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哙

        樊哙(kuài)(前242—前189年),沛县(今江苏省沛县)人。西汉开国元勋,大将军,左丞相,著名军事统帅。为吕后妹夫,深得汉高祖刘邦和吕后信任。后随刘邦平定臧荼、卢绾、陈豯、韩信等,为大汉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第一心腹,楚汉时期仅次于项羽的第二猛将,是一位大汉名将。封舞阳侯,谥武侯。

人物简介

樊哙
樊哙
  樊哙(kuài)(?—前189年),沛县(今江苏省沛县)人。西汉开国功臣,大将,汉高祖刘邦的心腹,封舞阳侯,谥武侯,以勇著称。少以屠狗为业。后随刘邦起兵。刘邦入咸阳,沉湎宫廷生活,他与张良质问刘邦:“欲有天下耶将为富家翁那?”力劝刘邦还军灞上。鸿门宴上,他直入营门,斥责项羽,刘邦始得脱走。为吕后妹婿,深得吕后信任。后随刘邦平定臧茶、陈豯、韩信等,任左丞相,封舞阳侯。

人物生平

  樊哙出身寒微,早年曾以屠狗为业。他与刘邦的交往甚密,曾与刘邦一起隐于芒砀山泽间(今河南永城东北)。与萧何曹参共同推戴刘邦起兵反秦。待刘邦做了沛公,便让樊哙做了他的随从副官。跟随刘邦征战,先是攻打胡陵、方与,在丰县一带打败了泅水郡监和郡守的军队,后又平定了沛县。在与司马橺在砀东作战时,表现英勇,斩十五首级,打退了敌人,被封为国大夫。抵抗章邯军队时,樊哙率先登城,斩二十三人首级,被赐爵为列大夫。此后经常跟随刘邦出征,常立战功。攻城阳,下户牖,破李由(李斯之子)军,共斩首十六级,被赐上间爵。在围攻东郡守尉的战斗中,打退敌人,斩首十四级,俘获十一人,得封赐五大夫。之后又破秦河间守军,赵贲、杨熊等的军队。屡次先登陷阵,捕斩有功,被赐爵为卿,被赐贤成君的封号。后又多有斩获而再加封赐。攻武关至霸上,樊哙率军斩杀都尉一人,首级十个,俘获一百四十人,降二千九百人。   
  刘邦率军入关,灭秦封关自守,欲依楚怀王“先入定关中者王之”旧约,称王于关中。这引起了项羽的不满,派当阳君英布等攻下函谷关,项羽入关后,驻军于戏(今陕西临潼东北新丰镇东南戏水西岸)西,欲击灭刘邦军。樊哙早在刘邦人咸阳后,就力劝刘邦还军霸上(今西安东南),勿贪秦宫奢丽的享受。   
  待项羽兵临城下,刘邦自度势单力薄,乃与张良率一百多随从赴鸿门谢罪,樊哙随往。项羽在鸿门设宴,酒酣之时,亚父范增预谋杀害刘邦,授意项庄拔剑在席上献舞,想趁机刺杀沛公。此时,席间只有刘邦和张良在坐,张良在帐外把行刺之事告诉了樊哙,樊哙持剑盾闯入项羽营帐,用盾撞倒拿着戟的士兵。进入帐后“西向立,凝视项羽,目眦尽裂,头发上指。”项羽握剑坐直身子问:“此人是谁?”张良说:“他是沛公的参乘樊哙。”项羽欣赏道:“是位壮士”于是赐酒一杯和一条猪腿。樊哙一饮而尽,拔剑切肉而食。片刻就把肉吃光了。项羽问:“樊将军还能再喝吗?”樊哙面斥项羽道:“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咸阳,暴师霸上,以待大王。大王今日至,听小人之言,与沛公有隙,臣恐天下解,心疑大王也。”(《史记·樊郦滕灌列传》)项羽沉默不语。这时刘邦借故去厕所,把樊哙召了去,出了营帐,刘邦独骑一匹马,樊哙等四人步行护驾,从山下小路偷偷回到了霸上营中。而让张良向项羽谢罪。项羽因为已经顺心遂意也就没有诛杀刘邦的念头了。当时,如果没有樊哙闯帐谴责项羽,刘邦的事业几乎失败。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后,赐樊哙为列侯,号武侯,升为郎中,随汉王刘邦入汉中。   
  刘邦在汉中站稳脚跟后,用名将韩信指挥了还定三秦之战,从而拉开了的楚汉战争序幕。在战争中,樊哙或者单独,或者跟随汉王与西县县丞、雍王章邯、章邯的弟弟章平,以及赵贲等人的军队作战,英勇异常,常率先登城陷阵,斩杀、俘虏敌军,因功被升为郎中骑将、封为将军,赐杜陵的樊乡为他的食邑。随后又参加对楚作战,屠煮枣,在外黄击破王武及程处军,攻取邹、鲁、瑕丘、薛等地。项羽败汉王于彭城后,樊哙屯守荥阳的户武,增加二千户为他的食邑。一年后,又随高祖追击项羽,取阳夏,虏获楚将周将军的士卒四千人,把项羽包围在陈县,大胜而归。   
