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灯笼高高挂

电影版《大红灯笼高高挂》
电影版《大红灯笼高高挂》
       民国年间,某镇坐落着一个城堡一样的陈府。财主陈佐千已有太太毓如、二姨太卓云和三姨太梅珊。19岁的女大学生颂莲因家中变故被迫辍学嫁入陈府,成为陈老爷的四姨太。陈府的规矩,当陈老爷要到哪房姨太处过夜,该姨太房门前就会高高挂起一个大红灯笼;但若犯了错事得罪老爷,就会被“封灯”,用黑布套包上红灯笼高高挂起,以示不再被受恩宠。年轻漂亮颂莲一入陈府变卷入几房太太懂得明争暗斗中,梦想成妾的丫鬟雁儿也对她充满敌意。逐渐失宠的颂莲为夺势,假装怀孕,使自己门前挂起了日夜不媳的“长明灯”。但雁儿为她洗衣服时发现了了真相,并将此事密告给二姨太卓云,颂莲被“封灯”。不久后,颂莲抓到了雁儿私藏旧灯笼的把柄,将此事揭发出来。雁儿跪在雪地上却始终不肯认错,最终死去。雁儿的死令颂莲精神恍惚、日渐消沉,经常借酒浇愁。一次酒醉后,她无意中说破了三姨太梅珊与高医生私通的秘密。梅珊于是被吊死在陈府角楼小屋中。颂莲精神崩溃,成了疯子。次年春天,陈府又迎来了第五房姨太太,已经疯了的颂莲穿着女学生装在陈府游荡。

基本信息

  电影片名:大红灯笼高高挂  英文片名:Raise The Red Lantern   影片类型:剧情   国家/地区:中国 中国香港 中国台湾   对白语言:汉语普通话   片长:125 min   色彩:彩色   混音:Dolby        摄制格式:35 mm   年份:1991年

演职员表

  导演 张艺谋 Yimou Zhang   编剧 苏童 Su Tong 倪震 Zhen Ni   原作 苏童小说《妻妾成群》   制作人 侯孝贤 Hsiao-hsien Hou 张文泽 Wenze Zhang 邱复生 Fu-Sheng Chiu   音乐 赵季平 Jiping Zhao   摄影 赵非 Fei Zhao   演员 Actor   巩俐 .....颂莲   马精武 .....老爷 The Master   何赛飞 .....梅珊 (Third Wife)   曹翠芬 .....卓云 (Second Wife)   周琦 .....管家     孔琳 .....雁儿   金淑媛 .....大太太   丁惟敏 .....颂莲母   崔志刚 .....高医生   初晓 ..... 大少爷   李保田 .....(uncredited)   Cao Zhengyin .....Old servant   Nadeen L. Kaufman .....Frau Hilda (uncredited)

导演简介

导演张艺谋
导演张艺谋
  张艺谋,电影导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他以执导充满浓浓中国乡土情味的电影著称,艺术特点是细节的逼真和主题的浪漫互相映照,是中国大陆“第五代导演” 的代表人物之一 。2010年5月24日获颁美国耶鲁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剧情介绍

  因为父亲的意外去世使本在大学读书的颂莲,被财迷的继母嫁给陈老爷做第四房太太。读了半年大学的颂莲梳着两条黑油油的长辫,一身学生装束的青年女子,嫁到这个由许多宅院相连的形同古堡式的大院——陈家大宅。
  陈家有四位太太分别住在四个院落,每当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哪位太太的宅院,那么当晚陈老爷便住在那个院子。四位太太都想得到老爷的宠幸,于是,这陈宅里就发生了许多争风吃醋、是是非非的故事。
  大太太肥胖臃肿,在颂莲眼里怕有一百岁了;二太太甜言蜜语菩萨脸,可背后却笑里藏刀蝎子心;三太太曾是戏班中的名旦,模样俊俏,性情刁钻。
巩俐
巩俐
  颂莲新来乍到便被前几位太太挤兑的叫苦不迭。涉世不深的她想用假怀孕来博得老爷的宠幸,不想此事被幻想做陈家太太的丫环雁儿识破,告诉了二太太。当陈老爷得知颂莲并没怀孕时,下令封灯。三太太与陈府医生高先生偷情,被二太太告发,在楼台上的小屋里被害身亡。失去宠幸的颂莲终于明白了“在这个院里人算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唯独就是不像个人”。颂莲疯了,她在陈家大大小小的算计下疯了。她难堪封建的礼教等待她的将是漆黑的一生,那个时代女人的一生。
  第二年,陈府大院又娶进第五位太太……

