
 
  雅利安人长此以主人自居,他们不单是维持其主人的地位,而且是文化的维护者及培植者,可是有一天被征服者把了本身的地位提高了,或者和征服者的语言同化时,那就主奴的分别没有了。
 
  雅利安人既放弃了他们纯粹的血统,那么所有的养真处优的权利也就跟着消失了。
 
  雅利安人于是就一天一天的堕落,他们陷于种族的混杂之中,他们创造文化的能力也跟着慢慢地消失了,终于智力和体力,和被征服的土著人种相像而不类他们的祖先了。
 
  虽然他们暂时仍能享受着文明的福利,可是对于文明,初则漠视。
 
  终也遗忘。
 
  这就是各种文明和帝国所以崩溃的原因,而各种新的创造,所以也代之而起了。
 
  血统的混杂,以及种族的堕落,这实在是旧文明湮没的唯一的原因。
 
  因为人类的覆亡,并非是为了战争的失败;实在是为了丧失纯粹血统所独具的抵抗力的缘故。
 
  最后这种运动,它认为它的任务并不在恢复那—种特殊形式的政府而去反对其他的政府,它是在创立民主政权和君主政体所依着维持的基本原则。
 
  它的使命,并不在建立一个君主政体,或是一个民主政体,而是在创立一个日耳曼的国家。
 
  民族社会主义的纲领,不是在单做某一邦政治利益的工具。
 
  而是在领导整个日耳曼民族。
 
  所以它的纲领必须决定整个民族的生活重新来创造的。
 
宣扬极权主义
 
  民族国家的紧急任务就是在于改进婚姻的制度,使它免得在种族上永久的留着污点,婚姻必须看作是神圣的制度,用以来创造像神的人类。
 
  而不是创造半人半兽的怪物的。
 
  站立在所谓人道主义的立场上,出而反对上面的主张;他所持论点是和时代不合的。因为吾人所处的时代一方面既是允许腐化份子繁殖子孙而贻害当代,流毒后世;一方面又可能允许药商小贩,向健康的父母去兜售节制生育的药品。
 
  民族国家必须命名使种族成为全民族生活的中心,设法使它保持着种族的纯洁。
 
  民族国家只许健康的国民生育子女;而把病人或是残废者的生育认为可耻。
 
  如果他们能够制止病人或是残废的人的生育,那是很光荣的一种举动。
 
  凡是有疾病或是遗传病人的缺陷的人,国家应宣布着他不宜生育的理由,并且来实行加以禁止。
 
  国家对于青年的监护是一种权利,同时也是一种义务,这是永无终止的时候的。
 
  从军以后,青年就变为成人了,不仅须养成服从的习惯,而且还当给予军官的训练,使他们将来有指挥的能力。
 
  不仅须默受正当的责备;在必要的时候,且须能忍受不干的事而毫无怨言 。
 
  青年于军队服役结束之后,必须有两种证明书;一种是公民证明书,许可他在一切的公共机关中服务;一种是健康证明书,证明书,证明他的体格健全,可以结婚。
 
  合众国的政府,他们禁止不健康的人入境,而且严禁某一人种入籍,这实在是超向地民族国家观念的第一步。
 
  关于妇女教育,第一应当着重地体育,其次是德育,再其次是智育,妇女教育的最大的目的,就是在培植未来的良母。
 
  德国的子女,不过是国民,一直结婚以后,那才成为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