  项羽死后,刘邦称帝,史称汉高祖。因樊哙坚守作战有功再增加食邑八百户。汉初,异姓诸侯王反叛不断,樊哙成为征讨叛军的主将。先攻打反叛的燕王臧荼,俘臧荼,平定了燕地;楚王韩信反,樊哙随高帝到陈,活捉楚王韩信,平定楚地。更赐爵为列侯。以舞阳为食邑,号舞阳侯;又以将军名义跟随高帝讨伐了韩王信,斩韩王信,与绛侯周勃等共同平定了代地,因功再增加食邑一千五百户;因击退陈稀、曼丘臣军,战襄国,破柏人,先登,收取赵地清河﹑常山等共二十七县,被提升为左丞相。所部败陈稀的胡人骑兵于横谷,斩将军赵既,虏获代丞相冯梁、郡守孙奋、大将王黄等十人。与诸将共同平定代地乡邑七十三个。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又以相国职率兵击燕王卢绾,平定燕地十八县,五十一个乡邑。高帝把他的封邑增至五千四百户。总计樊哙战功:跟随高祖作战,斩首一百七十六个级,俘虏二百八十八人;自己单独领兵作战,打败七支军队,攻下五个城邑,平定六个郡,五十二县。虏获丞相一人,将军十二人,将官十一人。樊哙成为汉朝从创立到稳定的重要将领。   
  樊哙一直跟随刘邦左右,是刘邦的爱将。后娶吕后妹吕须为妻,生有一子樊伉,因此与皇帝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可是他因是吕后妹夫,也险些被诛。   
  当初英布造反时,高祖病重,讨厌见人,诏令守宫侍卫,不准大臣人见,群臣中就连周勃灌婴都不敢人内。十几天后,樊哙终于忍不住,带领群臣“排闼直入”——推门径直闯进宫。高祖这时正枕着一个宦官睡卧。樊哙见到高帝痛哭流涕地说:“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史记·樊郦滕灌列传》)说得高祖笑着起来了。   
樊哙
樊哙
  公元前195年,高祖刘邦击败叛军英布归来,创伤发作病倒了。刚回到长安,又听说燕王卢涫叛变,就派樊哙以相国的身份率军去讨伐。樊哙走后,有人对高祖说:“樊哙跟吕后串通一气,想等皇上百年之后图谋不轨。皇上不能不早加提防。”高祖对吕后干预朝政,早已不满,现在听说吕后又跟她妹夫樊哙串通一气,立时觉得情况严重了,他决意临阵换将,与陈平计议此事,最后,采用陈平的计谋,以陈平的名义前往樊哙军中传诏,在车中暗载大将周勃,等到了军营里,才宣布立斩樊哙,由周勃夺印代替。高祖要陈平尽快地把樊哙的头取来,让他检验。陈平、周勃当即动身,在途中边走边细心合计。陈平说:“樊哙是皇帝的老部下,劳苦功高。况且他又是吕后的妹夫,可以说是皇亲国戚,位高爵显。眼下,皇帝正在气头上,万一他后悔了,我们怎么办?再说皇帝病得这么厉害,再加上樊哙是吕后的妹夫,她们姐妹二人必然会在皇帝身旁搬弄是非,到那时难免会归罪于咱们两人。” 周勃一时没有了主张,便问:“难道把樊哙放了?”陈平说:“放是不能放的,咱们不如把他绑上囚车,送到长安,或杀或免,让皇上自己决定。”周勃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到了樊哙的军营前,陈平命人筑起一座高台,作为传旨的地方,另外又派人持节(一种信符)去叫樊哙。樊哙得知只有文官陈平一个人前来,认为只是传达平常的敕令,也没多想,立即一个人骑马赶来接诏。 不料,台后忽然转出武将周勃,当即将樊哙拿下,钉入囚车。周勃又立即赶到中军大帐,代替樊哙,由陈平押解囚车返回长安。当走到半路,陈平忽然听说刘邦病故。他想:现在朝中必然由吕后主持政事,这可糟了。唯一可喜的是,幸亏先前未斩樊哙,还好向吕后交待。可即便如此,也怕夜长梦多,会有人在吕后面前说他的坏话,一定要先赶到长安,把自己的事解释清楚。他立即策马赶往长安,路上遇到使者传诏,让他屯戍荥阳。于是,他又生一计,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跪倒在汉高祖的灵前,放声大哭,边哭边说:“您让我就地斩决樊哙,我不敢轻易处置大臣,现在已经把樊哙押解回来了。”这明明是说给活人听的,是在向吕后表功。吕后姐妹听说樊哙没死,都松了一口气。遂释放了樊哙,并恢复了他的爵位和封邑。   
  孝惠六年,樊哙卒,谥为武侯。

