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 - 中文百科

吴起

吴起
吴起
  吴起(前440年-前381年)中国战国初期著名的政治改革家,卓越的军事家、统帅、军事改革家。卫国左氏(今中国山东定陶,一说山东曹县)人。
  吴起年轻时耗尽家产,为乡人所讥。吴起杀死乡人,逃出卫国,来到了鲁国,拜曾子为师,学习儒术,“受业于子夏之论”。吴起母亲病逝,吴起没回去奔丧,曾参不悦,与他断绝了师生关系。改学兵法,敢于改革、善于用兵。
  吴起初时在鲁国任将军,曾为对鲁国君表示忠诚而杀死齐国籍的妻子。后来鲁国君始终对吴起产生猜疑,吴起唯有辞别鲁国君而到魏国去。吴起到了魏国,创立了“武卒制”,屡立战功,在对秦国的一次战争中更因“拔五城”而被魏文侯任命为西河太守,“立为大将,守西河”,以长期对抗秦国和韩国。文侯死后,魏武侯继位,吴起继续受到重用,《吴子》一书便是以记载吴起与武侯的对话着成。魏相国因为私心而陷害吴起,吴起见武侯对自己失去信任,只好又辞官再到楚国去。初到楚国,吴起为宛郡(今河南南阳)太守,不久转任令尹,辅佐楚悼王实施变法。明法申令,要在强兵。“废公族疏远者”,强迫旧贵族到边远地区开荒。“捐不急之官”,裁减冗员,整顿机构。他的变法促进了楚国的富强,曾北胜魏国,南守扬越,取得苍梧。楚悼王死后,他被旧贵族杀害,变法失败。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慈乌夜啼》诗曰:“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
  另有位于陕西省延安市的西北部吴起县。   

生平简介

吴起
吴起
  少时,不吝千金以求仕。曾先师从于子舆,后又与李悝俱从子夏学儒。因兼并战争愈益激烈,乃弃儒习兵,后入鲁求仕。齐攻鲁,相传吴起杀妻(齐人)求将,大破齐兵。然终被鲁穆公猜疑,闻魏文侯下诏求贤,遂奔魏任将,击秦,拔其五城。周威烈王十七年(前409),攻取秦河西地区的临晋(今陕西大荔东)、元里(今澄城南),并增修此二城。次年,攻秦至郑(今华县),筑洛阴(今大荔南)、合阳(今合阳东南),尽占秦之河西地(今黄河与北洛河南段间地),置西河郡,任西河郡守。镇守西河期间,强调兵不在多而在“治”,首创考选士卒之法:凡能身着全副甲胄,执12石之弩(12石指弩的拉力,一石约今30公斤),背负矢50个,荷戈带剑,携三日口粮,在半日内跑完百里者,即可入选为“武卒”,免除其全家的徭赋和田宅租税,并对“武卒”严格训练,使之成为魏国的精劲之师。吴起治军,主张严刑明赏、教戒为先,认为若法令不明,赏罚不信,虽有百万之军亦无益,曾斩一未奉令即进击敌军的材士以明法。甘与士卒同劳共苦,衣食与俱,相传亲为士卒吮疽,深得军心。同时,文治与武备并行,整顿吏治,重视蓄积,使百姓亲附,故拒秦、韩颇有成效。又趁魏武侯视察西河时谏其以德政治国。后遭魏大夫王错的谗害,被迫离魏,楚悼王久闻其声名,任之为宛(今河南南阳)守,一年后擢升令尹,主持变法图强。尔后率军南攻百越,进至洞庭、苍梧(今广西梧州)一带,北胜魏,西却秦,使楚之兵威盛于一时。周安王二十一年,楚悼王死,变法因过于仓促、根基不固而夭折,吴起亦于同年被楚贵族射杀并车裂。
  吴起者,卫人也,好用兵。尝学於曾子,事鲁君。齐人攻鲁,鲁欲将吴起,吴起取齐女为妻,而鲁疑之。吴起於是欲就名,遂杀其妻,以明不与齐也。鲁卒以为将。将而攻齐,大破之。
  鲁人或恶吴起曰:“起之为人,猜忍人也。其少时,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家,乡党笑之,吴起杀其谤己者三十馀人,而东出卫郭门。与其母诀,啮臂而盟曰:“起不为卿相,不复入卫。”遂事曾子。居顷之,其母死,起终不归。曾子薄之,而与起绝。起乃之鲁,学兵法以事鲁君。鲁君疑之,起杀妻以求将。夫鲁小国,而有战胜之名,则诸侯图鲁矣。且鲁卫兄弟之国也,而君用起,则是弃卫。”鲁君疑之,谢吴起。
  吴起於是闻魏文侯贤,欲事之。文侯问李克曰:“吴起何如人哉?”李克曰:“起贪而好色,然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於是魏文侯以为将,击秦,拔五城。
  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於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文侯以吴起善用兵,廉平,尽能得士心,乃以为西河守,以拒秦、韩。
  魏文侯既卒,起事其子武侯。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而谓吴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起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武侯曰:“善。”
  (即封)吴起为西河守,甚有声名。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於子乎?属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吴起乃自知弗如田文。
  田文既死,公叔为相,尚魏公主,而害吴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公叔曰:“柰何?”其仆曰:“吴起为人节廉而自喜名也。君因先与武侯言曰:“夫吴起贤人也,而侯之国小,又与强秦壤界,臣窃恐起之无留心也。”武侯即曰:“柰何?”君因谓武侯曰:“试延以公主,起有留心则必受之。无留心则必辞矣。以此卜之。”君因召吴起而与归,即令公主怒而轻君。吴起见公主之贱君也,则必辞。”於是吴起见公主之贱魏相,果辞魏武侯。武侯疑之而弗信也。吴起惧得罪,遂去,即之楚。
  楚悼王素闻起贤,至则相楚。明法审令,捐不急之官,废公族疏远者,以抚养战鬬之士。要在强兵,破驰说之言从横者。於是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诸侯患楚之强。故楚之贵戚尽欲害吴起。及悼王死,宗室大臣作乱而攻吴起,吴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吴起,并中悼王。悼王既葬,太子立,乃使令尹尽诛射吴起而并中王尸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馀家。
  太史公曰:世俗所称师旅,皆道孙子十三篇,吴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论,论其行事所施设者。语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孙子筹策庞涓明矣,然不能蚤救患於被刑。吴起说武侯以形势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躯。悲夫!(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第五)

