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阳

  道教全真道创始人。原名中孚,字允卿,后更名嚞,字知明,号重阳子,陕西咸阳人。曾遇异人传修炼秘诀,即弃家住终南山修道。后往山东讲道,并制定道士出家的制度。其弟子丘处机正式建立全真道后,尊他为教祖。元世祖封为“全真开化真君”。著有《重阳全真集》、《教化集》等。

生平

  王重阳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道教重要派别全真教的创始人,出生于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据说因为他喜欢陶渊明,便改名知明。又因与陶渊明一样喜爱菊花,而菊花在重阳节开放,便给自己起了个号叫重阳子。
  王重阳出身于一个“家业丰厚”的富裕家庭。他的一生正值北宋沦亡,金人入侵,民族灾难深重的时代。青年时代,他“痛祖国
王重阳画像
王重阳画像
之沦亡,悯民族之不振”,曾于天春年间应过文、武试,得中文、武双举人,有志于拯救民族危难。但由于南宋政权孱弱,舍弃广大北方人民不顾,苟且偏安,王重阳的抱负没有能够施展。
  抗金失败后,王重阳掘地穴居,称之“活死人墓”,以方牌挂其上,书云:王害疯(王自称疯子)灵位。七年后,王重阳走出活死人墓,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实现自己的理想。
  金世宗大定七年(1167年),王重阳东至今山东东部传教。在宁海(今山东牟平)讲道时,他对被宋徽宗宠信的道士林灵素弄的丧失人心的传统道教进行了改造,创立了全真教。在国难当头、“南渡君臣轻社稷”的大背景下,王重阳举起全真教的旗帜,为的是留住中国传统文化,把传统文化保存于宗教社会、民间社会。这实属无奈之举。
  王重阳在山东传教过程中收纳了许多弟子,其中又以马钰(丹阳子)、丘处机(长春子)、谭处端(长真子)、王处一(玉阳子)、郝大通(太古子)、刘处玄(长生子)、和马钰之妻孙不二(清静散人)七人为翘楚,人称北七真,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全真七子”。  

思想教义

  王重阳王重阳创立全真教,主张儒、释、道三教平等,三教合一,提出“三教从来一祖风”的融合学说。全真道内以《道德经》、 《孝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为必修经典,认为修道即修心,除情去欲,存思静定、心地清静便是修行的真捷径。所以,全真道不崇尚符箓,不事黄白炼丹之术。
  传统道教自南北朝寇谦之、陆修静改革、整顿后,歷隋唐五代宋的漫长岁月,尤其到北宋末年,已呈现不景气趋势。以符籙派为主流的道教,支派争流,一些道流徇末遗本,出现一些流弊,引起社会一些不好的舆论。作为有识之道教知识分子,不能不思其改革。
  姬志真在《重阳祖师开道碑》中说:“原夫至道出自先天,太上卓尔立其宗,累圣袭而张其后,灵源妙本,既发而不蒙,出楗玄
王重阳石像
王重阳石像
关,大开而弗闭。从兹设教,代不乏人。然而顺世污隆,乘时步骤,去圣愈远,灵光不属。波澜既荡,异派争流,枝叶方联而纷华竟生。散无名之大朴,遗罔象之玄珠,忘本迷源,随声逐色。正涂壅底,道间荒凉。由是圣人復起,究天元一气之初,洪造更新,应歷数万灵之会,天挺神授而力拯颓网,祖建宗承而载维新纽、弃华摭实,授溺录迷。革弊鼎新而玄关復啟焉。重阳祖师乃其人也……。”
  王重阳是接受这一派的思想,以新的宗旨、修持方法对旧道教进行了大量的改革,进一步把老庄清静无为的思想贯彻到教义中。王重阳以《道德经》则尊道,主张无心忘言,柔弱清静。正心诚意,少思寡欲。注重修行,分为真功和真行。真功即内修,其修持大略以识心见性,除情去欲,忍耻含垢,苦己利人为宗。全真因内修“求返其真”,主张功行双全,以期成仙证真,所以叫“全真”。这种内修主要是修养精神,即性,也称为性功,全真教既修性,也修命。真行即外修,主张济世度人。