人物分析

·忠勇威壮之樊哙

  汉代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真正统一的王朝,而说到汉代,大家很自然想到秦末汉初那段波诡云谲,风浪迭起的楚汉相争史。这段历史可以说是变幻无常,轰轰烈烈,英雄辈出。刘邦,项羽,张良,韩信,范增,萧何......而皓月之下却有荧光――樊哙,刘邦妻子吕雉的妹夫,大汉开国功臣,被封舞阳侯。后人了解他是由于鸿门宴,因此,“忠勇神武、足智多谋”烙上印记,而真正的樊哙却是忠勇,威壮。
  一曰忠勇。当鸿门宴上已是剑拔弩张, 险象环生时 ,樊哙问张良:“今日之事何如?”当得知“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时,马上请命,“臣请入”可见主公生死与共、患难同当的君臣之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耿耿忠心。接着,“带剑拥盾”闯营。“欲止不内”说明戒备森严,而“卫士仆地”也说明了其骁勇,强悍,一个勇敢无惧的武士形象展露淋漓尽致。
  二曰威壮。“哙遂入,披帷西向立,嗔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咄咄逼人,气吞山河,其霸气令西楚霸王也畏惧,怎不是威风凛凛?樊哙的无礼却换来了项羽“壮士”礼遇:赐酒,赐肉,赐坐。“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
  忠勇威壮樊哙尽有,而智谋,却不是他的人生缩影。
  首先,他说,“与之同命”这是匹夫之勇,逞一时之快――卤莽。不与张良商议而闯营是为不谋。自己虽然能吃能喝,而不想想个人的过于“壮士”化随时会使自己和主公被杀,就算料到项王“壮士惜壮士”,而不考虑范增等其他谋士是为不智。至于他那段豪气万里的言论,处处数落项王过失,使项王心软。似乎可见其机智,然而这在《鸿门宴》里矛盾重重:首先,项羽的确惜壮士,不恤士人,但他是不能容忍敌人的手下批评自己的,就算他动心,但自樊哙闯帐到刘邦开溜,这么长一段时间,再加上樊哙过激言论,一心想置刘邦于死地的范增为何一言不发?这里只有两种可能:一,樊哙没说这些话,司马太公凭添;二,说过,而范增也的确进言,但项羽置之不理,司马太公将其省略。第一种似乎不太实际。而第二种,可看出樊哙怀有赌一赌的性质:赌范增进不进言,项羽听不听言。这就更不是智谋了。更何况一生唯谨慎的张良是不允许的,因此说了也只有是张良教的。而无论怎样都不见樊哙智谋。

