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

高明
高明
       
       高明,男,甘肃省正宁县人,1985年11月出生,2003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200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12月入伍,大学本科在读,上等兵军衔。入伍后,他严格要求,勤奋学习,刻苦训练,很快实现了一名大学生向合格士兵的转变,2006年底被评为优秀士兵。2007年3月和6月,其所在部队和部队党委先后作出决定,号召全体官兵向高明同志学习。2007年4月,高明当选为该部队第七次党代会代表。同年6月,作为典型代表,参加了二炮科学发展观经验交流会。

军营生活感悟:既然我们选择了军营

               各位战友,我们这一代被认为是宠坏了的一代,在各类媒体上有一个新的统一的称呼,相信大家都听过,叫做“80后”;社会各界对我们能不能担当责任、能不能自我约束、能不能吃苦磨练,是不是具有奉献精神,充满疑虑,忧心忡忡。在座的新战友中,有几名我认识,绝大部分我叫不出名字。但是,新战友中有一部分,我们同在一片营区生活,同在一个训练场训练,大家的训练热情有目共睹。一个月前,各位还是地方青年,在家里悠闲自在,现在,却开始了新的生活,受着严格纪律的约束。早晨整理内务、出操、打扫卫生,披星戴月;上午,队列训练,开始体会冬的寒冷,一会又是夏季的炎热;下午,体能训练,和老同志一样,也是汗流浃背。我们不用将责任、奉献、吃苦、锻炼挂在嘴边,各位新战友用行动证明了,我们这些被宠坏了的年轻人,都在努力。
  我今年第二年,刚从新兵的经历走过不久。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总的来说,就是如何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从心理上,从能力上。我今天主要谈一谈去年新兵连,我和我的战友们是如何想的,怎样做的。不需要大家记住什么东西,只要其中一两句话能对大家有所启发,我就感觉没有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中间有不清楚或你觉得与事实不符的地方,大家可以举手示意,发表看法。
  我在新兵连时,教导员吴学军同志在入伍教育时对我们打过这样一个比喻,“你们是什么?你们是一张白纸。不论来部队前你是学生、老板,你在家闲过、在外打工,你受人尊敬、不被看好,你品学兼优、不误正业,到了部队,没有人再认识你,你就成了一张白纸。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兵,你的形象就依靠自己的行动,一点一滴地去树立。”我为什么没有说我好好的不上学,为什么要来当兵呢?因为这无关紧要,来到部队,我也是一张白纸。反过来讲,不管你是怀着崇高的理想,立志报国,还是你自小向望军营,崇拜军人,也不管你是想学技术、入党、长期留队,又或者是学业无望、在家无事,父母之命难违,现在,一切看表现,用行动说话。如果我们不甘平庸,部队给了我们进步和施展的舞台;如果我们在中学的课本上找不到信心,那么部队,为我们打开了另一片天地。
  下面,我想问大家两个问题:
  1.你觉得作为一名军人光荣吗?
  2.你觉得自己平常的训练足够刻苦吗?
  按自己的想法,实事求是地回答,不必谦虚。你觉得自己足够刻苦,那就足够刻苦。
  几乎所有的同志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是”,对此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军人是光荣的。荣耀不是自封的,而是来自社会的认可。同学和朋友常有联系,这是最近的一封信,他被保送上研究生,说:“我很羡慕你。你能成为一名军人,而且是一名火箭兵。你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这句话除了标点符号以外,没有别的修改。无论是写信和打电话,同学们都会说,向你的战友们问好,问候的就是我们在座的各位。当然,他们的这种问候对大家起不了什么实际的影响,但是,这体现了,他们,我的同学和朋友们,这些中国最高学府里的学子们,对我们这些军人的敬意和钦佩。为了什么呢?为了军人严明的纪律,过硬的军事素质,和坚毅的品格。
  第二个问题,相当大的一部分同志回答都是“不是”。这说明大家能够清醒地看待自己,我们的荣耀是整个群体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荣耀是因为别人的努力而得来的;而我们自己,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要求,我们还需要继续提高。
  教导员还讲了令我们所有新兵至今记忆犹新的话,他说,“不要说你,你们,是国家的未来,是人民的未来,这些都太过遥远和空洞,让人无所适从。我要说的是,你们是我们部队的未来,是你们自己家庭和父母的未来,是你自己的未来。”今天,我也把这句话说给今年的新战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兵退伍,我们将成为部队的骨干和中坚力量,因此,我们是部队的未来。父母逐渐年老,养家的责任将逐渐落到我们身上,我们就得为家里的柴米油盐、各类花销筹划打算,难道父母还能指望邻居家的孩子吗?因此,我们是自己家庭的未来。而我们自己也逐渐年长,这里最小的恐怕也十五、六岁,大部分恐怕至少年后就已成年,我们的未来靠自己把握,因此,我们更是自己的未来。
  大家都已成年或接近成年,这三个未来,应当都能够非常清楚的认识到,而不会认为这些近在眼前的事情过于遥远或空洞。是部队的未来,我们就要按照士兵职责的八条去履行,服从命令,刻苦训练,认真学习;是家庭和父母的未来,我们就要懂得关心父母,而不让父母操心。是自己的未来,我们就要利用各种机会,尽可能地合理安排时间,去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我想这些是不需要多说的,关键在于行动。
  刚来部队时,有战友埋怨部队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管得太严,津贴又少,吃饭限时间,去厕所还得打报告。我不去评论部队的管理方式,也无意说服各位战友所欣然接受这样的做法。我自己是这样考虑的,也请大家和我一样思考以下这几个问题:
  什么是我能够改变的?
