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积贮疏

名文简介

  作者:贾谊  类型:奏章  成文时间:西汉文帝时期

作者介绍

   贾谊(公元前201-前169年),西汉洛阳人,我国古代著名政治家和辞赋家。他青年时就通晓诸子百家之书,被汉文帝诏为博士,迁太中大夫。他主张废除秦朝法令,恢复周代的制度,改正朔,易服色,制法度,兴礼乐。曾经多次上疏陈述政见,指责时弊。大臣周勃等人说他年少狂妄,文帝逐渐疏远了他,外任他为长沙王太傅。后来转为梁怀王太傅,郁郁不得志,33岁就病死了。

作品解题 

  《论积贮疏》选自《汉书·食货志》。文题为后人所加。是贾谊23岁时(前178)给汉文帝刘恒的一篇奏章。
  西汉建立初年,社会经济一片凋敝。据《汉书·食货志》记载,那时米价昂贵,饥馑遍地,人与人相食,物资匮乏,连天子出行都弄不到四匹同色的马驾车,将相只能乘牛车。汉高祖刘邦采取了一系列予民休养生息和“重农抑商”的政策,到汉文帝时,社会经济逐渐恢复,但商贾、地主侵夺农民,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广大农民因破产而纷纷流入城市,成为工商业的佣工或无业的游民,官僚、商贾的淫侈之风也日益增长,这些都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和粮食的积贮,很不利于西汉封建政权的巩固,同时北方匈奴的威胁也越来越严重,面对这种日益严重的内忧外患的实际情况,贾谊就向文帝上了这份奏疏,建议重视农业生产,以增加积贮。题目《论积贮疏》的意思是:论述有关积贮的重大意义的奏疏。疏,指分条陈述;作为一种文体,它是古代臣下向皇帝条陈自己对某事的意见的一种文件,也称“奏疏”或“奏议”。

作品原文

  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古之人曰:“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生之有时,而用之亡度,则物力必屈。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畜积足恃。今背本而趋末,食者甚众,是天下之大残也;淫侈之俗,日日以长,是天下之大贼也。残贼公行,莫之或止;大命将泛,莫之振救。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多,天下财产何得不蹶!汉之为汉几四十年矣,公私之积犹可哀痛。失时不雨,民且狼顾;岁恶不入,请卖爵、子。既闻耳矣,安有为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惊者!  
  世之有饥穰,天之行也,禹、汤被之矣。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国胡以相恤?卒然边境有急,数十百万之众,国胡以馈之?兵旱相乘,天下大屈,有勇力者聚徒而衡击,罢夫嬴老易子而咬其骨。政治未毕通也,远方之能疑者并举而争起矣,乃骇而图之,岂将有及乎?   
  夫积贮者,天下之大命也。苟粟多而财有余,何为而不成?以攻则取,以守则固,以战则胜。怀敌附远,何招而不至?今驱民而归之农,皆著于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转而缘南亩,则畜积足而人乐其所矣。可以为富安天下,而直为此廪廪也,窃为陛下惜之!                                —— 节自《汉书·食货志》

