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

沈从文近照
沈从文
  沈从文(1902年12月28日-1988年5月10日),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原名沈岳焕,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乳名茂林,字崇文,湖南凤凰县人,苗族,祖母刘氏是苗族,其母黄素英是土家族,祖父沈宏富是汉族。

沈从文生平

  沈从文,湖南凤凰人,1902年12月28日生于古城凤凰。6岁入私塾,12岁进新式小学,14岁到当地土著部队当了补充兵,在沅江流域打仗。1921年在一次作战中被打散;从此脱离军籍,后靠亲戚的帮助在芷江警所当屠宰收购员。因恋爱被骗1000多元,逃离芷江,入湘西陈渠珍部谋事。20岁在保靖印刷厂当校对时,结识了一位从长沙来的青年工人,接受到五四新文化新思想的信息,促成了人生的一个转折。他只身到北京谋求发展,曾试想进清华大学留学预备班,苦无门路而作罢,报考燕京大学二年制国文班,又因基础太差而未果。在百般无奈之际,他给当时著名作家、北京大学统计学讲师郁达夫写了一封信,反映自己的生活境遇。郁达夫被他的生活苦困所震惊,写了著名的《给一个文学青年的公开信》。他执着地向文坛迈进,以休芸芸笔名在《晨报副刊》上发表了散文《遥夜——五》,后来又发表了《市集》,得到徐志摩等人的欣赏。
  1924年到1928年,他先后写出《鸭子》、《蜜柑》、《入伍后》、《阿丽思中国游记》等10个集子,以作品奠定了自己在现代文学中的位置。在北京,他与胡也频一起编辑<京报》副刊和《民众文艺》周刊。 1926年底,他离开北京到上海,与胡也频丁玲创办《红黑》文学杂志。 1928年,他应聘任上海吴淞中国公学讲师,结束了飘萍式的生活,执起教鞭。后来又在武汉大学青岛大学任讲师,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任副教授、教授。还编撰过中小学国文教科书,编辑过《大公报》、《益世报》等报的文艺副刊。1930年至1937年,他出版了《从文自传》、《八骏图》、《绅士的太太》、《边城》小说、散文、文论集达20多本。与其早期作品滤清纯化的湘西民情、风俗、自然风光所体现的清丽纯朴风格相比,此时的作品已更加成熟和多彩。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返回湘西沅陵写作散文集《湘西》,后赴西南联合大学任教,同时主编报纸副刊。1946年重返北平,在北京大学任教,兼任北平《经世报》、《平民日报》和天津《益世报》等报的文学副刊主编。北京解放前夕,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拒绝国民党的拉拢,不去台湾,留北京迎接解放。
  全国解放后,他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故宫博物馆从事历史文物研究工作,1987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30余年的艰苦努力工作,由著名文学家成为著名文物学家。出版了《中国丝绸图案》、《唐宋铜镜》、《龙凤艺术》等文物研究著作。
  1964年按照周总理之嘱开展《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编写工作,仅仅一年时间,就和助手把一部数百幅实物图像、数十余万字研究说明文字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初稿完成了。正在对这部书稿作进一步整理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书稿被定为“鼓吹帝王将相,提倡才子佳人”的毒草,他被下放到湖北乡下守菜园。在这样的逆境中,他没有放松工作,没有直观的资料,就凭默忆,描出了一幅幅图片。1976年10月,他的这项研究得到中国社科院院长胡乔木的支持。古稀之年,仍和助手们一起顽强拼搏,只用短短3个月,就将这部耽搁15年之久的大书修订增补完稿,面世后深受好评,成为赠送外国元首的珍贵礼品。
  他守淡泊明志的生活节操和独立不让的人生准则,而对家乡和人民有着深挚的爱。1986年,他在自我述评中写道:“我人来到城市五、六十年,始终还是个乡下人,不习惯城市生活,苦苦怀念我家乡那条沅水和水边的人们。”1988年5月10日在北京病逝,终年86岁。骨灰葬在故乡凤凰城美丽的沱江畔。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内出版了一套12本的《沈从文文集》,还出版了《沈从文传》,《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先后报道了他的事迹。学者称他的作品:充满了乡土气息,有非常浓厚的中国传统特色,是一个只靠自己一大堆作品在国内国外站得住的文学家,一个中国少有的在全世界面前能够代表中国的文学家。1999年,在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的评选中,他的《边城》排在鲁迅《呐喊》之后,名列第二,确属殊荣。

