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

书房中的王力教授
书房中的王力教授
  王力(1900-1986)字了一,中国广西省博白人。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之一。1924年赴上海求学,1926年考入清华国学研究院,师从梁启超赵元任等,1927年赴法国留学,1932年获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后返国,先后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岭南大学、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校任教授,并先后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文学改革委员会委员、副主任,中国语言学会名誉会长,全国政协第四、五、六届委员,第五、六届常务委员等职。
  王力先生从事中国语言学研究逾半个多世纪,他在汉语语法学、音韵学、词汇学、汉语史、语言学史等方面出版专著四十余种,发表论文200余篇。他研究领域之广,取得成就之大,中外影响之深远,在中国语言学家中是极其突出的。王力先生的语言学研究始终是与教学联系在一起的,他在半个多世纪的教学生涯中,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语言学专门人材,为中国语言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王力先生在法国留学期间,翻译出版二十余种法国小说、剧本;抗战期间,写了大量的散文,被誉为战时学者散文三大家之一。     

生平简介

   
著名语言学家、诗人王力先生
著名语言学家、诗人王力先生
  王力,字了一,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人。
  生于1900年8月10日,卒于1986年5月3日。中国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散文家和诗人,北京大学中文系一级教授。同时担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副主任,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顾问,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语言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原名誉校长。         1913年小学毕业后失学。1916年在博白高等小学任国文教员。1924 年入上海南方大学学习, 次年转入上海国民大学。1926年考进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1927年赴法国留学,获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历任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广西大学、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教授,岭南大学教授、文学院院长,中山大学教授、文学院院长,语言学系主任。1954年调北京大学任教授,直至去世。曾兼任汉语教研室主任,中文系副主任,并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副主任。1956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1957年冬赴波兰讲学。
  曾当选为广东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广州市人民政府委员,北京市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至五届委员,第四、五届常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四、五、六届委员,第五、六届常务委员会委员。曾兼任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顾问,中国语言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音韵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
  60年来,王力一直从事语言科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为发展中国语言科学、培养语言学专门人才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36年发表《中国文法学初探》一文,对中国语法学界自《马氏文通》以来因袭英语语法研究的状况提出批评,同时对汉语语法的特点和研究方法做了初步探讨。1937年发表的《中国文法中的系词》,指出系词在古代汉语里不是必要的,汉语的句子也不一定都要有动词,这揭示了汉语不同于印欧语言的一个突出特点。他的《中国现代语法》(1943)、《中国语法理论》(1944)以及《中国语法纲要》(1946)等著作,以《红楼梦》为主要研究对象,建立了自己的汉语语法体系。在40年代,王力的语法著作和吕叔湘的《中国文法要略》都对汉语语法研究起了重要的影响。

贡献

     
王力《古汉语字典》
王力《古汉语字典》
  王力在音韵学方面用力最勤。早年在法国专攻实验语音学,著有《博白方音实验录》(1931)。他的《中国音韵学》(1936,1955年再版时改名为《汉语音韵学》)一书用现代语音学理论解释传统音韵学的概念,叙述了传统的今音学(《广韵》音系)、古音学和等韵学的基本内容。此外,王力还发表了一系列研究音韵的论文,例如《南北朝诗人用韵考》(1936)、《上古韵母系统研究》(1937)、《汉越语研究》(1948)、《上古汉语入声和阴声的分野及其收音》(1960)、《古韵脂微物质月五部的分野》(1963)、《先秦古韵拟测问题》(1964)、《黄侃古音学述评》(1978)、《古无去声例证》(1980)、《〈经典释文〉反切考》(1982)等以及《 汉语音韵 》(1962)、《楚辞韵读》(1980)、《诗经韵读》(1980)和《汉语语音史》 (1985)等专著。 王力在上古音方面的贡献有三:①脂、微分部。王力受到前人的启发,利用先秦韵字和谐声材料从与真、质(至)相对的脂部中分出与文、物(队)相对的微部,这个结论已为一般学者所承认。②在古韵部的构拟上,主张每个韵部只有一个主元音,阴声韵部都是开音节。对高本汉的学说(每个韵部有两个以上的主元音、阴声韵部大都收浊塞音尾 -□、-d 、-b、-r之类)作了修正。③认为上古声调分平入两大类,它们又各分长短二类,即长平、短平,长入、短入,后来演变为平、上、去、入四声。这就肯定了上古声调中除音高外音长也起很大的(甚至是主要的)作用。他认为,这种主张可以解释上古许多阴声字(即长入,中古多变读为去声)和入声字(即短入)相押的事实,同时也与汉藏语系许多语言具有的元音分长短的普遍特征相类似。这个说法受到研究汉藏语系比较语言学者的重视。
王力《现代诗律学》
《现代诗律学》
  
