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

  霍英东博士,大紫荆勋贤(Dr. Henry Fok,1923年5月10日-2006年10月28日),原名霍官泰,结婚时按辈分取名“好钊”,生于香港四大民系中蜑家的水上人,原籍广东番禺南沙(今属广州市南沙区),香港企业家,官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首名港人挤身中国国家领导人级别,有“爱国商人”称号。新华社将他形容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而特首曾荫权称赞他为“左派港人”。

生平简介  

·简历

霍英东
霍英东
  霍英东于1923年5月在香港出生,原名官泰,祖籍广东番禺。霍英东是艇户出身,在家中排行第四,祖父霍达潮拥有风帆来往港澳间运输货物,父亲霍耀容继承祖业。1930年一次风灾中两名哥哥翻艇身亡,7岁时父亲患癌身故,霍母带同霍英东及一姐一妹上岸生活,在湾仔石水渠街居住。霍英东小时就读于帆船同业义学,后转往敦梅小学,1936年考入香港皇仁书院读中学,为图报国,取名“英东”即英武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读至中三时因香港沦陷,被迫停学并从事苦力等工作谋生,当过渡轮加煤工、机场苦力、修车学徒、铆工等。其后霍家凑足资本,在湾仔鹅颈桥开办“有如杂货铺”。战后先以买卖各种物资获利。1945年转营驳运业务。
  1950年代初韩战爆发后,港英殖民地政府据联合国决议,对中国内地实行禁运。中国联络在港商人抗美援朝,拥有完整船队的霍英东为中国打韩战提供了支援。他收购战争及医药物资后,每晚亲自指挥船队运货往中国大陆获得暴利。
  他随后转而投资地产,1953年创办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1954年设立信置业有限公司及有荣有限公司经营房地产,在湾仔及铜锣湾一带发展住宅楼宇,包括蟾宫大厦、香港大厦、海诚大厦等,更首创楼花制度,容许买家在大厦未落成前预先订购,当时引起市民猜疑,但此法令楼市活跃起来,地产商纷纷效法,影响至今,他亦身家暴涨。
  1960年代与何鸿燊、叶汉等夺得澳门赌场经营权,建立“东方蒙地卡罗”王国,并获得丰厚财富。1965年牵头成立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并被推举为首任会长。1967年5月六七暴动前夕离港逃难,至12月暴乱平息后才回港,之后开始澹出地产转战石油产品市场。
  1970年代石油危机后,在香港经营东方石油公司,售卖在中国出产的石油产品。1981年董浩云逝世,东方海外交予董建华打理。1985年,东方海外濒临破产,霍英东在1986年注资近九亿四千万元使其渡过难关。
  1977年成立的香港霍英东基金有限公司一直以捐献与非牟利投资形式在香港策划多个项目,1979年被聘为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
  1981年后,历任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有荣有限公司主席,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香港地产建设商会永远名誉会长,香港货船业总商会首席名誉会长,孙中山基金会名誉会长,国际足球协会执委,国际足联理事,亚洲足球联合会副会长,世界羽毛球联合会名誉会长,亚洲象棋联合会会长,香港足球总会会长等职。1986年成立霍英东教育基金会奖励国内对教育、科研、社会科学等领域有贡献之学生及教师。
  1992年11月至1996年11月任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  
  1993年7月至1995年12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副主任。1994年8月任亚洲足球联合会财务委员会主席。同年10月任国际儒学联合会顾问。1995年12月被推选为第六届中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副理事长,同年12月至1997年7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6年11月当选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  1994年被美国春田大学授予人文学名誉博士学位。1995年被香港大学授予社会科学名誉博士学位。
  1995年获国际奥林匹克银质勋章。
  1997年7月被授予香港特区政府大紫荆勋章。
  1998年3月当选为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曾任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
  2002年成立澳门霍英东基金会致力于推动澳门教育、医疗、体育、文化及公共事业。晚年致力开发珠江西岸的南沙港工程;霍英东亦爱好踢足球,是香港足球总会永远名誉会长,东昇足球队会长,亦参与各项体育事务。

