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

明太祖朱元璋真像
明太祖朱元璋真像
   明太祖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是中国大明朝的开国皇帝,濠州钟离(今安徽省凤阳县)人,姓朱,名元璋(初名重八),字国瑞,汉族元朝“南人”)。是继汉高祖刘邦以来第二位平民出身的皇帝。  俗称洪武帝、洪武君、朱洪武,庙号太祖,其统治时期被称为“洪武之治”。  在位期间通过廷杖大臣、废相、设锦衣卫、大杀功臣(也包含惩治贪赃枉法的元勋)等毒辣手段建立起一套维护皇权的体制,正是由于明太祖在位期间的这些举措,使得大明王朝276年时间内,没有外戚专权或军阀割据,宦官也没有形成像唐末的气候,党争现象亦未形成似唐末“牛李党争”的祸乱。  谥号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葬于明孝陵

生平

·早年生活

  朱元璋生于元朝元文宗天历元年(1328年)九月十八未时,排行第四。父亲朱五四(后改为世珍),母亲陈氏。濠州钟离(今安徽省凤阳县)人,元天历元年(1328年),朱元璋出生于盱眙太平乡(今安徽省明光市明光街道赵府村)境内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朱元璋幼时曾为地主放牛。至正四年(1344年)淮北大旱,朱元璋的父、母、兄先后去世,不得已而入皇觉寺当行童。入寺不到二个月,因荒年寺租难收,寺主封仓遣散众僧,朱元璋只得离乡为游方僧。

·起义

  元至正十二年(1352年)受好友汤和来信劝说,元璋到濠州投靠郭子兴,参加红巾军。由于指挥有方,不久便由一名小军官逐渐升为副元帅,并娶郭子兴养女马氏(后为皇后)。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攻占集庆(今南京),将这里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并改名为应天府,从属于刘福通韩林儿的大宋龙凤政权。

·先汉后周

  朱元璋采取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建议,采取稳健的进攻措施;得大富商沈万三资助,并且遵照刘伯温“先汉后周”之策略,先后击败了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等势力,统一了江南地区。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朱元璋受小明王韩林儿封为吴国公。1364年自封为吴王。

·北伐和西征

  朱元璋在反元斗争中利用汉蒙民族矛盾,在北伐讨元檄文中提出了“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口号。朱元璋本人是一位军事天才,打仗不拘于一格,他制定北伐战略:“先取山东,撤其屏蔽;旋师河南,断其羽翼;拔潼关而守之,据其户槛,天下形势,入我掌握,然后进兵元都,则彼势孤援绝,不战可克。既克其都,鼓行而西,云中、九原以及关陇可席卷而下。”,洪武元年八月初二庚午(1368年9月14日)明军攻破大都齐仕门,元朝灭亡,一切都在朱元璋算计之中。毛泽东认为:“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则朱元璋耳。”

