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

  
鼎盛时期的百济
鼎盛时期的百济
  百济(前18年~660年),又称南扶余,是古代朝鲜半岛西南部的国家。532年新罗兼并伽倻后,在朝鲜半岛上,百济与高句丽、新罗三足鼎立,这段时间被历史学家称为朝鲜三国时代。据《三国史记》记载, 百济传说是高句丽创始者朱蒙的第三个儿子温祚王于公元前18年在汉江南岸(今韩国河南市)创建。《隋书/卷81》也载“百济之先,出自高丽国”。  百济的鼎盛时期疆土涵括西朝鲜(除了平安北道和平安南道)的绝大部分。最北曾到平壤。百济曾是海上的强国,通过海路与古代中国和日本各政权进行政治和贸易往来。据《隋书/卷81》记载百济人口混杂有新罗、高丽、倭等,也有中国人。公元660年,百济被新罗和唐朝的联军灭亡。

百济历史

·建国

  据高丽朝史书《三国史记》记载,公元前18年,朱蒙的儿子温祚王与沸流带领一批高句丽人南下到汉江盆地建立起百济国。最早记载百济的是《三国志》中提到马韩地区的众多城邦之一伯济。朱蒙因受迫害而逃离扶余,来到了卒本地区,在那里与当地首领延陀勃的女儿召西奴结婚,并创立了高句丽王国。当朱蒙在扶余所生的儿子到达高句丽后,找到了他的亲生父亲并成为王储,就是日后的琉璃王。朱蒙与召西奴所生的两个儿子沸流和温祚认识到琉璃王继位后,他们在高句丽将无法立足。因此两兄弟决定离开高句丽并与他们的追随者一起南下。
  温祚听从追随者建议,在慰礼城(现在的韩国河南市)建城,并立国号“十济”。但是沸流不理睬这个建议,认为临海而居更好,并在弥邹忽建城(现在的韩国仁川广域市)。可是在弥邹忽的盐水和沼泽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难以忍受,与此同时慰礼城的百姓却繁荣地生活着。沸流于是前往慰礼城并要当十济国王。温祚不同意。于是沸流对温祚开战,但输给了温祚。 因为羞愧,沸流自杀。弥邹忽的百姓于是搬迁到慰礼城,温祚也高兴地接纳了他们并改国号为“百济”。有百姓济海乐从的意思
  居于慰礼城的百济由于被马韩包围,所以经常受到马韩的侵扰。而他们的都城亦经常在汉江两岸不断搬迁。至今,首尔在汉江两岸仍然留有北汉山城(邻近青瓦台)及梦村土城(邻近松坡区)的遗址。当时,他们称呼今日首尔两岸为“河北”及“河南”。直到今日,京畿道仍然留有河南市这个名称,以见证昔日的历史。
  公元10年开始, 百济在马韩部落中保持强势。根据高句丽建国神话的记载,建立百济的是一部分高句丽头人(召西奴,沸流,温祚)与他们的百姓(扶余人)。高句丽人到达半岛南部后构成上层,而原住民马韩则是国家中的下层。三国史记中百济君王五次说自己源出朱蒙,王室以扶余为姓,且一度改国号为南扶余,高句丽王钊南侵后百济与高句丽决裂,不再和好。

·熊津时期

  百济古尔王(234年-286年)的统治时期, 百济巩固了国家的制度。据《日本书纪》记载,249年,百济向东扩展到洛东江上游与新罗,伽倻相邻。晋朝永康元年(300)发生八王之乱,乐浪郡,带方郡地方长官率众奔赴辽东向慕容家族请求内附。建兴元年(313)高句丽南下侵略乐浪郡。带方郡受孤立而瓦解,初被百济吞并。其居民得到百济的善待。后来乐浪郡,带方郡在4世纪大多数时间成为高句丽,百济争霸的场所。后史书从345年开始将百济称为国家。据《日本书纪》记载,百济367年第一次向日本派出外交使团。
  近肖古王(346年-375年)时期,百济通过与高句丽的战争向北扩展了疆土,同时向南消灭了残存的马韩部落。近肖古王时期,百济到达其鼎盛时期,其疆土涵括了现在西朝鲜(除了平安北道和平安南道)的绝大部分。371年,百济在平壤(原乐浪郡)打败了高句丽。在战争中,杀死了故国原王。而故国原王之孙好太王392年即位后又战胜百济再次控制了这一区域。满洲源流考说百济最初据于辽西(柳城到北平一带),后被高句丽击败,退入南韩。隋书卷81中称新罗国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
  满洲源流考的作者也认为曹魏灭亡高句丽后,留在沃沮的高句丽人部落的后代建立了新罗,而鸡林就是满语吉林的讹传。“吉林乌拉”(Girin ula)在满语中为靠近水边居住地的意思。在《中俄北京条约》中吉林所有沿海地区被割让,仅剩下内陆,而原本吉林沿海地区与古代沃沮地大体重合。
  这个时期百济积极地吸收了中国文化和技术。384年,佛教成为百济的国教。与此同时,百济也发展成为海上强国,并与日本发展了良好的关系。中国的汉字,佛教,制陶技术和其它文化在这一时期从百济传入日本。