·鸿门宴

  楚汉之争中,樊哙一直跟随刘邦身边,身先士卒,充其量只不过是取上将首级的将军,而不能像韩信,曹参彭越,周勃,英布这些人那样将百万之众攻城掠地,尽管是吕后妹夫,而刘邦不予兵权,其更本在于樊哙无智谋。连韩信也这么认为。
鸿门宴旧址
鸿门宴旧址
  韩信被贬淮阴侯后,有一天,在街上闲逛时,来到樊哙家,樊哙很厚道,他“跪拜送迎,言称臣”还说,“大王乃肯临臣!”可韩信却“出门”,不屑一顾说,“生乃与哙等为伍”。樊哙作为吕后妹夫,刘邦的老朋友,既是皇亲又是显贵,因此,韩信不是看不起他的地位。韩信以自己“攻必克,战必胜”,智谋出众而自居,因此,他看不起的当然是无智谋的人。樊哙的“足智多谋”再次被否定。
  综上所析,我们不难看出樊哙的“足智多谋”过于牵强,鸿门宴里外,永远都只有一个“ 忠勇威壮”的樊哙。在此,我并不是和古人过不去,我只希望,我们现代人要用一双全面的眼睛去看待一切,这样,我们的先辈们在地底下能长眠。

五赞樊哙

·综述

    “樊哙闯帐”是《鸿门宴》中一个脍炙人口、千古传诵的片段,太史公用如椽巨笔,饱蘸激情,四方着墨,八面铺彩,为我们刻绘了一个忠勇神武、足智多谋的英雄好汉的形象。捧读原文,悬想情境,依循思路,剖析文心,不难发现,司马迁于刀光剑影之下隐藏赤胆忠心之志,于从容平静当中满蓄击节叹赏之情。具体而言,我以为太史公对其心目中的英雄樊哙钦赞有五:

·一赞其忠

    鸿门宴上杀气腾腾,危机四伏,刘邦命悬一线,张良趋出告急,然而未等张良开口,樊哙已从其匆匆步履中窥知鸿门宴上已是剑拔弩张,险象环生,焦急关切之情不由冲口而出:“今日之事何如?”没有寒暄,没有客套,有的是一份忧虑,一种机警,一颗赤胆忠心。当得知“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时,樊哙迫不及待请命:“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寥寥十字,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其势之迫,其性之急,其情之切,足见樊哙与主公生死与共、患难同当的君臣之义。平淡、简洁的两句话凸现了樊哙急人(主公)所急,忧人所忧,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耿耿忠心。

·二赞其勇

    心急如焚闯军帐,奋不顾身救主公。军营帷帐之内,主帅宴饮之时,肯定是重兵把守,层层设防,卫士交戟,刀剑如林。可是,十万火急之际,生死存亡之时,樊哙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闯龙潭入虎穴,也在所不辞,义无返顾。只见他“带剑拥盾”,侧盾冲撞,一路闯去,所向无敌。“卫士仆地”,“欲止不内”,可见酒宴布控严密,戒备森严,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令人望而却步,又从侧面烘托出樊哙单枪匹马勇闯军帐的强悍骁勇。三句话,三个动作,或正面,或侧面,勾画出樊哙横冲直撞,粗豪威猛的勇武形象。
  

·三赞其威

    “哙遂入,披帷西向立,嗔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这几句话运用夸饰的手法,漫画的笔调,描神绘态,神韵十足,气势充沛。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樊哙的形象:火冒三丈,怒目圆瞪,热血沸腾,情绪亢奋,直视项王,咄咄逼人,怒发冲冠,忍无可忍。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完全是一个眼露凶光,面带杀气,威震敌胆,怒杀万夫的彪形大汉。他的威猛,他的霸气,他的凛然无畏,他的气吞万夫,被太史公刻绘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四赞其壮