·建国

  
朱元璋画像
朱元璋画像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朱元璋派廖永忠迎接小明王韩林儿至应天,途中在瓜步渡长江时,韩林儿所乘船只沉没,韩遇难。后世多认为此乃朱元璋授意。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1368年1月23日),太祖高皇帝在应天称帝,建国号明,年号洪武。以应天为“南京”,开封为“北京”。同年闰七月,大将徐达攻克大都,元朝覆亡。洪武十四年(1381年)云南安定。  洪武元年,大封诸将为公侯。初封六公,其中以五大将、一大臣为开国元勋。分别为:韩国公李善长、魏国公徐达、郑国公常遇春、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而后又追封胡大海为越国公、英勇战死的丁德兴为济国公, 汤和为信国公、冯国用封郢国公。  洪武二年正月初十(1369年2月16日),太祖命于鸡鸣山立功臣庙。当时他告谕中书省多臣说:“元末政乱,祸及生灵。我倡义临濠,以全乡曲。继率英贤渡大江,遂西取武昌,东定姑苏,北下中原,南平闽广,越十有六载,始克混一。每念诸将相从,捐驱戮力,开拓疆宇,有共事而不睹其成,建功而未其报。追思功劳,痛切我怀。因此,命有司立功臣庙,序其封爵,为像以祀。人孰无死,死而不朽,乃为可贵如诸将者,生建忠勇之命,死有无穷之荣;身虽殁而名永不磨灭”。六月初三日庙成,朱元璋亲定功臣位次,以徐达为首,次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汤和、沐英、胡大海、冯国用、赵德胜、耿再成、华高、丁德兴、俞通海、张德胜、吴良、吴桢、曹良臣、康茂才、吴复、茅成、孙兴祖凡二十一人。死者像祀,生者虚位。又以廖永安、俞通海、张德胜、桑世杰、耿再成、胡大海、丁德兴七人配享太庙。此位序屡经删汰,已非洪武二年所定名单位次。  太祖共有二十六子,嫡长子朱标为皇太子,其余皆分封为王,又分封一个从孙为王,使之出镇全国险要。一部分镇守北方以防蒙古的侵扰,称边王。他们东起辽东,西迄甘肃,各守据点,保卫着边疆,如燕王朱棣镇北平(今北京)、宁王朱权镇大宁(今内蒙古昭乌达盟宁城县大明城)、谷王朱橞镇宣府(今河北宣化)等称为“守边”九王。余下则星罗棋布,分驻内地。如周王镇开封、楚王镇武昌、潭王镇长沙、蜀王镇成都、鲁王镇兖州等。诸王中,以北方边王的势力最大。如宁王有甲士八万,战车六千。而燕王和晋王朱□权力尤高,如中央派来的宋国公冯胜、颖国公傅友德等均受其节制,甚至朱元璋允许此二王扩展其军事势力,军中事大者方才奏闻,但直接导致了建文帝的靖难之变。  明朝稳定之后,刘基说:“宋元宽纵失天下,今宜肃纪纲。”太祖为明朝制订了包括《大明律》在内的一系列严格的典章制度来约束众臣。在朱元璋主政期间,处死了大批不法贪官,包括开国将领朱亮祖,女婿驸马都尉欧阳伦,其中甚至因为郭桓案、空印案杀死数万名官员。由于朱元璋的吏治严厉,在明初相当长一段时间,官员腐败的情况得到有效遏制。《明史·循吏传》中记载的明代廉洁官员,仅洪武一朝就有超过三分之一。  太祖虽然对官员要求严厉,但非常注意减轻民间普通百姓的负担,在主政期间,基本上实现了轻徭薄赋,同时多次救济灾民。社会生产力在其统治期间得到了很大的恢复,人口稳定成长。他生活俭朴、工作勤奋,在明南京皇宫内,没有设立御花园,只有御菜园,其中种满蔬菜,供给皇宫。  太祖曾多次筹划北伐蒙古以保障北方边塞的安宁,大胜。并曾成功在甘肃击败王保保、在东北逼降纳哈出、在蒙古高原几乎活捉元主脱古思帖木儿。同时朱元璋进军辽东,使朝鲜归顺。  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初十(1398年6月24日),朱元璋驾崩于应天皇宫,葬紫金山孝陵。后世康熙帝历次南巡必拜孝陵,曾立碑“治隆唐宋”赞誉朱元璋。

家庭

·父母

    仁祖淳皇帝 朱世珍(原名朱五四)     淳皇后陈氏

·兄弟

  大哥朱兴隆,南昌王。子朱文正   二哥朱兴盛,盱眙王。   三哥朱兴祖,临淮王。

·姊妹

  曹国长公主 朱佛女,下嫁李贞。子李文忠   太原长公主,下嫁王七一。

·后妃

  孝慈高皇后马秀英,宿州人,父马公、母郑媪(公与媪非正式名字),郭子兴义女。卒于1382年,寿51岁,谥为孝慈昭宪至仁文德承天顺圣高皇后。   成穆贵妃孙氏,陈州人,卒于1374年,寿32岁。兄孙藩,元帅马世熊义女。   淑妃李氏,寿州人,父李杰,有些资料认为她是懿文太子朱标生母。   宁妃郭氏,濠州人,父郭山甫,兄郭兴、郭英。   郭惠妃,郭子兴亲女   庄靖安荣惠妃崔氏,  江贵妃   赵贵妃   昭敬充妃胡氏  郑安妃   达定妃   胡顺妃   任顺妃,高丽人   李贤妃   刘惠妃   葛丽妃   碽妃,高丽进贡的女子,有些历史学家认为她是明成祖朱棣生母。  韩妃,高丽人   余妃   杨妃   周妃   李婕妤,高丽人   崔美人,高丽人   美人张玄妙,朱元璋令殉46妃嫔,张因宝庆公主免殉死   郜氏,无名号

