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光武帝

   
光武帝刘秀
光武帝刘秀
     刘秀是汉高祖九世孙,西汉景帝子长沙王刘发之子舂陵节侯刘买的后裔,与更始帝有同一个高祖父刘买。其父为南顿令刘钦,母樊娴都。世代居住在南阳郡蔡阳(今湖北枣阳西南),属地方豪族。自幼钟情于南阳少女阴丽华,后至长安,见执金吾车骑甚盛,因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战争时期

  时值新莽天凤五年(17年),天下大乱,赤眉军与绿林军各自起兵反王莽。刘秀此时亦与其兄刘縯在舂陵(今湖北枣阳县)起兵,与绿林兵共同拥护更始帝刘玄。23年,刘秀率绿林军3万以少胜多于昆阳灭王莽军42万,杀其主帅王寻,取得昆阳大捷。
  
  此后刘縯、刘秀兄弟威望大盛,遭到刘玄的猜忌。刘秀有所察觉,但刘縯不以为意,终被刘玄借故杀死,同被杀死的还有同宗刘稷。此时刘秀也处于危险之中,只得向刘玄谢罪,并不敢为哥哥服丧,饮食言笑如常。刘玄心有所惭,故而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后刘玄占据洛阳,派刘秀巡视黄河以北,刘秀始得脱离险境。刘秀遂在河北积蓄力量,日益壮大,被刘玄封为萧王。刘秀率吴汉、邓禹等手下大将,继续在北方大破铜马等割据势力,被关西人号为铜马帝。由于刘秀与刘玄心生二意,自此刘秀手下便不断劝进。
  
  25年,赤眉军立刘盆子为傀儡皇帝,击败刘玄,刘玄投降后被杀。8月5日,刘秀于鄗城即皇帝位,改元建武,国号仍为汉,史称东汉。次年迁都洛阳,改洛阳为“雒阳”。刘秀先后荡平赤眉、张步、隗嚣、公孙述等割据势力,于建武十二年(37年)统一中国。
  
  刘秀的军事才能很高。称帝之后遣众将攻伐四方,往往能从前方上报的排兵布阵形势中发现问题,有时因前方不能及时得到纠正,便为敌人所败。此外,刘秀待人诚恳简约,宽厚有信,窦融马援等均由此归心。
  
  在新末的军阀混战中,刘秀的军纪相对较好[2],但手下大将吴汉等仍然多有大屠杀、暴掠之举。天下未定之时刘秀对诸将的约束显然不够,造成手下大将邓奉因家乡遭吴汉军劫掠,忿而反叛。直到吴汉与刘尚攻灭最后一个敌人公孙述,纵兵大掠成都,刘秀才肯斥责他们。然而诏书虽写得声情并茂[3],吴汉的官爵却并未受到影响。
  
  刘秀死后,其子汉明帝刘庄将统一战争中功劳最大的二十八人的影像画在云台阁,称云台二十八将。

执政时期

  刘秀勤于政事,“每旦视朝,日仄乃罢,数引公卿郎将议论经理,夜分乃寐”。在位期间,多次发布释放奴婢和禁止残害奴婢的诏书。为减少贫民卖身为奴婢,经常发救济粮,减少租徭役,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裁并郡县,精简官员。结果,裁并四百余县,官员十置其一。历史上称其统治时期为光武中兴。其间国势昌隆,号称“建武盛世”。
  
  刘秀统一中国后,厌武事,不言军旅,建武二十七年(51年),朗陵侯臧宫、扬虚侯马武上书:请乘匈奴分裂、北匈奴衰弱之际发兵击之,立“万世刻石之功”。光武却下诏:“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不如息民。”。不同于先祖汉高祖刘邦得天下后诛杀功臣的无情,刘秀分封三百六十多位功臣为列侯,给予他们尊崇的地位,只解其兵权。其实,在统一中国之前,他就开始削弱国防建设,废郡国兵制,罢郡国都尉。削弱地方兵权的同时,导致后来无力抵御外患,而豪强地主的部曲家兵则迅速发展,像东汉末年的董卓就是一例。刘秀以后不设丞相,而是“虽置三公”但“事归台阁”;一方面削弱三公权力,使三公成为虚位,另一方面又扩大尚书台的职权,成为皇帝发号施令的执行机构,所有权力集中于皇帝一身。”《后汉书·申屠刚传》说:“时内外群官,多帝自选举,加以法理严察,职事过苦,尚书近臣,至乃捶扑牵曳于前,群臣莫敢正言。”、“自是大臣难居相任”。建武二十八年(52年)他借故搜捕王侯宾客,“坐死者数千人”,严禁结党营私。
  