文章注评

  
贾谊画像
贾谊画像
  管子曰:  管子:即管仲。后人把他的学说和依托他的著作,编辑成《管子》一书,共二十四卷。
  “仓廪(lǐn)实而知礼节。”  仓里的粮食充足,百姓就懂得礼法。这句话引自《管子·牧民》。意思是,人民的生活富裕了,才能够有礼法的观念。仓,贮藏谷物的建筑物。《吕氏春秋·仲秋》:“修囷(qūn)仓。”高诱注:“圆曰囷,方曰仓。”廪,米仓。实,充实,满。而,同“则”,就,连词。礼节:礼仪法度。〇开篇引经据典,言简意赅,说明“仓廪实”,人民才能安分守己,从正面阐明积贮和治国治民的紧密关系,为后文确立中心论点提出理论根据。
  民不足而可治者,  不足:指衣食不足,缺吃少穿。治:治理,管理。
  自古及今,  及:到。
  未之尝闻。  即“未尝闻之”,没有听说过这回事。未尝,不曾。副词。之,指“民不足而可治”,代词在否定句中作宾语,一般要前置。〇由管子之论加以引申和发挥,指出人民不富裕,国家就不能安定,政权就不能巩固,封建统治就不能维护。以“自古及今”的历史经验为据,论证积贮之重要。高屋建瓴,出语不凡。
  古之人曰:  古之人:亦指管子,以下四句引自《管子·轻重甲》,与原文略有出入。〇不说“管子”,而言“古之人”,行文富有变化。  “一夫不耕,
  夫:古代对成年男子的通称。
  或受之饥;  或:有的人,代词。
  一女不织,或受之寒。”  〇一夫一女的不耕不织,就有人受饥寒之苦,说明农业生产对人民的生活至关重要。再援引古训,为中心论点提供充足的埋论根据。
  生之有时而用之亡(wú)度,  生之有时:生产有时间的限制。之,指物资财富,代词。亡:同“无”。度:限制,节制,
  则物力必屈(jué)。  则:那么,连词。物力:指财物,财富。屈:竭,穷尽。〇生产有限,消费无限,必使社会财富短缺,导致民不足而不可治。此亦由管子之论引出,并加以引申和发挥,以生产和消费的关系,从反面进一步揭示积贮的重要。
  古之治天下,至孅(xiān)至悉(xī)也,
  至:极,副词。孅:通“纤”,细致。悉:详尽,周密。
  故其畜(xū)积足恃(shì)。  畜:同“蓄”,积聚,储藏。恃:依赖,依靠。〇言古人深明民足致治之道,十分重视积贮,一旦发生不虞之事,就有应急的可靠物资保证。作者以“古之治天下”的事实,说明“畜积”与“治天下”的关系,从正面进一步强调积贮的重要,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 
   上为一层,总结“古之治天下”重积贮的理论和经验,阐明积贮与国计民生的重要关系,作为立论的准则。 今背本而趋末,  背本趋末:放弃根本的事,去做不重要的事,此处是指放弃农业而从事工商业。古代以农桑为本业,工商为末业。背,背离,背弃。
  食者甚众,是天下之大残也;  是:这,代词,作主语。残:害,危害,祸害。〇议论由古及今,古今相对,意在砭今,重点在今。先言当今背本之祸,弃农经商,生产少而消费多。分述其弊病之一,与篇首“仓廪实”相对照。
  淫侈(chǐ)之俗日日以长(zhǎng),  淫侈之俗:奢侈的风气。淫,过分,副词。以:连词。长:增长。
  是天下之大贼也。  贼:害,危害,祸害。〇次言其挥霍奢侈成风而不事积贮。分述其弊病之二。与前文“生之有时而用之亡度”相呼应。“残”“贼”二字,互文见义。
  残贼公行,  公行;公然盛行。
  莫之或止;  即“莫或止之”,没有人去稍微制止它一下。莫,没有人,代词。之,代词,指“残贼公行”之事。是“止”的宾语,前置。或,副词,有“稍微”、“稍稍”之意。〇弊害公然流行,人们熟视无睹。合写一笔。
  大命将泛(fěng),  大命:国家的命运。将:将要,副词。泛:通“覂”,翻覆,覆灭。
  莫之振救;  即“莫振救之”。振救,拯救,挽救。〇危及国家命运,人们漠不关心。拓开一笔。
  生之者甚少而靡(mí)之者甚多,  生之者:生产粮食、财物的人。靡:耗费。
  天下财产何得不蹶(jué)?  何得:怎能。何,怎么。蹶:倾竭,竭尽。〇既不开源又不节流,造成恶果必然严重。说明“背本”、“淫侈”两害,是造成目前积贮不足的主要原因。与前文“生之有时而用之亡度,则物力必屈”遥相呼应。文中一“多”一“少”,对比鲜明;“蹶”字化抽象为形象,给人印象具体深刻。
   汉之为汉,  意谓汉朝自从建立政权以来。这是个主谓短语,“之”是用于短语主、谓之间的助词。为,成为,动词。
  几(jī)四十年矣,  几:将近,副词。〇承上回顾建汉以来的事实,印证其说法,议论又深入一层。
  公私之积,  公私:国家和个人。
  犹可哀痛。  犹:还,仍然,副词。可哀痛:指积蓄少得使人痛心。〇首先指出“公私之积”少到令人痛心的严重地步,以致造成如下可怕的形势。总写一笔,印证“天下财产,何得不蹶”。
  失时不雨,  失时:错过季节。雨:下雨,动词。
  民且狼顾,  且:将,副词。狼顾:狼性多疑,行走时常回头看,以防袭击,比喻人有后顾之忧。此处形容人们看到天不下雨的忧虑不安。〇分述一笔,言一逢天灾,因此人心不安。“狼顾”一词,见百姓因积贮不足而忧心忡忡之貌,比喻生动新颖。
  
