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

  董卓(?-192年5月22日),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岷县)人,东汉末年军阀和权臣,其各种暴行使之成为中国历史上总体评价极其负面的人物之一。董卓利用汉末战乱和朝廷势弱占据京城,废立皇帝,东汉政权从此基本名存实亡。而且他生性凶残,犯下诸多罪行,引致全国其它割据势力联合反抗,转而成为各军阀互相公开争战的导火索,最终开启了三国时代。董卓本人则被朝内大臣联合其部下设计诛杀。

人物简介

董卓
董卓
        167年左右,董卓以“良家子”的出身当上一名羽林郎,任军司马,跟随中郎将张奂征讨并州。事后,董卓因功被拜为郎中,得到赏赐缣九千匹,董卓把东西全分给了手下。不久,董卓升迁为广武令、蜀郡北部都尉、西域戊己校尉,曾一度因故被罢免,但后来董卓还是当上了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184年,董卓被任命为东中郎将,持节,代替卢植张角交战,兵败被免官。
      
        185年,董卓再次被征召为中郎将,跟随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征讨边章、韩遂等人。后来,皇甫嵩被免职,董卓改任破虏将军,归新任主帅张温统管。边章、韩遂被击败,包括董卓军在内的6只部队进入陇西追击,其它部队均战败,只有董卓用计保全部队退回,屯住于扶风,封斄乡侯,食邑1000户。
      
        188年,马腾韩遂等人拥王国为主将进攻陈仓。董卓升任前将军,与左将军皇甫嵩一起将王国击退。
      
        189年,朝廷征招董卓为少府,董卓上书找借口推辞,不肯放弃兵权就任。后来,汉灵帝病重,朝廷任命董卓为并州牧,令他将部队交给皇甫嵩,董卓再次找借口拒绝,并驻兵于河东,以观天下变化。不久,汉灵帝病逝,汉少帝即位,何进招董卓入京诛杀宦官。董卓未到,何进已死,董卓在北芒迎接被宦官劫出的少帝,一同还于洛阳。当时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被何进的部众所杀,何进、何苗的部曲无人统领,一起归属董卓。董卓又指使吕布杀死了执金吾丁原,吞并了他的部队,至此京都的兵权全部掌握在董卓手中。大权在握的董卓废汉少帝,改立陈留王为汉献帝,群臣不敢与之相争。董卓自封为太尉,掌管前将军的事务,加节传、斧钺、虎贲,改封为封郿侯。不久,董卓升为相国,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封董卓的母亲为池阳君。
      
        190年,关东诸侯联盟讨伐董卓,董卓挟天子迁都长安,同时焚烧洛阳宫殿,发掘陵墓,搜罗财宝。次年,董卓到达长安,升为太师,自称尚父,逾制乘坐青盖金华车;弟弟董旻升为左将军,封鄠侯;哥哥的儿子董璜为侍中中军校尉典兵;宗族内外的许多亲戚都在朝廷任职。董卓还筑郿坞,囤积了三十年的粮食用以自守。董卓执政,法令苛酷,爱好残酷的刑法,推崇相互告发,造成不少冤案,又滥发货币,积聚财富,造成通货崩溃,激起了民怨。
      
       192年,王允吕布等人共同谋杀董卓,随后杀了董卓的三族和亲信,长安居民相互庆贺。一个月后,长安被李傕攻破。

政治生涯

     

·建基西北

       少年董卓游历羌胡聚居地,与豪帅结交。及后从事耕作,豪帅来访时以谋生的耕牛宰杀大宴,彼此礼尚往来。后为兵马掾,巡视塞下。汉桓帝末年,董卓被征召羽林郎,后又为中郎将张奂部下作军司马,讨伐汉阳羌人。胜利后升为郎中,把赏赐尽分部下。后为戊己校尉,但因犯罪而被革职。先后升为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讨伐黄巾军