人物年谱

  参考钱穆:《先秦诸子系年》。
  公元前440 年 (秦躁公三年、魏文侯七年、楚惠王四十九年、晋敬公十二年、赵襄子三十五年、齐宣公十六年、燕成公十五年、鲁悼公二十八年、宋昭公二十九年、越朱勾九年、周考烈王一年)约在此年诞生于卫左氏邑。  魏始封邺。  李悝十五岁。  公元前439 年 (秦躁公四年、魏文侯八年、楚惠王五十年、晋敬公十三年、赵襄子三十六年、齐宣公十七年、燕文公元年、鲁悼公二十九年、宋昭公三十年、越朱勾十年、周考王二年)  公元前436 年 (秦躁公七年、魏文侯十一年、楚惠王五十三年、晋敬公十六年、赵襄子三十九年、齐宣公二十年、燕文公四年、鲁元公元年、宋昭公三十三年、越朱勾十年、周考王五年)五岁,在卫。  孔子弟子曾参卒。子夏七十二岁。  公元前433 年 (秦躁公十年、魏文侯十四年、楚惠王五十六年、晋幽公元年、赵襄子四十二年、齐宣公二十三年、燕文公七年、鲁元公四年、宋昭公三十六年、越朱勾十六年、周考王八年)八岁,在卫。  晋公室只有绛、曲沃等地,向魏、赵、韩三家朝见。  公元前431 年 (秦躁公十二年、魏文侯十六年、楚简王元年、晋幽公三年、赵襄子四十四年、齐宣公二十五年、燕文公九年、鲁元公六年、宋昭公三十八年、越朱勾十八年、周考王十年)十岁,在卫。  楚灭莒。  公元前425 年 (秦怀公四年、魏文侯二十二年、楚简王七年、晋幽公九年、赵襄子五十年、齐宣公三十一年、燕文公十五年、鲁元公十二年、宋昭公四十四年、越朱勾二十四年、周威王元年)十六岁,在卫。  魏始称侯、秦庶长晁攻秦怀公,秦怀公自杀。  公元前423 年 (秦灵公二年、魏文侯二十四年、楚简王九年、晋幽公十一年、韩武子二年、、赵献子元年、齐宣公三十三年、燕文公十七年、鲁元公十四年、宋昭公四十六年、越朱勾二十六年、周威烈王三年)十八岁,在卫。  韩伐郑,杀郑幽公。  公元前421 年 (秦灵公四年、魏文侯二十六年、楚简王十一年、晋幽公十三年、韩武子四年、、赵献子三年、齐宣公三十五年、燕文公十九年、鲁元公 十六年、宋悼公元年、越朱勾二十八年、周威烈王五年)二十岁,在卫。散金求官当在此年之后。  晋幽公与鲁季孙会于楚邱。  公元前416 年 (秦灵公九年、魏文侯三十一年、楚简王十六年、晋幽公十八年、韩武子九年、、赵献子八年、齐宣公四十年、燕文公二十四年、鲁元公二十一年、宋悼公六年、越朱勾三十三年、周威烈王十年)二十五岁,在卫。  晋幽公为人民所杀,魏出兵镇压,立烈公。  公元前415 年 (秦灵公十年、魏文侯三十二年、楚简王十七年、晋烈公元年、韩武子十年、、赵献子九年、齐宣公四十一年、燕简公元年、鲁穆公元年、宋悼公七年、越朱勾三十四年、周威烈王十一年)二十六岁,由卫逃到鲁。师事曾参之子曾申,学《左氏春秋》。  越灭滕。  曾申、公仪休、子思等有名儒者均在鲁。  公元前414 年 (秦简公元年、魏文侯三十三年、楚简王十八年、晋烈公二年、韩武子十一年、赵献子十年、齐宣公四十二年、燕简公二年、鲁穆公二年、宋悼公八年、越朱勾三十五年、周威烈王十二年)二十七岁,因母死不奔丧,与曾申决裂。  在鲁学兵法。  