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

名词释义

  
阿比西尼亚奴隶
阿比西尼亚奴隶
  词目:奴隶
  拼音:nú lì
  基本解释:
  1. [slave]
  2. 为奴隶主劳动而没有人身自由的人,可以被奴隶主杀死或买卖
  3. 完全听命于某种具有支配力量的影响的人;不能自主的人
  详细解释
  1. 为奴隶主无偿劳动而没有人身自由的人,常被奴隶主任意买卖或杀害。《后汉书·西羌传》:“羌无弋爰劒者,秦厉公时为秦所拘执,以为奴隶。”《新唐书·魏元忠传》:“阉竖者,给宫掖扫除事,古以奴隶畜之。” 宋司马光 《涑水记闻》卷十三:“汝曹降贼,必驱汝为奴隶,负担归其巢穴。”
  2. 引申为被奴役被压迫的人。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无数万成群的奴隶--农民,在那里打翻他们的吃人的仇敌。”
  3. 婢仆。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勉学》:“爰及农商工贾,厮役奴隶,钓鱼屠肉,饭牛牧羊,皆有先达,可为师表。”唐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汝将何以视天地,尚不愧奴隶耶?”宋苏洵《广士》:“虽奴隶之所耻,而往往登之朝廷,坐之郡国,而不以为怍。”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三》:“但自有婢媪,不用张之奴隶耳。”巴金《灭亡》第十章:“然而我底母亲因为没有了人间的爱死去了,我底表妹被人强迫做奴隶去了。”
  4. 奴役,役使。清蒲松龄《聊斋志异·续黄梁》:“荼毒人民,奴隶官府,扈从所临,野无青草。”孙中山《香港兴中会宣言》:“庶我子子孙孙,或免奴隶于他族。”

奴隶概述

  先秦时期人身完全为主人(包括公家)所占有的服役者。通称“臣妾”。男为臣,女为妾(不包括与君主、贵族有臣属或婚姻关系的臣、妾)。又称“虏”、“仆”、“奴”、“隶”、”婢”、“臧获”、“僮”(亦作“童”)、“竖”、“奚”(一种女奴)等。大约在战国晚期,出现了“仆妾”、“奴妾”等与“臣妾”同义的名称。汉代,“奴婢”取代“臣妾”而成为奴隶的通称。虽然“奴”和“隶”这两种奴隶名称在先秦时代都已存在,“奴隶”一词  却是在汉代之后的著作里才出现的。  
    随着社会进步,时代的发展,奴隶范畴已经远远摆脱了先前的原始定义,渐渐的引申为受制于某种事物或者行为,使得自己丧失了独立自主,自由支配的能力,活在一个被“奴役”的生活之中,主要表现为房奴、卡奴、孩奴、网奴、性奴、手机奴,学位奴,情奴,电视奴等等。

相关描述

拍卖奴隶
拍卖奴隶
  1、奴隶愿意服务主人,无条件遵从主人的命令,并取悦于主人。
  2、无论主人是否在奴隶的面前,对于奴隶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让你的主人感到快乐。
  3、奴隶要崇拜主人的身体。
  4、当向主人汇报的时候,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隐瞒,奴隶的语言必须详细和准确。
  5、奴隶相信主人的技巧、欲望和需要,并相信主人关心奴隶的安全、情感心理、社交、性别和肉体。
  6、奴隶只是让主人获得快乐的工具,奴隶的肉体和思想都归属于主人所有,无论奴隶要做什幺,首先要得到主人的同意。
  7、无论奴隶的主人是否在面前,奴隶都将服从,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环境下及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奴隶都将时刻准备满足主人的要求。
  8、当主人不在身边时,如果需要奴隶做什幺,奴隶将在主人所允许的界限和原则下尽力完成。
  9、奴隶的嘴是主人取得快乐的性工具之一。奴隶也只是主人的性具。
  10、当主人吩咐的时候能毫不迟疑的采取适当的行动。
  11、奴隶最恰当的位置就是跪在主人的面前,成为她的奴是奴隶的荣耀和特权。
  12、当主人用不到奴隶的时候,奴隶会到主人所指定的位置等候召唤,奴隶将毫不犹豫的服从主人。
  13、除非得到主人的允许,否则奴隶将始终一丝不挂,这样会使得奴隶的肛门和阴部更容易触及得到,并将增强和夸大奴隶的模样,奴隶将在所有的季节里都赤身裸体。
  14、在安全的范围内,只要能让主人感到快乐,奴隶将忍受各种痛苦。
  15、作为主人的奴,奴隶有义务为主人清洁身体,吮吸主人的阴部,舔净主人的玉门,把自己当成一种示范品或是试验品。奴隶将承担主人家里的家务,并用一种性感的方式来完成。
  16、隐私对奴隶来说是一种恩赐,即使是奴隶用浴室的时候,奴隶也得向主人请求,并接受主人的决定。
  17、如果奴隶在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获得性高潮,奴隶必须向主人汇报,并将因为奴隶的违抗和无礼受到严厉的惩罚。
  18、如果被要求,奴隶将在到达主人家之前按照主人的要求赤脚,如果奴隶没有完成,我将请求主人的惩罚。
  19、当站着的时候,奴隶应该双腿并拢,两手放在头上,把头低下。坐着时,腰部挺直,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背后。在主人训话时保持安静。
  20、在主人调教的时候,奴隶将认真的听主人说的每一句话,只有尽力去了解主人,才能更好的理解主人。
  