·子女

    长子朱标:懿文太子(孝慈高皇后出,一说李淑妃出),1392年逝,其次子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在明太祖死后继位为明惠宗。   次子朱樉:秦愍王(孝慈高皇后出,一说李淑妃出)   三子朱:晋恭王(孝慈高皇后出,一说李淑妃出)   四子朱棣:明成祖,初封燕王(孝慈高皇后出,一说碽妃出)   五子朱橚:周定王,初封吴王(孝慈高皇后出,一说碽妃出)   六子朱桢,楚昭王(胡充妃出)   七子朱榑:七子,齐王(达定妃出;永乐朝废为庶人)   八子朱梓:八子,潭王(达定妃出;洪武朝自焚死)   九子朱杞:九子,赵王(幼殇)   十子朱檀:十子,鲁荒王(郭宁妃出)   十一子朱椿(1371年-1423年):蜀献王(郭惠妃出)   十二子朱柏(1371年-1399年):湘献王(胡顺妃出;建文朝自焚死)   十三子朱桂(1374年-1446年):代简王,初封豫王(郭惠妃出)   十四子朱楧:肃庄王,初封汉王(郜氏出)   十五子朱植:辽简王,初封卫王(韩妃出)   十六子朱□:庆靖王(余妃出)   十七子朱权:宁献王(杨妃出)   十八子朱楩:岷庄王(周妃出)   十九子朱橞:谷王(郭惠妃出;永乐朝废为庶人)   二十子朱松:韩宪王(周妃出)   二十一子朱模:沈简王(赵贵妃出)   二十二子朱楹:安惠王   二十三子朱桱:唐定王(李贤妃出)   二十四子朱栋:郢靖王(刘惠妃出)   二十五子朱㰘:伊厉王(葛丽妃出)   二十六子朱楠:幼殇,未封王

·媳妇

  太子朱标娶常遇春女;   秦王朱樉娶王保保妹(扩廓贴木儿氏,元王朝皇族之女)为正妃,邓愈女为次妃;   成祖朱棣娶徐达女;   潭王朱梓娶于显女;   鲁王朱檀娶汤和女;   蜀王朱椿娶蓝玉女;   代王朱桂娶徐达次女;   郢王朱栋娶郭英女   安王朱楹娶徐达幼女

·

  临安公主,1376年下嫁韩国公李善长子李祺(?-1403年),1421年卒。   宁国公主,母孝慈高皇后,1378年下嫁汝南侯梅思祖从子梅殷(淮安总兵官),1434年卒。   崇宁公主,1384年下嫁牛城,未几薨。   安庆公主,母孝慈高皇后,1381年下嫁欧阳伦。   汝宁公主,1382年下嫁吉安侯陆仲亨子陆贤。   怀庆公主,母成穆贵妃孙氏,1382年下嫁永春侯王宁,子王贞亮。   大名公主,1382年下嫁滦城侯李坚,1426年卒,子李庄。   福清公主,母安妃郑氏,1385年下嫁凤翔侯张龙子张麟。麟未嗣侯卒。永乐十五年(1417年)卒。   寿春公主,洪武十九年(1386年)下嫁颖国公傅友德子傅忠,1388年卒。   十公主,早薨。   南康公主,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下嫁东川侯胡海子胡观(自缢死),1438年卒。   永嘉贞懿公主,母惠妃郭氏,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下嫁武定侯郭英子郭镇,1455年卒。 十三公主,早薨。   含山公主,母高丽妃韩氏,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下嫁尹清(掌后府都督事),1462年卒,寿82岁。   汝阳公主,母惠妃郭氏,洪武二十七年(1392年)下嫁谢达(前府都督佥事)。   宝庆公主,太祖最幼女(父崩时,年3岁),1413年下嫁赵辉(南京都督),1433年卒。   福成公主,父南昌王(朱兴隆),母王氏,嫁王克恭。王克恭曾任福建行省参政,后改福州卫指挥使。   庆阳公主,蒙城王(仁祖朱世珍弟寿春王之子)女,嫁黄琛(淮安卫指挥使)。

功臣 

·封王

  徐达 常遇春 邓愈 沐英 汤和 李文忠  

·封公

  李善长 蓝玉 傅友德 康茂才 金朝兴 郭英 冯胜 丁德兴 冯国用 耿再成 胡大海 廖永安 茅成 俞廷玉 俞通海 张德胜 赵德胜 顾时 陈德 郭兴 王志 吴良 吴祯 华高 杨璟 吴复 曹良臣 薛显 仇成 张赫 濮英 韩政 周武 丁普郎   

·封侯

  耿炳文 陆仲亨 唐胜宗 周德兴 华云龙 郑遇春 陈桓 谢成 李新 费聚 俞通源 俞通渊 廖永忠 曹震 胡海 叶升 张龙 张铨 朱亮祖 张翼 王弼 赵庸 陈文 韩成 花云 桑世杰 孙兴祖 汪兴祖 王胜 何真 梅思祖 黄彬 胡美 曹兴 陆聚 纳哈出 张温 朱寿 蔡仙 张子明   