    樊哙带剑拥盾,直闯军帐,说轻点是莽撞无礼的举动,说重点是武装挑畔的行为,项羽对此却不怒不责,反而一再称其为“壮士”,还赐酒,赐肉,赐坐,这种反常的表现一者见出项王糊里糊涂,敌我不分;二者见出项王坦荡直率,光明磊落。他看重的不是不共戴天,铲除异己,而是粗豪勇武,坦率直爽,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好汉,他怎么能不对眼前这位突如其来的力敌千钧,气雄万夫的壮士钦羡有加呢?项羽的钦羡、赞赏从侧面烘托出樊哙的威武豪壮、霸气逼人。有意思的是,文中还写了一个樊哙吃肉的细节。“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羽赏赐给他的是一大块半生不熟的猪腿,樊哙当即倒扣盾牌,放下猪腿,拔出宝剑,把猪腿切成几块,几下功夫,狼吞虎咽,“消灭”得干干净净。如此粗豪勇猛,如此干脆直爽,怎么能不让胸无城府同样直率爽快的项羽深深佩服呢?

·五赞其智

樊哙
樊哙
  樊哙不仅仅是一个忠勇可嘉、威壮可贾的勇士,更是一个机智干练、能言善辨的智士。这一点从他义责项羽的一番慷慨陈辞当中可以看得出来。樊哙喝酒壮胆,借酒发威,吃肉壮志,志在必得。他瞅准时机,巧妙发难,一番理直气壮、滴水不漏的陈辞让项羽心服口服,无言以对。先数暴秦之罪,“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虎狼之心,残暴至极,天人共愤,实则暗刺项羽杀人如麻、血腥发家的累累罪恶。再忆怀王之约,夸沛公之功,“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关。”暗指项羽背信弃义,平庸无能。次表沛公之德:“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刘邦约法三章,自律律人,雍容大度,知恩图报,映射项羽目光短浅,气量狭小。最后假以推心置腹之语,设身处地替人着想,前硬后软,引君入瓮,最终满足了项羽沽名钓誉之心,刚愎自用之志,彻底摧毁了他“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的那份怒火和霸气。   
  一番煌煌大论,几度欲擒故纵。寓假于真,藏虚于实,貌似理直气壮、推心置腹,实则一派谎言、混淆视听。说者信口雌黄却能滴水不漏,以假乱真却能瞒天过海;攻心战术,旁敲侧击,句句中的,字字含刺,真是说者见智取不见仁,听者沽名且钓誉。慷慨陈辞之中有隐喻,有引用,有伪饰,有托辞,思虑周密,论辨有力,足见樊哙反应之机敏,胸怀之韬略,头脑之机巧,语言之精彩。   
  综上所析,我们不难看出司马迁用少而又少的文字描绘了“樊哙闯帐”这一精彩片断,又用精而又精的笔墨描绘了武士樊哙的言行举止,然而,透过这些简洁精炼的笔光墨影,我们分明看到了一个血肉丰满、神气活现的英雄形象,他竭尽忠智,威而有胆,勇而有谋,实在值得司马迁,也值得千秋万代的人们为之高歌一曲。

