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

隋文帝
隋文帝
      杨坚(541年~604年),即隋文帝,隋朝的建立者。小名那罗延,弘农华阴(今陕西华阴市)人。谥号文帝,庙号高祖。北周大定元年(581)二月,杨坚推翻周静帝,自立为帝,定国号为隋,改元开皇,建都长安。仁孝四年(604),杨广为夺取皇位,派人将病中的杨坚杀害,当上了隋朝的第二代皇帝。

杨坚生平

隋朝疆域图
隋朝疆域图
  杨坚之父杨忠是北周政权的开国元勋,是西魏十二大将军之一,战功赫赫,官至柱国,封随国公。杨忠跟随北周太祖起义关西,因功赐姓普六茹氏,位至柱国、大司空、随国公。薨,赠太保,谥曰桓。杨坚十四岁就开始了仕途生涯,杨忠死后,杨坚袭父爵。后来娶大将军独孤信之女为妻。女儿为周宣帝的皇后。杨坚还是大汉太尉杨震的第十四世孙。杨坚承袭父爵。他有"身在帝王边,如同伴虎眠"之感。齐王宇文宪曾对武帝宇文邕说:“普六茹坚相貌非常,臣每见之,不觉自失,恐非人下,请早除之。”本来宇文邕对杨坚早存疑心,听字文宪说后,疑心更重。但是否立即剪除杨坚还犹豫不定,于是便问计于钱伯下大夫来和,来和也说杨坚不凡,但暗中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便谎称:"杨坚这人是可靠的,如果皇上让他做将军,带兵攻打陈国,那就没有攻不下的城防。"为杨坚避免了一场杀身之祸。   
  宇文邕还是放心不下,暗里又派人请星相家赵昭偷偷为杨坚看相。赵昭与杨坚友善,当着宇文邕之面佯装观察杨坚脸庞,然后毫不在意地说:"皇上,请不必多虑,杨坚的相貌极其平常,无大富大资可言,最多不过是个大将军罢了。"又使杨坚度过了一次险关。 这时,内史王轨又劝谏宇文邕说:"杨坚貌有反相"。言下之意是要及早除掉杨坚。因为宇文邕对星相家赵昭的结论相信无疑了,便不悦地说:"要是真的天命所定,那有什么办法啊?"使杨坚再次化险为夷。   
  宇文邕死后,其子宇文赀即位。杨坚的长女被聘为后妃,杨坚又晋升为柱国大将军、大司马。宇文赀对杨坚的疑心更大,他曾直言不讳地对杨妃说过:"我一定要消灭你们全家"。并命内待在皇宫埋伏杀手,再三叮嘱说:“只要杨坚有一点无礼声色,即杀之!”然后他把杨坚召进皇宫,议论政事。杨坚几经化险为夷,心中早有准备,不管宇文怎样激,怎样蛮,怎样讲,杨坚都神色自若,宇文赀无杀机可乘。最后,杨坚想出了"两全"之策,通过老同学、内史上大夫郑译向宇文透露出自己久有出藩之意。这正合宇文的心意,当即任命他为杨州总管。这样宇文放心了,杨坚也安心了。   
  宇文赀是皇家世袭之君,根本不是治国安邦之君。不问朝政,沉顿酒色,满朝文臣武将敢怒而不敢言。宇文赀不但不听忠臣劝告,反而觉得这皇帝当得太不称心如意。他终于想出了一个逍遥自在的法招,将皇帝让给年仅6岁的儿子。自称天元皇帝,住在后宫,终日与嫔妃宫女们吃喝玩乐,荒淫无度的生活使他年仅22岁就丧命了。   
  他的儿子静帝即位,任命杨坚为丞相。周静帝即位时才7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所以杨坚就控制了北周的朝政。西元581年二月甲子日,北周静帝以杨坚众望有归下诏宣布禅让。杨坚三让而受天命,自相府常服入宫,备礼即皇帝位于临光殿,定国号为大隋,改元开皇,宣布大赦天下。杨坚登基当天,长安城出现了八百年一次的祥瑞天象----庆云。   
  杨坚登基后,于开皇七年(西元587年)灭后梁,一年后下诏伐陈。开皇九年(西元589年),隋文帝派遣大军挥戈南下,灭亡了割据南方的陈朝,统一了中国,结束了西晋末年以来三百年的分裂局面。同年琉球群岛归降隋朝。突厥可汗尊杨坚为圣人可汗,表示愿为藩属永世归顺,千万世为圣朝典牛马。隋文帝结束了中国长期混乱的局面,征服各族蛮夷部落,使中国又回到了和平年代。    隋朝建立以后,隋文帝精心治理,隋朝迅速强大繁荣起来。
  杨坚在位23年,604年病逝于大宝殿,终年64岁,葬于泰陵(今天陕西省杨陵(凌)区城西5公里处)。

