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

  佤族(中国标准罗马字母:Va)是亚洲的一个跨国民族,主要分布在澜沧江萨尔温江之间的山地,分属于缅甸与中国 。在缅甸境内超过60万人,主要分布于佤邦。佤族在中国约40万人。 佤族自称“佤”、“巴饶克”、“布饶克”、“阿佤”、“阿卧”、“阿佤莱”、“勒佤”等。他称有“拉”、“本人”、“阿佤”、“佧佤”等。史称“哈喇”、“哈瓦”、“卡瓦”等,意为“住在山上的人”。根据本民族的意愿,1962年定名为“佤族”。 佤族人信仰万物有灵的自然宗教。佤族使用佤语,佤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有巴饶克、佤和阿佤3个方言。中国的佤族原来没有文字,1975年创制了拉丁字母的拼音文字。佤族是农耕民族,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95%,解放前,阿佤山中心地带处于“刀耕火种”的初级农业(原始农业)状态,广种薄收。

佤族的分布

  佤族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南部的西盟佤族自治县和沧源佤族自治县,其余分布在澜沧、孟连、双江、耿马、镇康等县。

·佤族的自治地方

  西盟佤族自治县(云南省思茅市)   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云南省思茅市)   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云南省临沧市)   沧源佤族自治县(云南省临沧市)   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云南省临沧市)   军赛佤族拉祜族傈僳族德昂族乡(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   雪林佤族乡(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

·佤族在各省的分布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各地佤族人口列表(普查时点人口,单位:人)
佤族人头饰
佤族人头饰
      佤族在2000年前就与布朗族、德昂族等民族的先民一起居住在高黎贡山和澜沧江地区。先秦时“百濮”的一支。唐代称“濮子蛮”,宋代称“濮蛮”, 明代称“古剌”,清代称“嘎剌”、“哈瓦”。他们自称“佤”、“巴饶克” 、“阿佤”等,都有“住在山上的人”的意思。当地傣族与国外老族,掸族称其为“佧佤”,“佧”在傣语中意为奴隶,所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统一称为佤族。佤族有猎头的习俗,最后一次有记录的猎头在五十年代末。 佤族说他们猎头是一个傣族骗子唆使他们。
  在佤族地区普遍流传着“司岗里”的传说。西盟地区的佤族解释,“司岗”是石洞,“里”是出来,意即人类很早是从石洞里出来的。传说从石洞里最先出来的是佤族。石洞位于阿佤山中部,离西盟县城以西约六十多里地的附近的山上。至今西盟等地的佤族人把石洞视为“圣地”。而沧源地区的佤族解释“司岗”是“葫芦”,“里”是出来,意即人类从葫芦里出来的。各地区的佤族虽然对“司岗里”解释不同,但都把阿佤山视为人类的发祥地,同时也共同反映他们都是阿佤山一带是最早的居民。“司岗里”是佤族对自己本民族古穴生活的回忆。
  1796年(清嘉庆元年),佤族与毗邻的兄弟民族一道,为反对土司“连年苛税逼甚”,在勐勐土司地区首举义旗,并一度占领其辖地。这次起义断断续续坚持十年多,给清王朝和傣族反动土司以沉重打击。
  19世纪末,英帝国主义开始侵入阿佤山地区。佤族人民坚决反对中英签订的《中缅未定界条款》,以永和部落为首,联合其他部落,严惩枪杀佤族群众的侵略者和叛国败类,挫败了帝国主义分子妄图使佤族人民脱离祖国的阴谋。
  辛亥革命后,佤族人民反对云南军阀、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此起彼伏,终于在1940年后,摆脱当地反动土司的封建统治。
  1934年,英帝国主义以武力威胁和金钱利诱,进入班洪、班志地区,妄图掠夺阿佤山丰富的银铝矿。因此爆发震惊国内外的“班洪”事件。佤族人民“宁肯战死,决不投降”,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并联合十多个部落的民族武装汇集于班洪,剽牛盟誓,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抗日战争时,佤族人民高举抗日旗帜,组织了游击军,粉碎日军进攻。

