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

  史铁生,1951年生于北京,河北省涿县(今涿州市)人,中国电影编剧,著名小说家,文学家。其著名散文《我与地坛》影响最大,感动了无数读者。2010年12月31日凌晨3时,59岁的史铁生因脑溢血在北京宣武医院去世。

人物简介

 
史铁生
史铁生
  史铁生1958年入北京东城区王大人胡同小学读书,1967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到陕西延川插队落户。1972年回北京,1974—1981年在北京新桥街道工厂做工,后因病停薪留职,回家养病。
  197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法学教授及其夫人》,以后陆续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1983年他参加中国作家协会。1996年11月,短篇小说《老屋小记》获得《东海》文学月刊“三十万东海文学巨奖”金奖。小说《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获1983、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作品风格清新,温馨,富有哲理和幽默感,在表现方法上追求现实主义和象征手法的结合,在真实反映生活的基础上注意吸收现代小说的表现技巧,从成名作《我那遥远的清平湾》到《插队的故事》,作品从内容到形式技巧都显出异乎寻常平淡而拙朴,属意蕴深沉的“散文化”作品,另外,他还创作了电影剧本《多梦时节》(与人合作)、《死神与少女》等,《死神与少女》属于一种新的电影类型——诗电影,这为电影类型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这两部影片都由林洪洞执导,《多梦时节》以其新颖的视角获第九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广电部1988年优秀影片奖,第三届儿童电影童牛奖艺术追求特别奖,《死神与少女》以其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于1989年获保加利亚第十三届瓦尔纳国际红十字会与健康电影节荣誉奖。
  史铁生肉体残疾的切身经历,使他的部分小说写到伤残者的生活困境和精神困境。但他超越了伤残者对命运的哀怜和自叹,由此上升为对普遍性生存,特别是精神“伤残”现象的关切。和另外的小说家不同,他并无对民族、地域的感性生活特征的执著,他把写作当作个人精神历程的叙述和探索。“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史铁生《我与地坛》)。这种对于“残疾人”(在史铁生看来,所有的人都是残疾的,有缺陷的)的生存的持续关注,使他的小说有着浓重的哲理意味。他的叙述由于有着亲历的体验而贯穿一种温情、然而宿命的感伤;但又有对于荒诞和宿命的抗争。《命若琴弦》就是一个抗争荒诞以获取生存意义的寓言故事。
  著有长篇小说《务虚笔记》,短篇小说《命若琴弦》,散文《我与地坛》等。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别获1983年、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屋小记》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作家作品

史铁生作品—《我与地坛》
史铁生作品—《我与地坛》

·著名作品

   《我与地坛
    《秋天的怀念》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插队的故事》
    《务虚笔记》
    《法学教授及其夫人》
    《老屋小记》
    《奶奶的星星》
    《来到人间》
    《合欢树
    《病隙碎笔》
    《毒药》
    《命若琴弦》
    《原罪·宿命》
    《钟声
    《午餐半小时》
    《我的丁一之旅》
    《一个谜语的几种简单猜法》

·作品总目

    (截止至2004年)
小说类
    1. 插队的故事(小说)
    《午餐半小时》4000 —《花溪》80年9期
    《没有太阳的角落》—《小说季刊》80年4期
    (注:此《小说季刊》即后来的《青年文学》《没有太阳的角落》初发于《未名湖》和《今天》,《小说季刊》发表时名《就是这个角落》。)
    《黑黑》—《滇池》82年11期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13000《青年文学》83年1期
    《插队的故事》83000————《钟山》86年1期
    《老屋小记》13000—————《东海》96年4期
    附录:《几回回梦里回延安》2000
    ———《青年文学》83年
    《季节的律令》—《黑明摄影集:走过青春》
    2.来到人间(小说)(约136000字)
    《法学教授及其夫人》5500 ——《当代》79年2期
    《兄弟》4700 ————————《花城》80年7期
    (注:此篇曾名《墙》,初发表于《今天》4期)
    《绵绵的秋雨》7500 ———《中国青年》82年4期
    《夏天的玫瑰》7000 ————《丑小鸭》83年4期
    《在一个冬天的晚上》11300 《丑小鸭》83年10期
    《奶奶的星星》25000 ————《作家》84年2期
    《足球》9000 ——————《人民文学》84年5期
    《来到人间》14000 ————《三月风》85年9期
    《车神》5500 ———————《三月风》87年1期
    《礼拜日》46000—————《中外作家》87年5期
    3.短篇小说(约165000字)
    《毒药》15600 —————《上海文学》86年10期
    《我之舞》20400 ——————《当代》86年6期
    《一个谜语的几种简单 的猜法》23000——《收获》88年6期
    《小说三篇》20000 ———《东方纪事》89年2期
    《中篇1或短篇4》37000 ——《作家》92 年4期
    《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 的戏剧之设想》47000——《钟山》96年4期
    3.《第一人称》(小说)(约140000字)
    《关于詹牧师的报告文学》42000———《文学家》84年3期
    《命若琴弦》16500 ———-《现代人》85年2期
    《原罪宿命》30500 —————《钟山》88年1期
    《钟声》10000————————《钟山》90年3期
    《第一人称》10000 —————《钟山》93年1期
    《别人》14000 ———————《花城》94年1期
    《死国幻记》10000 ———《北京文学》99年8期
    《两个故事》7000 —————《作家》2000年2期
    《务虚笔记》(长篇小说)约410000字——《收获》97年1-2期

