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

    歌德,全名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德国人。1749年8月28日出生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于1832年3月22日逝世。    他是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初德国和欧洲最重要的剧作家、诗人、思想家也是世界文学领域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光辉人物。 代表作品有 《致月词》、《少年维特之烦恼》《浮士德》《普罗米修斯》等 ,此外还写了许多抒情诗和评论文章。     歌德除了诗歌戏剧小说之外,在文艺理论、哲学历史学、造型设计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人物生平    

·出身与青少年时期(1749年-1765年)

  歌德的父亲约翰·卡斯帕·歌德(1710年-1782年)是帝国议会的成员。约翰·卡斯帕·歌德首先就读于全国最好的学校之一:萨克森-科堡大公国的首府科堡的卡西米利安乌姆中学,随后到莱比锡学习法学,在韦茨拉尔的最高法院工作,又到罗马巴黎旅行,最后定居于他的故乡法兰克福。他家住在牡鹿沟街上的一所很宽敞的房子里。他在这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致力于建立一间自然博物陈列室和搜集绘画。  歌德的母亲,卡特丽娜·伊丽莎白·歌德(1731年-1808年),娘家姓泰克斯托(Textor),这位法兰克福市长的女儿在17岁时嫁给了当时38岁的议员歌德。  除了1750年12月7日出生的妹妹科尼丽亚·弗里德里柯·克里斯蒂娜之外,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的其他兄弟姐妹都很早夭折了。1758年,歌德染上了天花。  歌德受到父亲和家庭教师的教育,也学习骑术和击剑。  歌德很早就已经对文学产生了兴趣。在这方面他首先把注意力投向了克洛普斯托克和荷马。14岁时,他就想参加一个田园诗协会。同时,他也喜欢戏剧,因此在法国占领期间他频频造访法国剧院。1763年他在一场音乐会上见到了当时年仅7岁的莫扎特。  1765年9月30日他离开法兰克福,到莱比锡学习法学。     

·学习和狂飙时期(1765年-1775年)

  莱比锡(1765年-1768年)  1765至1768年间,歌德在莱比锡学习。他听了作家盖勒特(Christian Fürchtegott Gellert)的诗艺讲座,并参加了他的写作风格练习。同时他也接受了莱比锡学院院长安瑟的绘画课程。他爱上了凯特馨·勋考普夫(Käthchen Schönkopf),并在欢乐、轻快的诗句中,以洛可可风格传统歌颂了这段爱情。(诗集《安内特》(Annette))  莱比锡市最著名的和拥有第二长历史的饭店:奥厄巴克斯?凯勒饭店和这里的浮士德的故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奥厄巴克斯·凯勒成了他在戏剧《浮士德》的第一部中涉及的唯一的真正存在的地方。一次大咯血使得歌德不得不中断学业,于1768年8月28日返回法兰克福。
    法兰克福/斯特拉斯堡(1768年-1770年)
  歌德度过了一段一年半之久的康复期,其间病症屡有反复。在此期间,他受到了母亲和妹妹的悉心照料。他母亲的一位女友苏珊娜?冯?克勒滕斯伯格(Susanne von Klettensburg)使他接触到了虔信主义的观点。  1770年他离开法兰克福,遵照父亲的意愿到斯特拉斯堡完成自己的学业。在斯特拉斯堡,他认识了牧师的女儿弗里德里柯?布里翁(Friederike Brion),并把一些诗献给她,其中有:《欢会与离别》、《Sessenheimer Lieder》和《野玫瑰》等。
    歌德在韦茨拉尔(1772年)  1772年5月10日,歌德在法学学习的结业阶段作为候补官员来到了韦茨拉尔的 帝国最高法院。同年5月25日,他开始在帝国最高法院实习。他的住在韦茨拉尔的姑妈枢密官夫人朗厄太太(Susanne Cornelia Lange)给他介绍了一间房子,他就和莱比锡求学时的相识,莱比锡市长的儿子伯恩(Jakob Heinrich Born)住在一起。在经历了与夏洛特?布夫之间的不幸的爱情之后,歌德于1772年9月11日离开了韦茨拉尔。  歌德刚刚结束了法学的学习,并准备按照父亲的意愿拓展他在财政法和诉讼的进行方面的知识。歌德的父亲对自己的独子寄予厚望:他的目标是让儿子成为法兰克福的一个乡长。因此,他很早就让儿子熟悉和背诵法律书籍。  这次在帝国最高法院的实习对歌德并非不重要。他对帝国最高法院的情况很感兴趣,因为他希望能够从中获得一幅帝国现状的图景。他察觉到司法实践中的变 化,并且可以把这些变化当成一个整体作出概观;但他同时也意识到了在学习结束的时候他的专业知识的不足。歌德希望依照进步的、人本主义的裁决和实践,以及 系统、严谨地建立的、顾及心理和社会因素的法规工作。  然而,他很少去帝国最高法院,也很少将其看成一个学习的场所。这是由于,一方面,他看到了德意志的糟糕的社会状况的一个表现:腐败,所以对司法实践 产生了怀疑。歌德的父亲在歌德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抨击过这种不良现象。另一方面,歌德不信任帝国最高法院和1767到1776年间的检查活动。歌德和 他在旅店里认识的很多青年法律工作者一样,认为这种情形不可能好转。后来歌德在他的自传《诗与真》里写道,他在童年时期就已经表示过,他想做法律工作者不是出于对法律的兴趣而是出于对旅行的热爱。  在使馆秘书耶路撒冷(Karl Wilhelm Jerusalem)于1772年10月底自杀后,歌德于1772年11月6日至10日短暂地重返韦茨拉尔。歌德认识耶路撒冷,后者的自杀是歌德创作《少年维特的烦恼》的起因。在这部小说中,歌德将自己与他倾慕的夏洛特?布夫的经历和耶路撒冷的命运—这是他通过与在耶路撒冷死前不久还与此人有联系的人的谈话而探究到的——融为一体。这部小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引发了感伤主义和狂飙突进文学运动。    