  什么是我自身的力量所不能改变的?
  在这样既定的现状下,我怎么做才最好?通过努力,我能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我想至少,有三点,我们无法改变:
  第一,时间的一去不返。不论我们积极上进也好,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也好,这两年的日子一过,将不再有;
  第二,我们已经是名军人,我们穿着军装。不论我们欣然从军,还是迫于无奈;
  第三,军队有自己的制度,有不同地方的管理方式;军人有异于常人的训练,有不同于地方的要求。古代、现代、中国、外国,都是一样。
  我想,至少这三点,我们已经无法改变。那么,我们能改变的是什么呢?惟有我们自己!我们的心态,我们对部队、对训练的认识和投入的热情,我们可以取得多少进步,和下连时、以及两年后或留队或回家时能达到的水平。
  新兵连有位战友,来不几天就不愿意训练,开始装病,一心想离队,后来经过班长与家人的细致工作,他的思想有所转变,但不是平常的宣传或者大家想象中的180度的大转弯,一下子从后进变为先进,这是不可能的。关键在于这一点的转变,和由此而带来的他对训练的投入,使得大家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开始亲近他,进而佩服他,这当然对他又是很大的鼓励。他通过一年的努力,年底被评为了“优秀士兵”。他现在最着急的是什么呢?上次聊天时,他说,希望能尽快让父母相信他的改变,不要让父母再操心。父母不敢相信他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可想他入伍之前确实让父母操心不少。
  我的表弟,和你们同时入伍,去内蒙当武警。在家时也没少让父母操心,当兵不容易,大家都知道,我们费尽周折让他入伍。他现在不但不再向家里要钱,还给父母写信,把自己的津贴寄给家里。他们的改变与进步,我想不只父母、家人和战友,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会为他们感到高兴。
  对于自身要求不严、不积极参加训练的新战友,我建议平时多提醒自己,我们是部队的未来,是自己家庭和父母的未来,是我们自己的未来;想一想,为此,我们应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也时常想一想,我们能够改变什么,不能够改变什么。时间不能改变,我们是军人不能改变,军队的管理方式和军人的训练不能改变,我们能改变的,战友们都很清楚,惟有我们自己。这不是说要大家屈从或者盲从,而是以积极的心态,在现在的条件下最大限度地提高自身素质,取得成绩。
  入伍一段时间,大家普遍会非常想家。我今年21岁,从初中开始,一个人在外边上学,因此早就习惯了,我想新战友中间有在外上学或打工经历的这种思想也会比较轻。但新兵连的战友有恋家特别严重的,到了影响训练和工作的程度。如果我们中间也有同志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应当及时地自我缓解。可以找同乡聊天、诉说,给家里写信、打电话。同时,大家应当明白,想家与关心父母是两回事情。对父母的关心,是体现于日常的小事。当你写封家信回去的时候,父母是如何的高兴,如果你能从津贴中拿出几块寄回去,恐怕不只是父母、家人高兴,亲戚、邻居都得夸你长大了,懂事了,就得羡慕了。父母会以有你这样的儿子自豪。钱虽少,但是它说明你已经知道为家里考虑了,说明你有了男孩子顾家的意识。而更重要的,就是你好好工作,安心服役,不让父母担心。
  私自离队是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逃兵。新兵连经常会有人抱怨说想离队,当然很少有人会付诸实施,大部分都是发泄一下愤懑,跟着起哄。我们要注意的是,不要受这种消极思想的影响。我对我们班的战友说,“假设大门开着,而且你当了逃兵之后不会受到惩罚,不要说家人对你的失望,战友、朋友,你所认识的人对你的轻视,你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吗?你自己还看得起自己吗?”