  中元二年(57年)二月戊戌(二月初五,公元57年3月29日),崩于洛南宫前殿,享寿63岁,在位33年。葬于原陵(今河南孟津县铁谢村附近),庙号世祖,谥光武皇帝。
  

治国方略

·偃武修文,励精图治

  自新末大乱到天下再次一统,历经近20年的时间,此间百姓伤亡惨重,战死和病饿而死者不计其数,到刘秀再次统一天下之后,天下人口已经是“十有二存”了。为了使饱经战乱的中原之地尽快的恢复和发展,刘秀则“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自陇、蜀平后,非儆急,未尝复言军旅”。同时,刘秀连续下达了六道释放奴婢的命令,使得自西汉末年以来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沦为奴婢的问题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也使得战乱之后大量土地荒芜而人口又不足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同时,刘秀还大力裁撤官吏,合并郡县。光武帝下诏:“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这样极大的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到刘秀统治的末期,人口数量达到了两千多万,增长了一倍还多,经济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集权于尚书台

  光武以优待功臣贵戚为名,赐以爵位田宅,高官厚禄,而摘除其军政大权。光武鉴于西汉前期三公权重,权柄下移,虽设三公之位,而把一切行政大权归之于设在中朝由皇帝直接指挥的尚书台。尚书台设尚书令一人,秩千石,尚书仆射一人,六曹尚书各一人,秩皆为六百石,分掌各项政务。以下设有丞、郎、令史等官,所有一切政令都由尚书台直接禀陈皇帝,由皇帝裁决。从此,“天下事皆上尚书,与人主参决,乃下三(公)府”;“虽置三公,事归台阁”,“三公之职,备员而已”。但是到了东汉后期,有权势的大臣多加“录尚书事”的职衔,从而权柄再度下移,尚书台又蜕变为权臣专政的工具。
  

·注意民生 与民休息

  第一,释放奴婢、刑徒。
  自西汉后期以来,农民之沦为奴婢、刑徒者日益增多,成为西汉末年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王莽末年,不少的奴婢、刑徒参加起义;同时在一些割据势力的军队中也有不少的奴婢、刑徒。光武在重建刘汉封建政权中,为了瓦解敌军、壮大自己的力量,也为了安定社会秩序、缓和阶级矛盾,曾多次下诏释放奴婢,并规定凡虐待杀伤奴婢者皆处罪。诏令免奴婢为庶人的范围主要是:王莽代汉期间吏民被非法没收为奴的;或因贫困嫁妻卖子被卖为奴婢的;在王莽末年因饥荒或战乱被卖为奴婢的;在战乱中被掠为人下妻的。另外,还规定不许任意杀伤奴婢以及废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说明奴婢的身份地位较之过去有所提高。同时,在省减刑罚的诏令中,还多次宣布释放刑徒,即“见徒免为庶民”。
  第二,整顿吏治,提倡节俭。
       光武鉴于西汉后期吏治败坏、官僚奢侈腐化的积弊,即位以后,注意整顿吏治,躬行节俭,奖励廉洁,选拔贤能以为地方官吏;并对地方官吏严格要求,赏罚从严。因而经过整顿之后,官场风气为之一变。故《后汉书·循吏传》有“内外匪懈,百姓宽息”之誉。
  第三,薄赋敛,省刑法,偃武修文,不尚边功,与民休息。
  东汉初年,针对战乱之后,生产凋敝,人口锐减的情况,光武注意实行与民休养生息政策,而首先是薄赋敛。建武六年(公元30年),下诏恢复西汉前期三十税一的赋制。其次是省刑法。再其次是偃武修文,不尚边功。光武“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自陇蜀平后,未尝复言军旅”。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西域鄯善、东师等十六国“皆遣子入侍奉献,愿请都护。……帝以中国初定,未遑外事,乃还其侍子,厚加赏赐”。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年),功臣朗陵侯臧宫、扬虚侯马武上书:请乘匈奴分裂、北匈奴衰弱之际发兵击灭之,立“万世刻石之功”。光武下诏说:“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不如息民。”   
  第四,欲抑制豪强势力,实行度田政策。
  东汉政权本是在豪强势力支持下建立起来的。但豪强势力的发展,土地兼并的逐渐严重,既威胁皇权,也影响百姓生活,以及为了加强朝廷对全国垦田和劳动人手的控制,平均赋税徭役负担,于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下诏“州郡检核垦田顷亩及户口年纪,又考察二千石长吏阿枉不平者。”就是令各郡县丈量土地,核实户口,作为纠正垦田、人口和赋税的根据。诏下之后,遇到豪强势力的抵制。光武下令将度田不实的河南尹张伋及其他诸郡太守十余人处死,表示要严厉追查下去。结果引起各地豪强大姓的反抗,有的地区甚而爆发武装叛乱,“青、徐、幽、冀四州尤甚”。光武只得不了了之。于是,度田以失败告终因各项政策措施,都不同程度地实行,为恢复发展社会生产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使得垦田、人口都有大幅度的增加,从而奠定了东汉前期八十年间国家强盛的物质基础。
  