·魏玛时期(1775年-1805年)

  1776年,歌德作为枢密公使馆参赞开始为萨克森-魏玛-埃森纳赫公国服务,并获得了更多的政治任务。他在大公送给他的带花园的房子(歌德屋)中住了六年,并按照公园的规格亲自设计和建设了房子周围的花园。他也在图林根(Thüringen)的伊姆河(die Ilm)边的自然风景公园的设计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希望上帝使我成为园丁或实验员,这样我该多幸福啊。”  他认识了贵族妇女夏洛特?冯?施泰因。他们保持了一段十年之久的亲密关系。  1779年他被提升为枢密顾问。他接受比他年轻8岁的大公卡尔?奥古斯特的让他在微型小国魏玛任职的建议是为了进行政治上的改革。在议会中歌德的职权越来越大。政治——即使在他不再担任公务之后——一直是他关注的领域。  这一年他开始进行深入的自然科学研究。  1780年6月23日,他成为魏玛共济会分会:阿玛利亚(Amalia)分会的学员,1781年6月23日,歌德成为正式会员,1782年4月2日升任会长。在他升迁的几周后,阿玛利亚分会不得不停止工作,因为当时共济会的活动遇到了敌对情绪。  1782年大公把一所妇女广场(Frauenplan)边的房子租给歌德,1792年它最终被送给了歌德。在这里歌德一直居住到去世。妇女广场边的 花园也是诗人自己建设的。(1885年,歌德的最后一名孙辈后代和继承人去世后,这所妇女广场边的房子就被宣布为国家博物馆。二战后这所房子遭到严重破 坏,所以园艺师、作家卡尔?福斯特(Karl Foester)来到魏玛并重新建设了花园)。  1777年歌德进行了第一次哈尔茨山之旅。12月10日,他登上了布罗肯山(der Brocken),这被认为是首次冬季攀登此峰的行动。1783年他进行了第二次哈尔茨山之旅。此后的1784年他进行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哈尔茨山旅行。  1784年歌德在人类的颅骨旁发现了颌间骨。
    意大利之旅(1786年-1788年)  1786年歌德仓促地离开了祖国的土地。在魏玛,只有他亲密的侍从兼秘书赛德尔(Philipp Seidel)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地。在意大利,歌德自称“菲利普?米勒”(Filippo Miller)。他给家里写的第一批信件没有署明日期。到了罗马,歌德才向亲友报告了自己真实的决定和打算:他要在意大利呆相当长的时间。  歌德在《意大利游记》中描述了他的意大利之旅。1786年他在罗马结识了画家缇士拜恩,1787年他同缇士拜恩和其他人到那不勒斯旅行。同年缇士拜恩的著名油画“歌德在意大利”诞生了,画中描绘了在罗马的丘陵地带的旅人歌德。歌德也在那里认识了安格莉卡?考夫曼。
    1788年到1805年时期  大约从40岁起,歌德的身体就变得僵硬和难以行动。他受到严重的椎间盘损伤和多根胸椎变形之苦。  1795年他开始了与席勒的友谊。席勒最初是作为历史学教授来到耶拿的。他们的友谊一直延续到1805年席勒去世。  1798年歌德写下了哀歌“植物的变形”。     