奴隶
奴隶
  21、如果主人喜欢看着奴隶颤动的肌肤,在受到各种严厉的鞭打时,即使奴隶已被打得喘不过气来,奴隶也不能将身体蜷缩起来。
  22、在任何时候,奴隶都将向主人提供奴隶身上的各个部位,供主人玩赏,如果没能实现,奴隶将请求主人惩罚。
  23、没有主人的允许,奴隶不能为了使自己感到性的快乐用手或者别的工具来触及自己的乳头、阴部和肛门。
  24、为了成为一名举止得体有教养的奴,奴隶必须按主人的安排努力学习,为了成为主人合格的奴,奴隶愿为此接受任何锻炼与惩罚。奴隶将从训练和惩罚中学会正确的行为。
  25、一旦主人开始说话,奴隶将立刻保持安静,一边清楚的了解主人的旨意,奴隶不可以打断主人,除非主人提示了如果奴隶需要的话应该如何向主人表达,奴隶首先得获得主人的允许,主人有权决定奴隶说话的对象和内容,然后奴隶才能说想说的。
  26、对所有对奴隶感兴趣的主人来说,奴隶的价值在于我是个奴。
  27、奴隶愿意成为主人的私有财产,奴隶个人不拥有对身体和精神的所有权,奴隶是主人最大的财富
  28、奴隶坚信主人会让奴隶超越奴的极限,奴隶的每一个极限都是一种挑战,主人了解奴隶的愿望,那就是使奴隶在奴的生涯中不断的达到极限的边缘。奴隶将按主人需要的那样增强自身的忍耐力,以扩展自己的极限,能为主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29、当奴隶犯了错误时,必须立刻向主人坦白,主人会决定奴隶应为此受到怎样的惩罚,奴隶必须接受主人的决定。
  30、奴隶的安全词,无论是口头的还是其它方式,在奴隶受到惩罚时都自动失效。奴隶必须记住奴隶本来是可以避免受的惩罚的,惩罚将有助于奴隶改正错误,避免再犯。