佤族的文化

·语言文字

  佤语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有布饶克、阿佤、佤三种方言,每种方言又有土语的差异。佤语与德昂语、布朗语有亲属关系,与傣语的关系更为密切,词汇中大约有10%的傣语借词。解放前,除部分地区曾使用过一种用拉丁字母拼写的文字外,佤语没有文字。人们常用玉米粒、结绳、刻木等方法记数记事。由于佤族长期与附近的傣族、拉祜族、汉族交往,所以部分佤族学会了傣、拉祜和汉语。解放后,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三工作队与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工作委员会一起对佤语进行调查与分析研究并广泛征求意见,制订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佤(当时称佧佤)文文字方案》(草案),并经批准试行。1958年对草案又做了修改,继续推进并出版了普及读物。十年动乱期间,佤文试行工作中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试行,并且出版了《佤汉简明词典》等一些读物。佤文的推行,为佤族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繁荣提供了科学的记录书写工具,受到了佤族人民的欢迎。

·文学艺术

  佤族民间文学艺术丰富多彩,有生动的神话和故事,有优美感人的诗歌,有历史传说。神话以《司岗里》流行最广。“司岗里”有两种解释,一说“司岗”是石洞,“里”是出来,即人是从石洞里出来的;另一说“司岗”是葫芦,即人是从葫芦里出来的。尽管解释不同,但都把阿佤山看作人的发祥地。这样的神话还有《人类的祖先》、《大蛇吐东西》、《万物的来源》等等。佤族人民还创造了许多口头流传的故事,用来歌颂善良和正义,抨击背信弃义、虚伪奸诈等思想行为。其中以《老倌和鳄鱼》最具代表性。诗歌十分丰富,内容主要反映人们的生产、生活习俗、爱情和悲欢。 
   雕刻、绘画和编织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和民族特色。佤族的古代崖画已被陆续发现,著名的沧源崖画,内容十分丰富,描绘了古代佤族人民狩猎、舞蹈和劳动的情景,人物、禽兽的构图简练、粗犷、奔放、独具风格,对研究佤族历史有重要价值,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服饰

  
佤族服饰
佤族服饰
      西盟佤族衣服,多为佤族妇女自己纺织的棉、麻布做成,有衣、裤、裙、毯子、挎包、槟榔袋、包头等,也有从外民族购买的布匹、衣服和棉毯等。装饰品有银、锡制作而成的头箍、手箍项圈、耳环、手镯,还有用竹、藤制作而成的腰箍、脚箍和成串的红、白、蓝等各色珠子串。搭配穿戴,形成西盟佤族独特的服饰文化。
      西盟佤族男性服饰,各村寨大同小异。过去男人头顶上留一束发,打结或披散在脑后。多数成年男子习惯缠黑色或红、绿、黄色布包头,以黑色最为普遍。头人、魔八、歌手、砍头英雄和有名望的珠米、老人缠红色头。穿长袖无领或无袖无领紧身黑布短褂、对襟衣,富裕人家用银质衣扣;贫困人家用布结扣,裤子多用黑色,短而宽大,裤脚下及膝盖。习惯戴手镯、项圈和珠子串,肩背挎包,腰佩小刀和长刀,手持梭镖或弓弩,喜纹身。
      西盟佤族女性服饰,款式多样,因生活的地域部落民族支系不同,而产生较明显的服饰区别。这种区别,可以从“勒佤”、“布饶克”、“佤”一个方言区的女性服饰中看出来。
     “勒佤”方言区主要颁于莫窝、岳宋、新厂、中课等地,该区的佤族女性穿披肩或无领短衣,无领无袖短紧身褂,露脐,下系折叠开口长裙或短裙(一个裙可作长裙穿,也可作短裙穿,对折穿为短裙,对折处错开距离为长裙。)留披肩长发,系银质、锡质或篾制头箍,戴耳环,颈带项圈和若干串彩色珠子,腰系多道黑漆漆过的藤蔑腰箍和数串彩色珠子,手臂戴手箍,手腕戴手镯,膝下脚腕戴黑色藤制脚箍,小腿裹布套。
    “布饶克”方言区主要分布于图地、打洛、阿佤来、永不落等地,该区的佤族女性缠黑包头,戴耳塞或耳环,颈戴项圈和多串珠子,上穿长袖紧身衣,下系开口长裙。
    “佤”方言区主要颁于翁嘎科、班同、永哈、王莫等地,该区的佤族女性头戴锥形银泡珠帽,耳带大耳坠,戴项圈,腰部系数十条珠子串,上着长袖短衣,下系以红色为主带绿色和黑色条纹的筒裙,在裙子中间系一条带。
      佤族服饰简洁、粗犷,图案色泽明快大方,能够充分体现人体的自然美,尤其是岳宋乡的佤族服饰,已呈现逐步代表整个佤族服饰的趋势,目前国内佤族歌舞表演者,往往都穿着这一地方的服饰款式。

