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起义

黄巾起义
黄巾起义
     
      黄巾之乱也称黄巾起义,是中国东汉末年的农民叛乱,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宗教形式组织的暴动,开始于184年,由张角等人领导,由于各种原因,这三部分起义军各自为战,先后失败,起义于汉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2年)宣告完全失败。虽然起义失败,但是,它对东汉王朝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逐步导致了汉朝的灭亡与三国时期的到来。

起义简介

      
       此次起义于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爆发于冀州巨鹿郡(今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起义军主力为张角所领导的太平道信徒,起义军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分别为张角三兄弟所领导的黄巾军主力,波才、彭脱所领导的东方黄巾军和张曼成领导的南方黄巾军,这三部分起义军分别和东汉官军鏖战于河北地区、颍川地区、宛城地区、兖州。由于各种原因,这三部分起义军各自为战,先后失败,起义于汉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2年)宣告完全失败。由于这次起义的起义军都在头上包上黄色头巾,史称黄巾大起义。
      
      

发起人

     
     
张角
张角
       张角(?——184),巨鹿(今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人,黄巾大起义军起义首领,太平道创始人,张角早年信奉黄老学说,对在汉代十分流行的谶纬之学也深有研究,对民间医术 、巫术也很熟悉。汉灵帝建宁年间,疫病流行。张角于是带着他的两个弟弟,张梁和张宝,前往灾情特别严重的翼州一带,借治病为名,进而开始传教活动。到汉灵帝熹平年间,张角在大量招收学生、培养弟子、吸收徒众的基础上,创立了太平道。不久之后,太平道信徒发展到了几十万人,张角把他们编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张角号召农民起来推翻东汉政权,喊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将起义日期确定为汉灵帝中平初年(公元184年,甲子年),并积极谋划起义,在叛徒反叛后,张角提前发动起义。起义爆发后,身为太平道首领的张角在冀州领导黄巾军主力作战,没有为其他军团作调控,直到中平元年(公元184年),病死于冀州。

反击人

· 

·何进

       何进(?-189),字遂高,南阳宛(今河南南阳)人。东汉灵帝时大将军。何进的异母妹有宠于灵帝并被立为皇后,他也随之升迁。中平元年,由于爆发黄巾起义,何进被任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军五营士驻扎于都亭,修理器械,以保卫京师。黄巾首领张角的部下马元义密谋在雒阳起兵,何进将其破获,因此功而进封慎侯。
大将军何进
大将军何进
       何皇后生大皇子刘辩,王美人生二皇子刘协。灵帝欲废长立幼,但由于自己病重,要宦官小黄门蹇硕帮助刘协,并设立西园八校尉分何进的军权。蹇硕也因此欲除去何进来立刘协为帝。
       中平六年,灵帝驾崩,蹇硕计划在何进入宫时杀之,但在蹇硕司马潘隐的暗示下,何进称病不入。由于没有除掉何进,刘辩被立为帝,何太后临朝,何进与太傅袁隗辅政,录尚书事。何进因为天下人对宦官的痛恨,且对蹇硕欲杀自己的行为怀恨,借机杀掉了蹇硕。但宦官势力庞大,令何进忌惮较多,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在袁绍的建议下,何进召前将军董卓等人引兵入京,以让何太后下决心除去宦官,但何太后犹豫不决。时间一长,宦官们知道了何进要杀自己,非常害怕,密谋反击。

·卢植

           
卢植
卢植
      卢植,生于139年,北中郎将,性格刚毅,拜马融为师,曾做过刘备的师傅,黄巾起义时率军镇压,升为尚书,上谏激怒董卓,被免官。卢植性刚毅有大节,常怀济世志,少与郑玄师从马融,通古今学,为当时大儒。著《尚书章句》、《三礼解诂》。州郡数辟,植皆不就。灵帝时,仕为博士,因才兼文武,拜庐江太守,还拜议郎。后任侍中,迁尚书。光和元年,上疏谏政,陈八事,帝不纳。黄巾起,植任北中郎,率军镇压,受左丰诋黜官,后又复尚书事。谏朝为董卓怒,免官,隐居上谷,袁绍辟为军师。初平三年卒。