·涉足赌界

  澳娱的旗舰葡京酒店
  1961年10月,霍英东与何鸿燊、叶德利及叶汉合组财团,以316.7万元在澳门夺得赌牌,并在1962年元旦开设首间赌场新花园娱乐场,同年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正式注册,他同时成为澳娱最大股东,多年来雄霸澳门赌业。
  澳娱的股权分佈,外界所知不多,霍英东亦曾承认公司股份的很複杂。他忆述澳娱成立时,股东包括何鸿燊、叶汉、新马师曾和叶德利等,但他直指澳娱帐目无人说得清,过去亦有分红不均的情形。其中澳娱每年净赚10多亿元,占三分一股权的霍英东却只分得1亿。2001年,澳娱另一名股东何婉琪传出欠债事件,及后更因何婉琪欲将旗下澳娱股权转到儿子麦舜铭名下,引发与何鸿燊就澳娱派息政策展开骂战及法律。
  在股东内讧之际,霍英东2002年4月1日宣布把他在澳娱的27.7%股权(共22,654股)全数捐赠同年6月28日成立的澳门霍英东基金会,另再捐赠2,000万元澳门币至其中,估计基金管有资产达60至100亿元。但是,当时只有何鸿燊表示有意收购他手上的股份,双方仍未能就价钱问题作出结论。霍指出自己“四十年没看过赌场盘数,二十年没去过澳门”,创办澳娱只想行善而非牟利。
  在放弃股权时,霍英东对何鸿燊的批评亦引起外界猜测两人不和。霍英东在基金会成立时曾发表演说,批评何鸿燊好胜:“1962年向他借40万元,争夺澳门赌权。”他又翻旧帐指1967年遭英美政府封杀时,尖沙咀星光行被断水、断电及断电话线,结果何鸿燊把原本值30亿元的大楼,以3,000万元“贱售”。何鸿燊后来说:“几十年朋友,他开玩笑,讲讲故事而已,我晚晚都唔输得(不可以输)。”

·与英美交恶

  前称九龙商业大厦的星光行
  霍英东虽然在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出生,但与英国和盟友美国都一直处于敌对关系。1950年代韩战爆发,英美根据联合国决议,对中国实施禁运。“凡是一个士兵可以利用的东西不许运往共产党中国。”美国商务部的官员这样说道。而在日本台湾再到东南亚的包围圈中,香港和澳门是最后的缺口。港英当局严格执行着“全面禁运”的要求。当时的香港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英国海军“开枪追击走私船只”的报道。
  在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里,霍英东不仅承担了在港澳和内地间运输军用物资的主要任务,他还组织了精密的侦察队伍,监控港英当局的缉私艇的动向;他的船队每天半夜都从英国海军的军舰旁悄悄绕过,驶向公海;而为了摆脱当局的监视,他甚至一天之内换了三个不同的地点,作为整个运输系统的“指挥部”。霍英东提供大量战略物资给中共,帮助中共抗美援朝,惹来英美政府的不满,并且因此一直受到港英政府的非难,但也因此受到了中共的信任,后来荣居全国政协副主席,被誉为“红顶巨贾”。
  霍英东与何鸿燊、何添、关明及锺明辉等人合组九龙置业公司于1962年开始在尖沙咀兴建星光行(当时称为九龙商业大厦),但星光行落成招租时,当时美国驻港领事将星光行列入“黑名单”,明确宣布所有星光行的租客都不能买卖美国货。就算星光行的租户向当时由英资大东电报局控制的香港电话公司申请电话线时,也遭到刁难,指“星光行的租户申请电话线可能遥遥无期”。结果大部份租户连按金都不要就走了。最后,霍在星光行承租乏人问津的情况中,被迫将星光行出售置地公司。
  另外,港英政府在1960年代末期,推出葵涌一、二、三、四号四个货柜码头项目,霍英东个人独力投得最大的一号码头,但港府却无理要求霍担保每年至少要有20万个货柜在码头停泊,而当时全港的货柜箱总数都没有20万个,霍英东找船王董浩云(香港前任行政长官董建华父亲)商量后,认为没有把握,最后只好放弃。一号码头最后由英资太古集团的现代货箱码头有限公司承办。