影片评价

  影片根据苏童中篇小说《妻妾成群》改编,秉承并发扬了原作的主旨和风格,反映了“一夫多妻制”的封建家庭内部互相倾轧的人生景象及相应的生存原则,女主人公颂莲是作品的核心人物,本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在陈府这样一个阴森恐怖、勾心斗角的生存环境当中,为了能有一席之地,性格逐渐扭曲和变形。演员巩俐对颂莲塑造非常成功,而饰演三姨太的何赛飞和二姨太的曹翠芬也在片中有出彩表现。陈老爷的扮演者马精武在片中没有任何正面镜头,主要以声音来体现出他的存在,却将一个冷酷无情的封建家长式的人物表现得入木三分。

获奖情况

  1991年意大利第四十八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圣马克银狮奖;   1991年香港《电影双周刊》十大华语片之一;   1991年国际影评人协会大奖;   1992年第十八届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摄影(赵非);   1992年意大利大卫奖最佳外语片奖;   1993年第十六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女演员(巩俐);   1993年美国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奖;   1993年比利时影评人协会大奖;   1993年第四十六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奖;   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影片赏析

  这里没有春天。这是一部没有春天的电影。
  影片的一开始,是夏天。然而这是个什么样的夏天呢。颂莲踏过层层落叶,杨树那惨白的树干棵棵高耸入云——不知这是不是一种象征,日后,颂莲就活在了这些条条框框里,束缚的不能动弹。这是一个夏天,然而这个夏天寂静而枯萎。
  颂莲是个女学生,有着新思想,有着不肯屈服的倔强的性格。然而还是逃不出封建社会里女人悲惨的命运,她被母亲嫁到了陈家,做了四姨太。然而,她没有坐轿,她自己走来,一步一步走向了自己的命运。
  陈家——是陈旧的家,那是怎样的一个大院,进门后的影壁漆黑而幽陈,上面用古老的篆文写着咒语般的文字,方方正正,犹如一枚大印,把这院子封印起来。院里死气沉沉,高大的墙分割了狭小的天。老管家做着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叫陈百顺”。百顺,百顺,这就是这个大院对他的要求标准,也是对所有人的要求标准。
  大院里灰扑扑的,唯一的鲜亮颜色便是那一盏一盏的红灯笼。左右对称的板板正正的大院子,透着一种威严在里面。那灰色方砖堆砌着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老规矩,“点灯捶脚”、“谁点灯谁点菜”……那哗啦哗啦的捶脚声,是空旷的大院里唯一的声音,然而鸟鸣山更幽,有了这声音,院子里却更静寂了。这声音也是所有太太们的煎熬,一下一下,都打在人的心里,让人既抗拒,又向往。它代表着在这个大院里的地位,代表着一种可悲的秩序,那屈辱的宠幸,已经被这个大院的统治者驯化成为之甘愿争宠献媚的施舍。   颂莲是反叛者,却渐渐被这里同化了。她初时讨厌这些条条框框里的“老规矩”。然而当她指着雁儿大喊:“府上规矩知不知道”的时候,已然成了这个阴暗的大院里封建势力的代表。颂莲记仇,颂莲自认为聪明,却不知在这样一个大院里,你在算计别人,别人也一样在算计你。她本是个敢说大太太“她有一百岁了吧”的年轻洋学生,却被这个大院的条条框框镶在了里面。她无法走出这个框框一步。她在这里没有一切权力,没有吃想吃的菜的权利,没有哭的权力,没有生气的权力,没有回忆的权力。那只笛子,是她最后的一点自我意识,然而这最后的一点也被老爷毁掉了。她丢失了一切,终于成了这个阴暗大院里的一只傀儡,盼望着那唯一的寥若晨星的红色光亮,完全同化成了封建制度下的内心矛盾个性扭曲的变了形的人。终于,在重重压抑之下,她只能疯掉来解脱。
  三太太也是反叛者。她可以清晨大声在院子里唱戏(这是从声音上对捶脚声的反抗),她可以半夜从别的太太房里把老爷抢过去,她可以穿着一身大红色翩翩起舞,她可以请两个男人来家里打麻将,她可以和医生在家厮混,她可以把屋子布置成舞台,挂满脸谱。那留声机是她对过去的回忆,那似水流年,那日子里她是角儿,她是许许多多人仰慕崇拜的对象。然而现在,她却成了牢笼里的金丝雀,只能自顾自美丽,只能唱着寂寞的歌,只有一个听众,或是一个听众都没有。然而她还是唱着,唱给自己听,唱给这个空旷的大院听,她在内心里怕极了这个静寂无言的巨大牢笼,她想弄出点声响,有点活人气息。她表面上看起来狠毒又不近人情,但她却真诚。她敢说敢做,然而她还是逃不出那封建礼教的魔掌。
