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事件

概述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反击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在珍宝岛击退苏联军队入侵的战斗。1969年3月,苏联军队几次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并向中国岸上纵深地区炮击。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在这次事件中,苏联政府称珍宝岛属于苏联,反诬中国边防军人侵苏联,并且公布了苏联政府对中国政府的“抗议照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珍宝岛无可争议地是属于中国的领土,而且长期以来一直是在中国的管辖之下,有中国边防部队进行巡逻。苏联的所谓“抗议照会”是推行社会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的强盗逻辑。

珍宝岛事件地理位置

      珍宝岛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地处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面积0.74平方公里,由于该岛两头尖,中间宽,形状似中国古代的元宝,因而得名“珍宝岛”。20世纪以来,由于中国渔民张盖和臧盖年等几位老人,相继上岛建房、捕鱼和种菜,因此珍宝岛又被当地人先后称为“张盖岛”和“翁岛”。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历来是中国领土,原与中国大陆相连,后因江水终年冲刷,1915年形成小岛。当地中国居民祖祖辈辈都在这里从事生产和打渔等活动。中国边防军也一直在这一地区执行巡逻任务。
  珍宝岛东与苏联隔江相望,相距400余米。每到冬季,江面冰层厚达2米以上,可以通行各种车辆。

珍宝岛事件事件背景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1960年8月和1962年4-5月,苏联在新疆挑起两次边界事件,打破了中苏边境的平静与安宁。后来,赫鲁晓夫又在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中袒护印方。为了回击苏联,1963年中国明确提出“整个中苏边界有很多问题需要讨论”。1964年,中苏双方开始举行边界谈判,但无果。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后,中国向勃列日涅夫抛去橄榄枝,遭拒绝。中苏关系进一步恶化。近百年来一直悬而未决的潜在的中苏(俄)边境问题,一下子显露出来。双方边境各自陈兵百万,中苏间的战争似乎一触即发。漫长的中苏边界,几乎成为20世纪60年代世界上最危险的火药桶。
  苏边界开始多事。六十年代中期后,苏联不断对中国实施军事压力和威胁,在中苏边界上挑起事端,从1964年10月至1969年2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月,苏联军队在中苏边境地区挑起各种边境事件达4180余起。1967年后,苏联边防军开始入侵中国领土珍宝岛,阻挠中国边防部队巡逻队上岛巡逻,多次制造流血事件,打死打伤中国边防部队巡逻官兵多人,抓捕中国渔民。对于苏军的挑衅行径,中国边防部队严格执行中国政府、中央军委的指示,采取了极大的克制忍让,但苏联政府对中国政府的严正抗议和警告置若罔闻,苏联边防军的挑衅行为毫无收敛。

珍宝岛事件力量对比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当时在两国发生冲突的珍宝岛地区,双方兵力相差不多,然而中国军队只有徒步的步兵和部分炮、工兵,既无坦克、装甲车也无空军支援;苏军步兵则全部摩托化,不仅有占优势的炮兵,还有大量坦克、装甲车及空军飞机和直升机可直接用于支援作战,因而在技术装备、火力上居于绝对优势。
  尽管中国方面的军力在边境冲突地区处于劣势,但是中共中央、毛泽东进行边防斗争的决心却坚定不移。当时“九大”即将召开,根据中共中央的安排,全国开展了声讨“苏修”入侵的群众性示威活动,参加者据当时宣称有1.5亿人以上。中苏边境、中蒙边界附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和民兵,也进入了战备状态。