公元前413 年 (秦简公二年、魏文侯三十四年、楚简王十九年、晋烈公三年、韩武子十二年、赵献子十一年、齐宣公四十三年、燕简公三年、鲁穆公三年、宋悼公九年、越朱勾三十六年、周威烈王十三年)二十八岁,在鲁学兵法。  魏败秦于郑,并不断向秦的西河进攻。  楚伐魏南鄙。  公元前412 年 (秦简公三年、魏文侯三十五年、楚简王二十年、晋烈公四年、韩武子十三年、赵献子十二年、齐宣公四十四年、燕简公四年、鲁穆公四年、宋悼公十年、越朱勾三十七年、周威烈王十四年)二十九岁,为鲁将胜齐。  齐伐鲁莒及安阳。  魏围攻秦的繁庞城,克之,“出其民”。  公元前411 年 (秦简公四年、魏文侯三十六年、楚简王二十一年、晋烈公五年、韩武子十四年、赵献子十三年、齐宣公四十五年、燕简公五年、鲁穆公五年、宋悼公十一年、越王翳元年、周威烈王十五年)三十岁,仕鲁。  齐伐鲁取一城。  田庄子卒,悼子立。  公元前410 年 (秦简公五年、魏文侯三十七年、楚简王二十二年、晋烈公六年、韩武子十五年、赵献子十四年、齐宣公四十六年、燕简公六年、鲁穆公六年、宋悼公十二年、越王翳二年、周威烈王十六年)三十一岁,在鲁,为鲁将,胜齐。因受谗而奔魏。  公元前409 年 (秦简公六年、魏文侯三十八年、楚简王二十三年、晋烈公七年、韩武子十六年、赵献子十五年、齐宣公四十七年、燕简公七年、鲁穆公七年、宋悼公十三年、越王翳三年、周威烈王十七年)三十二岁,在魏,为魏文侯将,伐秦至郑还,筑洛阴、郃阳。即《史记》所说“击秦,拔五城”。亦即《说苑·复恩》所说的泾水之战。  公元前408 年 (秦简公七年、魏文侯三十九年、楚简王二十四年、晋烈公八年、韩景侯元年、赵烈侯元年、齐宣公四十八年、燕简公八年、鲁穆公八年、宋悼公十四年、越王翳四年、周威烈王十八年)三十三岁,伐中山,为乐羊重要部将。  齐取鲁郕。  秦“初租禾”。  韩伐郑,取雍丘。  公元前407 年 (秦简公八年、魏文侯四十年、楚声王元年、晋烈公九年、韩景侯二年、、赵烈侯二年、齐宣公四十九年、燕简公九年、鲁穆公九年、宋悼公十五年、越王翳五年、周威烈王十九年)三十四岁,伐中山。  齐伐卫,取贯丘。  郑败韩负黍。  公元前406 年 (秦简公九年、魏文侯四十一年、楚声王二年、晋烈公十年、韩景侯三年、赵烈侯三年、齐宣公五十年、燕简公十年、鲁穆公十年、宋悼公十六年、越王翳六年、周威烈王二十年)三十五岁,灭中山后由翟璜推荐,魏文侯任吴起为西河守。立木为信,从事变法改革。  魏灭中山。  西门豹治邺约在此时。  田布攻廪丘,三晋救之,大败齐师。  公元前405 年 (秦敬公元年、魏文侯四十二年、楚声王三年、晋烈公十一年、韩景侯四年、赵烈侯四年、齐宣公五十一年、燕简公十一年、鲁穆公十一年、宋悼公十七年、越王翳七年、周威烈王二十一年)三十六岁,在魏任西河守,改革兵制, 创建魏“武卒”。  魏与赵伐齐入长城。  齐宣公卒,田和始立。  公元前404 年 (秦敬公二年、魏文侯四十三年、楚声王四年、晋烈公十二年、韩景侯五年、赵烈侯五年、齐康公元年、燕简公十二年、鲁穆公十二年、宋悼公十八年、越王翳八年、周威烈王二十二年)三十七岁,在魏守西河。闲暇时传授并编撰《左氏春秋》。  