·1805年之后

  席勒去世后一年,歌德和克里斯蒂安娜·福尔皮乌斯结了婚。歌德从1789年起与她同居,两人生有一子:奥古斯特。  在埃尔富特(Erfurt)召开诸侯大会之际,拿破仑一世接见了歌德,并授予他荣誉军团勋章。  1814年歌德到莱茵河和美因河地区旅行。1817年他开始写作“我的植物学研究的历史”,创办“谈自然科学,特别是形态学”杂志(直到1824年)。  结成和矿物学家、植物学家施坦博格和音乐家菜尔特的友谊。  1832年4月22日,歌德离开了人世。他的著名遗言是:“多些光!”。4月26日葬于诸侯墓地。

作品大全

  《浮士德》《恋人的情绪》(恋爱剧)
  《同谋犯》(喜剧)
  《铁手骑士葛兹·冯·贝利欣根》(剧本)
  《普罗米修斯》(两幕剧,未完成)
  《普罗米修斯》(诗歌)
  《新的道德-政治木偶戏》
  《布雷伊长老的谢肉节剧》
  《普伦德尔斯镇的年市》
  《神,英雄和维兰特(Wieland)》(笑剧)
  《克拉维戈》(悲剧)
  《神灵的问候》(诗歌)
  《少年维特的烦恼》(书信体小说)
  《艾格蒙特》(悲剧)
  《欧文和埃尔米勒》
  《威廉·迈斯特的戏剧使命》
  《施黛拉》
  《在陶里斯的伊菲革涅亚》
  《托尔夸托·塔索》
  《论人类与动物的颌间骨》
  《罗马哀歌》
  《威尼斯警句》
  《浮士德》
  《光学论文》
  《大科夫塔》(喜剧)
  《平民将军》(喜剧)
  《列那狐》(动物叙事诗)
  《在所有美好的时刻》(共机会分会会歌)
  《德意志逃亡者讲述的故事集》(框形结构小说)
  《威廉·迈斯特的学习年代》
  《克塞尼恩》(《赠辞》)
  《浮士德 一部悲剧》(符合《浮士德》的第一部分)
  《邦弗尼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的人生》(文章)
  《中篇小说》
  《赫尔曼与窦绿苔》(以六音部诗行写成的牧歌)
  《私生女》(悲剧)
  《威廉·迈斯特的漫游年代》(小说)
  《潘多拉》(为节日创作的戏剧)
  《亲和力》
  《论色彩学》(科学论文)
  《我的生平 诗与真》(自传作品,4卷本)
  《关于歌手人们有很多可说》(为感谢歌手而作的共济会的诗歌)
  《当回报最亲爱者的时候》 (为保守秘密而作的共济会的诗歌)
  《少年维特之烦恼》《意大利游记》
  《好女人》
  《论艺术和古代》 (6卷本,和梅耶(Johann Heinrich Meyer)合作)
  《庄严的教团节日:“50年已经过去”》(对于授予他参加共济会50周年荣誉证书的诗歌形式的谢辞)
  《西东诗集》(诗歌)
  《悼词起首》 对已故共济会里德尔(Ridel)分会长的悼词
  《法国的政治运动》(报告)
  《讲话:对于维兰特(Wieland)兄弟般的纪念》 (共济会悼词)
  《浮士德 II》(《浮士德》的第二部分),1833年(遗作)
  《箴言和沉思》,1833年(遗作)

·其他

  中文译本
  《歌德文集》(十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
  文献   《歌德传》,(德)汉斯·尤尔根·格尔茨,伊德 等/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

主要贡献

    歌德是德国民族文学的最杰出的代表,他的创作把德国文学提高到全欧的先进水平,并对欧洲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个人生活