·散文类

    1.宿命的写作(散文随笔)(约140000字)
    《随想与反省》6300 ———《人民文学》86年?期
    《答自己问》16500 —————《作家》88年1期
    《自言自语》18000—————《作家》88年10期
    《好运设计》15000 ———――《天涯》90年9期
    《随笔十三》15000 —————《收获》92年6期
    《游戏 平等 墓地》6300 —《当代作家评论》92年
    《给杨晓敏的信》3800 —————?
    《谢幕》1000 —————《小说月报》92年?期
    《没有生活》1600 ———————?
    《爱情问题》10000 —————《钟山》94年4期
    《神位 官位 心位》4300 ———《读书》94年6期
    《记忆迷宫》3000 ————————《今天》
    《无答之问或无果之行》6800 ――――—《北京文学》94年11期
    《熟练与陌生》2000
    《宿命的写作》1800
    《文学的位置或语言的胜利》3500 ――――― 《作家》97年7期
    《给安妮的信》3200 ————————?
    《足球内外》9000 —————《天涯》96年1期
    《私人大事排行榜》9000 ———《花城》97年1期
    《无病之病》2000———《学术思想评论》第2辑
    2.散文 随笔(约127000字)
    《秋天的怀念》1000 ——广州《南风报》81年?期
    《合欢树》2000 —————《文汇月刊》85年6期
    《我的梦想》2000 ———《中国残疾人》89年1期
    《文革记愧》4000 ————《东方纪事》89年1期
    《我21岁那年》10000 ———《三月风》91年?期
    《我与地坛》15000 ———《上海文学》91 年1期
    《散文三篇》6300 ——————《芒种》92年?期
    《墙下短记》4000 ――――――《今日先锋》4 期
    《郿英》700 ――――――《今天》94年2期
    《悼少诚》2000 ———————《北京日报》96年
    《外国及其它》7000 —《华人文化世界》97年7期
    《说死说活》3000 ——————《天涯》97年1期
    《有关庙的回忆》6000 —《人民文学》99年10期
    《病隙碎笔1》25000 ————《花城》99年4期
    《病隙碎笔2》25000 ———《天涯》2000年3期
    《给李健鸣的三封信》11000—《钟山》2000年4期
笔记评论类
    1.《务虚笔记(上)》(1-9章)
    附录1:邓晓芒的评论
    2.《务虚笔记(中)》(10-16章)
    附录2:张柠的评论
    3.《务虚笔记(下)》(17-22章)
    4.《我的丁一之旅》
    我二十一岁那年(1)
    我二十一岁那年(2)
    我二十一岁那年

·课本收录

  1.《秋天的怀念》 六年级下册语文课本第课18课
  2.《我与地坛》 苏教版高一必修二第一篇(节选)
  3.《我的梦想》
   4.《树林里的上帝》
   5.《合欢树》
   6.《给盲童朋友》

史铁生-史铁生语录

 
史铁生作品
史铁生作品
  ·人所不能者,即是限制,即是残疾
  ·我们生来孤单,无数的历史和无限的时间因而破碎成片断。
  ·左右苍茫时,总也得有条路走, 这路又不能再用腿去趟,便用笔去找。
  ·在奥运口号“更快、更高、更强 ”之后,应该再加上“更美”。
  ·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史铁生-名家的评价

 
史铁生
史铁生
  ·我们从史铁生的文字里看得到一个人内心无一日止息的起伏, 时也在这个人内心的起伏中解读了宁静。――蒋子丹
  ·在红卫兵一代中,史铁生也许是极少数能够超越自身,具有现代意识的作家。――许纪霖
  ·铁生对生命的解读,对宗教精神的阐释,对文学和自然的感悟,构成了真正的哲学。
  ·他幻想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的感觉,踢一颗 路边的石子的感觉。――贾平凹

相关资讯

 
新华网北京(2010)12月31日电(记者廖翊)著名作家史铁生未能走过2010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凌晨3时,59岁的史铁生因脑溢血在北京宣武医院去世。
 
“铁生昨天下午6点多从医院做完透析回家后,感到头疼、恶心,并呕吐,后一直昏迷,被急救车送往医院。他再也没有醒过来。”北京市作家协会秘书长王升山向新华社记者叙述。
 
王升山介绍,根据史铁生生前遗愿,他的脊椎、大脑将捐给医学研究;他的肝脏将捐给有需要的患者。
 
史铁生1951年生于北京,年轻时双腿瘫痪,后来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一直靠透析维持生命,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文革”期间,史铁生下放陕北,197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法学教授及其夫人》。成名作是《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获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小说《老屋小记》获首届鲁迅文学奖。2002年,他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其著名散文《我与地坛》影响最大,感动了无数读者。史铁生在电影创作上成绩丰硕,所创作的电影剧本《多梦时节》《死神与少女》等充满诗意,为电影类型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并在国内外获奖。
 
“先生的影响太深了,从来没想过先生会走。地坛里玩耍的那个孩子,回去了!”“史先生走了,但他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已经成为一笔非常重要的社会财富永远留了下来。”……读者第一时间在网上留言表达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