·董卓

      
董卓
董卓
       董卓(?-192),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人。东汉末年少帝、献帝时权臣,西凉军阀。官至太师、郿侯。原本屯兵凉州,于灵帝末年的十常侍之乱时受大将军何进之召率军进京,旋即掌控朝中大权。其为人残忍嗜杀,倒行逆施,招致群雄联合讨伐,但联合军在董卓迁都长安不久后瓦解。后被其亲信吕布所杀,余部由李傕等人率领。董卓性粗猛而有谋断,从驻守边塞的地方官吏升迁为  动画版《三国演义》中的董卓羽林郎,累迁西域戊己校尉、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早年为将,在西方平定少数民族叛乱。中平元年(公元184年),代卢植统兵,因临阵换帅,不敌黄巾军。
  中平二年(公元185年),副车骑将军皇甫嵩征讨北地先零羌、湟中义从和金城人边章、韩遂,后皇甫嵩因之前得罪宦官,于其年秋征还,边章、韩遂等遂愈发猖獗(临阵换帅,兵家大忌)。后朝廷又以张温为车骑将军,统兵十万,督董卓等平叛。十一月,董卓、鲍鸿大破韩遂、边章,斩首数千。后讨先零羌,诸军皆败,唯董卓独全师而还。   中平五年(公元188年),与皇甫嵩平讨王国。
  灵帝病危,董卓不肯接受朝廷的征召而两次抗旨,驻屯河东,拥兵自重,坐待事变。

起义过程

·祸乱之由

       184年(甲子年),张角相约信众在3月5日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兴兵反汉;“苍天”是指东汉,“黄天”指的就是黄巾军,而且根据五德终始说的推测,汉为火德,火生土,而土为黄色,所以众信徒都头绑黄巾为记号,象征要取代衰败的后汉王朝。张角一面派人在政府机关门上写上“甲子”二字为记认,另一方面派马元义到荆州、扬州召集数万人到邺准备,又数次到洛阳勾结宦官封胥、徐奉,想要里应外合。
      
       可是在起事前一个月,张角的门徒唐周告变,供出京师的内应马元义,马元义被车裂,官兵大力逮杀信奉太平道信徒,诛连千余人,并且下令冀州追捕张角。由于事出突然,张角被迫提前一个月在二月发难,史称黄巾之乱,因为变民头绑黄巾,所以被称为“黄巾”或“蛾贼”,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张宝、张梁分别为“地公将军”、“人公将军”在北方冀州一带起事。他们烧毁官府、杀害吏士、四处劫掠,一个月内,全国七州二十八郡都发生战事,黄巾贼军势如破竹,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动京都。
      

·汉室反击

       汉灵帝见太平道如此猖獗,慌忙于三月戊申日拜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五营士屯于都亭,整点武器,镇卫京师;又自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等各京都关口,设置都尉驻防;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如刘备就受到商人张世平、苏双资助组织义军投靠校尉邹靖讨贼立功。
      
       皇甫嵩上谏要求解除党禁,拿出皇宫内帑及西园良马赠与军士,提升士气,而吕强又对灵帝上言:“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党锢之祸积怨日久,若果与黄巾合谋,恐怕已经无救了。)”汉灵帝接纳提案,在壬子日大赦党人,发还各徙徒,要求各公卿捐出马、弩,推举众将领的子孙及民间有深明战略的人到公車署接受面试。
      
       而另一方面又发精兵镇压各地乱事:卢植领副将宗员率北军五校士负责北方战线,与张角主力周旋;皇甫嵩及朱俊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军,朱俊又上表召募下邳的孙坚为佐军司马,带同乡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精兵,共千多人出发与朱俊军连军。庚子日,张曼成攻杀南阳郡守褚贡,响应张角。
      
       官军在首战并未得利,于4月,朱俊军就被黄巾波才所败而撤退,皇甫嵩唯有与他一起进驻长社防守,被波才率大军围城,官军人少,士气低落。又汝南黄巾贼军在邵陵打败太守赵谦,广阳黄巾军杀死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
        