      王力自40年代开始从事汉语词汇的研究,先后发表《古语的死亡、残留和转生》(1941)、《新字义的产生》(1942)、《理想的字典》(1945)、《词义的发展和变化》(1983)等文,着重探讨汉语词义演变的特点和规律。《新训诂学》(1947)和《训诂学上的一些问题》(1962)两篇论文对中国传统的训诂学做了认真的总结与批判。他还主张用历史发展的观点建立新的汉语语义学,他的《同源字典》(1982)是在词汇学方面贯彻自己主张的代表著作。  
    王力对汉语的语音、语法、词汇所作的描写的和历史的研究,集中在《汉语史稿》(上、中、下,1957~1958)一书中。70年代末开始修订重写,分为《汉语语音史》(1985)、《汉语语法史》和《汉语词汇史》三书。他的《中国语言学史》(1981)对中国2000年来的语文研究和语言学遗产做了比较全面的叙述和初步的总结。《清代古音学》一书则着重介绍、评论了自顾炎武以来清代的江永、段玉裁、戴震、孔广森、王念孙、朱骏声、江有诰和近代的章炳麟、黄侃等人在古音学上的成就。他主编的《古代汉语》 教材(1962~1964,共4册,1980年修订)体系新颖、内容丰富,在国内外都获得好评。
   
      王力重视语言文字的应用。他在文字改革、汉语规范化和推广普通话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和普及工作。 早在30年代他就提倡文字改革,主张用罗马字拼音。1940年出版的专著《汉字改革》,分析了现行汉字的优缺点及改革的可能性,提出了改革方案。1949年后参加汉字简化、汉语拼音方案的制订、推广普通话以及汉语规范化的研究工作,发表了多篇论文。
   
     
广西玉林王力故居
广西玉林王力故居
王力又是诗律学家。他的《汉语诗律学》(1958)对中国古代诗词的格律和语言特点作了精到的研究。1962年发表的《中国古典文论中谈到的语言形式美》和《略论语言形式美》两篇论文,则是他研究诗歌语言的另一重要成果,曾引起当时诗歌界的普遍重视。王力又是诗人,著有《龙虫并雕斋诗集》(1984)。                王力在语言学方面的专著有40多种,论文近 200篇,共约1000万余字,内容几乎涉及语言学各个领域,有许多且具有开创性。这些论著正汇编为《王力文集》,20卷,1985年已出版前 3卷。王力捐献这部书的稿费,设立“北京大学王力语言学奖金”,自1986年开始评选、颁发。
  王力先生是中国当代杰出的语言学家和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之一,一代当之无愧的学术大师。他学贯古今,汇通中外,在继承中国2OOO多年语文学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吸收现代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为建立中国现代语言学的科学体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王力是第一个以西方诗律学为参照系、用技术定量分析手段总结现代汉语诗歌写作的人,他为中国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提供了比较宽泛的基本范式。                                          
      王力先生有子女八人。其中与夫人夏蔚霞所生四子王缉志,于1984年率先下海创办著名民营企业四通公司,主持开发成功MS中英文打字机,在改革开放之初开风气之先,令全社会瞩目。