·歌舞

  
佤族歌舞
佤族歌舞
      佤族喜爱歌舞,在佤族村寨,处处可以听到他们的歌声。每逢节庆,人们更是盛装歌舞,日以继夜,历时数日。常见的舞蹈有圆圈舞、舂米舞、背水舞。圆圈舞不分男女老幼,围成一个圆圈,彼此手拉手或互相把胳臂搭在肩上,向逆时针方向转动,边歌边舞。同时还有几个男子领唱,众人应和,歌词常是即景编成。舂米舞和背水舞充分表现了佤族人民勤劳、乐观的品格和热爱生活的情趣。乐器有铜鼓、象脚鼓、响篾、笛子、三弦、木鼓和芦笙等。
  佤族民歌中,劳动歌、习俗歌、情歌十分丰富,多声部民歌有“玩调”。
  佤族的民歌多为羽调式和徵调式,旋律常用La、do、re、或so、do、re、为骨干音,音区偏低,音域较窄。终止式以同音反复特色。节奏以较规整的二拍子为主。结构多为上下句对应式的单乐段或两对上下句构成的复乐段,并在此基础上作小有变化的反复;有的则在曲首加一句甩腔或曲尾加一句衬腔。演唱形式主要是独唱或一领众和,其中领部的即兴性轻强,和部的则地的固定。凡是喜庆和娱乐时就配以简单的舞蹈动作和打击乐伴奏。唱词喜欢用比兴手法而喜欢增铺直叙。
   1964年,在一次佤山军民联欢活动中,热闹、欢快的场面激发了驻西盟佤山部队战士杨正仁的创作灵感,写下了《阿佤人民唱新歌》。近40年来,《阿佤人民唱新歌》唱遍大江南北。

·乐器

  
佤族木鼓
佤族木鼓
      木鼓:是佤族人民神圣的器物,现已成为民间舞蹈中不可缺少的乐器。“木鼓舞”粗犷豪放、节奏铿锵,表现了佤族质朴的民风。
  短笛:短笛,佤族吹奏乐器,流行于云南西盟佤族自治县部分村寨。竹制,管长约16厘米,设一方形吹孔,横吹,开四个按孔。音色高亢明亮。吹奏时,用右手拇指堵住左端筒孔,食指和中指按上两孔,左手食指,中指按下两孔。右手中指常快速开闭产生颤音。
  当篥:当篥,用长18厘米,管径1.5厘米的白竹制作。不留笛竹节,不用笛塞,无簧。吹孔上大下小,管上设四个方形按孔。多为男子吹奏。
   篥西:篥西,佤族妇女喜爱的乐器,用不带节的竹管制作,长45厘米,直径1.90厘米。上端边缘 有 三角形吹口,无簧。管上有四个圆形按孔。当佤族男子遇到心爱的女子,先用当篥吹一曲山歌调引起注意,然后唱情歌表爱慕之情,若女子也有意,便用篥西回奏,随后进行对唱。
  嗯啾:嗯啾,质竹制作,按孔有圆形、方形两种。无簧,多为佤族中老年妇女喜爱,长于表现悲哀之情,用于丧事。