·歌德和女人

  安娜·卡特丽娜·勋考普夫(或被称为“凯特馨”(Käthchen)和“安内特”(Annette))(1746-1810)是铸锡匠勋考普夫(Christian Gottlieb Schönkopf)的女儿。歌德在莱比锡求学期间在他们家吃午饭。  1766年歌德在那里认识了比他大3岁的凯特馨,并爱上了她。这份爱激发他创作了洛可可风格的轻快的抒情诗(其中之一就是所谓的《安内特之歌》)。1768年春季这段一开始就遭受压力的关系因为歌德极度的嫉妒而结束。  在这段关系期间歌德创作了剧本《恋人的情绪》。在这部恋爱剧中,当一个嫉妒的恋人意识到他也可能不忠实时,就摆脱了他的嫉妒心。    在关系结束之后,歌德仍给安娜·卡特丽娜写了几封——完全是彬彬有礼的——信。她在1770年嫁给了受人尊敬的法学工作者卡纳(Karl Kanne)博士,他日后成了莱比锡市的副市长。                                                                

·歌德与贝多芬

  德国天才的音乐家路德维希·万·贝多芬比歌德小21岁,青年时代他就曾读过歌德的《葛兹》和《少年维特的烦恼》,歌德的抒情诗更一再激起他的创作欲望, 1810年,贝多芬为歌德的《埃格蒙特》谱写了音乐。         1811年4月12日,贝多芬给歌德写了一封信。信中倾述了对诗人的景仰之情,并希望听取对《埃格蒙特》音乐的意见。6月25日,歌德回了一封信,表示希望在魏玛能上演这部由贝多芬谱曲的悲剧,并相信它会给自己和贝多芬的崇拜者带来欢愉。         1812年夏天,贝多芬和歌德双双来到卡尔巴特的特普利策。歌德到达时,贝多芬已到了一周了,但他并不知道歌德来了。歌德便主动去看贝多芬,于是两位伟人见面了。当晚,歌德写信给他妻子说:“在我见过的艺术家当中,没有谁比他更专注、更有毅力和更诚挚可亲的了。”      老年的歌德尊重贝多芬的为人和才能,但是对贝多芬愤世嫉俗的革命精神却理解不了。对贝多芬来说,歌德却使他感到有些失望。这位诗人,只是一个极留意礼节的社交家,温文尔雅,从不肯尽情倾吐。贝多芬期望的美的批评、理性的批评,歌德却一句也没有。他觉得这次见到的歌德,与他想象中的《少年维特的烦恼》、《葛兹》的作者相距甚远。

·歌德与席勒

      歌德塑像1794年7月下旬的一天,歌德和席勒作了一次坦率的交谈,气氛友好、活跃,消除了双方的一些误会和心理障碍,相互间有了一股吸引的力量。歌德开始承认:“席勒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他把靠近他的一切人都把握得紧紧的。”一周以后,两位诗人再次在耶拿晤面交谈。这次谈的不再是自然科学,而是文学艺术——两人各就自己的创作、理论以及德国文学现状等交换了意见,他们的见解竟然很一致,这使席勒大为惊讶。
      在这次畅谈之后,席勒写了一封信给歌德。在这封信中以犀利的眼光精辟地分析了歌德的精神历程,而当时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他那样深刻而准确地对歌德作出评价。在信中,他也谈到自己的弱点。最后,席勒阐述了双方观点上可能一致的地方,并指出了歌德为他主持的新杂志撰稿的可能性。歌德在复信中说:“在这一周里有我的生日,而对于我的生日来说,没有任何礼物能比您的来信使我更感快慰的了。”紧接着,他也表达了今后两人合作的愿望:“……我们双方彼此清楚了我们目前达到的地方,这样我们就更能不间断地共同合作。”      此后,歌德盛情邀请席勒来魏玛家中做客,共同拟定了——个旨在繁荣民族文化的合作计划。于是,两位诗人果实累累的合作年代开始了,这一合作为歌德带来了“一个新的春天”,更为德国文学带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代。