语言学一代宗师——王力

  
王力词律学
王力词律学
王力(一九零零—一九八六)北京大学中文系一级教授,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杰出的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和诗人。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
  王力,字了一,一九零零年八月十日生于广西博白县,早年贫寒辍学,在家自学。一九二四年到上海,先后入南方大学、国民大学学习,一九二六年考进清华大学国学研究 院,一九二七年赴法国留学,获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一九三二年回国后,历任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广西大学、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岭南大学、中山大学等校教授,并曾担任中山大学、岭南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山大学语言学系主任。一九五四年后任北京大学教授,同时担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副主任,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顾问,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语言学会名誉会长。在五十多年的学术生涯中,王力撰写了上千万字的学术论著,其中专著四十多部,论文二百多篇。他的研究工作既继承了我国古代语言学的优良传统,又充分吸收了国外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在中国的语言学从传统学术向现代学术转变和发展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他的研究涉及汉语语言学的理论、语言、语法、词汇、语言史、语言学史以及汉语方言、汉语诗律学等各个领域,其重点研究成就都具有开创的意义,带动了学科水平上升到新的高度,对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开拓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在国内外产生了突出影响。王力先生的治学具有突出特点。
  第一,将传统的“小学”(语文学)和现代语言科学相结合。王力运用先进的语言理论重新审视中国传统的语文学。或科学地诠释旧的文字、音韵、训诂之学,例如他的《中国音韵学》(后改名为《汉语音韵学》)、《字史》、《古语的死亡残留和转生》;或深入探讨汉语语音、语法、词汇的结构系统、民族特点及其历史发展的演变规律,例如他三十年代写的《上古韵母系统研究》、《中国文法中的系词》,四十年代写的《汉越语研究》、《新训诂学》、《中国现代语法》、五十年代写的《汉语史稿》、《关于汉语有无词类的问题》、《汉语实词的分类》,六十年代写的《先秦古韵拟侧问题》、《略论语言的形式美》,七十年代写的《黄侃古音学述评》、《现代汉语语音分析中的几个问》,八十年代写的《同源字典》、《汉语语音史》等。
  第二,将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王力在高等学校从事教学五十余年,先后开设过二十多门课程。他写出来的讲义,就是他的科研成果。所以常常是一上完课,他的讲稿就可以送出版社出版,而且多是高水平的专著。例如:《汉语音韵学》、《中国语文概论》(后改名《汉语讲话》)、《中国现代语法》、《中国语法理论》、《汉语诗律学》、《汉语史稿》、《中国语言学史》、《清代古音学》以及他主编的《古代汉语》等。
  第三,创新与求实相结合。在科学研究中,王力开创了不少新的汉语言学科体系(如上文所列举的),提出许多新的见解。例如《中国文法中的系词》一文,运用历史比较的方法分析了大量的语料,系统地考察了汉语“名句”句法结构的特点和系词的产生及发展过程,指出古汉语名句的主语与表明语之间不用系词。这不仅正确揭示了汉语语法的一个重要特点,而且是中国语言学家首次真正摆脱西洋语法的束缚,历史地、求实地研究汉语自身特点而取得的重大成果。又如古韵研究上,他提出的“脂、微分部”说,“古韵十一类二十九(或三十)部系统”,“上古每个韵部只有一个主元音”,“先秦声调分舒促两大类,各又细分为长短”的学说,也都是根据丰富的材料进行科学的分析而得出的独到的见解。他强调说,“如果墨守师说,学术就没有发展了。”正是由于王力具有这种求实的学风,才能不断创新。
  第四,渊博与专深相结合。王力的学问博大精深,为学界所公认。他不仅是杰出的语言学家,而且是著名的翻译家、诗人和散文家。他翻译、出版过法国纪德、小仲马、嘉禾、左拉、都德、波特莱尔等作家的小说、剧本、诗歌以及《莫里哀全集》共二十余种;他早年还撰写了《罗马文学》、《希腊文学》;他自己创作的诗歌和散文基本上收集在《龙虫并雕斋诗集》、《王力诗论》与《龙虫并雕斋琐语》里。后者多次重版,在港台也一再翻印。中国现代文学史家把他和梁实秋、钱钟书推崇为抗战时期三大学者散文家。
  王力作为语言学大师,不仅注重专业的学术研究,在语言科学诸多领域勤于开创,写出了许多高水平的论著,取得丰硕的成果,而且非常关注语言文字学的普及与应用。
   