立教十五论

 
  以下是王重阳的立教十五论
  第一:论住庵
  凡出家者,先须投庵。庵者舍也,一身依倚。身有依倚,心渐得安,气神和畅, 人真道矣!凡有动作,不可过努,过劳则损气,不可不动,不动则气血凝滞,须要 动静得其中,然后可以守常安分,此是住庵之法。
  第二:论云游
  凡游历之道有二:一者看山水明秀,花木之红翠,或玩州府之繁华,或赏寺观 之楼阁,或寻朋友以纵意,或为衣食而留心,如此之人,虽行万里之途,劳形费力, 遍览天下之景,心乱气衰,此乃虚云游之人。二者,参寻性命,求问玄妙,登□□ 之高山,访明师之不倦。渡喧轰之远水,问道无厌。若一句相投,便有圆光内发。 了生死之大事,作全真之丈夫,如此之人,乃真云游也。
  第三:论学书
  学书之道,不可寻文而乱目,当宜采意以合心。舍书探意采理,舍理采趣,采 得趣,则可以收之入心,久久精诚,自然心光洋溢,智神踊跃,无所不通,无所不 解。若到此,则可以收养,不可驰骋耳!恐失于性命。若不穷书之本意,只欲记多 念广,人前谈说,夸讶才俊,无益于修行,有伤于神气。虽多看书,与道何益?既 得书意,可深藏之。
  第四:论合药
  药者,乃山川之秀气,草木之精华。一温一寒,可补可泄,一厚一薄,可表可 托。肯精学者,活人之性命,若盲医者,损人之形体,学道之人,不可不通。若不 通者,无以助道。不可执著,则有损于阴功,外贪财货,内费修真,不是今生招愆, 切忌来生之报,吾门高弟,仔细参详。
  第五:论盖造
  茅庵草舍,须要遮形,露宿野眠,触犯日月茍或雕梁峻宇,亦非上士之作为。 大殿高堂,岂是道人之活计。斫伐树木,断地脉之津液,化道货财,取人家之血脉。 只修外功,不修内行,如画饼充饥,积雪为粮,虚荣众力,到了成空。有志之人, 早当觅身中宝殿,体外朱楼,不解修完,看看倒塌。聪明君子,细细察详。
  第六:论合道伴
  道人合伴,本欲疾病相扶。你死我埋,我死你埋。然先择人而后合伴,不可先 合伴而后择人。不可相恋,相恋则系其心,不可不恋,不恋则情相离。恋与不欲, 得其中道可矣!有三合三不合:明心,有慧,有志,此三合也。不明著外境,无智 慧性愚浊,无志气干打哄,此三不合也。立身之本,在丛林全凭心志,不可顺人情, 不可取相貌,唯择高明者,是上法也。
  第七:论打坐
  凡打坐者,非言形体端然,瞑目合眼,此是假坐也。真坐者,须十二时辰,住 行坐卧,一切动静中间,心如泰山,不动不摇,把断四门,眼耳口鼻,不令外景入内,但有丝毫动静 思念,即不名静坐。能如此者,虽身处于尘世,名已列于仙位。不须远参他人,便 是身内圣贤。百年功满,脱壳登真,一粒丹成,神游八表。
  第八:论降心
  凡论心之道,若常湛然,其心不动,昏昏默默,不见万物,冥冥杳杳,不内不 外,无丝毫念想,此是定心,不可降也。若随境生心,颠颠倒倒,寻头觅尾,此名乱心也,速当剪除, 不可纵放,败坏道德,损失性命。住行坐卧,常勤降闻见知觉,无病患矣!
  第九:论炼性
  理性如调琴,弦紧则必断,慢则不应,紧慢得中,琴可调矣!则又如铸剑,钢 多则折,炀多则卷,钢炀得中,则剑可铸矣,炼性者,体此二法,则自妙也。
  第十:论匹配五气
  五气聚于中宫,三元攒于顶上,青龙喷赤雾,白虎吐乌烟。万神罗列,百脉流冲。 丹砂晃朗,铅汞凝澄,身且寄向人间,神已游于天上。
  第十一:论混性命
  性者神也,命者气也。性若见命,如禽得风,飘飘轻举,省力易成。阴符经云: “禽之制在气。”是也。修真之士,不可不参,不可泄漏于下士,恐有神明降责。 性命是修行之根本,谨紧锻炼矣!
  第十二:论圣道
  入圣之道,须是苦志多年,积功累行,高明之士,贤达之流,方可人圣之道也。 身居一室之中,性满乾坤,普天圣聚,默默护持,无极仙君,冥冥围绕。名集紫府, 位列仙阶,形且寄于尘中,心已明于物外矣!
  第十三:论超三界
  欲界,色界,无色界,此乃三界也。心忘虑念,即超欲界,心忘诸境,即超色 界,不着空见,即超无色界。离此三界,神居仙圣之乡,性在玉清之境矣!
  第十四:论养身之法
  法身者,无形之相也。不空不有,无后无前,不下不高,非短非长。用则无所 不通,藏之则昏默无迹。若得此道,正可养之。养之多则功多,养之少则功少。不 可愿归,不可恋世,去往自然矣!
  第十五:论离凡世
  离凡世者,非身离也,言心地也。身如藕根,心似莲花。根在泥而花在虚空矣! 得道之人,身在凡而心在圣境矣!今之人,欲永不死,而离凡世者,大愚不达道理 也!
  言十五论者,警门中有志之人,深可详察之。

