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灵帝

       东汉孝灵皇帝刘宏(156年-189年),东汉第十二位皇帝(168年—189年在位),在位22年,谥号为孝灵皇帝。
      
汉灵帝刘宏
汉灵帝刘宏
       刘宏本封解渎亭侯,为承袭其父刘苌的爵位。母董夫人。他是汉章帝的玄孙,汉桓帝的堂侄,在167年由桓帝的皇后窦妙立为皇帝(因桓帝无子),是为汉灵帝
      
       汉灵帝即位后,汉王朝政治已经十分腐败了,天下旱灾、水灾、蝗灾等灾祸泛滥,四处怨声载道,百姓民不聊生,国势进一步衰落。再加上宦官与外戚夺权,最后宦官推翻外戚窦氏并软禁窦太后,夺得了大权,又杀死正义的太学生李膺、范谤等100余人,流放、关押800多人,多惨死于狱中,造成第二次党锢之祸。而昏庸荒淫的灵帝除了沉湎酒色以外,还一味宠幸宦官,尊张让等人为“十常侍”,并常说“张常侍乃我父、赵常侍乃我母”,宦官杖着皇帝的宠幸,胡作非为,对百姓勒索钱财,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可谓腐败到极点。
      
       在皇帝的昏庸和官吏的腐败下,人民终于无法忍受,聚众起义。巨鹿(今河北平乡县)人张角兄弟三人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名举行起义,史称“黄巾之乱”,这次起义所向披靡,给病入膏肓的东汉王朝以沉重打击。虽然被镇压,但是影响极大。从此东汉王朝名存实亡。
      
       公元189年,汉灵帝去世,终年34岁。

政治作为

·昏庸无能

    汉灵帝上位之初,太后临朝听政,大将军窦武辅政。建宁元年(168),宦官与外戚官僚士大夫间的矛盾激化,中常侍曹节矫诏诛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及尚书令尹等,并夷其族,迫太后归政。二年,中常侍侯览兴大狱,将前司空虞放、太仆杜密、长乐少府李膺等120余人下狱处死,此为第二次党锢之祸。汉灵帝在位期间,由于他宠信宦官,朝政被宦官赵忠张让把持,政治腐败达于极点。灵帝生活荒淫,聚敛无度,卖官鬻爵,二千石官二千万,四百石官四百万,县令长按县土丰瘠各有定价。还大修宫殿苑囿,搜刮民财,激起人民反抗。中平元年(184)爆发了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东汉政权从此陷入苟延残喘的局面。六年卒。

·荒淫无度

       荒淫汉灵帝强令宫女穿开裆裤 宫内开辟裸游馆
 
       皇帝喜欢新曲,就得有人来给写作。但东汉传统的太学乃是用来培养儒学人才的,讲究的是修身治国这样“正大”的事情。再说太学生早就和“党人”们纠缠在一起,汉灵帝也不想去惹他们。于是,他就在宦官的建议下,另设“鸿都门学”。这所学校就是要和太学唱对台戏,所以,除了共同供奉孔子之外,基本上是太学教的它都不教,太学不教的它都教。所以教学内容就不会是什么五经之类,而是辞赋书画、妙曲新歌这种更偏于文艺性的东西。这样,汉灵帝的新歌可就源源不断了。鸿都门学曾兴盛一时,学生达几千人之多,而且他们就业前景也不错,出为刺史太守,入为尚书﹑侍中,甚至有封侯赐爵的。但这所学校和宦官们的渊源太深,再加上学的又是这种“小道”,所以很给当时的士大夫看不起,那时的“正人君子”都耻于与它的学生为伍。不过,这鸿都门学却也要算得上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的第一所文艺学院了,对提高文学艺术的地位还是颇有用处,后来魏晋时期的文艺自觉,也与它多多少少有点关系。汉灵帝的这点开创之功,还是值得肯定的。当然,他的动机并没有这么高尚,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的淫乐提供点花样罢了。
  汉灵帝还有更有情调的事情。西域进献了茵犀香,他就命人煮成汤让宫女沐浴,把沐浴完的漂着脂粉的水倒在河渠里,称作“流香渠”。对着这香艳旖旎的景象,汉灵帝感叹道:“假如一万年都这样的话,那真就是天上的神仙了。”看来他虽然号称万岁,但对自己能活几年还是心知肚明的。不过一万年的事情太过渺茫,在当下想作神仙却不困难,能“但愿长醉不愿醒”就可以了。灵帝与宫女经常在裸游馆里饮酒作乐,往往通宵达旦。他为了让自己知道时辰,就在裸游馆北侧修建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打算通过鸡叫来确定时间。但他周围的内侍哪里愿意皇帝这么快放弃游乐,就争相学习鸡叫混乱真声,以致后来灵帝再听到鸡叫,都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了。汉灵帝整夜饮酒,迷迷糊糊,醉得不省人事,宫廷的内侍把一个大蜡烛扔在殿下,才把他从梦中惊醒。如此醉生梦死,恐怕就连那个暴君商纣王,都要瞠乎其后了。
  汉灵帝游玩的兴趣不仅限于这座裸游馆,他还挺会引导时尚新潮流。他发明了一种驴车。比起马车来,既轻便又时尚。皇帝亲自驾着驴车在上林苑转悠,一脸的得意扬扬。有了大汉天子倡导于上,这种驴车很快就在京城里流行起来。上至王公,下至百姓,无不以拥有一辆驴车为荣,导致驴的价格直线上涨,甚至超过了马价。除了驴,汉灵帝还喜欢养狗,甚至把狗唤作“爱卿”。而“爱卿”这个词,通常是皇帝对大臣的称呼。汉灵帝大概受到了启发,就给一只狗戴上文官所用的进贤冠和绶带,让它后腿直立,摇摇摆摆地走了起来。他还乐得拍手大叫:“好一个狗官!”旁边的大臣听了,真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感到受了侮辱,却也无可奈何。不过,汉灵帝的官不少都是拿钱买的,只会欺压百姓,作恶多端,其行为只怕还不如一只狗。叫他们“狗官”,倒是名副其实呢。   