文学作品

  沈从文一生创作的结集约有80多部,是现代作家中成书最多的一位。早期的小说集有《蜜柑》《雨后及其他》《神巫之爱》等,基本主题已见端倪,但城乡两条线索尚不清晰,两性关系的描写较浅,文学的纯净度也差些。30年代后,他的创作显著成熟,主要成集的小说有《龙朱》《旅店及其他》《石子船》《虎雏》《阿黑小史》《月下小景》《八骏图》《如蕤(rui)集》《从文小说习作选》《新与旧》《主妇集》《春灯集》《黑凤集》等,中长篇《阿丽思中国游记》《边城》《长河》,散文《从文自传》《记丁玲》《湘行散记》《湘西》,文论《废邮存底》及续集、《烛虚》《云南看云集》等。沈从文由于其的创作风格的独特,在中国文坛中被誉为"乡土文学之父"。

·小说集

  《老实人》   《蜜柑》   《雨后及其他》   《神巫之爱》   《龙朱》   《旅店及其他》   《石子船》   《虎雏》   《阿黑小史》   《月下小景》   《八骏图》   《如蕤集》   《从文小说习作选》   《新与旧》   《主妇集》   《春灯集》   《黑凤集》   《阿丽思中国游记》        《边城》         《长河》

·散文集

  《记胡也频》   《从文自传》   《记丁玲》   《湘行散记》   《湘西》   《废邮存底》   《烛虚》   《云南看云集》

·学术著作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从文赏玉》

年表

  1902年生于湖南凤凰县一个军人世家,学名岳焕,乳名茂林,字崇文。
  1917年参加湘西靖国联军第二军游击第一支队,驻防辰州(沅陵)。
  1918年自家乡小学毕业后,随当地土著部队流徙于湘、川、黔边境与沅水流域一带,后正式参军 。
  1922年在五四思潮吸引下到北京,升学未成,在郁达夫、徐志摩等鼓励下自学写作。
  1923年去北京。报考燕京大学国文班,未被录取。在北京大学旁听。
  1924年开始在《晨报副刊》发表作品,接着又在《现在评论》、《小说月报》上发表。
  1928年从北京到上海。与胡也频、丁玲筹办《红黑》杂志和出版社。
  1929年去吴淞中国公学任教,爱上女学生张兆和。这时期的作品集为《鸭子》、《旅店及其他》等。
  1930年后赴青岛大学执教,到抗战前,出版了20多个作品集,有《石子船》、《虎雏》、《月下小景》、《八骏图》等。
  1931年陪同丁玲营救胡也频未果,护送丁玲母子回湖南。
  1931年至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文学院讲师;
  1933年9月9日,与张兆和结婚。同月23日,与杨振声合编《大公报·文艺副刊》,创作《边城》。
  1938年春,到昆明,继续与杨振声编选中小学国文教科书。11月,任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
  1948年开始受到左翼文化界的猛烈批判。同年,工作重心开始转移到文物研究。
  1949年后,长期从事文物研究工作。
  1950年因承受不了政治压力而自杀,获救。
  1960年发表《龙凤艺术》等文。
  1969年去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劳动。
  1978年调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1980年偕夫人张兆和赴美探亲讲学。
  1981年出版了历时15年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专著。
  1983年突患脑血栓,住院治疗。
  1984年大病一场。抢救脱险后,说话、行动更加不便。
  1988年5月10日下午,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去世。