政绩

  杨坚成功地统一了历经数百年严重分裂的中国,从此以后的一百六十七年都保持着他所建立的政治统一。
  鉴于五胡乱华以来南北分裂达二百七十年之久,民生困苦,国库空虚,故自隋开皇九年(589年),隋军统一天下后,即以富国为首要目标,轻徭薄赋以解民困,在确保国家赋税收入之同时,稳定民生。由于魏晋南北朝以来,户籍不清,税收不稳,于是于开皇五年(585年),即大索貌阅,并接纳尚书左仆射高颎之建议,推行输籍法,作全国性户口调查,增加国家税收,改善经济,尽扫魏晋南北朝以来隐瞒户籍之积弊,促成开皇之盛世。
  隋初经历南北朝战乱,民生疲弊,故杨坚接纳司马苏威建议,罢盐、酒专卖及入市税,其后多次减税,减轻人民负担,促进国家农业生产,稳定经济发展。隋文帝在位时代之富饶既非重敛于民,究其原因,与全国推行均田制有关。此举既可增加赋税,又可稳定经济发展,且南朝士族亦渐由衰弱至于消逝。均田制能顺利推行,对隋前中期的经济发展收益甚大。
  加上隋代以关中作为本位,关中粮食短缺,需依赖关东漕运接济,故杨坚于洛州等地设立常平仓等官仓,贮存关东运来粮食,建广通渠,便利关中漕运。又于民间设义仓,人民捐纳粮食以防凶年。
  在地方行政方面,文帝鉴于魏晋南北朝政区划分毫无标准,地方行政混乱,支出庞大,杨坚遂于开皇三年(583年),尽罢诸郡,实行州县二级制,使国家地方行政渐上轨道。诚如学者钱穆所言:开皇之治的成功,简化地方行政机构是一个基本因素。据统计隋文帝时期朝廷开支减省三分之二,地方官府之开支减省四分之三,全国于行政之经费,大约是南北朝时期开支三分一而已。故隋国库之丰积,不无原因。
  此外,杨坚安定政治,关陇集团的支持功不可没。汉人如郑译、刘昉、高颎等名臣有助推动国策。杨坚亦因前朝酷刑甚多,影响民生,故命苏威等人编纂《开皇律》,修订刑律,订立国家刑法,使人民有法可守,又减省刑罚,死刑只设绞、斩二等,以示隋朝对民之宽大。
  在澄清吏治方面,杨坚得国以来,励精图治,兼且天资刻薄,自不容贪污枉法之行为存在。杨坚命柳盛持节巡省河北五十二州,奏免长吏赃污不称者二百余人,州县肃然。吏治之整肃,不仅上裕国库,下纾民困,隋高祖在位时之隆盛,此亦为要因。
  杨坚开了科举制度之先河,于开皇七年(587年)命各州“岁贡三人”,应考“秀才”。在位期间,史称“开皇之治”。
  从隋前中期的人口增长就看得出隋文帝的政治才能: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全国户口359.9万户,到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达到8907536户;46019956人.其中在开皇九年(589年)南下平陈增50.0万,此时的全国户口700多万,平均年增长226,708户。
  杨坚身为皇帝,但衣着十分朴素。他是个节俭的皇帝,然而却可说是节俭得过份。许多史书均记载文书晚年日渐吝啬,例如在隋高祖开皇十四年(594年)关中大旱,杨坚竟然不肯开仓赈济。不过只有此一事例,略嫌立论不足。按资治通鉴所载,杨坚在此时派员观察民间所食,亦十分自责,之后他又亲率官民接近洛阳粮仓,途中又十分关怀灾民。讽刺的是,史书用前一句来印证杨坚吝啬,后一句来印证杨坚关心民间疾苦,以有矛盾的地方。