·内地从商

  霍英东会议上演讲,自称是“第一批响应返回祖国发展旅游事业兴建宾馆”。1983年2月6日,考虑过北京或上海后,霍英东的白天鹅宾馆正式在广州开业,成为改革“样板”,开业初造成轰动,连当时领导人邓小平也被吸引。
  有内地传媒报道,邓小平曾三度到访白天鹅,1984年1月31日的行程包括参观总统套房,及到酒店内的丝绸之路餐厅进餐;1985年的2月19日是农历大除夕,邓小平更在酒店内发表拜年讲话;4日后(同年2月23日)邓再到酒店,并自掏腰包买面包,边吃面包边说:等他回到上海时,就会宣布再开放沿海 14个城市。当时在场的霍英东说,一个小小的面包,就能使邓小平有这麽大的启发,促进中国改革开放。
  霍英东更提出自行设计、施工及管理,当年投资额达5000万美元,由霍的维昌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省旅游局签订协议,以中外合作的方式,经营期为15年,到97年再将协议延长至2003年。

·政界发展

  于1980年8月25日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中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当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93年3月27日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首位挤身国家领导人的香港人。1996年及2000年两次旗帜鲜明支持董建华任香港行政长官,但随着董建华下台,霍英东亦淡出政坛并因年纪问题,鲜有公开露面。
  建造南沙港
  虎门大桥带动南沙建设
  霍英东晚年大力投资故乡番禺南沙,昔日该处被讥为“番禺的西伯利亚”,但霍英东认为当地可连结西面江门一带,与内地政府商谈合作,国务院1993年批准开发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计划耗资逾百亿元。霍英东当时与多个财团捐款建造虎门大桥,使江门一带往东的行程缩短近100公里,毋须绕道广州,之后又兴建客运码头,使香港至南沙的航程只需1小时15分钟。
  不过,南沙由荒芜之地崛起,波折重重。当年“南沙68号”建成后,内地政府拒绝发牌,并突然要求缴付逾百万元的“堤围费”,事件扰攘近一年,后来由他捐款1000万元兴建的洛溪大桥亦发生收费风波,当地政府声称无收过捐款,要向市民徵过路费偿还银行贷款,事件最后闹大,番禺政府才肯让步。
  自1998年开始,霍英东与香港科技大学合作发展佔地250公顷的南沙资讯科技园,首期由霍英东出资3亿元发展,吸引多家大型公司如丰田车厂进驻。2005年霍英东进一步向科大捐款8亿元,当中5亿元为配合南沙科技园发展,科大已在南沙觅地开设教研院,取录约600名研究生,加强科研工作。

·体育发展

  霍英东热爱足球,早年组织“有荣小足球队”及“卓然队”,更亲自落场在湾仔修顿球场与其他小型球队比赛。及后更成立东昇足球队加入香港甲组足球联赛,亦曾长时间担任香港左派球会愉园体育会会长一职。1970年出任香港足球总会会长,成为首位华人会长。霍英东更曾获得两届全港网球双打冠军。
  1958年8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鉴于不少国际体育组织均视中华民国为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同时北京方面也极力反对国际上将台湾视为独立国家,继而在其他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失去会员席位。霍英东在1970年代游说中国内地再踏国际体育的门槛,取代中华民国并以中国的名义取得会席,并协助中国重返国际体坛。
  1978年,他联同其他亚洲和非洲国家成立世界羽联,并以自己位于中环毕打街的公司作总部。世界羽联和国际羽联其后在日本谈判,会前不眠不休地商讨要点,霍英东亦参与谈判。从1979年中国重返国际奥委会,至1984年由许海峰击落中国的奥运“第一金”,霍英东在1984年10月以一亿港圆成立“霍英东体育基金会”,并以此名义捐赠金牌予中国奥运获奖运动员、或兴建不同的运动设施,最着名的是北京亚运村里面的“英东游泳馆”。1992年中国首次申办2000年奥运,但最后不敌悉尼,当时有人担心霍英东会自杀。霍英东投资兴建的“英东游泳馆”在奥运会时是重要的比赛场馆,负责水球的全部比赛以及现代五项的游泳部分。

·私人生活

朱玲玲与霍震霆
朱玲玲与霍震霆
  霍家沙宣道大宅“石头庄园”
  霍英东有一妻(吕燕妮)二妾(冯坚妮、林淑端),下有十子三女,其孙皆在英国接受教育,霍英东元配夫人为吕燕妮,诞下三子震霆、震寰、震宇及三女丽萍、丽娜、丽励,其中霍震霆为港协暨奥委会会长,次子霍震寰为香港中华总商会主席,幼子霍震宇主力打理南沙业务。霍震霆的太太为1977年香港小姐冠军朱玲玲,两人现已离婚。
  霍家的生活往往成为传媒追访的新闻。其中霍震霆1978年9月迎娶港姐朱玲玲成为当时轰动的新闻,但2000年以离异告终。霍英东次子霍震寰太太则是艺人陈琪琪,成为一时佳话。
  2004年,霍启刚与郭晶晶被传媒拍下亲密照;另一孙儿霍启山亦在2004年被传媒拍下在派对上与章子怡跳舞。另一名孙儿霍启中2004年因藏有大麻及吸食大麻用具,判罚款1500元及留案底,霍英东当时指孙儿需要教训,认为惩罚恰当。
  原配夫人吕燕妮
 