·其他

  何文辉 花茂 缪大亨 武德 宁正 王铭 叶旺 袁兴 袁义 郑用 刘成 郭云 栾凤 徐司马 丁玉

·参谋

  刘基 朱升 叶琛 叶兑 章溢 陈遇 孔克仁 范常 郭景祥 毛骐 乐韶凤 陶安 王濂 单安仁 钱用壬

北伐残元

  明太祖北伐是明朝建立后针对北元的八次军事行动。     战役名称       日期   明太祖第一次北征   1370年   明太祖第二次北伐   1372年   明太祖第三次北伐   1380年   明太祖第四次北伐   1381年   明太祖第五次北伐   1387年   明太祖第六次北伐   1387年-1388年   明太祖第七次北伐   1390年   明太祖第八次北伐   1396年

集权

  由于朱元璋是开国皇帝,明初皇帝的力量较强大,到了明朝中后期则文官的力量变的强大起来。朱元璋利用特务机构,派出大量名为“检校”的特务人员,遍布朝野,暗中监视。有一次,学士宋濂上朝,朱元璋问宋濂昨天在家喝酒没有,请了哪些客人,宋濂一一照实回答。朱元璋听后满意地说:“果未骗朕。”著名儒士钱宰被征参编《孟子节文》,一日散朝回家,随口吟诗道:“四鼓冬冬起着衣,午门朝见尚嫌迟。何日得遂田园乐,睡到人间饭熟时。”结果第二天上朝,朱元璋便问钱宰:“昨天的诗不错,不过朕没有‘嫌’迟,改作‘忧’字,如何?”钱宰一听,吓得忙磕头请罪。     1382年,出于监控官员的需要,朱元璋将管辖皇帝禁卫军的亲军都尉府改为锦衣卫,并授以侦察、缉捕、审判、处罚罪犯等权力,这是一个正式的军事特务机构,由皇帝直接掌控。它有自己的法庭和监狱,俗称“诏狱”,诏狱里采取剥皮、抽肠、刺心等种种酷刑。朱元璋还让锦衣卫在朝廷上执行廷杖,有很多大臣惨死杖下,工部尚书薛禄就是这样被活活打死的。     在地方上,在各府县的重要地方,朱元璋还设置了巡检司,负责把关盘查、缉捕盗贼、盘诘奸伪。     1370年,朱元璋下令设科取士,士人参与科举考试必须通过三场的考试,不过写法或偶或散,无定规。     某些野史记载,朱元璋出生贫寒,并且早年做过和尚,所以十分忌讳“光”、“秃”等字眼,就连“僧”也不喜欢,甚至连和“僧”读音差不多的“生”也同样厌恶;他曾参加过红巾军,因此不喜欢别人说“贼”、“寇”,连和贼读音相近的“则”也厌恶。但经过现代学者考证,此类记载多为不实。朱元璋从未忌讳谈及自己曾为和尚,《大明皇陵碑》及明太祖御笔诗文等都大谈朱元璋少年时做和尚的事迹。野史称朱元璋忌讳“光”“秃”“僧”“生”等字眼,缺乏一定的可信度。     野史称,多人因此送命,如杭州府学徐一夔表文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等语,朱元璋便硬说文中的“则”是骂他做“贼”,“光”是光头,“生”是僧,是骂他做过和尚。据说,有一年元旦夜里,朱元璋外出,发现一则灯谜:上画了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一个西瓜,坐在马背上,其中马蹄画得特别大。对此,朱元璋大怒,认为这是暗讽马皇后是个大脚,于是即命查缉,将作灯谜的人杖责至死。     野史中称文字狱从1384年一直延续到1396年,长达十三年,造成了人人自危、不敢提笔的局面,以致文官们不得不请求设计出一种标准的文牍的措辞,以免犯忌。     以上关于“文字狱”的记录,不见于《明史》《明实录》等较正式的史书。经王春瑜、陈学霖等历史学家考证,大多为不实记载:     如上文提到的徐一夔,在野史中记载为朱元璋所杀。但是据《杭府志.职官表》和《杭州府志.古今守令表》,徐一夔直至建文二年仍然在世;徐一夔所写的《故文林郎湖广房县知县齐公墓志铭》,其日期为建文元年。因此“朱元璋因文字而杀徐一夔”为误。     又如野史记载僧来复(见心)的《应制诗》中有诗句触怒朱元璋,被斩。然而考证《补续高僧传》《继灯录》,可得知僧来复是因为胡惟庸谋反时,与胡惟庸互通消息而被杀,告发者为僧智聪。(所谓触怒朱元璋的《应制诗》,其实收录于《皇明雅颂》,颇得赏识。)     又如上文提到的文字狱使文官人人自危,不得不设计标准措辞,实情是户部尚书茹太素等人所写的奏折过于冗长,字数一万多,朱元璋为防止再次发生,设立了文体规矩。     朱元璋所设立的文体规范,有“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除凶恶字样以外,无其他应避忌讳”的规则,意思是说如果皇帝的名字为两个字,使用此二字中的任何一个字无需避讳,也无需避讳皇帝名字的同音字。