所立门规

  全真教门规由重阳子创立
  1:不得轻易杀生
  2:不得骗人钱财
  3:不得娶妻
  4:不得喝酒
  5:不得吃肉
  6:不得持强凌弱
  7:不得以武伤人
  8:不得散发
  9:不得不持拂尘
  10:不得不着道袍
  11:不得毁坏道观寺庙
  12:不得违抗师命
  13:不得以权谋私
  14:不得毁坏宗教和平
  15:不得以下犯上

武侠小说里的王重阳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 王重阳是全真派创派祖师,也是“天下五绝”之首,外号“中神通”“老顽童”周伯通的师兄,全真七子的师父。
  内力深厚,武功高强,为绝顶高手,武功造诣深不可测,武功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为金庸小说中武功最绝顶的高手之一。
  最大绝学“先天功”是道家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是经过实践成功的保健延年要法,自古以来,代代相传,对于祛病强身、延年益寿有很大作用。此功法过去都是口传心授,没有文字记载,即使有书,也多是含糊其词,深奥莫测,其理难明,真实用法,更不落纸笔,所以后人用得很不广泛,只有少数得传者,借以延年。
  他是一个独步武林的奇才,华山论剑,他技压桃花岛开山祖师黄药师、白驼山庄庄主“老毒物”欧阳锋、大理国君主段智兴,丐帮第十八代帮主“九指神丐”洪七公,夺得“天下武功第一”的称号,抢到武林奇书《九阴真经》。
  他是一个抗金保宋的义士,他组义师、抗金兵,不遗余力,甚至在抗金之前,动用数千人力,历时数年建成活死人墓,在其中暗藏器甲粮草,作为起事之根本,虽然义举失败,却仍能激荡人心。
  他是一个智义双绝的英雄,他夺取《九阴真经》,不是为了称霸武林,而是为了解救普天下的豪杰,让江湖远离腥风血雨,他智慧超群,即便是不久于人世,也能安排一场假死伤人的戏,用“一阳指”震慑欧阳锋。
  他是一个不懂爱情的男人,他与林朝英,本是一对神仙眷侣,却因他一心国事,无暇私情,以致辜负了林朝英的日夜思慕;又因二人性格相近,争强好胜,尽管是相恋一生,柔情高义,却仍是“落得情天长恨,一个出家做了黄冠,一个在石墓中郁郁以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