  霍英东患难之妻
  霍英东的爱情生活多姿多彩。原配吕燕妮是霍英东患难之妻,上世纪40年代嫁入霍家时,霍英东还未发迹,吕燕妮甚得霍母及丈夫欢心。
  吕燕妮为霍英东诞下三儿三女,分别为震霆、震寰、丽萍、震宇、丽娜、丽丽。吕燕妮的三个儿子,一直获霍英东悉心栽培接班,地位超然。其中,大儿子霍震霆于1978年9月“闪电”迎娶当时被誉为最得人心的、 1977年香港小姐冠军朱玲玲,有传这一良缘是由霍英东一手撮合。二人在美丽华酒店筵开360席,估计耗资100多万元,婚礼聘金1000万元,嘉宾达 4000人,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不过,早前朱玲玲公开透露,已与霍震霆离异两年。  
  二太太冯坚妮
  公开场合抛头露面次数最多
  霍英东的二太太冯坚妮是他的初恋情人。1954年,震宇出世那年,霍英东结识了年轻貌美的女子冯坚妮。冯当年只有16岁,但因欣赏霍英东正直老实的性格,与其相恋5年后结婚。二人育有三子:文芳、文斌、文逊。霍英东当初不肯承认冯坚妮是自己的二太太,但1977年8月霍母病逝,霍英东在报上发的讣闻印有冯坚妮及其儿子们的名字,正式承认了冯坚妮的身份。
  1978年2月,冯坚妮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公开表明自己霍英东太太的身份,并且还破天荒地透露她和霍英东的爱情、婚姻:“我是个单纯的人,很不习惯抛头露面。小时也没有很大的抱负。那时候我想,但求有个丈夫,彼此倾心相爱,就算他是朝九晚五的打工仔,我也心满意足。我又是个很痴心的人,自小很欣赏他正直、老实的性格,不管在任何境遇下,我愿意为我敬仰的人,全心全意地献出我的精力。我只是觉得他兼顾的事务太多了,太辛苦了,就尽自己的能力帮忙做点小事务罢了。”
  冯坚妮女士算是三个人中较为活跃者,也是霍英东的三位太太中,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次数最多的一位。她是香港工商界妇女的知名人士,多才多艺,热爱唱歌、插花、摄影及国画。她的爱好与霍英东有几分相似:喜爱做运动,每天坚持游泳,偶尔还打网球。一直以来,每年的“三八妇女节”,香港工商界妇女必演出一台新编话剧,而她总是担任主角。
  冯女士祖籍在广东鹤山市古劳镇上升冯起凤村。她曾多次回到故乡看望并捐资50万元建老人宿舍楼。她本人亦多次带领香港妇女界的名流来到番禺,资助教育和福利事业。1990年,她倡议和捐资助建了番禺东城幼儿园。以后她每年的“六一”节都必定回来,赠送礼品给幼儿园。2000年,她得知番禺先锋小学需建电脑室,即捐赠18万元给学校。2001年,她又捐赠10万元给位于石基镇的广东女子中学购置教育设备。2000年4月,番禺市授予冯坚妮女士“番禺市荣誉市民”称号。2000年9月转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三太太林淑端
 
