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

     
汉文帝刘恒
汉文帝刘恒
     西汉太宗孝文皇帝刘恒(前202年-前157年),汉高祖第四子,母薄氏。西汉第五位皇帝(前180年—前157年在位),在位23年,享年47岁。葬于霸陵(在今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白鹿原东北角)。其庙号太宗,谥号孝文皇帝。也是《二十四孝》中亲尝汤药的主角。
  

生平

  刘恒在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封为代王,其为人宽容平和,在政治上保持低调。    吕后在杀害刘邦爱姬戚夫人和其子赵王刘如意后,曾提议代王刘恒出任赵王,被刘恒巧妙拒绝,故而才能在吕后专权时期得以保命。    吕后死后,吕后一族外戚欲作乱。大臣陈平、周勃,宗室刘章等人以计谋骗来兵权,消灭了掌握兵权的吕氏外戚,打算拥立新皇帝。因刘恒是刘邦当时现存年纪最长之子,又宽厚孝顺。且刘恒之母薄氏的家族也较不强势。于是大臣们拥立代王刘恒即皇帝位,是为汉文帝;并且黜杀了汉惠帝之子汉后少帝刘弘
  
  汉文帝重用邓通,“赏赐通巨万以十数”,又将四川的铜山赐给邓通,准他任意铸钱,史称“邓氏钱布天下,其富如此。”
  
  前157年,六月己亥,汉文帝崩于长安未央宫,死后葬霸陵。

贡献

  西汉王朝建立后,汉高祖、惠帝、吕后都着力于发展农业生产,稳定统治秩序,收到了显著的成效。然而文帝即位之时,不仅国家财力严重不足,人民生活还相当困顿。造成这种贫困的状况,是由于“一人耕之,十人聚而食之”,农民遭受残酷剥削,淫侈之风日益严重,以及社会背本趋末的结果。这表明汉初一度缓和的社会矛盾,到文景时期又逐渐趋于表面化。怎样才能解决这个矛盾?怎样才能求得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安民为本

      年轻的贾谊作《过秦论》为文帝提出治国的根本方针为“牧民之道,务在安之”。这股要求安民的社会思潮,是惠帝以来朝野共同的要求,也是巩固西汉统治的需要。在“安民”方针指导下,归纳起来,文帝采取的措施有:减省租赋 为了吸引农民归农力本,文帝以减轻田租税率的办法,改变背本趋末的社会风气,用来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文帝二年(前178年)和十二年(前168年),曾两次“除田租税之半”,即租率由十五税一减为三十税一,即纳1∕30的土地税,十三年还全部免去田租。自此以后,三十税一成为汉代定制。此外,算赋也由每人每年120钱减至每人每年40钱。
  

·减轻徭役

       文帝“偃武兴文”,“丁男三年而一事”,即成年男子的徭役减为每三年服役一次。这样的减免,在中国封建社会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令列侯归国 文帝即位之初,列侯多居长安,远离所属食邑,造成“吏卒给输费苦”,给人民增加了一项新的转输负担。文帝二年(前178年),即诏令列侯回归封邑,做官吏的及有诏令特许的,要将太子送归封邑,其他任何人不许留居长安,以减轻人民的负担。  
 

·弛山泽之禁

       文帝后六年(前158年),文帝下令,开放原来归属国家的所有山林川泽,准许私人开采矿产,利用和开发渔盐资源,从而促进了农民的副业生产和与国计民生有重大关系的盐铁生产事业的发展。弛禁的结果,“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 废除过关用传制度 汉代在军事重镇或边地要塞,都设关卡以控制人口流动,检查行旅往来。出入关隘时,要持有“传”,即通过关卡的符信(凭证),方可放行。文帝十二年(前168年)三月,文帝取消出入关的“传”,从而有利用于商品的流通和各地区间的经济联系,对于农业生产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入粟拜爵 文帝十二年(前168年),号称“智囊”的太子家令晁错向文帝建议:“募天下之人入粟于边,以受爵免罪,不过三岁,塞下之粟必多矣。”文帝采纳了这个建议,采取公开招标价卖爵的办法来充实边防军粮。晁错又建议,入粟拜爵办法实行后,边境积粟足以支5年,可令入粟者输于郡县,是郡县也积粟;边境和郡县都已充实,就可以免除天下田租。入粟拜爵办法的实行,是农民的处境暂时有所改善。
 

·躬修节俭

       文帝在位23年,车骑服御之物都没有增添;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平时穿戴都是用粗糙的黑丝绸做的衣服;文帝为自己预修的陵墓,也要求从简。在中国历代帝王中,文帝是一生都注重简朴为世人称道的皇帝
  第一个治世由于文帝采取了上述的方针和措施,就使当时社会经济获得了显著的发展,统治秩序也日臻巩固。西汉初年,大侯封国不过万家,小的五六百户;到了文帝和景帝时期,流民还归田园,户口迅速繁息。列侯封国大者至三四万户,小的也户口倍增,而且比过去富实多了。中国古代社会开始进入治世。
  

评价

  文帝即位后,励精图治,兴修水利,衣着朴素,废除酷刑,使汉朝进入强盛安定的时期。当时百姓富裕,天下小康。史家将汉文帝与其子汉景帝统治时期称为文景之治,奉为贤明帝王的典范。但文帝在位时,仍然存在诸王国势力过大、匈奴入侵内地等问题。西汉末年的刘向曾对孝成皇帝问,评价文帝“(讼狱)治理不能过中宗(汉宣帝)之世”、“似不及中宗之世,不可以为升平”。
  
  道德方面,文帝亦曾亲自为母亲薄氏尝药,深具孝心。
  

妻妾

  代王王后,刘恒为代王时的王后,早逝,所生四子皆早夭。
  皇后窦氏,生刘嫖、刘启、刘武
  慎夫人,有宠无子
  尹姬,有宠无子

子女

·嫡子女

  代王王后所生四子皆早夭。
  女刘嫖,馆陶公主。先嫁堂邑侯陈午为妻,为堂邑长公主。
  男刘启,太子,后为汉景帝
  男刘武,先封为代王,后改封为梁王,谥号为梁孝王。

·庶子女

  男刘参先被封为太原王,后改封为代王
  男刘揖,梁怀王师承贾谊
  女刘氏,丈夫为绛侯周勃之子周胜之,按汉朝公主例,可称为绛侯公主。柏杨在其所著的《中国帝王皇后亲王公主世系录》一书中,称昌平公主,然而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参考文献

  《史记》 卷十.孝文本纪第十
  《前汉书》卷四.文帝纪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