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逖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稚,范阳逎县(今河北涞水)人。北州旧姓,东晋初期著名的北伐将领。著名的“闻鸡起舞”就是他和刘琨的故事。曾一度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但及后因朝廷内乱,在他死后北伐功败垂成。祖逖亦是一位极受人民爱戴的将领,他死后,所辖的豫州人人都好像父母离世那样悲伤。

祖逖生平

·早年生活

  祖逖性格豁荡,不修仪检,十四五岁还未读过书,曾令一众兄长忧心。但为人轻财好侠,慷慨而有志节,每到田舍都以兄长们的名义分谷帛救济贫困的人,乡里宗族因而看重他。及至祖逖博览书籍,涉猎古今,往来洛阳时人人都他有赞世才具。侨居在阳平时曾获举孝廉和秀才,但都不应命。后任司州主簿。后曾先后担任大司马齐王冏和骠骑将军长沙王乂的属官,最终升任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司马炽的从事中郎。曾于永安元年(304年)随晋惠帝北征邺城,兵败后逃回洛阳。

·举众南下

  永嘉五年(311年)匈奴族刘曜率汉军攻陷洛阳,晋怀帝被俘,中原大乱,祖逖率亲邻几百家避难南下,与他们甘苦与共,又富有谋略,于是被推为他们行旅的首领——行主。祖逖至泗口(今江苏淮阴北),镇东大将军司马睿任命他为徐州刺史,不久征为军咨祭酒,移居京口(今江苏镇江)。

·中流击楫

  祖逖眼见西晋一片混乱,决心要振兴晋朝,为此礼遇甚至纵容那些暴桀勇武的门客,望日后北伐时他们能作出贡献。同时又上书司马睿,力请北伐。建兴元年(313年),司马睿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但因司马睿一心巩固初建的江东政权,无心北伐,于是只给予一千人的粮食和三千匹布作为北伐物资,更由其自募战士,自造兵器。但祖逖仍带着随他南下的部曲百余家北渡长江,“中流击楫”宣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至淮阴后,一面冶铸兵器。一面招募流散,得两千多人后开展北伐。

·收复豫州

  当时,流民坞主张平、樊雅两人在谯郡拥兵自重,表面臣服于东晋。祖逖北屯芦州后曾派参军殷乂访问二人,但因殷乂轻蔑张平而令张平和樊雅勒兵固守,祖逖进攻了一年多也不能成功,只有利诱张平部将谢浮借机杀死张平,祖逖则进据太丘。但樊雅和张平余众仍据谯城对抗祖逖,更加派兵袭击祖逖,相持不下。祖逖因得蓬陂坞主陈川派将领李头和南中郎将王含派桓宣支援,成功击败并劝降樊雅,得以进据谯城(今安徽亳州)。随即又击败前来讨伐的石虎。
  但其后李头因获祖逖赠马而非常仰慕祖逖,竟惹来陈川的愤恨,将李头杀死;但李头部众及后更投奔祖逖,陈川于是派人大掠豫州诸郡,但及后即被祖逖派兵击溃,将所掠子女财物各归原主,因而深得民心。陈川见此十分畏惧,于太兴二年(319年)改投石勒。祖逖于是率军讨伐,石勒则遣石虎领兵五万救援,祖逖因连番失利而退回淮南。石虎收兵大掠豫州后留将领桃豹等留守陈川故城西台。太兴三年(320年)祖逖派韩潜守东台,相持四十日后,祖逖设计令胡兵以为晋军兵粮充足,反见自己饥饿而失去士气,后更派兵夺去石勒给桃豹的军粮,逼令桃豹退守东燕城。祖逖因而尽得二台,并派韩潜进占封丘压逼桃豹,自己则进屯雍丘(今河南杞县)。
  祖逖及后更多次出兵邀截石勒军,令屯驻当地的石勒部众都渐感困逼;后石勒所派的精锐骑兵又被祖逖击破,很多驻守当地的石勒部众于是向祖逖归降。同时祖逖亦因厚待候骑捕获的濮阳人而获他领乡里归降,同时亦遣使令当时经常互相讨伐的晋室将领李矩、郭默、上官巳、赵固等和解并听从祖逖指挥,于是祖逖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