  当然,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是个懦夫,离队之类的话题自此以后就不再被提起。逃兵是敏感的话题,更是令人痛心和令军人蒙羞的事情,我还想多说两句。我们同年兵就有例子。他逃离部队仅一天!不是被抓回,而是自己主动归队的。新训骨干都知道,他描述逃离的感觉说,“跟本没有预想中的舒适、自由,满心的空虚、无所适从,只有害怕、恐惧”。一时想家和厌练的情绪没有及时调整,也没有寻求帮助,没有理智思考,被一时的冲动所蒙蔽。
  厌练、乃至想逃离部队,都是很不应该的。单从体能来说,我们的训练强度不大。大家应该都有老乡去武警或者野战部队,可以相互联系。我们新兵连一般跑三公里,后面才跑五公里,他们要么十公里,要么扛着炮筒跑。当然,这并不是我们自身不如别人,或者我们部队训练松弛,而是因为我们导弹部队的性质和要执行的任务不同。大家同在一个武装部入伍,起点都是一样的。我想,如果哪位新战友在武警或者野战部队的老乡面前说苦,说不想训练,恐怕会被人家笑话。而且,由于部队首长的重视,按纲施训,训练伤很少,更不会出现打骂体罚和收受财物的现象。这应当是出乎大家意外的。
  对于看似不合理的现象,如何应对?军人有很多的难处,不能回家,随时在位,不能自由外出。战友们都已经穿上了军装,我想应当对军人职业有客观的认识,也应当对坚守与付出有清楚的预期。这些是职业所固有的,也是军人荣耀的所在,不必多讲。而日常的小事,比如叠方块被子,吃饭限时间,有战友就想不通了。我一直认为,上级给下级的命令不需要任何解释。没有新兵连限时吃饭的训练,就跟不上老连队的节奏。有些训练的重要性不是一时能够看得清楚的,服从为天职。要学会把不愿意做的事情做好。
  什么样的人在部队受到尊重,被大家看好?学历高吗?不是!如果我只是学历高,五公里、单双杠勉强及格,俯卧撑、仰卧起坐做不了几个,恐怕只会更加被战友瞧不起。受到尊重的是积极上进的人,肯刻苦训练的人,各方面素质过硬的人。这一点大家只要与老兵咨询就会得到证实。
  我们不一定会做到样样突出,非常优秀,但是我们不能没有上进的心态。在这方面,新兵连是班长、下连之后是老同志,都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大家要订好自己的目标,一方面和自己比,看这次训练是否比上次有所进步;别一方面,和战友比,看我是不是比他强,是不是比他进步大。你对自己的期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能达到的水平。
  拿我自己来说,我的体能训练一直以我新兵连的班长陆少华为目标,很多骨干应该知道他。新兵连,我仰卧起坐一次做三百多个,只是班长的一个零头,他一次做一千三百多个;我的五公里,经过一年努力,东山坡五个大圈,17分41秒,他在我来之前就能跑到16分47秒。我看得到自己的进步,也一直在向目标追赶。虽然直到现在,我没有一项能超过他的,但是,在连队,我的体能素质排在前列,五公里在全营下个都能跑在前列。
  成绩和进步从哪里来?我们班有战友就说,也没有看到你平时怎么加班加点地练呀,怎么跑这么样快?我说,这样的成绩,只要每一次都认真训练就可以达到。我新兵连开始时五公里只能跑22分多,新兵连的目标是突破20分,每一次都进步一点,后来定为19分、18分。每次突破都需要很多次的努力。各位战友现在也在训练,应该会有深刻的体会。关键在于每天的坚持,突破极限,而不要给自己找借口。第三圈很想放弃的时候,你可能会想,今天有过某某训练,太累了,或者身体不适,状态不好,下次再努力吧。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借口!不要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如果确实身体不适,开始之前就计划好,而不是中途。
  我相信,只要各位新战友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找准目标,积极刻苦的训练,随时注意自己的进步以提高信心,一定能练就坚毅的品格和过硬的军事本领,一定能尽快成为一名合格而优秀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