樊哙屠狗

  关于樊哙发迹之前,《史记》中只交待这样的寥寥几笔——“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与高祖俱隐。”至于是怎样的“屠狗为事”,司马迁却没有说。
  其实,在樊氏家族内部,樊哙屠狗的故事要丰满得多。现在我们且听樊哙的77代孙樊宪涛的演绎——“我先祖樊哙当年就在我们的老县城那一带经营狗肉生意,泗水亭长刘邦爱吃我先祖做的狗肉,但他没有钱,常常是白吃。我先祖不好意思和他计较。可是不计较生意就要赔本,所以他后来就躲着刘邦。但刘邦总是穷追不舍,追上了,我先祖就得给他吃。有一天我先祖挑着担子渡过泗水河,到东岸的夏阳镇去卖。刘邦来到县城的集市找不到我先祖,急得不行,就四处打探,后来有人告诉他说樊哙到河东去了。刘邦就来到泗水河岸,可是他没有钱,摆渡的不肯为他撑船。正在犯难,河里游来一只老龟,有桌面那么大。刘邦对老龟说我是刘邦,我要渡河,你能驮我过去吗?那老龟听了,就主动游到岸边来。这样,刘邦就踩着老龟过了河。刘邦来到夏阳镇,找到我先祖,我先祖一愣,就切给他一块狗肉,刘邦也不多说坐在地上就吃。我先祖知道刘邦没有钱,就问他是怎么过的河?刘邦说是有个老龟驮过来的。我先祖在第二天又来到河边,他这回带来了绳子和刀,他对河里喊,老龟老龟我是刘邦,我要过河。老龟不知真假就游了过来。我先祖一甩绳子就把老龟套了上来,三下两下就把老龟杀了。把龟肉拿到家里放到锅里和狗肉一起煮。煮着煮着,我们家的房子四周就被人们围住了,我先祖没出门,狗肉就卖光了。先祖一想可能是龟肉在里面起了作用。这样,他就保存了这锅汤继续用来煮狗肉。刘邦听说老龟被我先祖杀了,气冲冲地找上门大骂,并且没收了先祖的刀子。后来我家先祖卖狗肉就不用刀,而改用手撕,以后我们樊家卖狗肉就一直是用手撕。为了保住那锅老汤,我先祖就用汤和土脱成坯晒干,煮狗肉的时候掰一块泡在水里沉淀,然后把水放到锅里。从那时到现在,我们樊家的狗肉一直是这样的做法。

樊哙墓 

     
樊哙
樊哙
        一说“汉樊哙墓”位于皖六安市裕安区青山乡魏庵村(陶洪集淠河东岸)。墓南方有良田数里,外有钓鱼台,张团山,圣人山等.。  
       据清康熙二十年魏氏首修家谱“佛堂记”中记载:《准提庵之建启自应元公,应聘公(魏氏六世孙) 之功德也,庙旁有墓相传樊哙将军之冢莫悉其祥而坟下有将军滩,河西有演武山称名已旧其为古迹明矣始无庙。故墓碑在清前已有,究竟立于何年代至今无考。注:(准提庵又称魏家佛堂,后称“魏家庵”。魏庵村因此得名。)   
  古墓西隔淠河有西河口古集镇,宋代修建的“望江寺塔”,牌坊岗,碾盘山(樊哙碾军粮之地),演武山(樊哙阅兵之将台)。山下便是将军滩(操练军队之地)等。往西便是巍巍的大别山脉。墓北座"九公寨”,“龙王寺”和今日渠首“横排头”风景区。古墓东紧挨“准提庵”和至今保存完好的清代古建筑“魏氏宗祠”。(魏明灼/魏德友)   
  又说樊哙墓位于舞阳县马村乡郭庄村。郭庄是一个大庄子,墓在村西北一条南北街的路东。墓高约1.5米,墓基周围长约15米。墓碑高约1.5米,宽约65厘米,厚约30厘米,结实厚重完好无损,碑上的字是双线镂刻,为一般碑文少见,字大5厘米见方清晰可辨,上刻:“汉樊侯铭,班固撰。将军,威盖不当,操盾千钧,拔主项堂,汉兴破楚,矫矫忠良,卒为丞相,帝室以康。嘉靖丙申知县张颖、县丞钱汝楫、主簿姚文豪同立”。这通碑刻在明朝嘉靖丙申年(公元1596年)离现在400多年了。   
  在陕西城固县五郎庙乡黄家村口,旧城许公路侧也有一个樊哙墓,墓前有清乾隆时陕西巡抚毕沅所立“汉舞阳侯樊哙之墓”碑一通,有汉代古柏一株。据考,此墓实为樊哙在汉中时点将台,毕沅勘察有误。

地名

  樊哙也是一个地名,全名樊哙店,据说是樊哙当年入川为汉王刘邦招兵买马,走得最远的地方。也是清嘉庆年间四川总督勒保歼灭白莲教鲜俸先、苟文通、林子聪的地方。它属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距县城一百多公里。至今是全县最贫困的山区之一。但风景美丽,民风淳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