公元前403 年 (秦敬公三年、魏文侯四十四年、楚声王五年、晋烈公十三年、韩景侯六年、、赵烈侯六年、齐康公二年、燕简公十三年、鲁穆公十三年、宋休公元年、越王翳九年、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三十八岁,在魏守西河。  周威烈王命魏、赵、韩为诸侯。  公元前402 年 (秦敬公四年、魏文侯四十五年、楚声王六年、晋烈公十四年、韩景侯七年、赵烈侯七年、齐康公三年、燕简公十四年、鲁穆公十四年、宋休公二年、越王翳十年、周威烈王二十四年)三十九岁,在魏守西河。  楚声王为人民所杀。  子思约卒在此年。  公元前401 年 (秦敬公五年、魏文侯四十六年、楚悼王元年、晋烈公十五年、韩景侯八年、赵烈侯八年、齐康公四年、燕简公十五年、鲁穆公十五年、宋休公三年、越王翳十一年、周安王元年)四十岁,在魏守西河。  公元前400 年 (秦敬公六年、魏文侯四十七年、楚悼王二年、晋烈公十六年、韩景侯九年、赵烈侯九年、齐康公五年、燕简公十六年、鲁穆公十六年、宋休公四年、越王翳十二年、周安王二年)四十一岁,在魏守西河。  三晋伐楚至乘丘。  公元前399 年 (秦敬公七年、魏文侯四十八年、楚悼王三年、晋烈公十七年、韩列侯元年、赵烈侯十年、齐康公六年、燕简公十七年、鲁穆公十七年、宋休公五年、越王翳十三年、周安王三年)四十二岁,在魏守西河。  公元前398 年 (秦敬公八年、魏文侯四十九年、楚悼王四年、晋烈公十八年、韩列侯二年、赵烈侯十一年、齐康公七年、燕简公十八年、鲁穆公十八年、宋休公六年、越王翳十四年、周安王四年)四十三岁,在魏守西河。  郑杀其相驷子阳,子阳之党反抗,楚进围郑。  公元前397 年 (秦敬公九年、魏文侯五十年、楚悼王五年、晋烈公十九年、韩列侯三年、赵烈侯十二年、齐康公八年、燕简公十九年、鲁穆公十九年、宋休公七年、越王翳十五年、周安王五年)四十四岁,在魏守西河。  魏文侯卒。  聂政杀韩相侠累。  公元前396 年 (秦敬公十年、魏武侯元年、楚悼王六年、晋烈公二十年、韩烈侯四年、赵烈侯十三年、齐康公九年、燕简公二十年、鲁穆公二十年、宋休公八年、越王翳十六年、周安王六年)四十五岁,在魏守西河。魏武侯问“元年”于吴起,与魏武侯论尊重群臣。在闲暇时著《吴起兵法》。  郑子阳之党杀郑繻公。  公元前395 年 (秦敬公十一年、魏武侯二年、楚悼王七年、晋烈公二十一年、韩列侯五年、赵烈侯十四年、齐康公十年、燕简公二十一年、鲁穆公二十一年、宋休公九年、越王翳十七年、周安王七年)四十六岁,在魏守西河。与魏武侯论“山河之险”,当面斥王错。  李悝卒,享年六十岁。  公元前394 年 (秦敬公十二年、魏武侯三年、楚悼王八年、晋烈公二十二年、韩列侯六年、赵烈侯十五年、齐康公十一年、燕简公二十二年、鲁穆公二十二年、宋休公十年、越王翳十八年、周安王八年)四十七岁,在魏守西河。  齐伐鲁取最。  郑负黍反韩。  公元前391 年 (秦惠公三年、魏武侯六年、楚悼王十一年、晋烈公二十五年、韩列侯九年、赵烈侯十八年、齐康公十四年、燕简公二十五年、鲁穆公二十五年、宋休公十三年、越王翳二十一年、周安王十一年)五十岁,在魏守西河。  田和迁康公于海上。  三晋败楚于大梁、榆关。