纪念我的父亲王力

  王缉志
 
  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他离开我们已经14年了,他住院病危时我们兄弟姐妹几人轮流在他身边看护,在他去世前几天,他神志有些不清,也没有气力说话,但他已经意识到他的生命到了尽头,不时叹气,我猜想他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人世的,因为还有计划中的书没有写完,还希望要多写些文章……
  我父亲的身体一向很好,很少生病。他是在1986年3月底病倒的,那时他已经有86岁了,当时我不巧没在国内,那时我在四通公司主持开发四通文字处理机工作,正带领一支开发队伍在日本横滨做产品开发的最后调试。在开发工作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时候,我接到总裁的电话,告诉我父亲生病住院,我听了之后开始没有在意,他又加了一句话:你父亲的病很重,就是说,可能等不到你回国了……这时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我离开北京还不到一个月,那时他还好好的呀!总裁对我说,如果需要,你可以中断手中的工作,立刻回国见你父亲最后一面。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在日本的签证期限是一个月,这次是四通第一次开发自己品牌的产品,这时也即将结束,如果我回国,就意味着这次开发要中止,公司产品的推出必然要拖延一段时间,甚至将失去商业机会;如果我不回国,万一父亲去世了,我将失去和他见面的最后一次机会,也不能在他病重的时候在他身边尽一个孝子的心意。总裁知道我的矛盾心情,没有立刻要我表态。放下电话之后,日本ALPS公司的领导也说,如果王先生要回国的话,我们可以立刻安排。我随即向北京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这才知道,当他生病时,起先是发烧,大家都以为是感冒,谁知住进医院之后才发现情况严重,是白血病,而且病情很快恶化。我想,我是否回北京,可以征求母亲的意见,她的意见将会起很大的作用。如果她要我回去我必须立刻动身。可是母亲说,“我知道你在日本的工作很重要,如果那里的工作离不开你,你就不必回来了,北京有你的弟弟和妹妹在。”以工作为重,是我父亲母亲的一贯作风,我父亲和母亲不会轻易以身体不适而请假,一般小病都会坚持上班,而我还在中学上学的时候,不管是肚子痛还是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状,我母亲都是要求尽量要坚持上学。以我父母亲以身教导我们的做人原则,留在日本继续做开发,是很自然的选择。于是,我决定留下。
王力像
     王力像
  在日本的开发工作顺利完成了,我在4月中旬回到北京,立刻就到北京友谊医院去看望住院的父亲,这时他神志还清醒,但已经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了。我向他汇报了我在日本的工作,告诉他开发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在出国前,曾经给他讲解过文字处理机的工作原理,当时他始终不太理解,我本来想搬一台电脑到父亲家里给他做模拟演示,但一来那时开发工作太忙,二来想到反正很快就会有产品出来,等产品问世后再给他讲岂不更好吗,因此就没再给他做进一步的讲解。谁知到产品真的开发完成的时候,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没能让自己的父亲用上自己设计的文字处理机,是我终生的遗憾。后来,四通文字处理机累计销售了20余万台,成为四通的拳头产品,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这是后话。
  子承父业,是很普遍的现象,所以很多人问我,你怎么没有选择你父亲的专业呢?我从小喜欢数学、物理等,而父亲是搞文的。他曾对我说过,他也喜欢数学,但是他年轻的时候由于个人财力的原因,只能选择文科,要不然,他也会选择理科。所以他并没有要求我继承他的专业,倒是支持我学理工科。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在北京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获得二等奖,因此1957年考大学时想选择数学专业。当时计算机业正在兴起,那年大学刚开始设置计算机专业,他劝我报计算机专业。他说,计算机是一门新兴的行业,必然会有比较大的发展,你应该选择它。但是父亲的建议没有起作用。当时整个学术界有一种重理论轻实践的倾向,以至于影响到了我们中学毕业生。我的同学都反对我报考计算机专业,他们说,计算机技术里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还是学传统的数学有出息。我在这样的氛围里,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还是报考并就读了北京大学数学专业。
  我1963年大学毕业,经过多年的各种变迁,最后在1973年开始搞计算机,一直到现在。我所做出的任何成绩都与计算机有关。可以说,计算机现在成了我的主业。回想起来,父亲是很有远见的,实践证明了他的建议是正确的。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有一半的人后来都改搞了计算机。
  我父亲平时总是很忙,从我们小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很少有空管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我们的家庭教育主要来自母亲。我小时候不听话,常挨母亲打,父亲反对母亲打我们,他自己也很少打我,但有一次,我不记得是什么事惹怒了父亲,被他痛打了一顿。
  尽管如此,因为父亲是研究语言学的,他对我们子女的语文要求很严,我们写的文章里不能出现不通顺的句子,更不能有错别字。此外,还要求我们的文章要符合逻辑。因此,尽管我后来学了数学,但在用语言表达自己思想方面和写文章方面,我从父亲那里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父亲也很少和我一本正经地谈心,我记得只有一次,就是我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的女朋友突然和我分手了,我特别想不通,心里很痛苦。他见状找我谈话,他说:“中国有句成语叫‘老马识途',我就算是一匹识途的老马,给你一点建议,世上好的女子那么多,要想开一点……”
  还有,我从父亲那里受到的一个影响,就是独立思考的习惯。我从小就喜欢独立思考,凡事自己拿主意。 1984年,受改革开放思潮的影响,我决定从国家单位辞职,和朋友一起创办民营的四通公司,这在当时是要有很大勇气的。我曾担心父亲会不支持我的这种行为,但他很支持。不但如此,还在当年的年底挥毫写了一首《七律》给我做鼓励:
  不负当年属望殷,精研周髀做畴人,
  霜蹄未惮征途远,电脑欣看技术新。
  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
  愿儿更奋垂天翼,胜似斑衣娱老亲。
  我把父亲的墨宝拿到荣宝斋去裱好,挂在我家的墙上,从此,“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这两句,成了我的座右铭。后来虽然我离开了四通公司,这两句诗,仍然是我办企业时永不忘记的原则。我想,时刻记住父亲的教导,照这个原则去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忆王力教授二三事