肃贪

  朱元璋出身贫苦,从小饱受元朝贪官污吏的敲诈勒索,他的父母及长兄就是死于残酷剥削和瘟疫,自己被逼迫从小出家当和尚。所以,在他参加起义队伍后就发誓:一旦自己当上皇帝,先杀尽天下贪官。 后来他登基皇位不食言,果然在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反贪官”运动,矛头直指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贪官污吏。他的办法很特别:     首先,朱元璋对贪污六十两银子以上的官员格杀勿论。当他发现御史宇文桂身藏十余封拉关系拍马屁私托求进的信件后,立即派人对中央各部和地方官府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从上到下贪污腐败现象极其严重,他龙颜大怒,立即诏令天下:“奉天承运,为惜民命,犯官吏贪赃满六十两者,一律处死,决不宽贷。”并称:从地方县、府到中央六部和中书省,只要是贪污,不管涉及到谁,决不心慈手软,一查到底。     其次,朱元璋敢于从自己身边“高干”开刀。明初的中书省下属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由于大量留用元朝的旧官吏,以及一些造反起家的功臣。他们有恃无恐贪赃枉法。朱元璋大胆对这些官员进行惩处。     洪武十五年,户部官员与地方官府勾结,采取预先空白报表盖印后私自填充虚假支出数额营私肥己贪污财物。朱元璋发现后,立即将各地衙门管印的长官全部处死;副长官打百棍边疆充军。三年后,又查出户部侍郎(相当今天的副部长)郭桓和各司郎中(司长)、员外郎(副司长)与各地到中央缴纳课税的官员结成贪污团伙,采取多收少纳、捏报侵欺手段贪污国库物资折合粮食达两千四百万石的犯罪事实。他将这些贪官统统处死,各省、府、县牵连人员无一幸免,一时几万贪官人头落地,受到不同处理的人就更多了。洪武二十五年,户部尚书赵勉伙同老婆内外受贿十几万银两东窗事发,结果夫妻二人双双成了刀下鬼。     洪武十六年,刑部尚书开济接受一死囚家贿银万两,用另一死囚做替死鬼。他还勒索其他罪囚家人钱物,并导致一家20口人全部自杀的悲剧。洪武十九年,刑部郎中、员外郎受贿虚报死亡并私放两死囚。这些大贪官都被朱元璋斩首。     洪武十八年,工部许多官员借营建宫廷之机,采取虚报工匠工役人数天数多领工银,发放时克扣工匠银两私吞。朱元璋在一次突击检查中就查处侍郎韩铎、李桢贪污受贿案,并且带出中央专门派去监督工部的工科给事中。     洪武十八年,兵部侍郎王志把征兵之机当作生财之道,接受逃避服兵役的世袭军户所送贿银达23万两。朱元璋把他也送上断头台。     洪武十九年,礼部侍郎章祥,伙同员外郎辛钦,竟然私自侵吞皇帝赏赐公主婚礼的银两,也被朱元璋拿了个正着。朱元璋为了监督各级官吏行为,专设都察院御史和六科给事中职位。然而这些监督部门也被腐败了。洪武十九年,都察院御史刘志仁奉命去淮安处理一宗案件。到达后他故意拖着案子不审,吃了原告吃被告,勒索两家许多钱物,还诱奸良家民女。后被朱元璋处死。朱元璋又查出六科有61个给事中存在不同程度的贪污受贿行为,一一做了处理。     第三,朱元璋发明“剥皮实草”的残酷刑法处置贪官。一天,朱元璋在翻阅一批处死贪官的卷宗时突发奇想:百姓痛恨的贪官一刀斩首太便宜了他们,何不采取挑筋、断指、断手、削膝盖等酷刑。他还创造了“剥皮实草”刑法,把那些贪官拉到每个府、州、县都设有的“皮场庙”剥皮,然后在皮囊内填充稻草和石灰,将其放在处死贪官后任的公堂桌座旁边,以警示继任之官员不要重蹈覆辙,否则,这个“臭皮统”就是他的下场。这种触目惊心的举措震慑了一批官员,使他们行为大为收敛。     第四,朱元璋对自己培养的干部决不姑息迁就。为了培养和提拔新力量,朱元璋专门成立了培养人才的国子监,为没有入仕的年轻读书人提供升迁机会。他对这些新科进士和监生厚爱有加,还经常教育他们要尽忠至公,不为私利所动。然而洪武十九年,他派出大批进士和监生下基层查勘水灾,结果有141人接受宴请,收受银钞和土特产品。朱元璋在斩杀他们时伤心的连连叹气。     第五,朱元璋制定整肃贪污的纲领——《大诰》。近两年时间编纂的《大诰》一书是他亲自审讯和判决的一些贪污案例成果的记录,书中还阐述他对贪官态度、办案方法和处置手段等内容。朱元璋下令全国广泛宣传这本书;他还叫人节选抄录贴在路边显眼处和凉亭内,让官员读后自律,让百姓学后对付贪官。     作为开国之君的朱元璋,“人在政举”,借助自己的崇高威望,以极其残酷的法律严惩贪官污吏。其决心之大、力度之强、措施之精确,收到了强烈震慑作用。朱元璋从登基到驾崩,他“杀尽贪官”运动贯穿始终未减弱,但贪官现象始终未根除,晚年只能发出“如何贪官此锁,不足以为杀,早杀晚生”哀叹。