沈从文的爱情轶事

  1925年,沈从文以“休芸芸”等笔名写出文章,对北平报刊进行了“大轰炸”。他的辛勤笔耕开始有了收获,他的散文、诗
沈从文与张兆和
沈从文与张兆和
歌、小说相继出现在《晨报副刊》上。在晨报副刊主编徐志摩的推荐下,沈从文被胡适聘请为上海中国公学的教师。
  1925年,沈从文以“休芸芸”等笔名写出文章,对北平报刊进行了“大轰炸”。他的辛勤笔耕开始有了收获,他的散文、诗歌、小说相继出现在《晨报副刊》上。在晨报副刊主编徐志摩的推荐下,沈从文被胡适聘请为上海中国公学的教师。
  沈从文第一次登台授课,教室里挤得满满的。他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人头,竟呆呆地站了近10分钟。好不容易开了口,一面急促地讲述,一面在黑板上抄写授课提纲。原定1小时的授课内容,10多分钟便全讲完了。他再次陷入窘迫,无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学生议论纷纷:“沈从文这样的人也来中公上课,半个小时讲不出一句话来。”议论传到胡适耳里,胡适微笑着说:“上课讲不出话来,学生不轰他,这就是成功。”沈从文万万没有想到在那些目睹他出洋相的女学生中,就有以后成为他夫人的张兆和。
  18岁的张兆和在中国公学曾夺得女子全能第一名,她聪明可爱,单纯任性。兆和身后有许多追求者,她把他们编成了“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二姐张允和取笑说沈从文大约只能排为“癞蛤蟆第十三号”。自卑木讷的沈从文不敢当面向张兆和表白爱情,他悄悄地给兆和写了第一封情书。
  沈老师的情书一封封寄了出去,点点滴滴滋润着对方的心。女学生张兆和却始终保持着沉默。后来学校里起了风言风语,说沈从文因追求不到张兆和要自杀。张兆和情急之下,拿着沈从文的全部情书去找校长理论,那个校长就是胡适。兆和把信拿给胡适看,说:老师老对我这样子。胡校长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兆和马上回他一句:我很顽固地不爱他。胡适说:我也是安徽人,我跟你爸爸说说,做个媒。兆和连忙说:不要去讲,这个老师好像不应该这样。没得到校长胡适的支持,张兆和只好听任沈老师对她进行感情文字的狂轰滥炸。沈从文开始了马拉松式的情书写作。
  在沈从文锲而不舍的追求下,张兆和的心也开始动摇起来:“自己到如此地步,还处处为人着想,我虽不觉得他可爱,但这一片心肠总是可怜可敬的了。”“是谁安排了这样不近情理的事,叫人看了摇头?”看得出,她的“动摇”几乎出自同情。然而同情也是爱情。沈从文这个“顽固”的年轻作家,硬是凭着一股韧劲,经过近四年的努力,将张兆和追到手。
  1932年夏天,张兆和大学毕业回到了苏州的老家。沈从文敲响了张家的大门。二姐张允和出来招呼了这位不速之客。弄堂很窄,允和对站在太阳底下的沈从文说:你进来吧,有太阳。沈从文不进来,允和就告诉他三妹上图书馆去了。不在家,让他进来等。沈从文听完说了声“我走吧”回头就走了。三妹回来后,允和把她骂了一顿:你假装用功,明明晓得他今天要来。兆和说:我就是用功,哪晓得他这个时候来啊。允和让妹妹大大方方地把老师请到家里来,兆和终于鼓起勇气回请了沈从文。沈从文回到青岛后,立即给二姐允和写信,托她询问张父对婚事的态度。他在信里写道:“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兆和的父亲开明地答:儿女婚事,他们自理。两姐妹一同去了邮局,给沈从文发电报。张允和拟好的电报是:“山东青岛大学沈从文允”。很简单,一个“允”字一语双关。兆和的则是:“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兆。”这也许是中国最早的白话文电报了,但邮局人看了,觉得张兆和的电报内容太怪,像密码,就不给发,而收下了允和的。

沈从文墓地

沈从文墓地
          沈从文墓地
  沈从文墓地位于沱江畔的听涛山,从古城的东门城楼外的虹桥前沿江下行3华里路程,到得听涛山,从山道向右拾阶而上,不远处便能看见一块石碑,上写“沈从文墓地”5个遒劲大字。再不远处置有一块竖长的石碑,上面刻有画家黄永玉为表叔沈从文题写的碑文:“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墓地建在一块狭长的小草坪上,没有坟冢,只树有一块6吨多重的天然五彩石,石正面镌刻的是沈从文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石背面是沈从文的姨妹张充和的撰联:“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其联句尾四字:“从文让人”透射出先生一生的高风亮德。沈从文墓地清幽静谧,四周绿树环抱,墓地上和四周的草坪上摆放着无数的野花和竹编的一些蝴蝶,这些都是前来拜的旅人们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