  陈继礼
 
   一九七七年四月,我出差东北前夕给王力教授去了封信,准备路过北京时去拜访他。二十八日下午我到北大燕南园六十号扣门时,是王教授夫人夏蔚霞开的门。我被引导来到书房。恰值王教授刚从卧室出来,示意让我坐下。当他知道我来自广西北海,顿时高兴起来。他说,北海这地方我还留有印象,一九三九年我从(越南)河内回国就是在北海上岸的,有机会我还想访问这地方。一九七八年底,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二十周年纪念,他作为知名人士被邀返回故乡参加盛典,后来还到北海。我知道这次会议活动安排十分紧张,未便打扰,所以没有谋面。但万没料到,一九七九年一月十四日,他回到首都后在给我的信中竟说,“我去北海参观时,本想打个电话给你,但手头没有你的地址。又因参观事忙,未能与你见面,请你原谅。”接信后真使我惶恐之至。   
  那次见面,我把新从香港辗转购得的《汉语音韵学》一书送给他。他摩挲着书本,深情地说,“这算是‘正名'了”。谁都知道,王教授桃李满天下,在海外,王力学术是显学,是家弦户诵的。当时就盛传他“隔海指导‘国家'博士”(纽约《华侨时报》)的佳话。只是由于他“附共”,所以他的著作和署名,在翻印时都给改篡了。上述这部书曾被改名为《中华音韵学》,著者改为王协,也有改为王子武的;我送给他这本则署的是王力真名,对作者来说,这喜悦是自然的。这次我们谈得很宽。教授的平易、亲切、诚恳,使我敞开了话匣。看看时过四十分钟,我准备告辞,王教授说,还可以再坐一会,我像小学生那样率真的畅谈。我被《汉语诗律学》的博大、精深所深深陶醉。我说,记得朱自清先生说过,教授对中国语“分析的详尽,发挥的透彻”,会使柏隆菲而特等一些学者不如。要是朱先生活到今天,看到此书,一定盛赞它会使舒梦阑和万树也难攀肩背,还要再写一篇比《中国语的特徵在哪里》更长的吧?王教授破颜的笑了。“实在,我写的那本小书(指朱自清序王力《中国现代语法》商务印书馆),没想到佩弦先生竟为我写了五六千字的长序!而且给了那么多的鼓励和肯定。”当谈到此书出版至今,二十年仍未再版,要购买他的书十分困难时,他说,俟以后书出一定寄给我。最使我感佩的是,不论是《诗经韵读》这样的小部头,还是《汉语诗律学》那样的巨制,都是在出版(重印)后,由他亲自封签,署上“北大王力”字样寄给我的。想着他的工作已经够繁忙,象这等琐事也躬亲处理。间或,我也倚声填制寄去一些习作,王教授总是及时的逐字审正,认真答复。我在阅读《百香词谱》和《词律》时,发现《满江红》词谱的四声存有舛谬,于是比照王教授的《诗词格律》和《十讲》,不意也发现有互不一致的地方。于是冒昧请教。没想到王教授在收到我的信后,第二天即以空邮给我答复:“你问及《满江红》的平仄,常以《词律》为准,《十讲》是错误的。《白香词谱》也有误,当以《词律》为准。匆复。”   