·泗沘时期

  公元538年,百济圣王移都泗沘(现在的扶余郡),并重新巩固了皇权,把他的王国重建为一个强大的政权。从那时起,改国号为南扶余(因为百济将扶余国当成他们的发源地)。随着佛教在百济的发展,百济文化在泗沘时期得到蓬勃发展。
  由于北部高句丽和东边新罗的威胁,百济圣王开始加强与南朝梁的关系。由于新国都位于锦江沿岸,这位百济与中原王朝的交流也提供了方便。6和7世纪,百济在南朝梁的贸易协助下,外交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7世纪,随着新罗的影响在朝鲜半岛南部和中部的增长,百济开始衰落。

·灭亡

  公元660年,唐与新罗联合发动了对百济的攻击。 百济首都泗沘最终被攻陷。百济被新罗吞并。百济义慈王和儿子被带到中国洛阳,同年,义慈王病死,葬在邙山孙皓陈叔宝的陵墓之旁。一批百济贵族逃往日本。
  百济被灭后,百济的遗民曾试图重建百济。原百济家将军鬼室福信拥立百济王子扶余丰为王,并向日本求助。扶余丰携5000军队从日本回百济。
  663年,百济-日本联军与唐-新罗联军与在海上开战,史称“白江口之战”。经过5次交战,百济-日本联军被战败。扶余丰逃往高句丽。
  660年,唐朝在百济故地建立设置了5个都督府:“熊津、马韩、东明、金涟、德安五都督府”,纳入唐王朝直接管理。但随着后来的百济复国运动,唐朝在665年把五个都督府统一合并为熊津都督府,由义慈王的儿子扶余隆为熊津都督府都督,管理百济故地和遗民。因为百济、新罗是世仇,扶余隆害怕受到新罗国的侵略,未敢赴任,最后在洛阳去世。罗唐战争后,唐朝最终退出朝鲜半岛南部。

百济语言

  百济语属于扶余语系,其中百济的统治阶层为南扶余人,被统治阶层为三韩中的马韩人,两者语言不通文化不同。高句丽语和百济语(这两者语言史载均可与扶余语互通,属于同一系统扶余语系,但是历史记载的高句丽语和百济语均是这两国的统治者使用的语言,众所周知,这两国的统治民族都来自扶余,所以就不奇怪了)所属的扶余语系和百济(被统治阶层为主要为马韩人,操马韩语)新罗(主要为辰韩弁韩,操韩语)所属的韩语根本是两个系统。   
  所谓新罗可以和百济通话指的是新罗的韩族可以和百济的底层韩族百姓通话。而百济和高句丽族的通话则是同为扶余语系的统治民族,而百济统治民族是无法和百济韩族百姓用自己的语言沟通的。历史早有记载:“众所周知,百济的统治者原是扶余族的一派,而百济的百姓则继续使用马韩语,所以,不难想象他们用的是不同的语言。关于这一推论可从(周书·异域传)百济条中查到。    据:‘“王姓夫馀氏,号于罗暇,民呼为吉之。夏言并王也,妻号于陆,夏言妃也”。统治阶层称王为‘於罗暇,妃为‘於陆’;而百姓称王为‘吉之’。这同时也证明扶余系语言与韩系语言是完全相异的享实。在百济时代,百姓使用的词汇没有必要转换成相对应的统治者的词汇而存在于百姓中。这种上层现象可谓百济语的一大特征。 ”   
  根据中国资料的记载,高句丽语与扶余、沃沮、东濊、百济(统治阶层)的语言属于同一语系,在中国东北部至朝鲜半岛形成扶余语系,而马韩、弁韩、辰韩等古三韩的语言,百济的被统治阶层的语言及新罗语(现代朝鲜语的直系祖先)在朝鲜半岛南部形成韩系语言,这两系列的语言有着巨大的差异。   
  在日本学界一直认为朝鲜半岛上的高句丽语同日语有着内在的联系、或者说使同属一个语系——扶余语系。而现在韩日学者又发现百济国语言也同日语有著某种关系,他们渐渐趋向于把这三种语言看成是同一个语系。金田一春彦所著的『日本语』中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他说在明治年代、吉林集安太王新村发现高句丽的语言、一个古碑上出现了「三」、「七」、「十」的汉字,而在这三个字的旁边出现了对这三个汉字读法的说明「 密」、「难」、「德顿忽」。学者发现这同日语有著某些的联系,日语固有的这三个数字的读音同古碑上注音极端的相似。   
  有不少人尝试把高句丽语、百济语及现时的日本语系诸语连系在一起 (Beckwith2004):在这种假设的前提下,大和族很可能是从扶余国而来,而扶余人的语言随着地域的分隔,慢慢演变成为高句丽语、百济语及古代的 日语。美国印地安那大学的白桂思(ChristopherI.Beckwith)认为现时的日语仍然可以看到昔日的扶余语的痕迹,而这一段日语及扶余语系 的连结最早于1907年为两位日本学者所留意。白桂思(ChristopherI.Beckwith)尝试透过约140个含有高句丽词语的地方面来重新构 建高句丽语的发音。他发现:高句丽语在文法构词方面与日语相似,例如:genitive -no及attributive-si。     白桂思(ChristopherI.Beckwith)在他的《日本·高句丽语系的民族和早期中国》(TheJapanese-KoguryoicPeoplesandEarlyChina)一文中,阐述了有关高句丽人和日本人之关系的语言学证据。 根据这些证据,他提出古代日本人(倭)和高句丽人的共同源地可能是在面向渤海的中国辽西地区;之后这个人群的一支向东越海到达日本,而过了几百年后另一支 则向东北迁徙,形成了高句丽人。只有这样才可能解释高句丽语和古代日本语的联系(本文内容发表于白氏新著:《高句丽语:日语在亚洲大陆的姐妹语言》 Koguryo, the Language ofJapan’sContinentalRelatives,2004),因此夫余语,高句丽语和日语远古时代很可能属于同源。据俄国籍的韩国问题专家 AndreiLankov介绍,白桂思教授的观点已经被国际上大多数的语言学家所接受。(亚洲时报Asia Times网站2006年9月16日报道)