  而二太太,完全被这个昏暗的大院所同化,完全成为一个“菩萨脸蝎子心”人。她为了争宠不惜一切手段,她可以怂恿雁儿做布娃娃诅咒颂莲,她可以背地里一套当面一套的虚情假意,她可以领着一众人去捉三太太的奸,她可以给三太太的饭菜里下堕胎药,她可以为了早三太太生下孩子而用催产药……这是个可恶的人,也是个可悲的人。我们可以想象,她最终的结局就像是大太太一样,成为一个看不出年纪的老古董,不得宠,却是一个家法的代言者,是老爷不在家时的老爷。
  雁儿是个渴望爱情的女孩,然而她却生错了人家——她是丫头命,就一辈子是丫头。她并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然而她的世界里只有老爷这一个男人,她渴望成为老爷的一位姨太太,而老爷却娶了颂莲进门。她的希望破灭了,但她却没有真正绝望,直到颂莲烧了她偷偷在屋里点的红灯笼——那是她对爱情的全部希望。她渴望着,有一天,灯笼能在她的屋里点起来,她不再是个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丫头,她不再是个不被男人正眼瞧的下人,她也可以绫罗绸缎,她也可以有人来捶脚。那灯笼照亮了她的内心世界,她可以在黑夜里点起一盏灯笼,驱走黑暗的阴霾,驱走这个残酷的现实世界,驱走这个有着太多太多见不得人的事的大院,驱走这个院里的“鬼气”。她自信老爷喜欢她,而她的结局却是老爷的那一句话:“尽管用好药,不要让别人说,咱家不管下人死活……”。她只是老爷的一点消遣,老爷从没拿她当过回事,更别说考虑纳她为妾——而这是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丫头的一辈子的希望。
  而老爷,这个大院里的统治者,却从没露过正脸,不是远远的一个远景,就是黑暗里一个模模糊糊的脸。他仿佛是这里的帝王,妻妾成群,为他而争风吃醋,为他而勾心斗角。但到影片的最后,我都不知道这个老爷长什么样子,他从不露面,却无处不在,他就是这群女人的一生,他就是这群女人的一切。他挖了陷阱让所有人跳进去,他同化着一个又一个有反抗精神的女人,他得乐这一切,这一切又对他俯首帖耳。他正是这吃人的礼教的化身。所以他面孔不清,所以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因为他代表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人,这样的大院,这样的家法,这样的种种礼教。有太多太多这样的小世界,他是君王,他是许多人生命的中心,他可以剥夺这个小世界里一切人的一切权力,让你死,你就得死。反抗无用,只能百顺。
  这个大院里所有女人都是受害者,然而她们却在这个巨大的牢笼里斗的你死我活。她们自相厮杀着,却没有发现老爷的冷笑——他根本不在乎死几个姨太太。
  于是萧煞的秋也过去,冷寂的冬也过去后,第二年夏天,在迎娶颂莲的那个季节,陈家又新迎娶了一位五姨太。就像是命运的轮回般令人叹息。又一轮新的苦难开始了。
  整个影片中都没有出现春天这个季节。导演告诉我们,这些女人没有春天。她们永远活在萧煞的季节里。没有阳光,只盼望着红色的灯光,永无出头之日。
  所有的场景都是在那一座大院里拍摄完成的(倒也省事),其用意是这些女人永远都无法逃脱这个牢笼。三姨太出去了,但也没有拍摄她在院外的场景,但其结局就是被人绑着回来。逃出这个牢笼的女人,有着悲剧的下场。这便是导演的用意所在。
  那房顶上徘徊的四太太,渴望接近天空(自由的象征),然而她在房顶疯掉了——那座死人屋也在房顶,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也是最接近天国的地方。对这些封建礼教的牺牲品来说,死也许是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也是最终的救赎。
  “什么好不好,本来就是做戏,做得好可以骗别人,做不好只能骗自己。”
  “人和鬼只差一口气,人就是鬼,鬼就是人。”
  “在这个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像猫像狗像耗子,就是不像人。”
  在这个没有春天来到的院子里,只有那一次又一次挂起的大红灯笼还在无声的控告着。