休养生息

  明朝建立伊始,中华大地经过近二十年战乱的破坏,一片凋敝。对此情形,朱元璋实行了发展生产,与民休息的政策。1368年,朱元璋称帝不久,外地州县官来朝见,朱元璋对他们说:“天下初定,老百姓财力困乏,像刚会飞的鸟,不可拔它的羽毛;如同新栽的树,不可动摇它的根。现在重要的是休养生息”。     1370年,朱元璋接受大臣建议,鼓励开垦荒地,并下令:北方郡县荒芜田地,不限亩数,全部免三年租税。他还采取强制手段,把人多地少地区的农民迁往地广人稀的地区;对于垦荒者,由政府供给耕牛、农具和种子;并规定免税三年,所垦之地归垦荒者所有;还规定,农民有田五至十亩的,必须栽种桑、棉、麻各半亩,有田十亩以上者加倍种植。这些措施大大激发了农民垦荒的积极性。     除了民屯外,明初还有军屯和商屯。军屯由卫所管理,官府提供耕牛和农具。明军士屯守比例是:边地军队三分守城,七分屯田;内地军队二分守城,八分屯田。军粮基本上自给自足。商屯是指商人在边境雇人屯田,就地交粮,省去了贩运费用,获利更丰。商屯的实行,解决了军粮问题,同时也开发了边疆。     为了恢复和发展生产,朱元璋十分重视兴修水利和赈济灾荒。在即位之初,朱元璋就下令,凡是百姓提出有关水利的建议,地方官吏须及时奏报,否则加以处罚。到1395年,全国共开塘堰大约40987处,疏通河流大约4162道,成绩卓然。朱元璋出身农民,深知灾荒给农民造成的痛苦,在他即位后,常常减免受灾和受战争影响的地区的农民的赋税,或给以救济。 朱元璋还十分爱惜民力,提倡节俭。他即位后,在应天修建宫室,只求坚固耐用,不求奇巧华丽,还让人在墙上画了许多历史故事,以提醒自己。按惯例,朱元璋使用的车舆、器具等物,应该用黄金装饰,朱元璋下令全部以铜代替。主管的官员报告说用不了很多黄金,朱元璋却说,他不是吝惜这点黄金,而是提倡节俭,自己应作为典范。在朱元璋积极措施的推动下,农民生产热忱高涨。明初农业发展迅速,元末农村的残破景象得以改观。农业生产的恢复发展,促进明代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朱元璋的休养生息政策巩固了新王朝的统治,稳定了农民生活,促进了生产的发展。     《明太祖实录》第92卷写道,洪武七年农历八月,朱元璋给南京的官员下了一道圣旨,让他们找一块空闲土地,盖260间瓦房,供没有住房的南京人居住。一个月后,他又给上海(当时叫华亭县)的官员下了一道圣旨,让他们对宋朝留下来的居养院进行翻修,修好后让没有住房的上海人居住。     这两道旨意下发之后,南京和上海的地方官很快地执行了,朱元璋很高兴,认为试点成功,在当年年底,又给中央的官员下了一道旨意:“令天下郡县访穷民,无告者,月给以衣食,无依者,给以屋舍。”(《明太祖实录》卷93)没饭吃的,国家给饭食;没衣服穿的,国家给衣服;没房子住的,国家给房子。     清除权臣 明初,官僚机构基本上沿袭了元朝,朱元璋逐渐认识到其中的弊病,于是进行了改革。     首先是废除行省制。1376年,朱元璋宣布废除行中书省,设立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挥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分别担负 行中书省的职责,三者分立又互相牵制,防止了地方权力过重。     在军事上,朱元璋废除了管理全国军事的大都督府,将其分为中、左、前、后、右五军都督府,并和兵部互相牵制。兵部有权颁发命令,但是不直接统帅军队,都督府掌管军队的管理和训练,但是没有调遣军队的权力。这样,军权便集于皇帝之手。   在中央机构改革的重点是废除丞相制。明初中书省负责处理天下政务,地位最高。其长官为左、右丞相,位高权重,丞相极易与皇帝发生矛盾,明朝时以胡惟庸任相后最甚。     胡惟庸是凤阳定远人,1373年由右丞相升任左丞相。胡门生故吏遍于朝野,形成一个势力集团,威胁皇权。1378年,朱元璋对中书省采取行动。一天,胡惟庸的儿子骑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结果跌落马下,被一辆过路的马车压了,胡惟庸将马夫抓住,随即杀死。朱元璋十分生气。十一月又发生了占城贡使事件。占城贡使到南京进贡,把象、马赶到皇城门口,被守门的太监发现,报与朱元璋,朱元璋大怒,命令将左丞相胡惟庸和右丞相汪广洋抓进监狱。但是,两丞相不愿承担罪责,便推说接待贡使是礼部的职责,于是,朱元璋便把礼部官员也全部关了起来。     两相入狱,御史们理解了皇上的意图,便群起攻击胡惟庸专权结党。于是,1380年,朱元璋以擅权枉法的罪名处死了胡惟庸和有关的官员,同时宣布废除中书省,以后不再设丞相。     朱元璋以专权枉法之罪杀了胡惟庸后,胡案就成为他打击异己的武器,以致受牵连而被杀者达三万多人,最后太师韩国公李善长也受牵连,77岁的李善长全家被杀。 接着,朱元璋又于1393年杀掉功臣蓝玉。蓝玉是明朝开国大将,被朱元璋封为凉国公。1391年,四川建昌发生叛乱,朱元璋命蓝玉讨伐,临行前,朱元璋面授机宜,命蓝玉手下将领退下,连说三次,竟无一人动身,然而蓝玉一挥手,他们却立刻没了身影。这使朱元璋下决心要除掉蓝玉。1392年的一天,早朝快结束时,锦衣卫指挥使参奏蓝玉谋反,朱元璋随即令人将其拿下,并由吏部审讯。当吏部尚书詹徽令蓝玉招出同党时,蓝玉大呼:“詹徽就是我的同党!”话音未落,武士们便把詹徽拿下,审判官们目瞪口呆,不再审了。三天后,朱元璋将蓝玉杀死,尔后,就是大规模的清洗和株连。胡、蓝两案,前后共杀四万人。     对于朱元璋的滥杀,皇太子朱标深表反对,曾进谏说:“陛下诛戮过滥,恐伤和气。”当时朱元璋没有说话。第二天,他故意把长满刺的荆棘放在地上,命太子拣起。朱标怕刺手,没有立刻去拣,于是朱元璋说:“你怕刺不敢拣,我把这些刺去掉,再交给你,难道不好吗?现在我杀的都是对国家有危险的人,除去他们,你才能坐稳江山。”然而朱标却说:“有什么样的皇帝,就会有什么样的臣民。”朱元璋大怒,拿起椅子就扔向太子,朱标只好赶紧逃走。