历史渊源

战俘、被掠取者、被征服者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特别是商和西周的奴隶,大概绝大多数都来自这些人。从殷墟甲骨文和西周铜器铭文可以看出,无论是商、周王朝或是其敌对的方国、部落,都力争在军事行动中擒获战俘并掠取对方人口。商代贵族获得的大量俘虏,如羌人、夷人等,一部分用作人殉人祭,一部分则沦为奴隶。西周时期,杀人祭祀的现象大大减少,俘虏用作奴隶的比例大幅度上升。在西周前期的小盂鼎铭文所记的征伐某个方国的战争中,周人斩获了三千八百多个首级,还俘获万三千八十一人。《左传》中关于春秋时期俘虏的记载很多。战国时战败国的青壮年大批战死,《尉缭子·武议》就指责用兵攻人者“杀人之父兄,利人之货财,臣妾人之子女”。时人亦常把奴隶称为“虏”。不过在战国时期,其他来源的奴隶急剧增加,俘虏作为奴隶来源的重要性不如过去突出。   征服者对被征服的国家或部落的处理方法比较复杂。从西周春秋时代史料看,统治者往往使被征服者中原来有射御等作战技术的人充当在军事上为他们服役的“臣”、“仆”,使原来从事农业劳动的人成为为他们耕种土地的“庸”;同时不仅允许这种臣、仆或庸有家庭,而且还让他们大批聚居在一起。他们究竟是否应该看作奴隶,尚有待讨论。罪人及其家属  商以来,就有把一部分罪犯(通常是所犯之罪既不轻但又不够处死刑的人)以及犯死罪和其他较重之罪者的家属罚为官奴的制度。西周罪犯家属没为官奴者(或谓指盗贼罚为官奴的),男子成为司隶所掌管的罪隶,女子从事舂米等劳动。战国时,各国都有大量因犯罪而受刑(如去须鬓的耐刑,去发的髡刑以及鲸、劓、刖、宫等肉刑)并被罚为公家服役的刑徒如秦国的刑徒有隶臣、隶妾、鬼薪、白粲、城旦、舂等名目。过去一般认为刑徒服役都有期限,因此有些人怀疑是否能把他们看作官奴。据近来有些学者的研究,隶臣妾等刑徒在汉文帝实施罪人“有年而免”之制前,是无限期服役的(但秦律提到的“更隶妾”,可能只以一部分时间为公家服役,情况比较特殊)。无期限的刑徒无疑应该看作国家的奴隶。但春秋以前的罪奴,由于原来身分以及成为罪奴后的工作的不同,具体情况可以有很大差别。例如春秋时有些贵族因有罪而“降在皂隶”,他们一般都有自己的家庭和世守的职务,地位近于低级的吏,是否应该看作奴隶,也是有讨论余地的。被家长出卖的妻儿及自卖为奴者  自战国始,贫民或其他破产者出卖妻子、儿女为奴的现象大量出现。有时他们采取赘的方式,即以妻儿作为债务抵押,过期不能偿债就被债主没为奴隶。作为抵押的赘子如被债主家招为女婿,就成为赘婿。战国时赘婿的地位极低,跟奴隶相似。自卖为奴的现象在战国时期也已存在。上述奴隶,基本上可以看作债务奴隶。奴隶的子女  奴隶的子女在一般情况下仍是奴隶,即《汉书·陈胜传》所谓“人奴产子”。   
  此外,强抑、诱拐以至掠卖人为奴等现象也是存在的。

转移方式

赠赐  春秋以前,王、侯或其他大贵族赏赐臣下以奴隶比较常见。战国时,国家曾把奴隶赏赐给有功者。私人间也馈赠奴隶。秦简《法律答问》部分曾提到“妻媵臣妾”,即娘家陪嫁的奴隶。国家间有时也馈赠奴隶。如《左传》成公二年记鲁国赂入侵楚军以“执针、织纴”各一百人。买卖  西周时期的曶鼎铭有用马和丝等物赎回五个奴隶的记载,这还不能算真正的奴隶买卖。真正的奴隶买卖的出现大概不会早于春秋时期。战国之际,“卖仆妾售于闾巷者,良仆妾也”,反映出奴隶买卖已极其普遍。公家、私家之间也进行奴隶买卖。《国语·吴语》记越王勾践在伐吴前下令说,军士因不听命被斩者的妻儿要没为奴隶卖给私家。秦简《封诊式》的“告臣”爰书说,士伍甲由于其臣“骄悍,不田作,不听甲令,谒卖公,斩以为城旦,受价钱”。可见私家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把奴隶卖给公家。此外,如国家没收犯罪者的奴隶、私人用奴隶为官奴赎身、国家间或私家间掠夺奴隶、占有他人的逃亡奴隶等等,也都会使奴隶变换主人。春秋以前,奴隶基本上掌握在大夫以上的贵族手中。到战国时,由于旧制度的崩溃和奴隶买卖的发达等原因,占有奴隶者的范围扩大。从秦简《封诊式》的“封守”爰书看,一个并不富有的无爵的士伍也占有着一臣一妾。上引“告臣”爰书所说的奴隶主也是一个士伍。   奴隶身分的解脱在一般情况下,奴隶身分是终身不变的,而且还要传给子孙。

