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

王羲之像
王羲之像
  王羲之(303年~361年?),字逸少,号澹斋,原籍琅琊临沂(今属山东),后迁居山阴(今浙江绍兴),东晋书法家,有书圣之称。为南迁琅琊王氏贵胄,后官拜右军将军,人称王右军。师承卫夫人钟繇。著有《兰亭集序》。其书法尺牍散见于唐临诸法帖、十七帖、日本的丧乱、孔侍中等名品。其子王献之亦为书法家。升平五年(361年)卒,葬于金庭瀑布山(又称紫藤山)。

王羲之生平

  
兰亭鹅池
兰亭鹅池
  王羲之(公元303-361年,又作321-379年),他出身于两晋的名门望族。他的伯父王翼,王导,堂兄弟王恬王洽等都是当时的书法名手。王羲之父王旷,历官淮南丹阳太守、会稽内史;伯父王导,历事元帝、明帝、成帝三朝,出将入相,官至太傅,南渡后朝政之稳定,皆赖其力。当时有民谚:“王与马,共天下”,史书上亦曾记载东晋建立甫初王导与皇帝共同接受大臣朝贺。可以想见其家族之煊赫。羲之幼时不善于言辞,长大后却辩才出众,且性格耿直,享有美誉。晋大尉郗鉴选择女婿,“坦腹东床”的典故就出于王羲之。他在当时是朝野看好的人物。
  据史书记载,朝廷公卿看重王羲之的才器,屡屡召举为官,他却屡屡辞谢。后为征西将军瘐亮参军,累迁至长史,晋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他后来与太原王述不和,称病去职,归隐会稽,自适而终。世称“王右军”、“王会稽”,即出自于他的这一番经历。王羲之晚年移居于剡之金庭(今浙江嵊州市金庭镇),与当时名士谢安等在此寄情山水,安度晚年,去世后即安葬于瀑布山下(史传此地为道家的洞天福地之一)。