珍宝岛事件战前准备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1968年8月,苏联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对企图摆脱其控制的捷克斯洛伐克进行了军事占领。随后勃列日涅夫公开鼓吹“有限主权论”,为武装干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制造理论根据。同时,在中苏边境向中国施压。苏联已由“修正主义”演变为“社会帝国主义”了。就在这一年,苏军飞机越境侦察挑衅事件日益增多,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和七里沁岛成为双方斗争的焦点。
  珍宝岛以酷似中国的金元宝而得名,与七里沁岛相距20公里,都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国一侧。珍宝岛19世纪还是中国江岸的一部分,直到20世纪初被洪水冲刷出一个江汊子后才形成岛屿。1960年代后,苏联边防军开始阻拦中国军民上岛,不断制造纠纷。特别是1968年入冬后,苏联边防军一再出动装甲车、卡车运载武装军人上岛,拦截中国边防军上岛巡逻,并以棍棒加以殴打。中方虽给予还击,终因人少力单,屡次吃亏。
  随着事态不断扩大,沈阳军区指示合江军分区具体组织反击,并规定:反击严格限制在主航道中心线我国一侧,行动要迅速,不纠缠,不恋战,取得胜利后立即撤回有利地区,战场选择在珍宝岛。

珍宝岛事件事件过程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开始。进行了3场战斗,但规模很小,只限定在这座小岛上。
  第一次,1969年3月2日上午,中国边防站派出例行巡逻分队分成两组进行巡逻。第一组抵近珍宝岛时,苏边防军立即从珍宝岛的上游和下游两个方向,出动70多人,分乘2辆装甲车、1辆带篷军用卡车和1辆指挥车,荷枪实弹,抢先进入珍宝岛,阻止中国边防分队执行巡逻任务,并端起冲锋枪向中国士兵开了第一枪。即刻两军交火,展开激战,历时90分钟。中国边防部队驱逐了入侵珍宝岛的苏联边防军。
  第二次,1969年3月13日,苏军3辆坦克开进中方的江叉子。中方观察苏方坦克后面没有步兵跟进,属火力侦察,便静静等待,仅用迫击炮将坦克赶走。15日凌晨,苏联边防军步兵60余人,趁拂晓前的夜幕,在6辆装甲车的掩护下,从珍宝岛北端侵入,向守岛的中国边防部队大举进攻。中国边防部队集中火力将步兵与装甲车分割,使其不能相互配合,同时,又用火箭筒和大炮打击苏联边防军装甲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中国边防部队打退了苏联边防军的第一次进攻……全天,中方与苏联边防军的50余辆坦克、装甲车和大量的步兵进行激战近9个小时,顶住了苏联边防军的6次炮火袭击,粉碎了苏联边防军的3次进攻。一辆苏联最新型的T─62型坦克被炸断履带,滞留在中国江叉的冰面上,成为苏联边防军入侵中国领土的铁证。因此,苏联边防军千方百计想夺回这辆坦克。
  第三次,1969年3月17日凌晨,苏联边防军猛烈炮击中国边防部队的前沿阵地和纵深6公里的地域。接着,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出动70余人入侵珍宝岛,在岛上敷设了1000余枚地雷。苏联边防军布雷时,预留了一条宽20米的通路,以便把炸坏履带的T─62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型坦克拖回去。为了粉碎苏联边防军强行拖走坦克的企图,中国边防部队以炮火拦阻登岛的苏联边防军。17时,苏联边防军停止炮击,中国边防部队在5分钟后也停止反击。侵入珍宝岛的苏联边防军逃回了苏联境内。双方在炮战抢坦克时,结果把一米半多厚的冰打塌了,坦克掉到江里,双方炮战就停止了。我方调来潜水员打捞坦克时苏方没有发觉,等到他们发现时已经晚了,坦克已经被中方拖走,现在存放在中国军事博物馆内。