·战争升级

       五月,京师见皇甫嵩被围,派曹操率军救援。不过援军未到时,皇甫嵩已心生一计,在傍晚时份吹起大风,皇甫嵩命士兵手持火把暗暗出城,利用黄巾军营寨周围的杂草,用火攻大破敌人,大呼进攻,城上亦举出火把响应,皇甫嵩以鼓助战,冲入敌阵,黄巾贼大乱,四处奔走。又遇上曹操的援军,被皇甫嵩、朱俊和曹操三面夹击,斩杀数万人,官军大胜。
      
       六月,南阳太守秦颉与张曼成战斗,斩杀了张曼成。黄巾贼军便改以赵弘为帅,以十多万人占据宛城。而皇甫嵩与朱俊军继续进击汝南、陈国的黄巾,追击波才到阳翟,最后在西华大败彭脱,余军想逃到宛城,但孙坚登城先入,众人蚁附般推进,大破敌军,成功讨平豫州一带的黄巾贼军。另一方面,卢植数战间大破张角,斩杀万多人。
      
       张角唯有撤到广宗,卢植建筑拦挡、挖掘壕沟,制造云梯,将可攻下城池。正值汉灵帝派小黄门左丰视察军情,有人劝卢植贿赂左丰,但卢植不肯,左丰便向灵帝谗言:“广宗贼易破耳。卢中郎固垒息军,以待天诛。”诬告卢植作战不力。灵帝大怒,用囚车征卢植回京。京师唯有下诏再重新调整:皇甫嵩北上东郡;朱俊则攻南阳的赵弘;而以董卓代替卢植。而同样宗教形式的五斗米道在巴郡叛变,领导人“天师”张修攻打郡县,但未受到汉室重视。
      

·平定祸乱

       朱俊与荆州刺史徐璆及秦颉共一万八千兵围攻赵弘,但6月至8月也不能攻克,京师有奏议征朱俊回师,幸而张温上表说情,灵帝才未行。但消息传开,朱俊急迫,进攻赵弘,赵弘被杀,由韩忠代替。朱俊又因兵少不敌,便扩大防围、建筑阵垒,堆砌土山观望城内。朱俊军鸣鼓攻打西南,黄巾军注意力被引开,朱俊则亲率五千精兵掩杀东北,偷袭敌人后方,攻入城池,韩忠唯有退保内城。
      
       黄巾军受挫,士气低迷,向官军乞降。张超、徐璆和秦颉都认为可以接受,但朱俊认为如接受的话,会给百姓有利则为贼,无利则乞降的错误观念,便不接受并急攻敌军,可是数战也不能攻克,朱俊登上土山观望黄巾贼,明白黄巾军没有退路,而尽力一战,所以未能攻克。朱俊便解开围军,韩忠果然出战,被朱俊大破,朱俊向北追击韩忠数十里,斩杀万多人,韩忠投降,秦颉一向与韩忠不和,便将他杀死。这举动反令黄巾余党不安,又推孙仲为帅屯兵宛中城。朱俊再次急攻,于11月癸巳日,孙仲败走,官军追至西鄂精山,又被大破,斩杀孙仲及万多人,黄巾党人解散,平定宛城一带。185年春天,班师回京。
      
       另一方面,皇甫嵩八月到达东郡仓亭,大破、生擒卜巳,斩杀七千多人。而董卓进攻张角不成功,无功而还,便在乙巳日要求皇甫嵩继续北上。不过,张角已经病死,在十月于广宗便和张梁战斗,张梁军多势强,于首战不能攻克。在明日,皇甫嵩闭营与士兵休息,另一方面派人观察敌军举动,黄巾贼军战意顿时松懈,皇甫嵩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时份突袭敌阵,战至下午,成功大破敌军,斩杀张梁及三万多人,逃走时溺死于河水中的也有五万多人,焚烧车辎三万多辆,虏获人数甚多。而张角则被破棺戮尸,运首级回京师。11月,皇甫嵩与巨鹿太守郭典攻打下曲阳,成功斩杀张宝,俘虏十多万人。黄巾之乱平息。
      