       中平元年(184年),汉灵帝封董卓为中郎将,命他讨伐黄巾军,却失败,然后被免职,后来韩遂、边章起兵凉州,董卓再度被任为中郎将,破虏将军随张温讨伐。利用敌方因出现流星萌生退意而主动出击,斩杀数千人。于追击时为羌人围困,利用水坝蓄水,表面用作捕鱼,实则掩人耳目在水底行军成功撤退,并以水坝决堤阻止追兵。在张温军中唯一全师而还,封斄乡(雍州武功)侯,邑千户。中平五年(188年),韩遂、边章再度来犯,封董卓为前将军,与左将军皇甫嵩大破韩遂等。中平六年(189年),先后封为少府、并州牧,因不愿把兵权交给皇甫嵩,都拒绝领受。心知天下必将大乱,拥兵自重,驻兵河东,静待时机。
      

·入主洛阳

       中平六年(189年),何进欲除宦官,但为其妹何太后阻挠,所以请董卓领兵入宫作兵谏,结果何进先被宦官杀掉。董卓见袁术放火烧宫的火光知道乱事已起,引兵急进,随即找到被宦官虏出的少帝、陈留王(未来的献帝)二人。初入洛阳时兵力只有三千人,为求营造大军压境的场面以震慑邻近诸侯,每晚令士兵出城,翌日再大张旗鼓入城,如是者把士兵循环再用令洛阳全城有大军源源不绝而来之感。不久令其弟董旻联合吴匡杀掉上司何苗,又招揽吕布杀掉义父丁原,很快就吞并附近两大军阀兵力。随后董卓废掉少帝,立刘协即位,就是汉献帝,且不久就杀害少帝及何太后,专断朝政。
      
       董卓既已掌权,亦思拉拢豪杰贤士,建立名声。先以威胁手段,强迫荀爽、蔡邕等人赴任朝廷官职;而后袁绍与董卓发生争执,只身离开洛阳,董卓本想杀害袁绍,但经手下伍琼、周毖等劝说,乃改以怀柔手段安抚之,命袁绍为渤海太守,同时也提拔了另一批当时的名士为官,如陈留太守张邈、冀州刺史韩馥、豫州刺史孔伷等人,但后来这些人却全成为日后讨伐董卓的主力。
      

·董卓讨伐战

       献帝初平元年(西元190年),爆发了董卓讨伐战(《三国演义》中记述“十八路诸侯共讨董卓”,实则只有十三路);西元190年6月12日,董卓率大军约五十万进攻关东盟主袁绍之军,袁绍出军15万,长沙太守孙坚3万,曹操3万,袁术3万,韩遂5千,公孙瓒5千,其余大将各人马1-3千不等,自率4万人进攻,后袁绍被吕布10万大军杀之败退,孙坚败之洛阳,隔年伤亡,讨伐董卓而随之结束。
      

·长安暴政

       董卓在朝野内外都广布亲信,用上近似天子的服饰及车驾,可呼召三台,尚书以下官员自行绕过朝廷到董卓家中议事,董卓与官员言语间略有不合即当场杀死,引起朝野不满。司徒王允设反间计,挑拨董卓大将吕布杀死董卓(貂蝉是《三国演义》虚构的人物,而吕布早已受王允离间),结果成功,据史书记载,董卓身躯肥胖,弃尸后,陈尸示众;守尸的士兵在董卓肚脐眼中插上灯芯,点燃照明,持续了数天。董卓余党李傕郭汜带兵进城,杀死王允,并把持朝廷大权。李傕等人把董卓骨灰合敛一棺殓葬,殓葬当天,大风大雨,雷电劈中其棺木,水流入墓穴,漂浮其棺木。