·宗教信仰

  过去佤族信仰多神,对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信仰广泛,尤其是西盟佤族。这主要因为在很长历史时期内,佤族生产力极其低下,不能科学解释自然现象,又无法摆脱自然和疾病带来的灾难,从而产生恐惧心理。
  鬼神崇拜
  在佤族人的观念中,山川,河流和生物以及一切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都有“灵魂”或“鬼神”。“鬼神”是汉译之意,佤族对“鬼”、“神”及“祖先”并不区分,是同一概念。他们认为“鬼神”主宰世界的一切,会给人们带来安危祸福,于是就对其加以崇拜。西盟佤族最崇拜的是“木依吉”。沧源佤族称为“梅吉”,把它看作是主宰万物的最高神灵,是创造万物的“大鬼”,它造就了动物,植物和人。佤族每年都要对它举行宗教祭祀,以歌舞取悦于它。敲木鼓是为了使它听到鼓声下来受人供奉。新房子落成时还要搭竹凳清“木依吉”和众鬼神帮助摆脱大自然和疾病所带来的各种灾难。“木依吉”掌握着人的生命。梦见它是吉兆,如梦见被它拉着走则是死亡的预兆。所以平时人的一举一动不能触犯它,否则就会遭到不幸。民间认为“木依吉”是最高神灵,它似光、似火、似空气,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它有很多儿子:管地震的叫“格拉柔姆”,管升天的叫“达路安”等等。这些鬼神有大小之分,但没有任何统辖关系,只是各司其职,大者管大事,小者管小事。所以,发生什么事祭什么鬼,才能消灾得福,而祭其他鬼神是无用的。如肚子疼只有祭“宏”,若祭“木依吉”也没用。
  祭祀
  “哟黑拉翁”(按新水的意思),也称“脓凯铁”日。传说人类自“司岗”中出来后不会讲话,不通道理,人类走到河边洗了脸后才会讲话,则这一天正是“脓凯铁”日。所以后来佤族 不论迁徙到什么地方建村立寨,首先捞槽接水,于是形成佤历每年一月三举行接新水的活动。这天,全寨不下地或远行。清晨,主管寨内祭水的小窝郎敲响木鼓召集全寨人。每户带着一碗米来到小窝郎家。身强体壮的男子扛着竹子跟着魔巴到水源头修换水槽。魔巴将烧熟的老鼠做祭祈放在水源边,并念念有词。当新笕流水进村后,首先让威望的老人接水送到管 水的小窝郎家煮烂饭给大家吃,而后各家各户才能接水来用。
  祭谷,是佤族最神圣的一种祭祀,以人为祭品即“血祭”的一种形式。祭祀全过程一般需要十天,除一家或几家剽牛举祭外,全寨人都进入狂欢的时节,敲锣打鼓,唱歌跳舞。至解放前,这种习俗在我国大部分佤族地区已被革除,现在已绝迹。

·民居

  
佤族民居
佤族民居
      佤族村寨,多居山岭。过去,佤族有猎人头祭木鼓的习俗,山寨之间互相砍杀,结仇械斗,需要群体力量进行抵御。因此,佤族的群体意识极强。他们往往以一姓或几姓人家组成小者数十户,大者数百户人家的山寨。山寨四周设有寨壕、寨沟、二至四个寨门。寨沟,是进入寨门的甬道,约20米长,2至3米的深和宽。寨壕比寨沟还要深和宽,把寨子团团围住,寨沟和寨壕两沿,植有密密麻麻的荆棘,人、畜、野兽都极难跨越,只有从寨门才能出入山寨。
     佤族房屋为竹木结构,茅草顶“干栏”式竹楼。楼上住人,楼下养畜或堆放柴火。住房设主门、客门、鬼门三道门。主门为主人家人日常进出的门。客门设于楼侧,供客人出入。鬼门与主门相对,逢做鬼才用,平时忌从此门出入。楼内有主火塘、客火塘、鬼火塘等三个火塘。主火塘是主人家做饭、烤火、睡觉日常生活中常用的火塘。鬼火塘要做大鬼或家里死人时才启用。客火塘供客人烤火,客人住宿也在客火塘边。佤族房屋建筑工艺原始粗犷,接近自然。
     佤族把自家剽的牛头骷髅陈列在邻主门一边的墙上,以显示自己的富有。把自己猎到的兽头骷髅陈列到邻鬼门一边的墙上,显示鬼魂保佑,出猎丰收。

