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

黑色幽默代表作品《第22条军规》
黑色幽默代表作品《第22条军规》
 
 黑色幽默(black  humor), 美国现代主义文学流派,盛行与19世纪60年代中后期。1965年美国作家布鲁斯·杰伊·弗里德曼将12位作家的作品编为一本短篇小说集,提名《黑色幽默》,流派的名称由此而得。黑色幽默小说力求突出生存环境下的荒谬冷酷,嘲讽挖苦和攻击传统价值与美学观点,表现世界的异化,人性的沦落与情感的破碎,有评论家称之为“绞架下的幽默”,或“大难临头时的玩笑”。黑色幽默可以说是反理性,反理想主义文学。
     其主要作家有约瑟夫·海勒、克特·小伏尼格、托马斯·平钦、约翰·巴斯、詹姆斯·珀迪、布鲁斯·杰伊·弗里德曼、唐纳德·巴赛尔姆、科马克·麦卡锡等。  
     现时黑色幽默已不局限于文学,在艺术、电影等范畴,黑色幽默都成为了一种非常重要的流派。

背景

  黑色幽默产生,发展于1960年代,繁荣于70年代,是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的。当时美国朝鲜战争结束后,一方面社会矛盾,劳资矛盾频繁,另一方面麦卡锡主义使整个社会形成了压抑窒息的氛围;1960年代初期,美国卷入越南战争,战事的失利和美军惨痛的伤亡,更使全国反战情绪高涨,局势比较动荡,社会状况比较混乱。西方民主的思想在现实面前受到一些人的怀疑,传统的道德观念遭到抛弃,生活与思想的真理受到了怀疑。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中小资产阶级出于对共产主义革命的先天恐惧心理,在无所适从的社会背景下,于是产生了对现实采取嘲笑抨击,揭露和讽刺,幻想和否定结合在一起的“黑色”的“幽默”。  

起源

《第五号屠场》作者
《第五号屠场》作者——库特·冯内古特
  早在1920年代,一位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安德烈·布勒东曾编过一本名为《黑色幽默文集》的书,该书所收录的黑色幽默作品几乎都是当时超现实主义的作家写的。
  1965年,美国作家布鲁斯·杰伊·弗里德曼(Bruce Jay Friedman)将1960年代以来的美国报刊上发表的具有黑色幽默风格的12名作家的作品编成一本小书出版,取名为《黑色幽默》。
  同年,美国评论家尼克伯克(Conrad Knickerbocker)发表《致命一螫的幽默》(“Humor With a Mortal Sting”)一文,明确的将这类作家称为“黑色幽默”派,于是以“黑色幽默”命名的现代主义文学流派在美国诞生。虽被评论家视为流派,黑色幽默作家却不像超现实主义等派有召集人与定期聚会,相反地,黑色幽默作家大多单独写作,也不太接触其他黑色幽默的作家,是否能作为一个流派来看待尚有争议,作为一种文学思潮跟创作手法,却是公认的有名。
  《第五号屠场》黑色幽默不同于一般幽默的地方在于,它的荒诞不经、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之中包含了沉重和苦闷、眼泪和痛苦、忧郁和残酷,因此,在它的苦涩的笑声中包含着泪水,甚至愤怒。后来,人们通常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黑色幽默”这个词。  