  霍英东晚年最为宠幸
  晚年的霍英东,多在三太太林淑端家中留宿,对她宠爱有加。有传近年最得霍英东宠幸的是三太太林淑端,但外界对她所知不多。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香港报章披露霍英东除了吕、冯两位太太外,尚有一位红颜知己,名为林淑端。二人在1968年左右结合,林淑端为霍家生下显扬、显光、显强、显旋4子,但这房人甚少曝光。林淑端为人低调,喜爱粤曲,是红线女的歌迷。
  中国某报一位记者在采访霍英东时,也曾偶然遇见了林淑端。这位记者如此描述林淑端:
  “一次,在中华游乐会西餐厅,我和霍氏集团的一名职员正在交谈。这时,从西餐厅的一角走过来一名女士。看上去,她大约40岁出头,一头乌亮的秀发齐肩,脸形稍长,略施粉黛,戴的似是金丝眼镜,样子显得有些小巧玲珑。她上前与霍氏集团的职员打了个招呼,并问了一声‘老板来了没有?’便匆匆离去。她刚才是与一群女人在西餐厅饮茶聊天。她的问话,使我想到她可能与霍英东有关系,于是好奇一问,这名职员答一句:‘她就是霍老板的太太。’我恍然大悟,她原来就是林淑端。我好生奇怪:林女士怎么看上去这样年轻?因为霍英东与林女士所生的第一个孩子显扬出生于1959年,若以那年林女士20岁推算,她今年怎么也在50岁以上。”
  据说,霍英东在家里奉行的是男人至尊的家规,几个太太都是事事惟他之命是从,他的话具有绝对的权威;而她们也沿袭中国妇女传统的生活方式,一生奉献于相夫教子持家之上。她们都愿做霍英东背后的女人,除冯女士偶尔参加一些社会事务(但这些事务也都是与霍英东有很大关系,比如他主政的中华总商会和他捐资成立的培华教育基金会的工作)外,吕、林两位女士绝少在公开场合亮相,故而外界对她们的情况也知之甚少。
  太太们如此低调,在香港的超级富豪中,极为少有。

·患病

  早于1983年,霍英东曾证实患有淋巴癌,当时被估计只能撑3数年,因为这种癌症的特徵是每隔三、五、七年必定复发,但霍英东大病后十多年间,安然无恙,此后霍英东曾向壹周刊披露自创了一套叫“冰火浴”之称的冷热浸浴法,方法是在一个载满冰块,只有摄氏一、二度的冰水池中浸一分钟,然后即刻转到一个高温桑拿房焗一分钟,又或者在热水池浸一分钟,如是者每天坚持来回冰水桶桑拿房,用以锻练身体。这种独门秘方,霍英东一用便持续了20年,惜2003年癌病复发,在医生指示下停止使用。
  身兼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病逝前多次传出重病消息。2006年7月21日,有传媒指霍英东癌症第二次复发,病情一度危殆,靠仪器维持生命;中央派出专机及医疗组来港,接他到北京301医院接受治疗。
  但霍英东身为国家重要领导人,其病为国家机密,而且家人对病情三缄其口,因此外界一直所知不多;其后病情曾转好,霍震寰更于8月15日表示病情无大碍,并快将回港。

·逝世

  病逝前一周,霍英东数度传出弥留状态;同年10月28日晚上七时三十分于北京协和医院病逝,10月31日,其子霍震霆护送遗体回香港。11月7日,霍英东以国家领导人的最高规格举殡,是香港第二位荣受国葬仪式的人;遗体安葬在位于柴湾歌连臣角道的香港佛教联合会柴湾佛教坟场。
  新华社至10月29日下午5时许发表讣告,称霍英东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着名的爱国人士,香港知名实业家,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九、十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香港中华总商会永远名誉会长”。

身后评价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表示,霍英东在国家的经济改革开放过程中贡献宏大,又竭力促进香港的繁荣安定,他的逝世是国家及香港的重大损失。
  ·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亦感到非常惋惜和十分悲痛,他指出,霍英东十分关注香港体育运动的推广,并全力支持祖国的文教康体事业。何志平说,霍英东为人十分低调谦虚,生活简朴,十分值得尊敬。
  ·新华社发表通告称,霍英东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着名的爱国人士,香港知名实业家,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
  ·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表示,早上获悉病逝消息,感到非常悲痛。曾形容霍英东是自己的恩师亦是好友。并称赞霍是爱国商人,长期推动国家体育事业发展,为人诚恳,平易近人。
  ·香港中文大学于2006年12月7日举行的第63届学位颁授典礼上,向霍英东追颁荣誉法学博士学位,而霍氏生前也表示愿意接受荣誉学位。
  ·2007年2月25日,霍获选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6年度人物”荣誉称号。颁奖典礼在翌日晚上八点至十点在央视一台播出。