贾谊故居
贾谊故居
岁恶不入,  岁恶:年景不好。恶,坏。不入:指纳不了税。“入”是“纳”的意思。
  请卖爵(jué)子,  即请爵卖子。指富者向国家缴粮买爵位,贫者卖儿女为生。汉朝有公家出卖爵位以收取钱财的制度。〇分述一笔,言一遇荒年,则朝廷卖官,危机四伏;百姓鬻子,惨不忍睹。局势严重,惊心动魄。印证“大命将泛”。
  既闻耳矣,  既:已经,副词。闻耳:闻于耳,指上述严重情况传到了皇帝的耳中。〇坐实一笔,遒劲有力。
  安有为天下阽(diàn)危者若是而上不惊者?  安:哪里,副词。为:治理。阽危:危险。阽,临近。若是:如此,象这个样子。上:皇上,皇帝。〇经济的困蹶,是政治动乱的前奏,积贮不足是造成形势危急的根源。作者以夸张和反诘的惊人之语提醒文帝,要警惕现状,认识积贮之事刻不容缓,表明上疏目的。这与前文“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遥相呼应,与“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畜积足恃”形成鲜明对照。
   上为二层,阐明积贮不足的原因及其所造成的严重形势,从反面论证积贮的重要。
   通过古今对比,理论和形势的分析,从正反两面充分论证了积贮的重要。
   世之有饥穰(ráng),  饥穰:荒年和丰年。此处为偏义复词,只指荒年。饥,灾荒,《墨子·七患》:“五谷不收谓之饥。”穰,庄稼丰熟。
  天之行也,  是自然界的固有现象。天,大自然。行,常道,规律。
  禹、汤被之矣。  禹:传说中古代部落联盟领袖。原为夏后氏部落领袖,奉舜命治水有功,舜死后继其位。汤:商朝的开国君主。被:遭,受。之:代词,指“饥穰”。传说禹时有九年的水灾,汤时有七年的旱灾。〇承上段“失时不雨”、“岁恶不入”,引用史实说明世有灾荒,自古而然,圣君亦不可幸免。然禹、汤如何对付,文章略而不述,但回索前文“古之治天下……其畜积足恃”,便可一目了然。论证周密,无懈可击。
  即不幸而有方二三千里之旱,  即:如果,假如,连词。方二三千里:纵横各二三千里。〇“即”字承上一转,开拓下文。
  国胡以相恤(xù)?  胡以:何以,用什么。胡,代词。以,介词。相:副词,兼有指代接受动作一方的作用,此处指“方二三千里”的灾区。恤:周济,救济。〇无法应付大范围的天灾,见不积贮之害一。假设一,反诘一。
  卒(cù)然边境有急,  卒然:突然。卒,通“猝”。急:紧急情况,指突然爆发的战争。
  数千百万之众,国胡以馈(kuT)之?  馈:进食于人,此处指发放粮饷,供养军队。〇无法应付大规模的战争,见不积贮之害二。假设二,反诘二。以上为分述。
  兵旱相乘,  兵灾旱灾交相侵袭。指战乱之后接着出现荒年。兵,兵灾,战祸,战争。乘,因,趁。
  天下大屈,  大:非常,十分,副词。屈:缺乏。〇假设三,合写一笔,并提论说,指出无积贮的后果更为严重。下文作具体分述。
  有勇力者聚徒而衡击,  徒:同伙。衡击:横行劫掠攻击。衡,通“横”。〇强者铤而走险,聚众抢劫暴动。后果之一。
  罢(pí)夫羸(léi)老易子而咬其骨;  罢夫羸老:老弱的人。罢,通“疲”。羸,瘦弱。易:交换。〇弱者无法活命,易子而食,惨绝人寰。后果之二。
  政治未毕通也,  意谓政治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达到各地,也就是说还没有牢固地控制全国。毕,完全,副词。通,达。
  远方之能疑者,  能:是衍文。疑者:指对朝廷反抗的人。疑,同“拟”,指与皇帝相比拟,较量。
  并举而争起矣。  并:一同,副词。举:举兵。争起:争先起来闹事。〇逆者举兵反叛,天下大乱。后果之三。
  乃骇(hài)而图之,  乃:才,副词。骇:受惊,害怕。图:谋划,想办法对付。 岂将有及乎?难道还来得及吗?岂,难道,副词。〇天灾人祸,内忧外患,接踵而至,国家动乱不堪,到时都无法应付,见不积贮之害三。
   就应付自然灾害和战争两个方面,从国家存亡攸关的高度,阐明不积贮的危害,从反面进一步论证积贮的重要。
   本段连用三次反问,层层深入,步步逼进,意在引起文帝的重视,防患于未然。
  