史上卖官最疯狂的皇帝

  汉灵帝卖官可谓雁过拨毛,不放过任何机会,连功劳很大、声望也很高的张温、段颎等人,也都是给汉灵帝先交足了买官的钱,才登上公位的。关于这一点,《资治通鉴》中有记载:“张温等虽有功勤名誉,然皆行输货财,乃登公位。”及至后来更变本加厉,以后官吏的调迁、晋升或新官上任都必须支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标价,也就是说,官员上任要先支付相当他25年以上的合法收入。许多想做官的人都因无法交纳如此高额的“做官费”而只好望洋兴叹,徒唤奈何。
  官职者,国家之名器也。历史上的那些腐败王朝,大都存在买官卖官的现象。但即便是很腐败的朝廷,在卖官时也时也是遮遮掩掩,巧立名目操作之。然而,历史上有一位皇帝,却将卖官行为推向了极致:不仅堂而皇之地专门开了个卖官店,明码标价公开售官,而且将卖官鬻爵行为制度化和持续化,公开卖官长达7年之久。
  这位腐败透顶的皇帝,就是东汉第十一位皇帝汉灵帝刘宏。汉灵帝与其前任汉桓帝的统治时期是东汉最黑暗的时期,诸葛亮《出师表》中就有蜀汉开国皇帝刘备每次“叹息痛恨于桓灵”的陈述。

汉灵帝的驾崩

  公元189年,昏庸的汉灵帝在凄风苦雨中结束了他的一生,终年34岁。汉灵帝一生嫔妃众多,所生皇子也有十几个,但存活下来的只有两个:刘辩和刘协。汉灵帝死后,14岁的皇长子刘辩被何太后和何进立为皇帝,史称汉少帝。后董卓入朝乱政,强迫何太后诏策废除少帝,贬为弘农王;立汉灵帝的另一个儿子陈留王刘协为帝,史称汉献帝,也是汉朝400年历史中的最后一个皇帝。

相关轶事

      
       窦氏外戚集团在外戚宦官争斗中覆灭之后,灵帝更加依靠宦官集团。大到人事遴选,小到日常政务,几乎全部委于自己宠信的张让、赵忠等十人,人称“十常侍”。
  灵帝自己则深居内宫,挖空心思尝试着玩乐的新花样。内宫无驴,一善于逢迎的小黄门从外地精心选了四驴进宫。灵帝见后,爱如至宝,每天驾一小车在宫内游玩。起初,还找一驭者驾车,几天后,索性亲自操持。皇帝驾驴车的消息传出内宫,京城许多官僚士大夫竞相摹仿,以为时尚,一时民间驴价陡涨。
   正当京城弥漫着驴车扬起的烟尘时,灵帝又对驴车失去了兴趣。又有宦官别出心裁,将狗打扮一番,戴进贤冠、穿朝服、佩绶带,摇摇摆摆上了朝。待灵帝认出乃一狗时,不禁拍掌大笑,赞道:“好一个狗官。”满朝文武虽感奇耻大辱,却敢怒不敢言。宦官集团为壮大自己的势力,还唆使灵帝明码标价,公开卖官。翟烈出身名门,在买太尉时花了五百万。不久,宦官曹腾养子曹嵩欲买太尉一职,出价一万万,灵帝就把翟烈罢黜,转卖给了曹嵩。
      

历史评价

      
       汉灵帝与其前任汉桓帝的统治时期是东汉最黑暗的时期,诸葛亮的《出师表》中就有蜀汉开国皇帝刘备每次“叹息痛恨于桓灵”的陈述。
   《后汉书·孝灵帝纪》:“灵帝负乘,委体宦孽。征亡备兆,《小雅》尽缺。麋鹿霜露,遂栖宫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