解脱途径

逃亡 
奴隶在干活
奴隶在干活
 殷墟甲骨文中有不少讲到奴隶逃亡的卜辞。《尚书》、《左传》、《墨子》及云梦秦简中的《日书》等,都记有奴隶逃亡的史实或“逃臣”一类的词语。为了巩固自身统治,先秦时期的统治者对奴隶逃亡问题非常重视。周文王有“有亡荒阅”之法,规定如有奴隶逃亡,就要进行大搜查。战国时卫嗣君为了显示法令的尊严,甘愿用一个叫左氏的邑去换回一个逃亡到魏国的胥靡。可见奴隶逃亡要获得成功并不容易。赎身  指有关的人或公家把奴隶赎为庶人。《吕氏春秋·察微》说:“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指其他诸侯国),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其他国家不知是否有类似规定。秦律允许人以爵级或用“丁粼”(不知是否为丁壮之意)男子赎取隶臣妾。一般隶臣用两人赎取,达到“免老”年龄的老隶臣和高五尺以下的小隶臣以及隶妾,用一人赎取。用来赎取的人则成为隶臣。估计一般被用来赎取隶臣妾的人都是私家奴隶。此外,秦律还允许百姓以“戍边五岁”而不抵消应服之役的条件,赎取当隶妾的母亲或姐妹一人为庶人。立功  为奴隶主或国家立功,也是免除奴隶身分的一个途径。晋国栾氏条件,取得执政者焚烧“丹书”(用朱砂书写的奴籍)免除其奴隶身分的允诺。在晋国贵族赵氏与范氏、中行氏的斗争中,赵简子也曾在一次战斗前提出“克敌者……人臣隶圉免”的允诺,来激励属下奴隶们的斗志。从秦国的《军爵律》可以知道,隶臣斩得敌首就可免除奴隶身分(一般人斩一首获爵一级,隶臣应是斩一首获免,斩二首始获公士爵)。此外,奴隶身分的免除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情况。例如战国晚期秦国取得新领土后,有时把奴隶免为庶人迁居到那里去。