魏占有大梁,以后又占襄陵。  公元前390 年 (秦惠公四年、魏武侯七年、楚悼王十二年、晋烈公二十六年、韩列侯十年、赵烈侯十九年、齐康公十五年、燕简公二十六年、鲁穆公二十六年、宋休公十四年、越王翳二十二年、周安王十二年)五十一岁,在魏守西河。  商鞅、孟子约生于此年。  公元前388 年 (秦惠公六年、魏武侯九年、楚悼王十四年、晋桓公二年、韩列侯十二年、赵烈侯二十一年、齐康公十七年、燕简公二十八年、鲁穆公二十八年、宋休公十六年、越王翳二十三年、周安王十四年)五十三岁,魏武侯命吴起为将伐齐,至灵邱。  公元前387 年 (秦惠公七年、魏武侯十年、楚悼王十五年、晋桓公三年、韩列侯十三年、赵烈侯二十二年、齐康公十八年、燕简公二十九年、鲁穆公二十九年、宋休公十七年、赵王翳二十四年、周安王十五年)五十四岁,在魏守西河。  齐田和会魏武侯于浊泽。  公元前386 年 (秦出公元年、魏武侯十一年、楚悼王十六年、晋桓公四年、韩文侯元年、赵敬侯元年、齐康公十九年、燕简公三十年、鲁穆公三十年、宋休公十八年、越王翳二十五年、周安王十六年)五十五岁,在魏守西河。  田和立为诸侯。  魏城洛邑、安邑、王垣,公子朔奔魏。魏袭邯郸不胜,赵始都邯郸。  公元前385 年 (秦出公二年、魏武侯十二年、楚悼王十七年、晋桓公五年、韩文侯二年、赵敬侯二年、齐康公二十年、燕简公三十一年、鲁穆公三十一年、宋休公十九年、越王翳二十六年、周安王十七年)五十六岁,在魏守西河,与商文争为相约在此年。  韩伐宋,到彭城,执其君。  田和卒。  公元前384 年 (秦献公元年、魏武侯十三年、楚悼王十八年、晋桓公六年、韩文侯三年、赵敬侯三年、齐康公二十一年、燕简公三十二年、鲁穆公三十二年、宋休公二十年、越王翳二十七年、周安王十八年)五十七岁,在魏守西河。  田剡立。  秦“止从死”,废止人殉。  公元前383 年 (秦献公二年、魏武侯十四年、楚悼王十九年、晋桓公七年、韩文侯四年、赵敬侯四年、齐康公二十二年、燕简公三十三年、鲁穆公三十三年、宋休公二十二年、越王翳二十八年、周安王十九年)五十八岁,为王错谗害,魏武侯怀疑吴起,夺其西河守之职,吴起奔楚。楚悼王任命吴起为苑守。吴起在息与旧贵族屈宜臼就是否变法改革进行论战。  魏败赵军于兔台。  公元前382 年 (秦献公三年、魏武侯十五年、楚悼王二十年、晋桓公八年、韩文侯五年、赵敬侯五年、齐康公二十三年、燕简公三十四年、鲁共公元年、宋休公二十二年、越王翳二十九年、周安王二十年)五十九岁。楚悼王任命吴起为令尹,进行变法改革,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取得很大成绩。  齐、魏助卫攻赵,卫攻下赵的刚平,打到中牟。  公元前381 年 (秦献公四年、魏武侯十六年、楚悼王二十一年、晋桓公九年、韩文侯六年、赵敬侯六年、齐康公二十四年、燕简公三十五年、鲁共公二年、宋休公二十三年、越王翳三十年、周安王二十一年)六十岁。在楚变法改革,使楚国逐渐强盛。楚悼王死,旧贵族发动叛乱,吴起被杀。  赵求救于楚。楚助赵攻魏,战于州西,出于梁门,一直打到黄河边上。  (原载孙开泰著《吴起传》北京出版社1991 年8月出版)