·书法成就

      王羲之自幼酷爱书法,由父王旷、叔父王廙启蒙,七岁善书,十二岁时经父亲传授笔法论,“语以大纲”,即有所悟。王旷善行、隶二书;王廙擅长书画,王僧虔《论书》曾评:“自过江东,右军之前,惟廙为最,画为晋明帝师,书为右军法。”王羲之从小就受到王氏世家深厚的书学熏陶。卫夫人名烁,师承钟繇,妙传其法。她给王羲之传授钟繇之法、卫氏数世习书之法以及她自己酿育的书风与法门。
  以后王羲之渡江北游名山,博览秦汉以来篆隶淳古之迹,见与卫夫人所传“钟法新体”有异,因而对于师传有所不满;经观摩各家,博采众长,终于“兼撮众法,备成一家”,达到了“贵越群品,古今莫二”的高度。后来他曾自述这一历史转折: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比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钟爵、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 从这段话可以看到王羲之不断开拓视野、广闻博取、探源明理的经历和用心。王羲之志存高远,富于创造。他学钟繇,自能融化。钟书尚翻,真书亦具分势,用笔尚外拓,有飞鸟鶱腾之势,所谓“钟家隼尾波”。王羲之心仪手追,但易翻为曲,减去分势,用笔尚内抵,不折而用转,所谓右军“一搨瓘直下”。他学张芝也是自出机抒。唐代张怀耿曾在《书断》中指出这一点:“剖析张公之草,而浓纤折衷,乃愧其精熟;损益钟君之隶,虽运用增华,而古雅不逮,至研精体势,则无所不工。”王羲之对张芝草书“剖析”、“折衷”,对钟繇隶书“损益”、“运用”,对这两位书学大师都能“研精体势”。
      王羲之临摹卫书从七岁一直到十二岁,虽已不错,但自己却总是觉得不满意。因常听老师讲历代书法家勤学苦练的故事,使他对东汉“草圣”张芝的书法产生了钦羡之情,并决心以张芝的“临池”故事来激励自己。为了练好书法,他每到一个地方,总是跋山涉水四下钤拓历代碑刻,积累了大量的书法资料。他在书房内,院子里,大门边甚至厕所的外面,都摆着凳子,安放好笔,墨,纸,砚,每想到一个结构好的字,就马上写到纸上。他在练字时,又凝眉苦思,以至废寝忘食。他认为养鹅不仅可以陶冶情操,还能从鹅的某些体态姿势上领悟到书法执笔,运笔的道理。有一天清早,王羲之和儿子王献之乘一叶扁舟游历绍兴山水风光,船到县禳村附近,只见岸边有一群白鹅,摇摇摆摆的模样,磨磨蹭蹭的形态。王羲之看得出神,不觉对这群白鹅动了爱慕之情,便想把它买回家去。王羲之询问附近的道士,希望道士能把这群鹅卖给他。道士说:“倘若右军大人想要,就请代我书写一部道家养生修炼的《黄庭经》吧!”王羲之求鹅心切,欣然答应了道士提出的条件。这就是“王羲之书换白鹅”的故事。二十岁时,有个太尉郗鉴派人到王导家去选女婿。当时,人们讲究门第等级,门当户对。王导的儿子和侄儿听说太尉家将要来提亲,纷纷乔装打扮,希望被选中。只有王羲之,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躺在东边的竹榻上一手吃烧饼,一手笔划着衣服。来人回去后,把看到的情况禀报给郗太尉。当他知道东榻上还靠着一个不动声色的王羲之时,不禁拍手赞叹道:这正是我所要的女婿啊!于是郗鉴便把女儿郗浚嫁给了王羲之。这故事便成了“东床”和“令坦”两个典故。在他身上出现的成语还不只这些,据说有一次,他把字写在木板上,拿给刻字的人照着雕刻,这人用刀削木板,却发现他的笔迹印到木板里面有三分之深。这就是成语“入木三分”的由来。
      与两汉、西晋相比,王羲之书风最明显特征是用笔细腻,结构多变。王羲之最大的成就在于增损古法,变汉魏质朴书风为笔法精致、美仑美奂的书体。草书浓纤折中,正书势巧形密,行书遒劲自然,总之,把汉字书写从实用引入一种注重技法,讲究情趣的境界,实际上这是书法艺术的觉醒,标志着书法家不仅发现书法美,而且能表现书法美。后来的书家几乎没有不临摹过王羲之法帖的,因而有“书”"美誉。他的楷书如《乐毅论》、《黄庭经》、《东方朔画赞》等“在南朝即脍炙人口”,曾留下形形色色的传说,有的甚至成为绘画的题材。他的行草书又被世人尊为“草之圣”。王羲之没有原迹存世,法书刻本甚多,有《十七帖》、小楷乐毅论、黄庭经等,摹本墨迹廓填本有孔侍中帖、兰亭序(冯承素摹本)、快雪时晴帖、频有哀帖、丧乱帖、远宦帖、姨母帖以及唐僧怀仁集书书《圣教序》等。
      王羲之的书法影响到他的后代子孙。其子玄之,善草书;凝之,工草隶;徽之,善正草书;操之,善正行书;焕之,善行草书;献之,则称“小圣”。其后子孙绵延,王氏一门书法传递不息。武则天曾求王羲之书,王羲之的九世重孙王方庆将家藏十一代祖至曾祖二十八人书迹十卷进呈,编为《万岁通天帖》。南朝齐王僧虔、王慈、王志都是王门之后,有法书录入。释智永为羲之七世孙,妙传家法,为隋唐书学名家。
      王羲之书法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书苑。历史上第一次学王羲之高潮在南朝梁,第二次则在唐。唐太宗极度推尊王羲之,不仅广为收罗王书,且亲自为《晋书.王羲之传》撰赞辞,从此王羲之在书学史上至高无上的地位被确立并巩固下来。宋、元、明、清诸朝学书人,无不尊晋宗“二王”。唐代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和颜真卿、柳公权,五代杨凝式,宋代苏轼、黄庭坚、米帝、蔡襄,元代赵孟,明代董其昌,历代书学名家无不皈依王羲之。清代虽以碑学打破帖学的范围,但王羲之的书圣地位仍未动摇。“书圣”、“墨皇”虽有“圣化”之嫌,但世代名家、巨子,通过比较、揣摩,无不心悦诚服,推崇备至。
      王羲之的书法长于楷书行书草书等书体。在汉魏质朴淳厚书风的基础上,博采众长,创造出一种妍美流便、雄逸俊雅的新书风。对后世具有深远的影响,被誉为“书圣”。另外,据史书记载,王羲之还有洒脱漂亮的外在风貌,《世说新语》里曾说:“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这“飘如游云,矫若惊龙”八字,即指其富赡的内心世界。晋代玄学盛行,崇尚老庄哲学,因此,王羲之对人生、社会、自然的思考当然受其影响。晋室南渡之初,他见会稽有佳山水便有终老之志;辞官归隐后,山阴道上行,山川相映发,自然有应接不暇之感;他又泛舟大海,远采药石,在他的心胸中涤除尘虑,接纳自然万物之美,进一步发现宇宙的深奥精微……所有这些他都印证到书艺上,正如《书断》所说:“千变万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发灵,岂能登峰造极!。”

家庭

  王羲之娶郗鉴之女郗浚为妻,与妻子共生育有七子,《晋书.王羲之传》称:“有七子,知名者五人”。
  长子王玄之,早殇。
  次子王凝之,妻子为谢道韫
  三子王涣之,生卒不祥。
  四子王肃之,字幼恭。
  五子王徽之,字子猷。
  六子王操之,字子重。曾做过东晋的侍中、尚书、豫章太守。
  七子王献之,人称“小圣”,和王羲之合称“二王”。

·后代

  七世孙智永
  明代哲学家王守仁(其父王华)。
  六十六代孙王新铭,绍兴人,词人,收藏家。
  六十八代孙王正清,绍兴人,书法家。

王羲之轶事

·东床快婿

  郗鉴派门生往王府选婿,王府子弟均刻意保持矜持,唯独王羲之在东床上袒腹卧着。郗鉴便认为他是适合的人选,便决定将女儿郗浚嫁给他。女婿因此而称为“东床”,也有成语称为东床坦腹,于是“东床坦腹”(或是“东床快婿”)变成为称赞有女之家嫁得好归宿的代名词。