电视剧

电视剧版《大红灯笼高高挂》
电视剧版《大红灯笼高高挂》
       电视剧《大红灯笼高高挂》讲述的是:从颂莲的大学舞会开始,两个男主角顾三和陈飞浦(秦风)因为飞浦的妹妹忆惠的关系而参加了这个舞会,也同时对颂莲一见倾心。谁知道颂莲放假回家就遇到了父亲身亡, 颂莲嫁入陈家后,目睹陈佐千的薄情寡义和凶狠歹毒,杀死三姨太梅珊,害死二姨太卓云,抛下高龄老母和结发妻子毓如。在一连串的打击之后,颂莲疯了。。。此外,还有同名的电影、美食和芭蕾舞剧等。

·基本信息

  片名:《大红灯笼高高挂》   剧集集数:23集(台湾华视首播版,115分钟一集)46集(台湾华视重播版,60分钟一集)35集(内地精华删减版)   播映日期:内地1997、台湾华视1992 、安徽卫视2010   原作:苏童小说《妻妾成群》   导演:蒲腾晋、郑健荣   制作人:谢乃彪

·演员名单

  陈玉莲 饰 张颂莲   秦风 饰 陈飞浦   刘德凯 饰 顾三   杨洁玫 饰 陈忆惠   徐华凤 饰 何领弟   傅雷 饰 老爷陈佐千   吴静娴 饰 大太太毓如   李丽凤 饰 二太太卓云   朱慧珍 饰 三太太梅珊   崔小萍 饰 陈家老夫人   曾亚君 饰 颂莲后母   杨群 饰 何振东   范鸿轩 饰 顾父   戴自华 饰 顾茉莉   王美雪 饰 翠翠   李天柱 饰 赵宁生   赵擎 饰 陈飞渝   候冠群 饰 钱达   候炳莹 饰 喜儿   王小芬 饰 雁儿   左安安 饰 陈忆容   罗婷婷 饰 颜美

