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贤纯皇后

孝贤纯皇后(高宗)富察氏
孝贤纯皇后(高宗)富察氏
  孝贤纯皇后(1712年2月22日-1748年3月11日),乾隆帝元配皇后,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其父是察哈尔总管李荣保
  孝贤纯皇后出身于官宦之家,家中排行第八,亦是父母唯一的女儿。(孝贤皇后有七位哥哥、两位弟弟),皇后的十弟便是大学士傅恒康熙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二生,比乾隆帝小一岁,雍正五年七月十八经世宗指婚成为皇子嫡妃,雍正六年生皇长女,雍正八年生皇二子永琏,即端慧皇太子,雍正九年生皇三女固伦和敬公主。乾隆二年十二月初四为她举行皇后册立礼。乾隆十一年生皇七子永琮,乾隆十三年随驾东巡,三月十一日死于回銮途中的德州舟次,享年三十七岁。
  孝贤皇后是一位贤明的皇后,平素节俭,衣帽上不饰珠翠等物,而用通草绒花;献给皇帝的荷包不用金银丝线,而用鹿羔皮制作,以表示不忘本。她知书达理,孝敬公婆,对弘历关怀备至。一次乾隆帝患疥疮,愈后体弱,医生嘱咐须静养百日。孝贤皇后于是就住在皇帝的寝宫外屋,无微不至地照料百天后,见皇帝气色如初,身体复原才搬回自己的寝宫。孝贤皇后位居中宫,母仪天下,统御后宫,但从不摆皇后的架子;处事公平,条理分明,御下宽厚仁慈,因此深受众嫔妃和太监、宫女的爱戴。孝贤皇后这些美德使乾隆帝很敬佩,夫妻恩爱,感情至深。孝贤皇后病逝,乾隆帝悲恸万分,昼夜兼程亲自护送孝贤皇后的梓宫回京,把梓宫停在她生前的寝宫长春宫内,其后梓宫移至景山观德殿后。乾隆帝下令,长春宫不再居住任何人,仍按孝贤皇后生前居住的样子陈设,并把她的衣冠供放在里面,以表示对贤后的怀念。以前皇贵妃高氏死时,赐谥为慧贤皇贵妃;议谥时皇后正好在场,她含着泪要求说:“我朝后谥上一字皆用孝字,倘需他日谥为贤,敬当终身自励,以副此二字。”
  孝贤皇后死后,乾隆帝写了许多挽诗,其中一句是“圣慈深忆孝,宫壶尽称贤”,认为“惟孝贤二字之嘉名赅皇后一生之淑德”,因此谥为孝贤皇后。当时裕陵尚未完工,孝贤皇后的梓宫又从观德殿移到京师东北的静安庄殡宫暂安,把先期停在那里的慧贤、哲悯两位皇贵妃的金棺停在孝贤皇后的梓宫旁边。乾隆十七年十月二十七日辰时,孝贤皇后及慧贤哲悯两位皇贵妃葬入裕陵。乾隆帝亲自护送至陵,并临视葬入地宫。从此,乾隆帝每次到东陵谒陵都要到孝贤皇后陵即后来的裕陵给孝贤皇后奠酒。为寄托哀思,乾隆帝写了大量挽孝贤皇后的诗篇。经嘉庆道光两朝加谥,孝贤皇后全部谥号为:孝贤诚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顺辅天昌圣纯皇后

清史稿记载

  高宗孝贤纯皇后,富察氏,察哈尔总管李荣保女。高宗为皇子,雍正五年,世宗册后为嫡福晋。乾隆二年,册为皇后。后恭俭,平居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岁时以鹿羔沴毧制为荷包进上,仿先世关外遗制,示不忘本也。上甚重之。十三年,从上东巡,还跸,三月乙未,后崩于德州舟次,年三十七。上深恸,兼程还京师,殡于长春宫,服缟素十二日。    初,皇贵妃高佳氏薨,上谥以慧贤,后在侧,曰:“吾他日期以‘孝贤’,可乎?”至是,上遂用为谥。并制述悲赋,曰:“易何以首乾坤?诗何以首关睢?惟人伦之伊始,固天俪之与齐。念懿后之作配,廿二年而于斯。痛一旦之永诀,隔阴阳而莫知。昔皇考之命偶,用抡德于名门。俾逑予而尸藻,定嘉礼于渭滨。在青宫而养德,即治壸而淑身。纵糟糠之未历,实同甘而共辛。乃其正位坤宁,克赞乾清。奉慈闱之温凊,为九卿之仪型。克俭于家,爰始缫品而育茧;克勤于邦,亦知较雨而课晴。嗟予命之不辰兮,痛元嫡之连弃。致黯然以内伤兮,遂邈尔而长逝。抚诸子如一出兮,岂彼此之分视?值乖舛之叠遘兮,谁不增夫怨{封心}?况顾予之伤悼兮,更怳悢而切意。尚强欢以相慰兮,每禁情而制泪。制泪兮泪滴襟,劳,促归程兮变故遭。登画? 强欢兮欢匪心。聿当春而启辔,随予驾以东临。抱轻疾兮念舫兮陈翟褕,由潞河兮还内朝。去内朝兮时未几,致邂逅兮怨无已。切自尤兮不可追,论生平兮定于此。影与形兮难去一,居忽忽兮如有失。对嫔嫱兮想芳型,顾和敬兮怜弱质。望湘浦兮何先徂,求北海兮乏神术。循丧仪兮怆徒然,例展禽兮谥孝贤。思遗徽之莫尽兮,讵两新昌而增?字之能宣。包四德而首出兮,谓庶几其可传。惊时序之代谢兮,届十旬而迅如。恸兮,陈旧物而忆初。亦有时而暂弭兮,旋触绪而欷?#91;。信人生之如梦兮,了万事之皆虚。呜呼,悲莫悲兮生别离,失内位兮孰予随?入淑房兮阒寂,披凤幄兮空垂。春风秋月兮尽于此已,夏日冬夜兮知复何时?”    十七年,葬孝陵西胜水峪,后即于此起裕陵焉。嘉庆、道光累加谥,曰孝贤诚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顺辅天昌圣纯皇后。子二:永琏、永琮。女二:一殇,一下嫁色布腾巴尔珠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