·换鹅

  王羲之爱鹅成癖,传说是因为他喜欢观察鹅游水时鹅掌的动作,从中学习,以提高自己的书法用腕技巧。
  山阴的一名道士,希望王羲之能为他抄写一部《黄庭经》,但是又不敢贸然提出。他获悉王羲之爱鹅,于是精心饲养了一群白鹅,与之相赠,并提出写经的请求,王羲之果然答应了他,工工整整地抄写了一部《黄庭经》送给他。后来这部《黄庭经》被称作右军正书第二,又被称作《换鹅帖》。该帖的宋拓本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李白的诗“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送贺宾客归越》)即是引用了这个典故。

·孤姥之鹅

  在《晋书·王羲之传》中记载:会稽有独居的老妇养了一只鹅,很擅长鸣叫。王羲之想得到那只鹅,托人向老妇买但未能如愿,于是就带着亲友到老妇的家门前要来观看那只鹅。老妇听到王羲之要大驾光临,就宰了那只鹅烹煮要款待他们,王羲之见状,悲叹惋惜了好几天。

·墨池

  相传王羲之住处附近有一小池,王羲之练完书法均在此洗笔。久之池水变成黑色,竟能直接蘸取充墨之用。
  当年王羲之在温州担任永嘉郡守之际,曾在今温州墨池坊挥洒文墨,故于温州旧鹿城区市政府前有一墨池。
  据万历《温州府志》记载:“墨池,在墨池坊,王右军临池洗砚于此。”池呈方形,历代曾多次修缮。现池边用规整石构筑,上绕砖砌栏干。原有宋米芾所书“墨池”两字,久已湮没。今石额所题“墨池”并识,系清乾隆时温州总兵黄大谋所题。

·王羲之错把墨汁当醋酱

  有一天,王羲之聚精会神的在练字,都忘了去吃饭,他的妻子郗浚就叫家僮给他端了一盘热腾腾的馍馍和一碗醋蒜酱。家僮几次催他趁热快吃,王羲之都只随便的应了几声:“好啦!就吃!”头也不转的又提起笔来挥洒。家僮没有办法,只得去禀告夫人。郗氏在书房前的长廊,看见王羲之手里拿着一个馍馍往嘴里送,一口咬下去,又赶紧吐了出来,而且嘴角尽是黑黑的,看见夫人进入书房,才笑问:“这醋蒜味道不对啊!”夫人又急又疼的把他手中的馍馍抢下:“相公!墨汁怎么可以当醋蒜呢?”

王羲之现存作品(含刻本、摹本)

  唐太宗时,王羲之的书法有3000多卷,到宋太宗时只有160余件,今天全世界存世的王羲之摹本仅有20件。
  快雪时晴帖(唐代摹本,和中秋帖及伯远帖合称“三希”,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兰亭序(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颜真卿之祭侄文稿为“第二”,苏轼之黄州寒食诗帖为“第三”),神龙本,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黄庭经(亦名《换鹅帖》,宋拓本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平安帖、何如帖、奉橘帖(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乐毅论(梁拓本)
  丧乱、二谢、得示帖(唐摹本,日本皇室藏)
  忧悬帖
  寒切帖(又名《廿七帖》/《谢司马帖》,藏于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孔侍中帖和频有哀祸帖(二帖连为一纸,藏于日本前田育德会)
  远宦帖(亦名《省别帖》,十七帖中的一封书信,藏于国立故宫博物院)
  姨母帖(《唐摹万岁通天帖》之一,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初月帖(《唐摹万岁通天帖》之二,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行穰帖(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
  七月都下帖(唐摹本,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上虞帖(唐摹本藏于上海博物馆)
  游目帖(藏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毁于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
  大道帖(又名《一笔书》,藏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其书贴
  妹至帖(唐摹本,藏于日本私人处)
  东方朔像赞(唐临本,藏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孝女曹娥碑
  兴福寺断碑
  淳化阁帖(丛帖,经双钩描摹后,刻在石版或木版上,再拓印装订成帖。共10卷,第6、7、8是王羲之之作,共有160多帖。藏于上海博物馆)
  澄清堂帖(集帖,集王羲之的字重刻而成)
  大唐三藏圣教序(由唐朝比丘怀仁,集王羲之字而成)

评论

  王羲之的书法实践,变当时流行的章草、八分为今草、行书、楷书,是书体转换时期平地而起的高峰。
  梁武帝萧衍评其书曰:“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
  唐太宗李世民赞道:“详察古今,研精篆素,尽善尽美,其唯王逸少乎!观其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露结,壮若断而还连;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摹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
  唐李白有诗《王右军》曰:“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山阴过羽客,爱此好鹅宾。扫素写道经,笔精妙入神。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
  《世说新语》里曾说:“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