名言集录

· 任何 人都不笨但如果你不利用你的大脑你会发觉你很笨!   · 谁是最幸福的人?乃是能感到他人的功绩、视他人之乐如自己之乐的人。   · 最大的幸福在于我们的缺点得到纠正,我们的错误得到补救。   · 能把自己生命的终点和起点联结起来的人,是最幸福的人。  · 在蠢人感到人生困难的时候,贤人看起来容易;而当蠢人感到容易的时候,贤者就感到困难。   · 人生一世不就是为了化短暂的事物为永久的吗?要做到这一步,就须懂得如何珍视这短暂和永久。 · 虽然人人都企求得很多,但所需要的却是微乎其微。因为人生是短暂的,人的命运是有限的。 · 对别人述说自己,这是一种天性;因此,认真对待别人向你述说他自己的事,这是一种教养。   · 真正的志同道合者不可能长久地争吵;他们总会重新言好的。   · 只要你告诉我,你交的是些什么样的人,我就能说出,你是什么人。   · 友谊只能在实践中产生并在实践中得到保持。   · 知道危险而不说的人,是敌人。   · 人应该有爱好真理,一见真理就采纳它那样的心灵。   · 错误同真理的关系,就像睡梦同清醒的关系一样。一个人从错误中醒来,就会以新的力量走向真理。   · 斗争是掌握本领的学校,挫折是通向真理的桥梁。   · 对真理的热爱就像现在:知道怎样去发现和珍惜每一件事物的好处。   · 我们对于真理必须经常反复地说,因为错误也有人在反复地宣传,并且不是个别的人而是有大批的人宣传。谁接受纯粹的经验并且按照它去行动,谁就有足够的真理。   
· 知识的历史犹如一只伟大的复音曲,在这只曲子里依依次响起各民族的声音。   · 世界上有许多既美好又出类拔萃的事物,可是他们却各不相依。   · 我们虽可以靠父母和亲戚的庇护而成长,倚赖兄弟和好友,借交游的扶助,因爱人而得到幸福,但是无论怎样,归根结底人类还是依赖自己。   · 我的遗产多么壮丽、广阔、辽远!时间是我的财产,我的田亩是时间。   · 把时间用得节省些,我很可能把最珍贵的金刚石拿到手。   · 今天做不成的,明天也不会做好。一天也不能虚度,要下决心把可能的事情,一把抓住而紧紧抱住,有决心就不会任其逃去,而且必然要贯彻实行。  · 一个钟头有六十分钟,一天就超过了一千分钟。明白这个道理后,就知道人可作出多少贡献。  ·谁若游戏人生,他就一世无成,谁不能主宰自己,永远是一个奴隶。  · 正当利用时间!你要理解什么,不要舍近求远。   · 只要我们能善用时间,就永远不愁时间不够用。   · 要做一番伟大的事业,总得在青年时代开始。   · 事业最要紧,名誉是空言。   · 一个人无论往哪里走,无论从事什么事业,他终将回到本性指给的路上。   · 事业是一切,名号只是虚声。   · 劳动可以使我们摆脱三大灾祸:寂寞、恶习、贫困。   · 你若要为你的意义而欢喜,就必须给这个世界以意义。   · 凡是自强不息者,最终都会成功。   · 一个人不能骑两匹马,骑上这匹,就要丢掉那匹。聪明人会把凡是分散精力的要求置之度外,只专心致志地去学一门,学一门就要把它学好。   · 幻想是诗人的翅膀,假设是科学家的天梯。   · 就科学来讲,把前人获得的零星的真理找出来进一步加以发展,就是当之无愧理应受到奖赏的功劳。   · 在今天和明天之间,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趁你还有精神的时候,学习迅速地办事。   · 人不光是靠他生来就拥有一切,而是靠他从学习中所得到的一切来造就自己。   · 经验丰富的人读书用两只眼睛,一只眼睛看到纸面上的话,另一眼睛看到纸的背面。   · 谁有用脑子去思考,到头来他除了感觉之外将一无所有。   · 当一个伟大的思想作为一种福音降临这个世界时,它对于受陈规陋习羁绊的大众会成为一种冒犯,而在那些读书不少但学识不深的人看来,却是一桩蠢事。   · 并非语言本身有多么正确,有力,或者优美,而在于它所体现出来的思想的力量。   · 我们的生活就像旅行,思想是导游者,没有导游者,一切都会停止。目标会丧失,力量也会化为乌有。   · 异端是生活的诗歌,因此有异端思想是无伤于一个诗人的。   · 我们比较容易承认行为上的错误、过失和缺点,而对于思想上的错误、过失和缺点则不然。   · 我们的生活就象旅行,思想是导游者;没有导游者,一切都会停止。目标会丧失,力量也会化为乌有。   · 就妇女在其它方面的才能来说,我倒是经常发现妇女一结婚,才能就完蛋了。   · 世上最艰难的工作是什么?思想。凡是值得思想的事情,没有不是人思考过的;我们必须做的只是试图重新加以思考而已。   · 我这一生基本上只是辛苦工作,我可以说,我活了七十五岁,没有哪一个月过的是真正舒服生活,就好像一块石头上山,石头不停地滚下来又推上去。   · 艺术家对于自然有着双重关系,他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隶,他是自然的奴隶,因为他必须用人世间的材料进行工作,才能使人理解;同时他又是自然的主宰,因为他使这种人世间的材料服从他的较高的意旨,并且为这较高的意旨服务。   · 一个有真正天才能的人却在工作过程中感到最高度的快乐。   · 没有一种礼貌会在外表上叫人一眼就看出教养的不足,正确的教育在于使外表上的彬彬有礼和人的高尚的教养同时表现出来。   · 才能可以在独处中培养,品格最好还是在世界上的汹涌波涛中形成。   · 甘居下位不算美德;能往下降才是美德,承认低于我们的事物高于我们,也是一种美德。   · 慷慨,尤其是还有谦虚,就会使人赢得好感。   · 许多思想是从一定的文化修养上产生出来的,就如同幼芽是长在绿枝上一样。   · 一个人应当有良好的礼貌来突出他特有的天性。人人都喜欢出人头地,但这不应当引起别人的讨厌。   · 一个人的礼貌,就是一面照出他的肖像的镜子。   · 接受忠告,就是增进一个人自己的能力。   · 虔诚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通过灵魂的最纯洁的宁静而达到最高修养手段。   · 存在着一种出自内心的礼貌。它是变换了形式的爱心。由此产生出一种外部表现出来的最适宜的礼貌。   · 智慧最后的结论是:生活也好,自由也好,都要天天去赢取,这才有资格去享有它。   · 所谓真正的智慧,都是曾经被人思考过千百次;但要想使它们真正成为我们自己的,一定要经过我闪自己再三思维,直至它们在我个人经验中生根为止。   · 智慧只能在真理中发现。   · 什么是最好的政府?就是指导我们自己去治理自己的政府。   · 智者和愚人都没有害,最危险的倒是智愚参半。  · 一个杰出人物受到一伙傻瓜的赏识,是可怕的事。   · 如果一个聪明人干了一件蠢事,那就不会是一件小小的蠢事。   · 蠢人总是提出千百年前的聪明人已经回答了的问题。   · 身体对创造力至少有极大的影响。过去有过一个时期,在德国人们常把天才想象为一个矮小瘦弱的驼子。但是我宁愿看到一个身体健壮的天才。   · 十全十美是上天的尺度,而要达到十全十美的这种愿望,则是人类的尺度。   · 我不应把我的作品全归功于自己的智慧,还应归功于我以外向我提供素材的成千成万的事情和人物。   · 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   · 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以及整个命运的,只是一瞬之间。   · 天才所要求的最先和最后的东西都是对真理的热爱。   · 如果是玫瑰,它总会开花的。   · 我爱你,与你无关。   · 我们全都要从前辈和同辈学习到一些东西。就连最大的天才,如果想单凭他所特有的内在自我去对付一切,他也决不会有多大成就。   · 一个有真正大才能的人却在工作过程中感到最高度的快乐。   · 我的产业是这样美,这样广,这样宽,时间是我的财产,我的田地是时间。   · 善于利用时间的人,永远找得到充裕的时间。   · 我们对于真理必须经常反复地说,因为错误也有人在反复地宣传,并且不是有个别的人而是有大批的人宣传。   · 人们还往往把真理和错误混在一起去教人,而坚持的却是错误。   · 关键在于要有一颗爱真理的心灵,随时随地碰见真理,就把它吸收进来。   · 我们为祖国服务,也不能都采用同一方式,每个人应该按照资禀,各尽所能。   · 你若要喜爱你自己的价值,你就得给世界创造价值。   · 在今天和明天之间,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趁你还有精神的时候,学习迅速办事。   ·你若失去财产,你只失去了一点儿;你若失去了荣誉,你就丢掉了许多;你若失去了勇敢,你就把一切都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