奴隶代表

  古罗马共和国后期,斯巴达克领导的大规模奴隶起义。
  斯巴达克(Spartacus,约前120年—约公元前70年)是巴尔干半岛东北部的色雷斯人,在反抗罗马征服的战争中负伤被俘,沦为卡普阿角斗士训练学校的角斗奴。前73年春夏之交密谋暴动,事泄后领70余名角斗士逃往附近的维苏威山起义。远近各地逃亡奴隶和破产农民纷纷响应,起义军迅速发展到数千人。斯巴达克被推为领袖,克里克苏和恩诺麦伊为其副手。起义军多次打败当地官军,队伍日益扩大。罗马当局派G.克劳狄乌斯率军3000人前往镇压,包围维苏威山。起义军乘夜暗顺着野葡萄藤编成的梯子滑下悬崖,绕到罗马军营寨侧后突然发起进攻,击溃罗马军。起义军名声大震,队伍扩大到上万人。斯巴达克把起义军编成步兵、投枪兵、骑兵、侦察兵、通信兵和辎重队,进行严格训练。
  同年秋,罗马派执政官P.瓦利尼乌斯率2个军团约1.2万人围剿。斯巴达克采取避强击弱、各个击破战法,首先击溃瓦利尼乌斯副将傅利乌斯率领的2000人,继而在萨林纳击败另一副将科辛纽斯率领的援军。瓦利尼乌斯调整部署,挖壕筑垒,把起义军压缩在一个崎岖的山区。斯巴达克施巧计迷惑敌人,在夜暗掩护下率军沿狭窄山路撤出包围圈,占领有利地形设伏,打败追击的官军。前72年初,起义军转移到意大利半岛南部,然后沿亚平宁山脉东侧向北推进。年中,罗马元老院派执政官C.楞图鲁斯和L.盖利乌斯率2个军团进剿。这时,起义军内部出现分裂。克里克苏率一支人马脱离主力,在阿普利亚北部的加尔加诺山麓大部被歼,克里克苏阵亡。斯巴达克率军继续向北推进,计划翻越阿尔卑斯山,离开意大利。他利用敌人兵力分散的弱点,先打败楞图鲁斯指挥的堵截军团,继而击溃盖利乌斯率领的追击军团。一路上起义队伍发展到12万人左右。
  起义军进抵山南高卢的穆蒂纳城,打开了渡过波河通向阿尔卑斯山的道路。但斯巴达克并没有按原计划翻越阿尔卑斯山,而是挥师南下。罗马元老院非常惊慌,担心起义军攻打罗马,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并授予M.L.克拉苏相当于独裁官的权力,令其率6个军团会同上述2个军团继续截击。同年秋,起义军避开罗马城,开赴意大利半岛南端,准备渡海去西西里,但因缺乏船舶未果。这时,克拉苏率近10个军团追来,在起义军背后布鲁提乌姆(今卡拉布里亚)半岛地峡处构筑一道横贯半岛的大壕沟(长约55公里,深宽各4.5米)进行围困。斯巴达克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利用敌人疏于戒备之机,指挥起义军在一段不长的壕沟中填满树枝、泥土和木材等,而后以骑兵为先导突破封锁线,直奔布伦迪休姆,企图由此渡海去希腊。为尽快歼灭起义军,罗马当局从马其顿调回L.鲁库鲁斯的军队,从西班牙调回庞培大军,协同克拉苏从东、北、南三面包围起义军。起义军接近布伦迪休姆时,鲁库鲁斯的军队已在该处登陆,庞培率军从北面压来,而克拉苏也从后面追来。在此危急时刻,起义军内部再次发生分裂,一支1.2万人的队伍脱离主力行动,被克拉苏消灭。面对强敌,斯巴达克决定在几股敌人会合前,与最近的克拉苏军队决战。前71年春,双方在阿普利亚境内激战。起义军战士英勇不屈,但终因师旅疲惫而战败。斯巴达克壮烈牺牲,另有约6万名起义军将士战死,6000名被俘官兵全部被钉死在卡普阿到罗马大道两边的十字架上。
  斯巴达克起义虽然失败了,但起义军英勇斗争的气概,斯巴达克高超的统帅艺术,却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其作战行动的主要特点是:步骑协同,隐蔽机动;出敌不意,外线进攻;避强击弱,各个击破。起义沉重打击了奴隶主的统治,加速了罗马共和国的灭亡。

时代发展

车奴房奴——无奈的人生透支
  房奴(mortgage slave)一词是教育部2007年8月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房奴”意思为房屋的奴隶。“房奴”是指城镇居民抵押贷款购房,在生命黄金时期中的20到30年,每年用占可支配收入的40%至50%甚至更高的比例偿还贷款本息,从而造成居民家庭生活的长期压力,影响正常消费。购房影响到自己教育支出、医药费支出和抚养老人等,使得家庭生活质量下降,甚至让人感到奴役般的压抑。
车奴——痛并快乐着
 
现代奴隶
现代奴隶
  教育部2007年8月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车奴,原本是指那些打肿脸充胖子的家伙——明明养车很吃力还要买,弄得自己不敢吃好不敢喝好,还美其名曰提高生活质量。 现在,‘车奴’并不是贬义,它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卡奴——喜刷刷的快感与烦恼
  卡奴,顾名思义就是持卡人成信用卡、现金卡的人每月都要为这些卡还款的人。是相对于卡神来定义的。随着信用卡的逐渐普及,刷卡消费和透支消费已经成为很多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然而,就在一些人津津乐道于信用卡消费的种种优势时,却出现了越开越多的“卡奴”。非理性消费的增多,使“卡奴”们陷入一种难以走出的财务困境,以致形成恶性循环。说起自己从月月精光到负债累累的过程,每个“卡奴”都有一部血泪史。金融专家指出,透支消费应该量力而行,市民对待信用卡更需理性。
网奴——一天不逛就闹心
  网奴又叫网瘾症,是指上网者心甘情愿成为互联网低卑的奴隶而不能自拔。有以下判断标准:一是上网成瘾,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比预期的长,每天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次数越来越多。二是因上网影响日常工作、学习。如因上网而颠倒作息时间,忽略家庭、朋友和同事;影响功课和成绩,影响工作表现及效率,无法兼顾社会角色,如学生不愿上学、成人不愿上班等。三是混淆虚拟和现实,喜欢在网上寻找刺激多于和人相处。遇烦恼时,总会想到上网。刚下网就想再上网。对打扰自己上网的人充满愤怒;因上网而失眠而且下网后总想着网上的事。
孩奴——80后的集体焦虑
  孩奴是一种新名称,用来概括形容父母一生,都在为子女打拼,为子女忙碌,为子女挣钱,而失去了自我价值体现的生活状态。