百济外交

·与中国的关系

  《后汉书·东夷传》称三韩“凡七十八国,伯济是其一国”,《三国志》卷30《魏书·东夷传》所列马韩诸国名也有“伯济”。
  372年,百济近肖古王曾向晋朝朝贡。429年,百济派使团到宋寻求文化和技术。 472年,百济盖卤王派使团到北魏寻求对付高句丽的军事援助。百济武宁王和圣明王多次派使团到南梁。武宁王的陵墓是按南梁的墓室风格建造的。

·与新罗,高句丽的关系

  满洲源流考说百济最初据于辽西(柳城到北平一带),后被高句丽击败,退入南韩。隋书卷81中称新罗国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
  满洲源流考的作者也认为曹魏灭亡高句丽后,留在沃沮的高句丽人部落的后代建立了新罗,而鸡林就是满语吉林的讹传。“吉林乌拉”(Girin ula)在满语中为靠近水边居住地的意思。在《中俄北京条约》中吉林所有沿海地区被割让,仅剩下内陆,而原本吉林沿海地区与古代沃沮地大体重合。

·与日本的关系

  百济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中国的汉字,佛教,制陶技术和其它文化都通过百济传入日本。同时,百济得到了日本的物资和军事援助。 大量的日本皇族和学者来到百济进行教育和文化交流,这样的例子包括在奈良(部份学者认为是以百济词“王国”命名的城市)由百济移民设计和建造的两个奇观,宝塔和木结构寺庙法隆寺。 许多百济王族和贵族成员与日本皇族通婚也是被广泛承认的,即使是现在的明仁天皇也承认这个事实。  据《续日本纪》记载,桓武天皇的母亲高野新笠是武宁王的嫡系子孙,而明仁天皇是桓武天皇的后代。学者中最著名的是阿直歧‘achiki’与王仁(他受阿直歧推荐到大和国。从应神天皇之邀而舶来,是为归化日本之学者。‘古事记’记载:王仁献‘论语’、‘千字文’与日本,中国的儒教与汉字亦被认为是借此传至日本。有趣的是,有很多日本贵族是来自百济。百济阿莘王的太子于397-405年曾与应神天皇一起住在大和宫廷。他后来成为百济腆支王,应神39年,百济国王派其妹与7 位侍女去日本,仁德天皇时代,百济国王之孙去日本养隼,与天皇出猎,盖卤王时代,派其弟到倭侍奉雄略天皇,479年,百济的三斤王死后,昆支的次子回百济成为东城王,雄略天皇甚不舍得。新撰姓氏录中百济人最多。