其他

·霍英东与何鸿燊的恩恩怨怨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网) 何鸿燊与霍英东的关系,始于找霍英东加盟发展赌场业务,当然,他们本已是老友,于是他们与叶汉及叶德利便成为合伙人,打败傅老榕后便合力经营赌场。
  后来当他们合力成立的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不久之后的第一次董事局会议,何鸿燊与霍英东合力建议加股以对抗叶汉,可见他们交情非浅。后来当叶汉退股后,辗转郑裕彤也成为娱乐公司股东,但他与霍英东也不太插手赌场事务,而何鸿燊自然成为赌场的掌管人。
  其实霍英东与何鸿燊占公司股份均等,但何鸿燊以种种方法使自己取得最大利益,这样令霍英东甚为不满,于是他在某次北京的闭门会议上,直指澳门娱乐公司垄断赌权,引致治安奇差,更上谏中央应于回归后收回澳门赌权,从此霍英东与何鸿燊的友好关系出现裂痕。
  澳门赌权开放的首天,曾独霸赌权的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大股东霍英东即刻宣布退出澳娱,并把手上市值一百亿元的两成七澳娱股权捐出,成立基金建设澳门。在记者会上,霍英东还大声疾呼:“无我,所有澳门一切都系假,包括何鸿燊。”
  这一天,霍老心情靓绝,全因他与“赌王”何鸿燊相识五十年以来,一直很谷气。随今次捐股,他与何鸿燊的恩怨,亦一笔勾销。
  本刊就此访问霍英东,他显得非常兴奋舒畅,并狂数他曾一手扶植的何鸿燊,最终却把他多番作弄,对此他不吐不快。
  “始终是五十年老朋友。而且霍先生在澳娱的投资回报丰厚,做了四十年,投资数百万,却分到三十五亿,不会觉得有蚀底。”一位知情人士说。
  霍英东今次把手头上价值一百亿元的澳娱股份,成立基金来支持澳门建设,连同八四年成立的霍英东基金会,于过去十八年共五十二亿元的捐献,合共百五亿,占去身家一半,令他一跃而成为全港捐献最多的大慈善家。
  他是次捐股,已打破本港历年来一次过最大笔捐款的纪录。就算香港首富李嘉诚,多年来积极行善,根据以他名字命名的基金网页披露,李嘉诚基金累积的捐献总数,至今只是四十五亿元,占他身家仅仅几个巴仙而已。
  搜索资料显示:霍英东慷慨捐钱,比起身家丰厚的美国大慈善家绝不逊色。根据当地《慈善纪事》双周刊,刊出去年美国慈善家捐献榜,除了排列首位的英特尔创办人摩尔夫妇,捐了四百七十八亿,微软的盖茨夫妇亦捐了一百五十六亿港元,不过有关捐献还未包括历年累积捐款。
  责何鸿燊无信用
  原来,霍英东早于八六年,便有出售澳娱股份的计划。那时原任澳娱董事长的霍英东,因不满澳葡政府私底下与澳娱签订补充合约,把澳娱的博彩专营权,延长至二○○一年,跨越澳门HUIGUI过渡。身为政协副主席的霍英东看不过眼,把董事长一职让给另一股东郑裕彤。
  同年,澳门政府筹备成立证券交易所,何鸿燊极力倡议把澳娱在澳门挂牌,霍英东觉得把澳娱上市,有违当初非牟利原则,决定退股,并讲好作价六亿,卖给何鸿燊、郑裕彤等人。后来澳门交易所胎死腹中,何鸿燊买股一事亦不了了之,令老霍十分气愤。
  霍英东在访问中,不下三次提到八六年出售澳娱的不快经历,而且十分劳气。“大家已经达成协议,价钱六亿,我签好文件就俾番何鸿燊,之后他就无下文。我觉得那时他非常(加重语气)不守信用,我唔明白都样样倾好晒啦!系就早缩沙,唔好出尔反尔。”
  自从八六年卖股不成后,霍英东觉得何鸿燊无信用,再加上今次霍英东要退股,何鸿燊迟迟不肯开价,在军师何铭思献计下,霍老把心一横,把原本已由霍英东基金会持有的两成七股份,捐给澳门成立建设基金,并由澳门政府监督。这样安排,令澳娱这批股份顿然“有价”,日后澳门政府出面与何鸿燊讲数,价钱肯定“公道”,而霍英东亦可避免与何鸿燊周旋。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网 )