贾谊故居
贾谊故居
  夫(fú)积贮者,  夫:助词,用在全句之前,表示一种要阐发议论的语气。
  天下之大命也。  大命:大命脉,犹言“头等大事”。
  〇上为一层,段首下一断语,提出全文中心论点,直截了当指出积贮的重大意义,既总括第一段之所述,又挈领本段。  苟粟(sù)多而财有余,  苟:如果,假如,连词。粟:此处泛指粮食。
  何为而不成?  何为:做什么事。何,疑问代词作宾语,前置。为,动词。〇粟多财有余,为而可成。从正面假设,总提积贮之利,既进一步强调中心论点,又概答第二段诸问。用一设问,加强语气,既避平板之忌,又自然引出下文。
  以攻则取,  以:凭,靠,介词,后面省略宾语“之”。则:就,连词。
  以守则固,以战则胜。  〇积贮充足,无往而不胜。连用三个排比,将积贮对于富国强兵的重要作用说得十分清楚。
  怀敌附远,  怀敌:使敌对者来归顺。怀,归向,使动用法。附远:使远方的人顺附。附,使动用法。
  何招而不至?  招:招抚。何:疑问代词作宾语,前置。〇积贮充足,招而能至,“敌”“远”自会归附,进一步阐明积贮对治国安邦的重要作用。上为二层,说明积贮之利,是关系国家富强的根本大计。
  今殴民而归之农,  殴:通“驱”,驱使。归之农:使动双宾语,使之归农。〇“今”字承上,又转一论。
  皆著(zhuó)于本,  都着落于本业,即都从事农业。著,“着”的本字,附着。
  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  食其力:靠自己的劳力吃饭。末技:不值得重视的技能,此处指与“本业”相对的“末业”,即工商业。游食之民:游手好闲,不劳而食的人。游食,坐食,不劳而食。《荀子·成相》:“臣下职,莫游食。”杨倞注:“游食谓不勤于事,素餐游手也。”
  转而缘南亩,  缘南亩:走向田间,从事农业。缘,因,循,此处有趋向之意。南亩,泛指农田。〇论积贮之道,要发展农业,压缩工商业,改造游民,使之转向农业生产。与前文“背本而趋末,食者甚众”、“淫侈之俗日日以长”互为呼应,按照病根撷出趋吉避凶之术,针对性很强。
  则畜积足而人乐其所矣。  乐其所:以其所为乐,即乐于从事自己的本业(农业)。乐,以……为乐,意动用法。所,名词。〇预料由此而产生的良好效果,与前文所述现实形成鲜明对照,与篇首“仓廪实而知礼节”遥相对应,前后钩连。作者将前景写得如此美好,既进一步阐述了积贮的意义,又令人鼓舞,便于讽君纳谏。上为三层,针对突出的社会问题,提出加强积贮的根本措施。  可以为富安天下,
  可以:助动词。为:做到。富安天下:使天下富足安定。富安,使动用法。富,指食用充足;安,指政治安定。  而直为此廪(lǐn)廪也!  而:但,却,连词。直:竟然,副词。为:造成,动词。廪廪:同“懔懔”,危惧的样子。指令人害怕的局面。〇言如重视积贮,本可使国家富足安定,然而因不事积贮而搞成这样令人危惧的局面。前句回应本段开头和篇首两句,总括积贮的重大意义;后句照应前文有关不重积贮的文字,切中时弊。“而”字使语气急转直下,感情亦随之遽变。“廪”字迭用,铿锵动听,收传神之效。
  窃为陛(bì)下惜之!  窃:私下,副词,表示自谦。为:替,介词。陛下:对帝王的尊称。  〇惋惜之中饱含责备之意,规劝文帝赶快改弦易辙。一笔收煞全文,有情有力。上为四层,表明自己的忧虑,隐见上疏的动机。
   阐明积贮之利及加强积贮的根本措施,从正面论证积贮为“天下之大命”的中心论点。