生殉妇女

  殉葬制度,在西汉初以后,逐渐在中原政权消失。但是在蒙元又恢复,朱元璋继承了此制度,且只殉葬妃嫔宫女。朱元璋死时生殉46名侍寝宫人;成祖殉30余人,并且曾因权贤妃之死疑案而一次处死宫女2800余人;仁宗殉葬7名妃嫔;宣宗殉十人。“节烈从殉”的风气,并向下广为延伸至宗室公侯、官宦之家、以至民间,至英宗皇帝时才废止。杀死从殉妇女的方法为将她们吊死,她们的家属称为“朝天女户”并给予一定待遇。

身葬孝陵

  
明孝陵
明孝陵
1398年6月24日,71岁的朱元璋驾崩,葬于孝陵,谥号“圣神文武钦明应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庙号“太祖”。   明孝陵位于南京市东郊紫金山南麓独龙阜玩珠峰下,茅山西侧,孝陵方圆四十五华里,规模宏伟。明孝陵建于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翌年马皇后去世,葬入此陵。   因马皇后谥“孝慈”,故陵名称“孝陵”。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病逝,启用地宫与马皇后合葬。

庙谥号

  洪武三十一年六月甲辰,上谥曰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庙号太祖.  永乐元年六月十一日丁巳,谥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  嘉靖十七年十一月朔,增谥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