·分集剧情

  第一部:宅院深深
  1、民国初年,十八岁的颂莲,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因父亲的生意失败,欠下巨债。颂莲生性高傲,不愿一走了之,只得委曲求全,嫁给士豪陈佐仟作为四妾,把父亲的债务清尝,还留给后母一点生活费。陈佐仟会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无非是贪图她是个大学生,也年轻貌美及有性格,与众不同。颂莲离别了她要好的男同学钱达。钱达有真情但没财没势,帮不了她。颂莲嫁入陈家成为陈家的四姨太。她每天都要面对三位太太的挑战,还有上下人的冷眼,大太太毓如对她冷若冰霜,二太太卓云阴险冷酷,笑里藏刀,幸好不久她就赢得了三太太梅珊的友谊,梅珊告诉她关于这个家的种种黑暗,教她防备。大少爷飞浦年轻与颂莲相若,也谈得来,因此引起大太太的不满,母子之间时生不快。
  2、家中最权威的是老夫人,陈佐仟对母亲很孝顺恭敬。颂莲不久就日渐失宠,大太太、二太太趁虚而入,经常数她的不是。使颂莲寂寞苦闷,势利的仆人也对她不那么客气。一日,飞浦带来了一位英俊的好友顾三。顾三玉树临风,是名门之子,喜欢画画,擅吹萧。飞浦对他说:“我这位四姨很寂寞,你教她吹吧!”从此顾三经常与颂莲有接触,顾三对她已忍不住由敬生爱,只是二人碍与礼教,并不越轨,颂莲只是大胆地说他让她想起大学里的好友钱达。陈佐仟十二月初七生日,全家筹备此一大事。大小姐忆惠也急急从北平回来。忆惠是北平大学学生,大家都尊敬她,她对颂莲最初并无好感,不明白大学生为何甘作人妾。拜寿这天,挂起红灯笼,一家喜气洋洋,偏偏二太太的小女儿打破了大花瓶,追究之下,忆云说是三太太的儿子飞澜打破的,颂莲看不过去,指责忆云说谎,忆云反过来说颂莲不是,颂莲大怒,引起陈佐仟大发雷廷,颂莲一怒返屋中,不出席喜宴。还是梅珊苦劝颂莲才再度出席,并当众对佐仟殷勤,佐仟更下不了台,将颂莲斥责,颂莲忍受不了,掩面而去。是夜,陈佐仟欲来颂莲屋过夜,颂莲不理,陈佐仟不能忍受颂莲的大架子,一怒之下走了,从此,颂莲备受冷待。老夫人担心大小姐忆惠书读得太多嫁不出去,要挑夫家,顾家是理想对象,忆惠对顾三早有意,只是希望完成学业再说,老夫人于是先让媒人说亲。顾家也知忆惠品学皆优,又是门当户对,因此婚事一说即合,只有顾三不愿,但无力反抗。喜讯传遍陈家,亲友争相送礼讨好,只有颂莲若有所失。
  3、一日,飞浦约颂莲外出,说是陪她选购贺礼,到一茶座后,顾三却突然出现。颂莲祝贺顾三,顾三反吐露对颂莲的爱意,但知无法达到愿望,帮此才订婚逃避,颂莲既惊且爱。大小姐的婚事终于定了下来,从此顾三名正言顺到陈家来往,只是颂莲每每避不见面。不久,颂莲有喜,陈家上下震动,老夫人认为大小姐的婚事是好兆头。佐仟对颂莲又开始宠爱有加,并令卓云对颂莲照顾,卓云不甘,欲与大太太合作陷害颂莲,不料吃了闭门羹,于是卓云心生一计,便自告奋勇要前往照顾颂莲,暗中却将打胎的“红花”给颂莲服用,颂莲终小产,佐仟大失所望,老夫人把罪过推在颂莲身上,卓云暗中得逞,只有梅珊却悉所破卓云诡计。卓云恼羞成怒,大吵起来,老夫人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时把佐仟召到跟前,痛责一番,要他好她管教妻妾。颂莲情绪波动,身体不佳,飞浦前来慰问,并把顾三的问候转告,颂莲更伤感。飞浦与颂莲说的话不料传到大太太耳中,她怒斥飞浦,把飞浦叫到屋中,不许他再与颂莲来往。
  4、飞浦因此在外喝酒,整夜未归,大太太为此担心,第二日,飞浦回家向大太太倾诉自己没用,无法帮家里做点什么事,更无法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即颂莲),大太太安慰其:“终有一天这个家需要你来维续,你爱的人也需要你的保护”。颂莲心情落寞,唯有请求归家。虽说与后母没有感情,但能暂时离开陈家总是好的,后母把颂莲的归家看作衣锦为荣,大肆炫耀,颂莲有苦自知。颂莲返回家乡,却意外重逢了大学同学钱达。钱达对颂莲旧情念念不忘。原来钱达对颂莲念念不忘,大学毕业后竟来到她的家乡来教书,希望再有相逢之日。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可惜已是恨不相逢未嫁时,但颂莲确实不能再接受他。钱达一再表明心迹,甚至愿与颂莲私奔,颂莲拒绝,钱心碎之余,竟然自尽,幸而得救,后母怕惹出事非,急急把颂莲送回陈家。