  结怨半世纪
  据知情人士表示,之前何鸿燊对老霍卖股一直爱理不理,“做生意人觉得最好就唔使俾钱,但这是没道理的。八六年(批股份)都要六亿,(做人)要公平,合理。霍生依家不做赌就最开心,何鸿燊(一九七八年)在回教地方伊朗德黑兰开赌时,霍先生唔钟意。”
  正如知情者言,霍英东与何鸿燊,虽然是相识逾半个世纪,但基本上两人的文化理念南辕北辙。而霍英东常挂嘴边的,是“我从来没有负过任何人,但不少与我合作的人,都有负于我!”言下之意,可能包括何鸿燊。
  霍英东与何鸿燊相交期间,固然有多番恩怨,亦深知何鸿燊的性格,“他看来对钱银并非睇得咁紧要,不过在争执上,跟叶汉又好,同我又好,他都一定要赢,他比较主观。好似大家搞珠城酒楼,有单好细的工程,他同人讲一定要争到,就要去争赢。就算打波,他话要赢,咁我多少都让佢,知道他性格系咁!
  “自从我返内地投资后(八○年),因太忙而好少同他见面。我觉得澳门的成功,并非净系他(功劳),他好钟意别人叫他做‘一代赌王’,好似觉得好有荣誉,好有声望咁!”霍英东笑笑口不屑地说。
  初次交手已不快
  虽然霍英东言语间,经常流露四十年前因何鸿燊,令自己误闯澳门赌业,形成双方的多年恩怨。但其实早于一九四九年,双方已因做生意而结下梁子。而这宗咸丰年恩怨,是霍英东于今年年初三的霍英东基金会春茗上,何鸿燊列席时当众道出,令何氏颇生尴尬,频说霍氏“好记性”。
  “霍英东当晚好幽默咁话:有人话我靠沙发达,而何鸿燊就‘扽’晒我的沙去。”有份出席的人士引述说。
  事缘于一九四八年,当年只有廿五岁的霍英东,带领一百个工人往东沙岛,想打捞中药海人草发财。由于工人要徒手潜入海中打捞,相当危险。九死一生的霍英东,翌年把打捞回来的海人草,卖给当时任职澳门贸易局供应部的兼职商人何鸿燊,由何将海人草转卖给日本人做胃药。海人草当年的收购价是六美元一磅,何鸿燊先将霍氏打捞回来的海人草晒乾,然后“扽”走沙泥后才秤重量。结果重量减半,不单令以身犯险的工人无啖好食,亦令霍氏十万元投资泡汤,令霍英东恼恨至今。
  被“局”投赌牌
  五十年代,霍英东在香港投资地产,累积了相当财富,身家逐渐抛离自澳门避走香港的何鸿燊。不过二人的太太,经常相约在友人家中打牌,霍、何二人在晚上接太太时常有碰面。直至六一年,在何鸿燊“悉心”安排下,两人合作参与澳门赌业。
  那一年,澳门政府收回原由傅老榕及高可宁家族合办的赌权,重新招标。在截标前十天左右,霍英东突然接到电话,说澳门JINGCHA厅于翌日举行慈善足球赛,叫霍英东过澳门踢波。霍老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为何翌日的慈善赛今日才通知,但他听见有波踢,便一于奉陪。
  出赛的还有何贤、何鸿燊、傅荫钊等人。踢完波后,一众富豪一同聚餐。其后澳门便传出消息,说何鸿燊与霍英东来澳“食饼仔”。
  所谓“食饼仔”,即是指在招标期间,有人混水摸鱼扮入标,希望原本的竞投者会给一点钱,打发对方放弃竞投。何鸿燊被传“食饼仔”后,便找霍英东,说自己的姐夫叶德利与朋友叶汉有兴趣投赌牌,加上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他亦一定要入标。那时竞投赌权,要一百万元按金,对于当年的何鸿燊而言,乃是一笔颇大的数额,于是便问霍英东借了四十万。
  助何鸿燊成赌王
  “何鸿燊那时都未发财,而我在地产界做得有相当规模,在资金方面充裕。”霍英东忆述当年助何鸿燊一臂时说,“他同我讲:‘我呢次唔条标唔返香港。’我估计早期他真系想食饼仔,何鸿燊自己都有认过。但我当时同他都相熟,就帮他落个底价,并透过何贤先生告知对方。我同傅家、高家都好老友,唔想捞过界,亦对赌业完全无兴趣。”