董卓之死

  (据《三国演义》记载):
  初平三年四月,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与董卓的亲信吕布共同密谋诛杀董卓。之前,王允先后与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公业、执金吾士孙瑞等人多次商议诛杀董卓的事情。初平三年春天,阴雨连绵长达两个多月,王允与士孙瑞、杨瓒借登台拜神为名,又一次秘密商量废除董卓的事宜。士孙瑞说:“自从去年年底以来,太阳不照,淫雨不断已达六十多天,我们应该让这种不利国家和老百姓的时期尽快结束。现在,时机大好,我们正可趁天下沸腾之际,主动采取措施,消灭罪魁祸首!”士孙瑞意在提醒王允可借天时地利人和之机除掉董卓。王允同意士孙瑞的意见,可是,考虑到董卓平时戒备森严,而且他本人武力过人,如果不采取周密措施,恐怕不易得手。于是,王允便物色了董卓的亲信吕布作内应。
  吕布年青勇猛,武力超群,起初董卓对他深为喜爱和信任,收他为义子,并提拔他担任骑都尉。后来,董卓又迁吕布为中郎将,封他为都亭侯。董卓明白自己树敌太多,常常怀疑有人暗算他,于是,便把吕布当作自己的贴身侍卫。不管董卓走到哪里,吕布总是形影不离,负责保护董卓的生命安全。一次,吕布不小心得罪了董卓,董卓大怒,随手抽出刀戟向吕布掷去,幸亏吕布眼疾手快,才得以幸免。当时,吕布并没直接顶撞董卓,而是立即向他谢罪道歉,董卓便不再追究,以后也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吕布却从此心怀私恨。董卓虽然妻妾成群,但仍不满足。一次偶然的机会,董卓看中了吕布手下的一名婢女;为了与她私通,董卓借故支开吕布,让他去防守中阁。吕布得知董卓与他的婢女私混的消息后,十分气愤,更加加深了他对董卓的仇恨,当他私下听说司徒王允要谋算董卓的消息后,便主动前往,向王允等人揭发董卓的各种罪状。王允把诛杀董卓的计划告诉吕布,并要求他充当内应。起初,吕布不同意,他说:“不管怎样,他和我之间有父子关系,要我作内应,恐怕不行吧!”王允开导说:“你姓吕,他姓董,又不是骨肉亲情。况且董卓现在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国贼,你难道还认他作父亲吗?他向你掷刀戟的时候,把你当儿子看待吗?在王允的敦促下,吕布最终答应了。
  一切准备就绪,正好逢上皇帝大病初愈,朝中文武大臣都集会于未央殿,恭贺天子龙体康复。吕布借此机会,事先安排同郡骑都尉李肃等人带领十多名亲兵,换上卫土的装束隐蔽在宫殿侧门的两边。董卓刚到侧门,便遭到李肃等人的突袭。董卓大骇,慌忙向吕布呼救,吕布正襟危坐,大声道:“我们是奏诏讨杀乱臣贼子,你死有余辜!”绝望中的董卓虽然奋力反抗,但已无济于事,当场被杀,并诛连三族
  董卓被杀的当天,满朝文武和所有士兵都高呼万岁!长安老百姓高兴得在大街小巷载歌载舞,共同庆祝奸贼被诛。据说董卓死后,被暴尸东市,守尸吏把点燃的捻子插入董卓的肚脐眼中,点起天灯。因为董卓肥胖脂厚,“光明达曙,如是积日”。”

历史评价

  陈寿评曰: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   
       董卓一生粗暴,满怀私欲和野心。他从陇西发迹到率军进京操纵中央政权,始终考虑和盘算的是如何满足私欲和野心。为了达到目的,董卓不择手段玩弄权术,践踏法律,破坏经济,残害人民,他的种种倒行逆施,造成了东汉末年政权的极度混乱,给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东汉政权日趋衰败、最终倾覆,虽然是由多种复杂因素所致,但是,董卓无疑加速和促进了东汉政权的衰败。董卓最终遭受群起而攻之的被杀下场,是应有的报应,作为历史的垃圾,他将永世遭到人们的唾骂和谴责。正如宋人苏轼所说:衣中甲厚行何惧,坞里金多退足凭;毕竟英雄谁得似,脐脂自照不须灯。
   西凉军阀董卓和北洋军阀袁世凯分别是汉朝和清朝坠落、走向水深火热的祸乱局面之标志人物。董卓和袁世凯的悲剧,主要在于逆势而为,而形势比人强,即使如董卓和袁世凯这般的强人,也难以与形势抗衡。董卓与袁世凯权倾一时,但不谙时势,亦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