个人观点

  众奴一身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苦难,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也许房奴、卡奴、孩奴这些词真的就是新一代人的撒娇,但撒娇归撒娇,苦难与担当是一点都不会含糊的,对80后、90后都要充满信心,毕竟中国的明天还是需要由他们来托起。但另一方面,确实不能忽视当下问题的严重性,也不能不警惕一个后奴隶社会的提早到来。
  
现代奴隶
现代奴隶
  在教科书里,所谓奴隶社会是指奴隶主拥有奴隶的社会。劳力活动须以奴隶为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一个人类社会中,如果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样的社会,叫奴隶社会。
  然后一个后奴隶社会并不是简单的奴隶社会的翻版,也不是所谓“黑砖窑”的局部社会的存在,而是一个更广泛社会意义上的表面上有报酬、表面上有人身自由,而事实上报酬不抵基本生活需要、身体完全为“物价”奴役的持续疲惫生命状态。大概这就是有些文章危言耸听的房奴、卡奴、孩奴等等的更加核心的真实写照。
  目前来说,当前所谓的房奴、卡奴、孩奴等等都是改革开放以来的诸多负面效应的真实写照,但这明显与国家政治体制和人民的社会理想不一致,并不是我们的宪法和制度所容许和刻意的追求,相反却是我们的政府和领导阶层始终要克服的社会问题和潜在危机,同时这更是全球化背景下的国际危机的环境倾轧,是内部危机与外部危机二元集合的复杂呈现。
  相信物价、就业和经济繁荣在蒸蒸日上的中国都能迎迎刃而解,但是不能不时刻警惕一个后奴隶社会到来的可能性,事实是在我们这个正在全面建设的法制社会,随时能看见一些合法而不合理的事情,尤其我们的很多法律都是参照西方发达国家的法律制定的,而恰恰那些西方发达国家的法律往往都暗藏无数玄机,尤其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集团更是有着无上的制定和起草法律的优先权,所谓民主、自由、人权很多时候都是强者的幌子和遮羞布,更别说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了。
  为此,在的经济改革问题基本解决的前提下,国家政治改革问题应该提早纳入改革日程,这是另一个层次的文化自信、文化自主、文化自强的表现,否则目前的贫富悬浮会拉大社会鸿沟,会加大下一步解决社会问题的难度,会一不留神让后奴隶社会上演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关于奴隶的文章