  我还向他请教明人朱良知《哭海瑞》诗中第二联“龙隐海天云万里,鹤归华表月三更”的隐喻所指,他却坦诚的表示,“我也讲不好”。象王教授这样一位著名学者,也以不知为不知,这正是他严格治学精神的真切体现。但是对于他能解答和做到的事,都尽量解答和做到。我向他请教朱良知和顾复初的生平行状,他为我查阅不少资料,还亲笔摘录了几百字寄给我。我向他索诗,也及时掷下。信中却说,“我的诗诗味不多。既蒙索阅,另纸抄两首寄上,请你指教。”一次我引述友人传诵他的两句名句:“焚心久积添膺愤,刺背深铭刻骨仇”,要求一览全璧,他很快就把这首在一九六五年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读陈毅副总理对记者谈话有感》录出寄我。他知道我确实喜欢他的诗,也主动抄录寄来。周总理逝世周年,他写了三首绝句,是他制成后及时寄给我的。他对诗非常严格。他在悼念周总理诗中有句 “负天九万上苍穹”,误写成“背天”,发现后专门为它写来一信更正。可见他着一字也是经过几番斟酌、几许推敲的!王教授是广西博白县人。弱冠去国,三十一岁就以《博白方音实验录》的论文获法国文学博士学位。半个世纪以来,著述一千万字。可贵的是,这都是在本人身处困难,甚至是坚危的境况下写就的。这种坚毅刚强精神也许是初到法国求学时,在那种“被水作战”的环境锻炼出来的。所以是他在以后的人生道途上都是朝着既定的志趣,一步一个脚印的战斗着,他那诲人不倦、治学严谨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后人。

小谈王力

  梁羽生
 
  曾来香港讲学的语言学家王力(了一)教授,一九四九年前曾任广州岭南大学文学院长,当时我在岭大读书,但没有上过他的课,不过因为性喜文学,也常到他的家中向他请教。他有一门“绝技”,和新来的学生谈了几分钟,往往就能一口说出那个学生是哪个地方的人,可知其对语言学的造诣之深。
  他是广西博白人,法国留学生。他有一部语言学方面的著作是用法文与的,研究的专题就是“博白方音”,书名《博白方音实验录》(一九三一年巴黎出版)。广西的一个小县的方言,由于他的著作而为国际学术界所知,也可说是罕有的佳话了。
  他对乡土感情甚深,桂林发现芦笛岩时(五十年代中期),他是首批游客之一,曾有《游桂林芦笛岩》七律一首:
  喜从地下得天宫,洞府幽深曲径通;
  玉柱雕楹资鬼矛,碧文圆顶是神工;
  天教名胜装新国,地以灵奇饷健翁;
  出洞其嗟人境热,披襟犹可捉雄风。
  他在语言学方面最重要的著作,当属《汉语史稿》,汉语史包括三部分,一、汉语语音史;二、汉语语文史;三、汉语辞汇史。《汉语史稿》本来早已写成,而且在一九五七年由北京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的,但他觉得未能满意,目前正在加以重写。据他透露,第一部分“语音史”已经全部写完,只这一部分就有四十万字。另外一部他编的《古代汉语》则“知名度”更高,不仅在中国学术界获得盛誉,世界各国研究“汉学”的人,也都把这部书当做必备的工具书。
  他今年(一九八一年)已是八十一岁高龄,不过精神还很好。前两天我到港大拜访他的时候,已经先有一批他的门生拜访过他了,他仍然和我谈了个多钟头,毫无倦容。