  5、就在颂莲离开陈家的几天里,陈家却发生一件大事,原来卓云十六岁的女儿忆容因一时糊涂,竟与一个每天送豆腐来的小子有了私情,被管家撞见,事情被揭发了,那小子被打得半死,卓云也气晕了,把女儿狠狠地毒打,佐仟想施家法把女儿处死,卓云哭得死去活来,后在飞浦劝说下,佐仟才免其一死。此事传至顾家,大大的辱没了家丑,欲把婚事延下来。忆惠为此伤心不愿吃饭,大太太焦急万分,却见卓云暗中送燕窝给忆容更是气愤,命下人将燕窝送回厨房。颂莲返抵陈家,梅珊急把此事相告,颂莲对忆容十分同情,感到这个家的女人都是不幸。陈家经济出现问题,只得把部分土地割卖,老夫人因此气得中风晕了过去。
  老夫人中风,全家上下紧张,妻妾以为会分家,日夜把守床前。老夫人醒后,恐自己要是一旦去世,顾家更有藉口将婚事拖延下去,于是提出速办喜事。顾家终于答应择日成亲。忆惠嫁到顾家后,却没有想象中的幸福,顾家的规矩比陈家更多,更势利,忆惠身为人媳,亲受此苦。加上顾三对她颇为冷淡,使忆惠更感悲哀。
  第二部 红尘无尽
  1、忆惠如愿以偿嫁进顾家,怎知洞房花烛夜顾三躲在书房看着曾教颂莲吹的萧,忆惠婚后发现顾三对她十分冷淡,但她仍坚忍住,相信顾三会回心转意。陈佐仟决定从事军火生意,飞浦不从,父子俩冲突起来。飞浦鼓励飞渝把喜儿怀孕的真相告诉佐仟,飞渝怕挨揍,最后还是央求飞浦替自己出头,飞浦虽然应承弟弟,蛤心中压力可想而知。
  2、忆惠婚后,毫无怀孕迹象,顾三父母频表关切,忆惠巧妙回避质询。顾三为她的大方机智所动容,加上朝夕相处,渐渐动了真情。陈家经济濒临崩溃,飞浦为陈家全家生计,勉为其难,接受父亲指派,前往上海进行非法军火交易,临出门,喜儿突然腹痛难当,原来小娃儿将要生了。
  3、飞浦在上海与傅大帅谈成军火生意,高兴的替飞渝的孩子买了衣物、玩具,准备回家,却在吃饭时,出手救了被地方地痞欺凌的卖唱女翠翠,在旅馆旁翠翠把为救自己而负伤的飞浦接回家里休养,飞浦延误回家时间,佐仟等得心急如焚,直到飞浦归来,得知生意谈成,忙连络香港何振东安排送货,领弟知道后,埋怨父亲把飞浦也拖进这种买卖军火勾当里,难过得离家出走。在陈家庆祝飞浦回来及小孙子双满月的喜宴上,卓云得知毓如有了孙子又即将要添外孙后,嫉恨不已,愤而退席回房,碰巧听到飞浦房里传出小孩的哭声,她起了杀机,要毒害眼前这个小生命。
  4、孩子被闷死了,此时卓云才知道原来害死的是自己的孙子。孩子死后,飞渝性情大变,对任何人都不理睬,飞浦去劝他,他托飞浦向父亲求情,能让他亲手替孩子造坟,无奈佐仟不肯,还要孩子葬在后花园外面。孩子下葬后,飞渝也不理喜儿,喜儿失失望至极,倍感孤独,拿出手绢包着“喜”字金链,放在雁儿枕头下,孤零零走到河边,百感交集,泪如雨下,哭了半天,心一横,跳下河去,这一来又在陈家掀起一阵轩然大波。佐仟召唤飞浦叮嘱不可因家事影响心情,香港何振东已把货运去上海,届时父子俩要一起去上海收钱。
  5、顾三眼看着收藏的落花,知道不能爱却并不等于心里不能爱,心中痛苦,只能吹萧寄情,却不知道忆惠在房外看着。隔日,忆惠发现了瓷盆中的花瓣及萧,心痛又愤怒,等顾三回来,二人终于吵了起来。飞浦及佐仟赶到了上海,哪知傅将军争地盘失利,军火被抢,血本无归,佐仟虽不舍,但性命要紧,匆匆与飞浦连夜赶回家。领弟找到飞浦家,但飞浦已与佐仟去了上海,领弟失望离开,心里彷徨,不知未来如何是好,看见黄医生聘请护士广告,就在黄医生诊所安置下来,而住处也由黄医生安排,暂住在与赵宁生一起在报馆作事的颜美家,飞浦回来后,领弟从飞浦那儿知道父亲生意失败,又接到家中传来父亲病重消息,她慎重向飞浦表达爱意,并希望飞浦陪她回香港。