作品译文

  
贾谊
贾谊
  管子说:“粮仓充足,百姓就懂得礼节。”百姓缺吃少穿而可以治理得好的,从古到今,没有听说过这事。古代的人说:“一个男子不耕地,有人就要因此挨饿;一个女子不织布,有人就要因此受冻。”生产东西有时节的限制,而消费它却没有限度,那么社会财富一定会缺乏。古代的人治理国家,考虑得极为细致和周密,所以他们的积贮足以依靠。现在人们弃农经商(不生产而)吃粮的人很多,这是国家的大祸患。过度奢侈的风气一天天地滋长,这也是国家的大祸害。这两种大祸害公然盛行,没有人去稍加制止;国家的命运将要覆灭,没有人去挽救;生产的人极少,而消费的人很多,国家的财富怎能不枯竭呢?汉朝从建国以来,快四十年了,公家和个人的积贮还少得令人痛心。错过季节不下雨,百姓就将忧虑不安,年景不好,百姓纳不了税,朝廷就要出卖爵位,百姓就要出卖儿女。这样的事情皇上已经耳有所闻了,哪有治理国家已经危险到这种地步而皇上不震惊的呢?
  世上有灾荒,这是自然界常有的现象,夏禹、商汤都曾遭受过。假如不幸有纵横二三千里地方的大旱灾,国家用什么去救济灾区?如果突然边境上有紧急情况,成千上万的军队,国家拿什么去发放粮饷?假若兵灾旱灾交互侵袭,国家财富极其缺乏,胆大力壮的人就聚集歹徒横行抢劫,年老体弱的人就互换子女来吃;政治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达到各地,边远地方敢于同皇上对抗的人,就一同举兵起来造反了。于
  是皇上才惊慌不安地谋划对付他们,难道还来得及吗?
    积贮,是国家的命脉。如果粮食多财力充裕,干什么事情会做不成?凭借它去进攻就能攻取,凭借它去防守就能巩固,凭借它去作战就能战胜。使敌对的人归降,使远方的人顺附,招谁而不来呢?现在如果驱使百姓,让他们归向农业,都附着于本业,使天下的人靠自己的劳动而生活,工商业者和不劳而食的游民,都转向田间从事农活,那么积贮就会充足,百姓就能安居乐业了。本来可以做到使国家富足安定,却竟造成了这种令人危惧的局面!我真替陛下痛惜啊!