百济文化

  百济将许多中国文化融入到自身的文化艺术中。佛教在百济的文化中有很强的影响。与高句丽新罗不同,百济的佛像总是带着微笑,散发着温暖的气氛。百济同时也受到道教的影响。541年,南梁曾派技工到百济使中国文化在百济泗沘时期得到提高。
  从扶余郡百济王陵园的古代佛教寺庙出土的豪华的金铜大香炉(백제금동대향로)被认为是百济文化的精髓, 鲜明地展示了百济成就的巅峰。 百济文化的创造力和卓越可以从香炉的顶部纹饰上的精巧和优雅的莲花造型, 辉煌和美丽的砖的图案, 陶器风格的流畅线条的魅力,和流畅和优雅的碑文书法看出。 佛像上微笑的佛的面庞,华丽却优雅的百济宝塔显示了这种创造力与佛教的关联。
  武宁王的陵墓,尽管按着中国拼镶砖墓的形式建造并受到中国进口物品的影响,也包括了许多百济传统的随葬物品,如金制冠饰,金制耳饰。墓室习惯也按照百济独特的传统。这个陵墓被认为是熊津时代的代表性墓葬。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文化有很多是通过百济传播到日本,日本人在邪马台国时代仍很落后退步,男女也只在身上披一块布(女人的像墨西哥人的披风),浑身刺青,直到283年,百济第一次送缝纫女工,日本人才有像样的衣服。同时,一批自称是秦始皇后代的部落带来纺织技术。百济同意派五经博士、易博士、历博士、医博士、乐工到日本,552年10月,向日本传播佛教。
  百济与倭人一样,百姓与边阵的人也有纹身的习惯。他们语言是马韩语,扶余语与少量汉语混合,独异其他人。

百济官制

·官位

  百济共有16个官阶,分别是:
  1.佐平(좌평):一品官,共有六人。     内臣佐平(내신좌평):管理宣纳(传达王命)    内头佐平(내두좌평):管理库藏(财政)    内法佐平(내법좌평):管理礼仪(仪式)    卫士佐平(위사좌평):管理宿卫兵(国王的禁军、近卫兵)    朝廷佐平(조정좌평):管理刑狱(司法)    兵官佐平(병관좌평):管理外兵马(对外军事)  2.达率(달솔):二品官  3.恩率(은솔):三品官  4.德率(덕솔):四品官  5.扞率(한솔):五品官  6.奈率(나솔):六品官  7.将德(장덕):七品官  8.施德(시덕):八品官  9.固德(고덕):九品官  10.季德(계덕):十品官  11.对德(대덕):十一品官  12.文督(문독):十二品官  13.武督(무독):十三品官  14.佐军(좌군):十四品官  15.振武(진무):十五品官  16.克虞(극우):十六品官

·官署

  百济共有21个官署,其中内官12部,外官9部。
  1.内官(내관):     1.前内部(전내부)    2.谷部(곡부)    3.肉部(육부)    4.内椋部(내경부)    5.外椋部(외경부)    6.马部(마부)    7.刀部(도부)    8.功德部(공덕부)    9.药部(약부)    10.木部(목부)    11.法部(법부)    12.后宫部(후궁부)  2.外官(외관)     1.司军部(사군부)    2.司徒部(사도부)    3.司空部(사공부)    4.司冠部(사관부)    5.点口部(점구부)    6.外舍部(외사부)    7.绸部(조부)    8.日官部(일관부)    9.市部(시부)

历代百济王

  温祚王 온조왕 BC18~AD29
  多娄王 다루왕 28~77   
  己娄王 기루왕 77~128   
  盖娄王 개루왕 128~166   
  肖古王 초고왕 166~214   
  仇首王 구수왕 214~234   
  沙伴王 사반왕 234~234   
  古尔王 고이왕 234~286   
  责稽王 책계왕 286~298   
  汾西王 분서왕 298~304   
  比流王 비류왕 304~344   
  契王 계왕 344~346   
  近肖古王 근초고왕 346~375   
  近仇首王 근구수왕 375~384   
  枕流王 침류왕 384~385   
  辰斯王 진사왕 385~392   
  阿华王 아신왕 392~405   
  腆支王 전지왕 405~420   
  久尔辛王 구이신왕 420~427   
  毗有王 비유왕 427~454   
  盖卤王 개로왕 475~475   
  文周王 문주왕 475~477   
  三斤王 삼근왕 477~479   
  东城王 동성왕 479~501   
  武宁王 무녕왕 501~523   
  百济圣王 성왕 523~554   
  威德王 위덕왕 554~598   
  恵王扶余季 혜왕 598~599   
  法王扶余宣 법왕 599~600   
  武王扶余璋 무왕 600~641   
  义慈王 의자왕 64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