  霍英东还记得,当年借给何鸿燊的四十万,至今何氏仍未还。他指出,在投得赌牌并筹组澳娱初期,只有何东的孙(何鸿章),有真金白银拿了二百万出来投资(编按:其实是何鸿章借予何婉琪入股),而新马师曾也出了二、三十万。至于霍英东,在负责清理外港污泥及起码头,出了三百万工程费作入股资本。其余三位董事及股东,何鸿燊、叶德利以至叶汉,初期根本未出过资本。其后何鸿燊的二百万资本,也是由霍英东借出。换言之,是霍英东一手扶植何鸿燊,令他成为今日的“赌王”。
  然而,何鸿燊却并未知恩图报。并做了桩令霍英东激心至今的事,让他足足三十四年憋气,认为何“欺人太甚”。
  那时是一九六七年尾,霍英东联同何鸿燊、关启明、钟明辉等一大班阔佬组成九龙置业,发展的尖沙咀星光行正进行招租。由于BAO_DONG刚结束,而霍英东在HAN战期间,打破美国封锁大陆的禁运政策,开罪美国。英美政府于是联手,千方百计要封杀霍英东及星光行。美国政府除禁止美货卖予星光行租户外,港英亦实行截电话线、断水断电政策。霍英东不想令其他投资者损失,建议以三千八百万,买回全幢星光行。殊不知何鸿燊却说服其他股东,决议卖给只出价三千七百五十万的置地(其中二千万是承诺票据),完全不留情面给霍英东,令霍老气上心头。
  知情人士指出,四位合作的股东财团,股份原是均等。但如果将大厦卖给霍氏一人,便等于说明自己不及霍英东那样多钱,何鸿燊等便做出一拍两散的决定。而事实上,当时美国已暗示,霍英东不卖星光行便有排烦,结果大厦宣告易手。
  酒店项目求助不遂
  一直出任澳娱董事总经理的何鸿燊,在澳娱势力愈来愈大,与老霍亦愈来愈不合作。
  七九年中国采取门户开放政策,爱国的霍英东,率先入广东投资,兴建广州白天鹅宾馆及中山温泉宾馆。那时中国百业待兴,霍英东在筹办两间酒店时处处碰壁,差不多开幕,杯碟、灯饰还未预备好,相当狼狈,而何鸿燊却不肯出手相助。“我最觉得他在这方面无支持过我。中山温泉开幕,我发晒请帖,但他的澳门葡京,都无派人来支持我,只在新丽华酒店派个经理睇两睇。如果佢肯派一批人来,我就无咁辛苦。
  “人郑裕彤有新世界,利铭泽有利园,胡应湘有合和来支持,我就单人匹马(当时他仍是澳娱董事长)。第一期中山温泉,何鸿燊话介绍个则师甘洺俾我,话要睇测量图,大陆地全部都是田,哪有咩测量图。那时我捱两三年后,病到差唔多叫做玩完。”其后更证实他患了癌症,这是后话。
  退出澳娱“甩难”
  霍英东与何鸿燊愈来愈不咬弦,到了八二年,何鸿燊与叶汉内斗高下已分,叶汉的股份被迫卖给郑裕彤,而郑、何两人的股份,加起来超过霍英东的股份。霍英东意兴阑珊,于八四年将所有股份拨入霍英东基金作慈善用途,并于两年后辞去董事长一职,自此不再踏足濠江。
  “二十五年前霍英东还是董事长时,曾尽地主之谊,坐劳斯莱斯、车牌四条九,带中国足球队和香港的甲组足球队东升,来澳门比赛。日他同何鸿燊都好老友,仲请大家去葡京住宿,在里面的潮州酒楼食饭。”澳门一名体育界人士说。
  “廿几年前何鸿燊只不过是总经理,即是打工仔咁,不过后来何鸿燊收购埋小股东股份,又安排郑裕彤买叶汉股份。霍英东都不再是老细咯,他来到葡京都无face啦。”一名在葡京打工三十多年的员工说。
  霍英东有意出售澳娱股权,前后酝酿近十六年,至今才成事,主要是不想影响澳门新赌牌的竞投,如今大局已定,霍英东亦一尝“甩难”意愿。记者会公布前的上周六,在一位熟悉霍英东的番禺“好友”安排下,鸿门宴席设番禺,出席者还包括澳门特首何厚铧、何鸿燊、四奶及女儿何超琼等。
  在席间,何鸿燊同意霍氏将股权捐出成立基金会,霍、何五十年恩怨,于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