·简化机构 裁减冗员

  建武六年(公元30年)下诏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合并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于是“条奏并有四百余县,吏职省减,十置其一”。同时,废除西汉时的地方兵制,撤销内地各郡的地方兵,裁撤郡都尉之职,也取消了郡内每年征兵训练时的都试,地方防务改由招募而来的职业军队担任。但是,到了东汉后期,州牧刺史逐渐权重,兼有军政财大权,地方兵力又逐渐兴起。
  

提倡儒学 表彰气节

  建国后,在洛阳修建太学,设立五经博士,恢复西汉时期的十四博士之学。还常到太学巡视和学生交谈。在他的提倡下,许多郡县都兴办学校,民间也出现很多私学。
  光武继承了西汉时期独尊儒术的传统,东汉建立后,即兴建太学,设置博士,各以家法传授诸经。光武巡幸鲁地时,曾遣大司空祭祀孔子,后来又封孔子后裔孔志为褒成侯,用以表示尊孔崇儒。特别是对儒家今文学派制造的谶纬迷信更是崇拜备至。同时,光武鉴于西汉末年一些官僚、名士醉心利禄,依附王莽,乃表彰气节,对于王莽代汉时期隐居不仕的官僚、名士加以表彰、礼聘,表扬他们忠于汉室、不仕二姓的“高风亮节”。

评价

  范晔评价刘秀:“虽身济大业,竞竞如不及,故能明慎政体,总榄权纲,量时度力,举无过事,退功臣而进文吏,戢弓矢而散马牛,虽道未方古,斯亦止戈之武焉。”
  
  刘秀是个宽厚简易的人。在统一过程中,刘玄的一些手下曾参与谋害他的哥哥,他能够不计前嫌地招降并厚待;分封功臣时,不顾他人劝说,将最大的封地划到了四县之广;战争尚未结束,就将原来十分之一的税率减到三十分之一;马援为隗嚣所使,分别访问公孙述和刘秀,独为刘秀的人格魅力折服;耿弇、窦融曾专制一方,以兵多权大心不自安,而刘秀对他们未有半点疑虑。凡此种种,都成为他成功的决定性因素。甚至在统一之后,他废郭皇后及太子刘强,立阴皇后及次子刘阳(后改名庄),犹能令郭皇后到其子中山王的封国安享余年,两子之间不生嫌隙,也没有受到臣下及后人的议论。
  
  但也因为宽厚简易的性格,造成东汉制度不立,过于依赖皇帝的明智,遂在明章之治以后陷入了长期的黑暗和混乱。
  
  而刘秀的明智也颇有限。他迷信图谶,时而感情用事,处事不公。以直谏逼死韩歆,因包庇险些杀死董宣,都是其帝王生涯的污点。
  

家族

·祖先

  汉景帝与程姬的侍者唐儿(即唐姬)生长沙定王刘发。
  刘发,生舂陵节侯刘买。
    刘买,生舂陵戴侯刘熊渠和郁林太守刘外。
  刘外,生巨鹿都尉刘回。
  刘回,生南顿令刘钦和刘良。
  刘钦,娶樊重女樊娴都,生刘縯、刘仲、刘秀。

·后妃

  郭皇后 郭圣通
  光烈皇后 阴丽华
  许美人

·子女

  光武帝共有十一个儿子、五个女儿:
  东海恭王刘强,母郭皇后
  沛献王刘辅,母郭皇后
  济南安王刘康,母郭皇后
  阜陵质王刘延,母郭皇后
  中山简王刘焉,母郭皇后
  楚王刘英,母许美人
  汉明帝刘庄,母光烈皇后
  东平宪王刘苍,母光烈皇后
  广陵思王刘荆,母光烈皇后
  临淮怀公刘衡,母光烈皇后
  琅邪孝王刘京,母光烈皇后
  舞阳长公主刘义王,母不详   
  涅阳公主刘中礼,母不详   
  馆陶公主刘红夫,母不详
  淯阳公主刘礼刘,母不详   
  郦邑公主刘绶,母不详

轶事

  刘秀以谨慎闻名,与哥哥刘縯热血性格不同。王莽篡汉后,刘縯身为皇族之后一直忿忿不平,准备找时机起义,后赤眉军起,刘縯号召乡里对抗王莽,乡里青年纷纷走避,直呼刘縯害人,但看到刘秀抛弃平民服饰,改穿军服后,才又更改志向起兵。
  西汉末年,有预言“刘秀当天子”,后却是王莽当皇帝,当时王莽国师刘歆认为是说自己,于是改名刘秀,最后却身死。当时仍在南阳当平民的刘秀,有次在宴会上跟朋友笑闹说:“你怎知当天子的不是我?”当场哄堂大笑,但姐夫邓晨却暗喜。
  登基之后,刘秀仍与平民时代好友互通。有次天文师警告,天象显示将有臣下侵犯主上,刘秀笑说:“不是啦!昨天我老友严光跑来找我,我们一起睡觉,结果他把脚放到我身体上。”所谓的帝座指的是武仙座α星,当天象有客星(平时不应出现的星,一般是新星或超新星)出现在帝座附近,即有臣下侵犯主上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