家庭

·父母

  父:隋太祖武元皇帝杨忠
  母:元明皇后吕苦桃

·后妃

  皇后:独孤伽罗
  妃嫔:  宣华夫人陈氏  容华夫人蔡氏  姿贵嫔  尉迟氏

·

  房陵王杨勇  
  隋炀帝杨广  
  秦孝王杨俊
  庶人杨秀  庶人杨谅
  长子杨勇为人忠厚善良,但生活奢华,因而受杨坚厌恶,常告诫太子勇说:“自古帝王未有好奢侈而能长久者。汝为储后,当以俭约为先,乃能奉承宗庙”;
  次子杨广(即隋炀帝)为人文采极高负有抱负,但善于作伪,在杨坚面前装得很朴素,所以受到杨坚喜爱而代其兄为太子。

·

  长女 乐平公主杨丽华  五女 兰陵公主杨阿五  某女 襄国公主 下嫁李长雅。  某女 广平公主  某女 万安公主 下嫁隋洛州总管、陈国公窦荣,子窦抗。

评价

  《隋书·帝纪二》评:“虽未能臻于至治,亦足称近代之良主。然天性沉猜,素无学术,好为小数,不达大体,故忠臣义士莫得尽心竭辞。其草创元勋及有功诸将,诛夷罪退,罕有存者。”又说他“唯妇言是用”、“喜怒不常,过于杀戮”。  隋朝的李德林《天命论》中说隋文帝,“帝体貌多奇,其面有日月河海,赤龙自通,天角洪大,双上权骨,弯回抱目,口如四字,声若钏鼓,手内有王文,乃受九锡。昊天成命,于是乎在。顾盼闲雅,望之如神,气调精灵,括囊宇宙,威范也可敬,慈爱也可亲,早任公卿,声望自重。” 初唐的李延寿在《北史》中赞美隋文帝, “皇考美须髯,身长七尺八寸,状貌瑰伟,武艺绝伦;识量深重,有将率之略。”   
  隋炀帝杨广曾这样歌颂过父亲:“高祖文皇帝受天明命,奄有区夏,拯群飞于四海,革凋敝于百王,恤狱缓刑,生灵皆遂其性,轻徭薄赋,比屋各安其业。恢夷宇宙,混壹车书。”曾孙子越王杨侗这样赞美他,“高祖文皇帝圣略神功,载造区夏。张四维而临万宇,侔三皇而并五帝。”   
  魏征赞叹道:“皇帝载诞之初,神光满室,具兴王之表,韫大圣之能。或气或云,荫映于廊庙;如天如日,临照于轩冕。内明外顺,自险获安,岂非万福扶持,百禄攸集。”
  朱熹:“地凭宸极,天纵神武,开运握图,创业垂统,圣德也;拨乱反正,济国宁人,六合八纮,同文共轨,神功也;玄酒陶匏,云和孤竹,禋祀上帝,尊极配天,大孝也;偃伯戢戈,正礼裁乐,纳民寿域,驱俗福林,至政也。”   
  宋朝的陈普在《历代传授歌》中道:“北齐后周犹一隅,隋文混一朔南暨。”
  王夫之赞评道:“隋文之待威也,固以古大臣之任望之;威之所以自见者,亦以平四海、正风俗为己功。”隋文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黄袍加身的皇帝,
  《读通鉴论》:“开皇元年,隋主服黄,定黄为上服之尊,建为永制。”自隋文帝开始穿黄袍以后,从此中国后代皇帝都穿黄色的衣服了。   
  苏东坡称他“睿圣自天,英华独秀,刑法与礼仪同运,文德共武功俱远。爱万物其如己,任兆庶以为忧。手运玑衡,躬命将士,芟夷奸宄,刷荡氛昆,化通冠带,威震幽遐。虞舜之大功二十,未足相比,姬发之合位三五,岂可足论。”魏征赞叹道:“皇帝载诞之初,神光满室,具兴王之表,韫大圣之能。或气或云,荫映于廊庙;如天如日,临照于轩冕。内明外顺,自险获安,岂非万福扶持,百禄攸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