影响

      
       乱事虽被平息,但汉室威信遇上一次严重的打击,但汉灵帝并未改观,反而继续享乐。于各地还不断发生小型叛乱,产生许多分散的势力,如黑山、白波、黄龙、左校、牛角、五鹿、羝根、李大目、左髭丈八、苦蝤、刘石、平汉、大洪、白绕、司隶、缘城、罗市、雷公、浮云、飞燕、白爵、杨凤、于毒等,势力小的也有数千人,势力大的甚至有百万人,如张燕的黑山贼。
      
       188年,黄巾党再次发起叛乱,黄巾余部纷纷起事。二月,郭太等于西河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郡、河东郡等地。四月,汝南郡葛陂黄巾军再起,攻没郡县。十月,青州、徐州黄巾贼又起,攻略郡县。十一月,汉廷派遣鲍鸿进讨声势最大的葛陂黄巾,双方大战于葛陂,鲍鸿军败。黄巾各部此伏彼起,声势虽然没有第一次黄巾之乱般盛,但却令汉室十分头痛。
      
       为了有效镇压平乱,于188年三月,灵帝接受太常刘焉的建议,将部份刺史改为州牧,由宗室或重臣担任,让其拥有地方军、政之权,以便加强地方政权的实力,更易控制地方,有效进剿黄巾余孽。而正因汉灵帝下放权力,助长地方军拥兵自重,各群雄互相攻击,逐鹿中原,甚至东汉皇帝在军阀手中如同无物,所以黄巾之乱是促使东汉灭亡的导火线,也是三国时代的序幕。虽然如此,乱事仍造就了大赦党人,令许多文人、官吏得以重新受任。
            

失败原因

  起义初期,黄巾军的主力分散在巨鹿、颍川、南阳等地,他们各自为战,攻城夺邑,焚烧官府,取得了很大胜利。与此同时,各地还出现了许多独立的农民武装。但黄巾军各自为战,缺乏战斗经验,加上当友方有难时,各军都不会相救,以致东汉王朝能集中兵力各个击破。颍川、陈国、汝南、东郡和南阳的黄巾军相继失败。冀州黄巾军在张角病死后,由张梁统率固守广宗。当年十月,皇甫嵩率官军偷袭黄巾军营,张梁阵亡 。3万多黄巾军惨遭杀害,5万多人投河而死,张角被剖棺戮尸。张宝也随即于下曲阳兵败阵亡,10余万黄巾军被杀害。之后,黄巾余部和各地的农民武装,仍然坚持斗争。青州黄巾一度发展到拥众百万。后来因作战失利,被迫接受曹操的收编。曹操平定冀州时,张燕领导的黑山军也投降。
    虽然黄巾起义,令天下震动,但因这些原因,黄巾军未能成就推翻汉室的事业。
      

历史意义

  黄巾之乱对于东汉末年的政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了尽快平定战事,因此中央下放军权至地方,使得黄巾之乱无法快速的蔓延至全国,减缓了东汉覆亡的时机。但是却造成了地方轻视中央,使得具有野心的将领或是官员,藉著在黄巾之乱的兵力割据地方,为东汉末年军阀混战揭开序幕,更为三国分立种下远因。黄巾起义和在它影响下的各族人民起义,持续了二十多年。由于起义农民本身的弱点,起义被残酷镇压,但在农民起义的打击下,腐朽的东汉王朝名存实亡,并最终走向了灭亡。
      

点评

       在组成三十六方、确定起事日期上,张角的确为黄巾贼起了领衔作用,但后来却失去了这种有计划性的行动。他们并没有统一的指挥,张角虽是太平道的领袖,却只在冀州转战,没有为其他军团作调控,没有同一目标,只是占地死守或四处抢劫。加上当友军有难时,各军都不会相救,官军就用此各个击破。虽然黄巾之乱,令天下震动,但由于农民的自身的缺陷之故,黄巾军终未能推翻大汉皇朝。
      
       并且黄巾之乱对于东汉末年的政局影响,为了有效平定乱事,因此中央下放军政大权至地方,使得黄巾之乱无法快速的蔓延至全国,减缓了东汉覆亡的时机。但是却造成了地方轻视中央,使得具有野心的将领或是官员,借着在黄巾之乱的兵力割据地方,为东汉末年军阀混战揭开序幕,并为了三国分立种下远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