珍宝岛事件战争意义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珍宝岛战斗的结果使苏联方面相当震惊,对中国常规力量的实力也有了新的评价,这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苏联的战争企图。
  在国防建设上,珍宝岛战斗也产生了诸多影响。且不说随后开始的规模巨大的战备工作,单就装备上讲,由于在珍宝岛之战中,当时我军装备的主要反坦克武器,如75毫米无后坐力炮、85毫米加农炮和56式火箭筒等,都无法有效地击穿T-62的正面装甲,这刺激了中国坦克和反坦克技术的大发展,中国开始进行重点进行打坦克的训练,军工部门则组织了大规模的反坦克武器会战,73式100毫米滑瞠反坦克炮、69式火箭筒、105毫米无后坐力炮等一系列应急装备首先投产,其后一直到80年代。
  红箭-73反坦克导弹、86式100毫米反坦克炮等都能够有效对付苏军T-72坦克,基本解决了当时的战备需要,并使中国的反坦克装备和技术储备至今仍居于世界前列。这种结果,恐怕也是当年拿坦克恐吓中国的国家所没有想到的。
  珍宝岛冲突后不久,1969年8月,中国在岛上建立了营房,开始常年驻守该岛。如今,岛上的营房已经换了五代,4名解放军官兵在这里行使着国家的主权,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68位战士,则安眠于宝清县的珍宝岛烈士陵园。只有岛上林中依旧埋藏的2000多枚地雷和偶尔可见的雷场标志,还能让人追溯回当年炮火隆隆的时光。

珍宝岛事件谈判情况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中苏和平会晤和平会晤1969年3月6日,苏联政治局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发生在乌苏里江的事情。政治局的委员们给边防军人以很高评价,但也指出了许多不足,如,在冲突区域没有“好的部队集群”,无论是边防军还是常规军的集群;作战和部队侦察组织不力;没有夜间观察等。会上通过了一系列加强边防的措施。政治局的路线是:该岛自古以来就是苏联的领土,毫不让步、坚决对抗。
  但是,此前并不是没有和平的努力。苏联边防军就一直主张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领土争端。还有1964年时,当时的边防军司令济里亚诺夫上将受命与中国就这些问题进行磋商。为完成这一使命,他又被赋予副部长的头衔。济里亚诺夫在一次磋商会上曾有勇气声明,有可能就一些岛屿做出让步,其中就包括达曼斯基岛。赫鲁晓夫得知后将其从北京召回,并对其大发雷霆,进行了粗暴的训斥。在冲突发生前一年,即1968年夏,济里亚诺夫再次声明:应通过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委员会举行的会议上,曾讨论过与中国边境地区的局势问题。主持人是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库兹涅佐夫。在会上他让每个人站起来回答:“您认为应该怎么办?”边防军人中没有一个人说要用武力解决日益恶化的领土争端。济里亚诺夫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此外,会后他还给自己的部属下达补充命令:“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阻止中国人进人我国领土,但不要使用武器”。只是在最后,要和大家说再见时,才暗示:“如果情况非常严重,那就还击”。 
  那次战斗以后,从中国方向进入该岛的所有道路上都埋设了地雷;而在乌苏里江右岸集结了大量的军队。直到1969年9月,两国政府领导人在北京会晤后,紧张局势才逐渐平息。
  中国于1969年5月24日发表声明:中苏边界问题演变到今天的地步,不是中国方面的责任。但是,中国仍然准备通过和平谈判全面解决中苏边界问题,反对诉诸武力。苏联于1969年6月13日发表声明称:沙皇专制虽然崩溃了,但俄罗斯国家的边界不应该毁灭,沙皇从未同中国签订过任何不平等条约。
  边境冲突上,中苏边境地区的武装冲突从东段扩大到西段。同年8月13日,中苏在西部边界铁列克提地区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苏军出动直升机掩护坦克装甲部队,在炮火支援下袭击在铁列克提地区巡逻的中国边防军巡逻分队。
  1969年9月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参加越南主席胡志明的葬礼后路过北京,与周恩来等会晤。之后局势得到缓解。主要原因在于苏联认定中国有核反击能力,并且双方都愿意防止大规模军事冲突。
  根据此次会谈时所达成的谅解,1969年10月20日,中苏两国外交部副部长级的边界谈判正式举行,谈判未取得任何进展。苏联向中苏边界增兵。中国开展“深挖洞、广积粮”的全国性战备运动。
  2005年4月27日,全国人大批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2005年2月2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表决批准该协议。根据该协议,珍宝岛是中国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