作品简析

  
贾谊
贾谊
  这篇奏疏,是贾谊针对西汉初年在经济上所面临的严重危机,提出的要注意积贮的重要论文。它从不同角度论述了加强积贮对国计民生的重大意义,表现出一个地主阶级政治家思想家的远见卓识。他提出的主张,对于维护汉朝的封建统治,促进当时的社会生产,发展经济,巩固国防,安定人民的生活,都育一定的贡献,在客观上是符合人民的利益的,在历史上有其进步的意义。同时,他的重视发展农业,提倡积贮的思想,即使至今,也仍有借鉴的价值。
  本文理论结合实际,紧密围绕“积贮”的论题,从正反两面逐层深入地来论证中心论点。文章第一段,首先引用管子之言和古人深知民足致治的事实,对古之治天下,重积贮的理论和经验进行了总结,阐明积贮与国计民生的关系,从正面论证了积贮的重要。接着由古及今,联系实际,针对当前生产少,消费多,淫侈之风滋长,不重视积贮,国家有覆亡可能的危险形势,说明不重积贮的危害,从反面论证了积贮的重要意义。这样通过古今对比,理论和形势的分析,从正反两面对中心论点进行了有力的论证。第二段,则就应付自然灾害和战争两个方面,从国家存亡攸关的高度阐明不积贮的危害,从反面进一步论证了积贮的重要。至第三段,则在前面充分阐述的基础上,水到渠成地归纳出“夫积贮者,天下之大命也”的中心论点,并与第二段及第一段的有关部分进行对比论证,阐明积贮之利是关系国家富强的根本大计,重视农业生产,是加强积贮的根本措施,从正面更深入一层论证了积贮的重要意义。文章这样围绕中心论点,引古证今,理论结合实际,进行正反对照,并以确凿的论据,严密的逻辑,层层深入进行论证,把道理说得清楚透彻,有条不紊,令人信服.

影响与传播

  贾谊井本文选自《汉书·食货志》。标题为后人所加。  
  汉文帝时期,是封建时代的所谓“盛世”,即旧史家艳称的“文景之治”的前期。这时,由于秦末衰敝的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人民生活得到相对安定,社会呈现出繁荣的景象。但是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统治阶级中“淫侈之俗,日日以长”,权贵豪门大量侵吞农民土地,土地高度集中;农民被迫大批破产流亡,农业遭到严重破坏;粮食匮乏,国家卖官爵,百姓卖子孙,甚至出现了“易子而其骨”的惨状发生。贫富悬殊,“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汉书·食货志》)民不聊生,社会矛盾渐趋尖锐。  
  贾谊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和文学家。他从缓和阶级矛盾、巩固封建统治的立场出发,不像世俗之士一样,一味地粉饰太平;而是敢于正视现实,揭露时弊。他从太平盛世的背后看到了严重的社会危机,这在他向文帝上的《论积贮疏》中做了大胆的揭露,并提出了他的改革政治的主张。贾谊在政治上是个失败者,但他的政论却能处处针砭时代症结之所在,明确提出改进的措施,对后世的政治和散文的发展,都起过较大的影响。

专家点评

  《论积贮疏》课件所谓“积贮”,就是屯积五谷,以防备水旱兵灾。本文首先引用管子“仓廪实而知礼节”和“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的论断,从理论上阐明粮食储蓄对于巩固封建政权的重大政治作用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接着指出西汉建国近40年,由于“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众”,指出“公私之积,犹可哀痛”,国家时有粮食匮乏导致颠覆的危险。紧接着提出积贮以备灾荒的主张,指出不积贮粮食的危害:一旦发生旱灾,国家无以赈灾;万一边境有急,国家无以筹粮;这样“兵旱相乘,天下大屈”,万一有人聚众作乱,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样就从反面论证了为了内安社会,外御强敌,储备充足的物资是必要的。最后从正面归结到“夫积贮者, 天下之大命也”, 指出“苟粟多而财有余, 何为而不成”、“怀敌附远,何招而不至”的大利。同时,进一步提出了“驱民而归之农,皆著于本,使天下各食其力”的具体办法。贾谊在文章中还毫不隐讳地揭露了当时人民备受饥寒的困苦生活,对统治阶级骄奢淫逸、挥霍无度提出严厉的批判,言辞犀利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