谋略思想

  吴起的兵法谋略思想主要包括:
  立国战略。强调“内修文德,外治武备”,两者不可偏废。吴起说:“修德废武,以灭其国家”,“恃众好勇,以丧其社稷”。他指出,军事斗争必须以和谐的政治为基础:“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阵;不和于阵,不可以进战;不和于战,不可以决胜”。又说:“是以有道之主,将用其民,先和,而造大事”。
  练兵教战。吴起主张要对士兵“教”、“戒”、“励”:“昔之图国家者,必先教百姓,而亲万民”,“故用兵之法,教戒为先”,“凡治国制军,必教之以礼,励之以义,使有耻也”。又说:“故师出之日,明死之荣,无生而辱”。
  严行赏罚。吴起认为领导者必须严格用法,树立威信,使“居则有礼,动则有威”,“夫发号施令而人乐闻,兴师动众而人乐战,交兵接刃而人乐死”。做到:“将之所麾,莫不从移;将之所指,莫不前死”,“不从令者诛,三军服威,士卒用命,则战无强敌,攻无坚阵矣”。
  爱兵重将。吴子指出,将军必须仁爱士卒,国家必须选好将才:“民知君之爱其命、惜其死,若此之至,而与之临难,则士以进死为荣,退生以辱矣”,“故将之所慎者五:一曰理,二曰备,三曰果,四曰戒,五曰约。理者(组织完备,井然有序),治众如治寡;备者,出门如见敌;果者,临敌不怀生;戒者(戒骄戒躁),虽克如始战;约者(简约),法令省而不烦”。
  用兵谋略。吴子主张随机应变,刚柔变换,他说:“因其形,而用其权”,“兼刚柔者,兵之至也”。他像孙子一样,提出:“以近待远,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圆而方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左而右之,前而后之,分而合之,结而解之”,“用兵必须审度虚实,而趋其危”。他还主张:“用众者务平易,用少者务险隘”;“见可而进,知难而退”。

吴起变法

  西元前387年,吴起就职楚王国令尹后,厉行推动一项广泛的改革运动,制订法规树立权威,整顿官员,“罢无能,废无用,损不急之官”,令旧贵族迁往人稀地广的地区,做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撤销部份王族远亲爵俸,“是变其故而易其常也”,加强训练军队,“禁游客之民,精耕战之士”,“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反对与秦国和解。在吴起变法效应下,“损其有余而继其不足”,楚王国数年之间疆域扩张至百越,“于是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诸侯患楚之强”。但是楚王国内部的贵族官员则相当仇视吴起,“皆甚若之”。
  楚悼王二十一年(前381年),悼王逝世,因吴起改革而失势的王族国戚,乘丧暴动追杀吴起。吴起逃到灵堂伏王尸旁,暴徒乱箭射杀吴起。混乱之际亦射中王尸。下葬既毕,熊臧继任楚王,命令尹逮捕作乱的暴徒,屠杀七十余家。阳城君逃至国外,被“收其国”。

战略战术思想

  毛泽东同志在《矛盾论》中指出:“辩证法的宇宙观,不论在中国,在 欧洲,在古代就产生了。但是古代的辩证法带着自发的朴素的性质。”吴起的战略战术思想,可以说是古代自发的朴素唯物主义和朴素辩证法在军事上的运用。  
   吴起从战国时代频繁的战争形势出发,认识到随时都有爆发战争的可能。因此,他在战略上很重视战争的准备。
  相传为吴起所著的《吴子》,今已佚失,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吴子》共有四十八篇。今本《吴子》只剩下六篇,有传为后人所托。后世一般把他和孙武连称“孙吴”,故“驰说者以孙吴为宗”。《吴子》与《孙子》又合称《孙吴兵法》,在中国古代军事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 

后世评价

  郭沫若称:吴起“是中国历史上永不会磨灭的人物”。
  周敬评论曰:吴起的天性中有许多中国人的残忍暴戾、刻薄寡恩的成分,但他又有如历代明君,善于对士卒施恩,假仁假义,“爱兵如子”,所以,获得成功;他不愧为大谋略家,既有谋略实践,又有谋略理论,比他略晚的孙膑也是这类谋略巨子。欲评论中国谋略,不能不了解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