评价

  朱元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极大争议的人物,可说是位贤君,也可称暴君。持正面评价者通常都是从其大力打击贪污,恢复经济着眼,历史记载朱元璋是少见勤政的皇帝,“忧危积心,日勤不怠,务有益于民”;而持负面评价者,则多从其高压统治着眼,如大加杀戮功臣、以特务锦衣卫控制政治、文字狱及廷杖。  洪武三年(1370年),杀中书左丞杨宪。  洪武六年(1373年),朱元璋鉴于开国元勋多倚功犯法,虐暴乡闾,特命工部制造铁榜,铸上申戒公侯的条令,类似战国时代的“铸刑鼎”,已经隐约透露了日后屠戮的信号。后来的胡惟庸案实际上成为朱元璋整肃功臣的借口。  洪武八年(1375年),德庆侯廖永忠因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  洪武九年(1376年),空印案发。  洪武十二年(1379年),贬右丞相汪广洋于广南,旋赐死。  洪武十三年(1380年),株杀左丞相胡惟庸。  洪武十五年(1382年),设立锦衣卫,加强明朝特务统治。  洪武十八年(1385年),郭桓案发。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长的家奴卢仲谦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往来勾结,以“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见诛,接续又诛杀陆仲亨与唐胜宗、费聚、赵雄三名侯爵,株连被杀的功臣及其家属共计达三万余人,连“浙东四先生”(刘基宋濂章溢、叶琛)亦不能免。朱元璋还特地颁布《昭示奸党录》。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蓝玉被锦衣卫指挥蒋献诬告谋反,牵连到十三侯、二伯,连坐族诛达一万五千人,把打天下的将领几乎一网打尽,此时又颁布《逆臣录》,诏示一公、十三侯、二伯。  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朱元璋杀江夏侯周德兴,以及杀颖国公傅友德,与他同时被杀的还有蓝玉的副将,在捕鱼儿海战役中立功的定远侯王弼,蓝玉死后不久,定远侯王弼就对傅友德说:“帝晚岁峻诛杀,我辈几无噍类矣”,朱元璋知悉后,赐死王弼。  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开国六公爵最后一位仅存者冯胜被杀。至此,明朝的开国功臣几乎被杀尽,开国六公爵除了邓愈外,可以说无一善终。这时朱元璋说:“自今胡党蓝党概赦不问。”朱元璋晚年嗜杀,大臣们祇要观察皇帝当日临朝的穿戴,即悉皇帝心情好不好,“太祖视朝,若举带当胸,则是日诛夷盖寡,若按而下之,则倾朝无人色矣。”  从正史的记载来看,明太祖诛杀功臣并非事实,而是后人的攀诬。  开国六公中,除卷入胡惟庸案的李善长和冯胜外,均非受诛而死。野史传说中因赐蒸鹅造成背疽毒发而死的徐达其实是在北伐蒙元时死于北平,且徐达子孙在有明一朝累世封公,富贵之极。常遇春之子常升、李文忠之子李景隆、刘基之子刘璟则均是明惠帝年间重要亲信大臣,常升、刘璟在靖难前后为明成祖所杀,但明成祖并未诛连常、刘两家族人。  野史传说明太祖也杀文人,吴晗《朱元璋传》中开列了被杀文人的名单:“处州教授苏伯衡以表笺论死;太常卿张羽坐事投江死(注,不是他跳江自杀,而是绑起来扔到长江里);河南左布政使徐贲下狱死;苏州经历孙右;曾为蓝玉题画,泰安州知州王蒙尝谒胡惟庸,在胡家看画,王行曾作过蓝玉家馆客,都以党案被杀;郭奎曾参朱文正军事,文正被杀,奎也论死;王彝坐魏观案死;同修《元史》的山东副使张梦兼、博野知县傅恕、福建佥事谢肃都坐事死,曾在何真幕府的赵介,死在被逮途中,曾在张士诚处作客,打算投奔扩廓帖木儿的戴良,畏罪自杀。不死的,如曾修《元史》的张宣,谪徙濠州;杨基罚作苦工;乌斯道谪役定远;顾德辉父子在张士诚亡后,并徙濠梁,都算是十分侥幸的了。”  有个别不知来源的说法称,明太祖虽标榜复古,但有部分制度是学习元朝的,例如廷杖与责打臣下,有人称其违反了“刑不上大夫”的古训,但廷杖其实是隋唐流传的制度,到元朝开始流行,而且在明代正德年间以前,明初时廷杖受杖者身着皮裤,因此受杖者并不会受伤,仅具心理羞辱意义,明朝廷杖打死人是从正德年刘瑾修改廷杖制度,不许受杖者着皮裤以后开始的。  另外,其为了动员全社会,明太祖十分重视户口普查,每个人有固定的义务,每个大臣首先是家臣,然后才是大臣。人民分为军户、匠户、民户,不允许随便转换工作,这与成吉思汗的十户非常相似。从前大臣上朝是不用跪对的,明朝则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