学术著作

  1 古代汉语(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64年  2 诗词格律(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77年  3 语法和语法教学(介绍"暂拟汉语教学语法系统")([张志公主编]/[王力等编写]) 人民教育出版社 1956年  4 广州话浅说(王力著) 文字改革出版社 1957年  5 广东人怎样学习普通话(王力著) 文化教育出版社 1951年  6 诗词格律概要(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 1979年  7 楚辞韵读(王力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  8 诗经韵读(王力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  9 广东人怎样学习普通话(王力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7年  10 汉语诗律学(王力著) 新知识出版社 1958年  11 汉语音韵(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80年  12 龙虫并雕斋诗集(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 1984年  13 汉语诗律学(王力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79年  14 古代汉语(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81年  15 诗词格律十讲(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 1964年  16 中国音韵学(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 1936年  17 王力诗论(张谷编)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8年  18 中国语文讲话(王力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54年  19 中国现代语法(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54年  20 中国语法理论(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54年  21 康熙字典音读订误(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88年  22 中国现代语法(王力著)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40.1  23 汉族的共同语和标准音(王力等着) 中华书局 1956年  24 中国语法理论(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 1951年  25 龙虫并雕斋文集(王力) 中华 1980年  26 汉语讲话(王力) 文化教育 1955年  27 汉语史稿(王力) 科学 1957年  28 汉语史稿(王力) 中华书局 1980年  29 汉语史稿(王力) 中华书局 1980年  30 汉语史稿(王力) 中华书局 1980年  31 汉语音韵学(中国音韵学)(王力) 中华书局 1956年  32 中国现代语法(王力) 商务 1985年  33 王力文集(语言理论,中国语言学,古汉语概论,语法理)(王力) 山东教育 1990年  34 王力文集(文字,字典,词汇,文学语言,语文教学,古)(王力) 山东教育 1990年  35 王力文集(中国语言学史,清代古音学)(王力) 山东教育 1990年  36 王力文集(中古音等韵及其他)(王力) 山东教育 1991年  37 王力文集(浙江人怎样学习普通话广东人怎样学习普通)(王力) 山东教育 1990年  38 诗词格律()  39 诗词格律(王力著) 中华书局 1962年  40 中国现代语法(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 1950年  41 汉语浅谈(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 1964年  42 诗词格律(王力著) 中华书局 2000年  43 诗词格律十讲(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 1978年  44 爱(奢辣尔第着/王了一译) 商务印书馆 1934年  45 半上流社会(小仲马着/王力译) 商务印书馆 1931年  46 少女的梦(畦德着/王了一译) 开明书店 1931年  47 古代汉语(王力主编) 中华书局 1999 年  48 中国语言学史(王力著) 五南图书出版公司 1996年  49 词类(王力著) 新知识出版社 1957  50 关于汉语有无词类的问题(王力) 中国科学院 1955年  51 中国语文讲话(王力著) 开明书店 1950年  52 汉语史论文集(王力著) 科学出版社 1958年  53 江浙人怎样学习普通话(王力著) 文化教育出版社 1955年  54 王力古汉语字典(王力主编) 中华书局 2000年  55 王力语言学论文集(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 2000年  56 中国语文概论(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 193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