艺术特征

  首先,“黑色幽默”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强调世界的荒谬和社会的疯狂。它是一种哭笑不得的幽默,悲剧内容和喜剧形式交织的混杂,表现世界的荒诞、社会对人的异化、理性原则破灭后的惶惑、自我挣扎的徒劳,是其中心内容。面对这一切,人们发出玩世不恭的笑声,用幽默的人生态度拉开与现实的距离,以维护饱受摧残的人的尊严,即所谓的“黑色幽默”。
  其次,描写一些病态、畸形的人物形象,是“黑色幽默”派文学的又一特征,“黑色幽默”派作家笔下的人物形象大都是病态的,不正常的,库特?冯尼格的《第五号屠场》中的毕利、海勒的《第22条军规》中的主人公尤索林,都是被迫扮演小丑的角色。这与传统小说中的正面人物,理想人物截然相反,这些卑鄙无耻,神经不正常的人成为作品的主人翁,并在世界文学的人物画廊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不奇怪。人物形象的创造就是为了作品的主题服务的,只要能够更好地表现主题,尽管是荒诞不经,滑稽可笑的人物形象也无不可。《第二十二条军规》中的主人公尤索林是一个卑微猥琐的怕死鬼,为了逃避轰炸任务而装疯卖傻,最后逃跑到了瑞典。这些人物形象是当时社会某一侧面的化身。
  第三,“黑色幽默”大都是离奇的寓言故事,具有隐寓和象征的艺术特征。《第二十二条军规》、《第五号屠场》都是借第二次世界大战来隐喻现实。“黑色幽默”作家往往渲染一种虚幻的环境、塑造一些畸形的人物形象,而不是追求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冯尼格的《猫的摇篮》通过霍尼克博士同他的小侏儒儿子的描写,来隐喻世界上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象哄孩子一样的骗局。而“猫的摇蓝”也就成了谎言和欺骗的象征;而托马斯?品钦在《万有引力之虹》中写到火箭在万有引力作用下,虹弧般堕落,借此来隐喻人类必然灭绝的命运,而“万有引力之虹”也就成了死亡的象征。所以说,“黑色幽默”小说是一种接近寓言的文体。它一般都带有很深的象征意义。
  第四,“黑色幽默”是一幕悲剧性的喜剧,“黑色幽默”作家恰当地运用了滑稽、夸张变形、双关反语等艺术手法,对社会现实的黑暗进行嘲讽和鞭挞,从而加强了小说的喜剧效果。冯尼格喜欢开一些残忍的玩笑,在《猫的摇蓝》中写道:“听着:当我是个年轻人的时候,那就是说,在和两个妻子离婚之前,在抽过二十五万支香烟之前,在大醉于三千夸脱烈酒之前”!《在灵魂出窍》中嘲笑自己的妻子:“她过去的躯体实在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在过去那些日子里,不得不拖着这样一件东西东奔西走,常常寻得她情绪十分低落。”冯尼格在这些随意的玩笑中,隐含着冷酷的讽刺。而在这些滑稽的玩笑中,又使我们对黑暗的社会现实有了深刻的了解。海勒常常用反语来造成喜剧的效果,在《第二十二条军规》中写道:“上校在部队里服务已经有二十九个月了,他发觉自己仍然这么无能,而感到十分自豪。”在这种漫不经意的冷嘲热讽中,使读者对丑恶的现实产生厌恶和鄙视。
  第五,“黑色幽默”作品的结构采用“反小说”的叙事结构,改用戏剧性的新方法,利用形象来暗示、烘托、对比和象征,一改传统小说的创作方法。只有片断的现实情节,很少完整的故事情节。这是“黑色幽默”派的艺术特征之一。这类小说用重复和强化代替变迁和发展。如冯尼格所说:“让他人给混乱以秩序,我则给秩序以混乱”。“黑色幽默”作家正是把滑稽幽默的东西和崇高严肃的东西,喜剧的因素和悲剧的因素结合在一起。“黑色幽默”小说又惯于打破时空观念,把时间相对论与科学幻想巧妙结合在一起。这种重叠式和多层次齐并进的结构,对于故事情节的迅速展开和深化主题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第六,“黑色幽默”小说还采用特殊的体裁,这与黑幽默作家的身份有关。“黑色幽默”作家大都是大学里的教授,有渊博的知识,喜欢在科技领域里发掘题材。如品钦的《万有引力之虹》就是导弹发射的轨迹;冯尼特的《冠军牌早餐》中认为斗争来自头脑中有害的化学物质。这些新颖独特的题材与传统小说相比,有独特的吸引力,对深化作品的主题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第七,“黑色幽默”小说的情节往往是荒诞不经、充满梦幻的色彩。冯尼格认为小说不需要开端、中心和结尾,甚至不需要什么情节。另外,“黑色幽默”作品中常常出现辛辣尖酸的讽刺。冯尼格在《上帝保佑你,罗斯瓦特先生》对美国黑暗的现实进行了尖刻的讽刺:“一小撮贪得无厌的公民控制了美国值得控制的一切,这就是野蛮的、愚昧的、完全不合适、不必要、不人道的美国阶级制度所造成的。诚实、勤劳、安份守已的公民如果要求一份活下去的工作。就被看作吸血鬼。同时他们看到,赞美之辞却保留给另一些人。他们由于懂得犯罪的窍门,都得到巨额报酬。这样,美国梦翻起了肚皮,变成绿色,浮到无限贪婪的恶浊表面,充满气体,在中午太阳下呼地一声爆炸了。”这种直露尖刻的讽刺在“黑色幽默”作品中是很多的,正是这种痛快淋漓的讽刺使作品具有很强的现实的针对性。
  第八,“黑色幽默”作品在语言上也有所革新。他们摒弃了语言典丽华美的传统,拒绝了简炼含蓄的语言风格,在语言风格上标新立异,句法拖沓冗长,重复含糊,使小说内容也变得混乱而虚幻。在这方面,约翰?巴斯最为突出,他在文中重复某些句子、标点符号也用得不合规范,给人以突兀、滑稽的感觉,这也是“黑色幽默”文学的显著特点,“黑色幽默”文学的内容也决定了它的这种语言形式。“黑色幽默”小说的这些与传统小说迥异的艺术特征,使黑色幽默派文学与“迷惘的一代”、“跨掉的一代”等其他现代派一样,在短时间内流行起来,成为美国文学的一股重要的文学思潮。 