·图平河北

  祖逖军纪严明,自奉俭约,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子弟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并祭祀他,于是深得百姓爱戴[3]。黄河北岸坞壁群众亦感激和爱戴祖逖,于是向祖逖密报石勒的活动。东晋于是升祖逖为镇西将军。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不敢南侵,于是在成皋县和范阳营修祖逖母亲及祖父、父亲的坟墓,又遣书请求通商。祖逖虽然没回信,却任凭通商贸易,更收利十倍。此时石勒又杀叛晋归降的祖逖部将表示友好,祖逖亦与石勒修结和好,禁止边将进侵后赵,于是边境暂得和平。但同时祖逖却营缮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秣马厉兵,积蓄力量,准备向北岸推进。

·北伐遗恨

  太兴四年(321年),晋元帝司马睿派遣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以监督祖逖。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但无远大的志向和识见,无助于北伐,而且自己既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却突然由如此从容不逼的文臣统领,甚为不快。同时,祖逖忧虑权臣王敦和宠臣刘隗等对立,内乱将会爆发,北伐难成,于是因激愤患病。祖逖虽然患病,但仍然用心修缮虎牢城,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四望甚远;同时亦派人修筑营垒作为南部部队的据点以防后赵进侵。但营垒尚未建成,祖逖就于雍丘病死,享年五十六岁,东晋追赠车骑将军。次年王敦发动王敦之乱,接手豫州的弟弟祖约无力抵抗乘机进攻的石勒而南退,原本已收复的土地于是又被石勒攻占。

相关典故

·闻鸡起舞

  初,范阳祖逖,少有大志,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同寝,中夜闻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及渡江,左丞相睿以为军谘祭酒。逖居京口,纠合骁健,言于睿曰:“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宗室争权,自相鱼肉,遂使戎狄乘隙,毒流中土。今遗民既遭残贼,人思自奋,大王诚能命将出师,使如逖者统之以复中原,郡国豪杰,必有望风响应者矣!” 睿素无北伐之志,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千人廪,布三千匹,不给铠仗,使自召募。

·中流击楫

  建兴元年(313),司马睿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只予一千人的粮食和三千匹布作为北伐物资,由其自募战士,自造兵器。他带着随他南下的部曲百余家北渡长江,中流击楫宣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至淮阴后,一面冶铸兵器。一面招募流散,得两千多人,进屯雍丘(今河南杞县)。当时,河南坞主各拥部曲自重,相互攻击,依违于石勒和晋朝之间,他派人招抚,共御石勒,进克谯城(今安徽亳州)。蓬陂坞主陈川势力较大,大掠豫州诸郡,被祖逖设伏击溃,将所掠子女财物各归原主,深得民心。陈川投石勒,祖逖率军伐陈,勒遣石虎领兵五万救援,祖逖数以奇兵击退进犯。石勒统治的镇戍多归附祖逖,北方晋室将领李矩、郭默、上官巳、赵固等也愿听从指挥,九年即收复黄河以南的大部土地。祖逖军纪严明;自奉俭约,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发展生产,深得百姓爱戴。历经丧乱的中原父老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黄河北岸坞壁群众向祖逖密报石勒的活动,迫使不敢南犯。石勒遣书求互市,他虽不答,却任凭通商贸易,收利十倍。

家庭

·妻子

  许氏,许柳姊。

·兄弟

  祖该,祖逖兄长,开爽有才干。  祖纳,祖逖异母兄,西晋时官至中护军、太子詹事。后到江东避乱,司马睿作丞相时曾任军咨祭酒。后被祖约排斥而闲居。  祖约,祖逖同母弟,祖逖死后领兄长部众并守豫州。苏峻之乱时与苏峻勾结,失败后投奔石勒,但宗族全被石勒所杀。

·

  祖涣,沛内史。  祖道重,祖逖庶子,祖约被杀时被有恩于祖逖的胡将王安暗中救走。

史载

  见《晋书》列传第三十二 刘琨 祖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