中国历史上有奴隶制吗?  按照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理论,中国历史上应该有奴隶社会,或者说必须有奴隶社会。我们暂且接受这个观点,那么,中国历史上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时间段该在哪里划分呢?看一下中国学术界对于奴隶社会的阶段划分,你可能就会觉得不可思议。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学术界对于中国古代奴隶社会的时限划分大概有十几种观点,其中比较典型的有,范文澜、翦伯赞认为西周以前是奴隶社会,以后是封建社会;郭沫若认为,战国是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划分点;前苏联学者认为,东汉末期是中国奴隶社会转变为封建社会的界限;也许是受前苏联专家的影响,一些中国学者明确提出,中国的封建社会从魏晋开始;还有一些中国学者认为,中国的奴隶社会一直到北朝才结束;看看,对于中国奴隶社会的结束时间点,从西周到北朝,时间点相差有1500年,我们听谁的?
  在我看来,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奴隶社会。有奴隶存在,并不代表就是奴隶社会。那么什么才算是奴隶社会呢?从政治上说,奴隶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正常的社会权力,奴隶主可以自由买卖奴隶,杀戮奴隶。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历史上确实有奴隶(但是中国古代主人对于奴仆之类,除了皇帝,并不是完全有生杀大权)。但是奴隶制度更主要的是生产关系。奴隶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奴隶集体劳动,劳动成果全部归奴隶主,整个社会的主要财富靠奴隶创造。因此,从生产关系的角度,中国历史上的奴隶大多是宫廷或家庭内部从事服务的,而非社会上从事生产的。在古希腊,奴隶超过人口的50%,中国古代社会奴隶占人口的比例很少。所以说,中国古代有奴隶,但没有奴隶社会。
  正是由于对奴隶和奴隶社会理解的差异,才使得中国学术界对于中国奴隶社会的历史分期产生了1500年的差距。近年来,中国没有奴隶社会的观点,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认可,但也有争论。争论的焦点之一就是西周井田制中的耕种者算不算奴隶。我认为,在井田制下“公田”里劳作的人其实是以劳役的方式缴税,换来贵族在军事上的保护。到后来实物缴税取代了劳役缴税,井田制便结束了。因此,井田制的存在并不能说明中国历史上有奴隶社会,恰恰是没有奴隶社会的证明。
  马克思曾经说过,在古代社会,商业的影响和商人资本的发展,总是以奴隶经济为其结果(《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371页)。从这个结论我们可以看到,古希腊以商业为主的经济,是造成奴隶社会的原因。而中国古代商业始终不发达,奴隶社会也没有真正形成的基础。从这个论断还可以看到,现代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都有一个明显的奴隶经济成分,贩卖黑奴是典型的标志,殖民地是奴隶经济的另一个表现。这也是现代资本主义继承古希腊商业经济的必然结果。最近,中国山西发生了黑砖窑事件,这种几乎等同于奴隶的状况,也只有在资本主义的商品经济环境中才会出现。
  在对中国的历史进行批判的时候,有些人借助西方的理论,说中国传统就是奴役百姓,老百姓充满了奴性。关于中国存在奴隶社会的理论,似乎印证着这种观点。但是,同样的一批人,也借助西方的观点说,中国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奴隶社会不发达。这些人不是像我一样主张中国没有奴隶社会,而是说,中国奴隶社会历史太短,不如古希腊奴隶社会延续的时间长,相比之下,中国的奴隶社会还没来得及完全发育,过早断奶,营养不良,影响了后来的发展。批判中国人奴性的是他们,认为中国奴隶社会还不够的也是他们,真不知道这些学者在搞什么东西。
  中国没有奴隶社会的观点并不是我的创造,很多国内学者早就有此主张。这种主张长期以来被认为违背马克思主义的正统理论,因此,在社会上较少能够听到。其实,把历史发展阶段论作为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是前苏联学者的观点。马克思本人其实只是把它当成欧洲社会的规律。马克思说过,东方没有典型的奴隶社会。马克思曾明确地指出,奴隶制度仅存在于希腊和罗马。这个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础就是商品经济。因此,把奴隶社会的种种特点套用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错误,无助于我们真正了解中国历史。
  其实,对于奴隶社会的错误理解并非只在中国存在,国外也一样。以前,西方学者在解释埃及金字塔的时候,都说那是奴隶社会的结果,就是说,古代埃及也是一个奴隶社会。但是,最新的考古发现推翻了这种论断。在埃及金字塔附近的一个古代遗址,被认为是金字塔建造者的集体宿舍。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文字记载的材料,上面记着每个劳动者的出勤情况。其中明明白白写着,某日,某人生病请假,某日,某人结婚请假,某日,某人喝醉了不能上班等等。这个出勤记录证明,建造金字塔的工人们只是平民,而非奴隶。
  因此,现在有一些学者指出,古希腊古罗马出现发达的奴隶社会是人类历史的一个特例,原因就是商业的剥削性质。商业就是在交换过程中获得盈利,因此,成本的概念非常突出,奴隶的存在是最大限度压低成本的必然结果。而在中国古代,生产的主要目的是自己消费,而非交换,因此,没有强烈的成本概念,没有大规模的商品经济,也就没有真正的奴隶社会。
  最后,说一个理论与现实的关系问题。理论是对现实的总结,理论也反过来对现实有指导意义。但是,当理论与现实不符的时候怎么办?合理的态度是既要深究现实,也要反思理论。因为,产生理论的那些现实资料可能并不充分。比方说,关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理论的历史资料更多地来自于欧洲历史,因此,这个理论超出了欧洲范围是否依然适用,就值得怀疑。但是,现在,有太多的人是改变现实以适应理论,而不是改变理论以适应现实。这种做法在我看来就是削足适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