  6、领弟一人回到香港,父亲已经去世,留下的财产,她大多捐做业,给飞浦写了封信后,黯然地离开了家。生意不顺利,佐仟心情郁闷,拿颂莲出气,用热茶烫伤了颂莲的脸,顾三得知心疼,请飞浦一起帮忙,飞浦受他所说“不惜一切代价”的话感动,邀颂莲到花园细谈,告知顾三对颂莲的心意,颂莲回绝,只请飞浦转告顾三善待忆惠,哪知道顾三躲在暗处全听见了。佐仟向银行大量贷款,利息沉重,怕坐吃山空,急于另做投机生意赚钱,飞浦反对,佐仟不理,还是向老夫人要了大真的地契去抵押。
  7、卓云发现佐仟与雁儿暗通,就借此要挟雁儿,要她用针扎颂莲及梅珊名字的二个布偶,来诅咒她们,雁儿受到卓云挑拨,处处跟颂莲作对,颂莲一气之下打了雁儿一巴掌,雁儿回房一赌气把布偶给吃了,因而窒息死亡,让陈家又起了一阵乱。
  8、老夫人又催飞浦成家,勾起飞浦对翠翠的思念,飞浦对飞渝提丐翠翠的事,也谈到领弟为他去流浪,令他忧心不已。
  9、顾三的父亲从银行总经理那得知陈家濒临破产,连现在住的庄园都押了,顾三请父亲帮忙陈家,顾父拗不过顾三的苦求,应允资助陈家,但相对提出要忆惠与娘家一刀两断的要求,忆惠得知此事与公婆言语发生冲突,便自回娘家去了。
  10、颂莲劝忆孩子着想,虽受些委屈,说不定可换来真正的幸福,忆惠并不领情,颂莲只好约顾三在桥西公园见面,要顾三想办法去解决他和忆惠的处境,忆惠私下也想找顾三谈清楚,却阴差阳错撞到顾三与颂莲私会在一起。
  11、忆惠和顾三争执拉扯时,不慎滑落山坡,送到医院时,诊断出肚里的孩子掉了,顾三父母对此事反映冷淡,顾三陪小莉到医院看忆惠,巧遇飞浦,小莉和飞浦在散步时说出自己的感触,飞浦十分吃惊,因为小莉打算报独身主义。
  12、忆惠出院后,决心离家独往上海谋事,飞浦放心不下,写信给翠翠,请她照应忆惠,翠翠托好友代忆惠介绍工作,而这个好友竟是忆惠久未谋面的赵宁生,宁生替忆惠谋到一份教学工作,忆惠十分开心,但是毓如却非常难过伤心,她没想到忆惠会有如此悲惨下场。
  13、忆惠来到上海工作,还在老家的亲人意外之余,不胜感慨,而顾三挂念忆惠,到上海来看她,哪知赵宁生对忆惠表达爱意,三人见面甚是尴尬,顾三认为忆惠另有所爱,黯然返回家乡,此时,九一八事件爆发,热血青年纷纷投入,而领弟正在后方的救伤站,埋头工作,以此忘却对飞浦的思念。
  14、三太太梅珊准备与黄医生私奔到南方,被卓云发现,带着管家和仆人,把黄医生殴打成伤,梅珊被关在柴房里,夜里,陈佐仟命管家把梅珊丢进死人池里,颂莲恰巧撞见这一幕,惊吓得痴呆起来。
  15、梅珊死了,颂莲疯了,佐仟又想讨第五房姨太太来解闷,飞浦不赞成,力劝佐仟三思,父子之间言语冲突起来,佐仟怒赶飞浦出去,飞浦伤心又愤怒地离开家,准备到上海去找忆惠,在半路上受到爱国青年号召,加入了抗日义勇军。
  16、银行通知佐仟不得再拖延还款日期,逼佐仟在一个月内赎回大宅,佐仟想变卖古董筹钱,这才发现古董已所剩无几,在询问管家之下,管家供出是受卓云指使,两人共谋偷卖了陈家的贵重古董,佐仟冲进卓云房,逼卓云饮下毒酒。
  17、陈佐仟带着五姨太文竹自住一处,把其他人丢在乡下一间租屋中,不管死活,幸赖飞渝及忆云交出卓云所藏的私房钱,飞渝又外出摆摊卖画,边颂莲都带着一起卖画,来维持家计。而颂莲病情一直不见好转,顾三只好想法把她送到颂莲后娘寄居的莲花庵去,希望她在那能养好身体。
  18、飞浦在军中一次战役中右臂受伤,被送到野战医院,在这儿与领弟重逢了,这次飞浦没有再退缩了,终于与领弟结为夫妻。   19、飞浦带着领弟回家了,毓如起先非常不谅解,不愿承认他们夫妻,等知道飞浦从军受伤及领弟患难经过,也接纳了他们。而飞浦看到家里的情形,想把一家人都搬到上海去,以便多点谋生机会,也可帮颂莲医病,而老夫人为了不拖累大家,硬下心来把大家逼走。
  20、一家人到了上海,不久,领弟找到了工作,飞渝成立了国画研习社,连飞浦也由翠翠及宁生介绍,到一家出版社当校对,颂莲也找到一个专科医生看病,准备不久后接老夫人来团聚。此时,顾三也带着飞渝送给忆惠的画到上海来了,一家人生气勃勃地努力向前。(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