主要作家及其作品

  纳博科夫,可以算是黑色幽默最早的作家,他1955年出版了长篇小说《洛丽塔》,此后又出版《普宁》(1957)、《幽冥的火》(1962)等小说,成为事实上的黑色幽默派的元老。)、《幽冥的火》出现互换身分而被误杀的情节,正是发生在纳博科夫之父身上的事,于现实中发生了黑暗且悖论的东西,成为小说的核心之一。
  约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以《第22条军规》闻名文坛,后又写出了《出了毛病》(1974)和《像高尔德一样好》(1979),成为公认的黑色幽默派的代表作家。《第22条军规》描述大战时军队疯狂要求飞行员执行死亡任务的现象,军队中光怪陆离的现象层出不穷,人命高度受度威胁的情况下,疯子与人权都由22号军规决定,但永远都会被驳回,也被用来比喻一种极端不利于百姓的政治悖论。
晚年的库特·冯内古特
晚年的库特·冯内古特
  库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以充满幽默和奇特风格的长篇小说而著称,他的《第五号屠宰场》(1969)使黑色幽默的小说创作的影响达到顶峰。另外他的《猫的摇篮》(1963)和《时震》(1997)也是优秀的黑色幽默作品。冯内果由于二战时亲身经历美军对德累斯顿的大轰炸,感受到即使正义的一方也可能作出残暴的毁灭性破坏,以此终身反对战争,并开始质疑人类的疯狂行为,《第五号屠宰场》表面上是冯内果的战争回忆,回忆的框架下,描述了战俘毕勒在战争最外围的地方所感受到的荒谬,以及人类遇到极端威胁生存的状况时,将自己活埋的隐喻。
  托马斯·品钦(Thomas Pynchon),受业于纳博科夫,以长篇小说《万有引力之虹》(1973)成为黑色幽默派的后起之秀,这部小说把人的性欲和现代科学技术联系在一起,提出了生与死、世界与人性等问题,作者以导弹发射后形成的抛物线“万有引力之虹”来象征世界、象征死亡,表现了对世界未来的悲观情绪。
  威廉·盖迪斯,他的小说《小大亨》(1975)以夸张的讽刺描写一个大发投机财的孩子形象,获得1976年的美国全国图书奖。
  托马斯·伯杰,他的小说《小巨人》(1964)使对看似强大实则渺小的西方社会的讽刺。
  约翰·霍克斯,他被认为是“当代最有独创性的先说家”。代表作《血桔》描写了一对夫妇在假想的海岛上过着原始的性爱生活,成为“反小说”的典范。
  约翰·巴思(John Barth),在他的代表作《牧羊童贾尔斯》(1966)中,以“反英雄”的描写手法,通过对大学生贾尔斯受到来自两个方面魔力的迫害以至神经错乱的描述,影射冷战时世界两大政治集团对人类造成的伤害。  

黑色幽默电影

  电影中的黑色幽默,往往能利用叙事、光影、时间等多种电影语言,将黑色幽默演绎得淋漓尽致。 

·代表作品

  《美国心玫瑰情》
  《美色杀人狂》
  《巴顿芬克》
  《妙想天开》
  《格林兄弟幻险记》  《发条橘子》  《欢情太暂》  《葬礼上的死亡》  《黑店狂想曲》  《神偷奶爸》  《奇爱博士》  《斗阵俱乐部》  《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  《洛丽塔》(1962年电影)  《火星人玩转地球》  《风流军医俏护士》  《鸦片战争》(2008年电影)  《低俗小说》  《让子弹飞》
  《魔街理发师》(2007年电影)  《极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