佤族的生活习俗

·饮食

  佤族人以稻子、谷子、小红米为主食,喜欢做鸡肉烂饭、鹌鹑肉汤和牛肉酸菜等佳肴。在村社活动和宗教祭祀时,也有专门负责分饭的老妇人。她们有声望,懂掌故,了解仪式规程,熟悉村社成员,分饭时能够做到不遗漏、不重复、公平分配,外来客人还会受到特殊的照顾。
  烂饭:西盟地区的佤族,不分主食和副食,无论贫富几乎都吃烂饭,就是把米菜和盐巴辣椒煮在一起,做成较稠的稀饭。饭熟之后,全家老少都蹲在主火塘周围,主妇把饭盛到木碗里,分给家人吃。一般一次分完,按各人的食量分。分饭时,外人在场,也可分到一份。佤族不喝开水,习惯于饮冷水。
  苦茶:佤族煮苦茶,要用一口大砂罐,若无砂罐也可用大茶缸。茶叶,一般用粗制绿茶,或自制的大叶茶,煮一次茶放茶一两左右。在火塘上象煮菜一样慢慢地煮,要把茶叶煮透,并煮到罐中的茶水仅剩下三五口为止,所剩的这几口就是苦茶。饮时习惯于把罐抬起来喝。在沧源糯良一带的佤族,新煮出来的茶水,浓得几乎成了茶膏,喝上半口也就足够解渴了。这样煮出来的苦茶,色如煨出来的中药汤,喝时虽然味苦,但喝后觉得清凉,它对气候炎热,远离寨子在田里劳动的佤族人民,具有神奇的解渴作用。
  泡酒:泡酒也是佤族人民最喜爱的一种饮料,在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岁月,阿佤人不仅逢年过节要酿造泡酒,就是平日家家户户也酿有泡酒。宾客登门,主人将发酵的小红米倒进酒桶,注入泉水,用笋叶盖好,泡一刻来钟,再将导酒管插入桶底,运用虹吸原理,把桶置于高处,酒就流出,引入竹筒杯中。主人先尝第一口,然后依座次顺序给客人们敬酒。泡酒在佤族风俗中,也是友谊的象征。长期以来,流传着互赠泡酒的习惯。寨子里有人结婚,同姓亲友邻居,均拿泡酒送给新人。主人则端出一桶桶泡酒供参加婚礼晚会的人们畅饮。
  嚼槟榔:西盟佤族非常普遍的一种嗜好。男女老少几乎每个人都随身携带槟榔袋或槟榔盒。劳动后休息时或平日谈话时,口中都含一块槟榔。他们的槟榔并非树上的果实,而是用麻栗树叶和石灰煮成的。因制作简单,大多数人都会做。这种槟榔嚼得时间久了牙齿就会逐渐变黑,且经久不褪色。据佤族讲,这种方法不仅能将牙齿染黑,还能保护牙齿不被虫蛀。唐朝在我国云南西南部有“黑齿蛮”的记载,大概就是指佤族这种因嚼槟榔将牙齿染黑的民族。佤族人以牙齿黑,唇染赤为美,认为牙齿越黑越讨人喜欢。

·婚俗

  佤族婚姻在一夫一妻制(历史上个别富裕者亦有一夫多妻)的基本前提下,还有着同姓不婚、姑舅表婚和转房制等特征。佤族的婚恋比较自由,有“串姑娘”的习俗,小伙子到了十七、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串姑娘”了,定婚后举行婚礼。
  佤族家庭属下父系制,女子一般从夫居。佤族青年男女结婚前,男子要为女方家干一段时间的活,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以作为对娶走女方姑娘的补偿。这种形式带有从妻居到从夫居过渡的痕迹。
   青年男女结婚一般都选择在农闲季节:一是在农历四月,即佤族举行砍牛尾巴祭祀活动到盖木鼓房前这个月内;二是九月至十二月之间,从修完房屋晒台到祭祀水鬼这段时间内。佤族姑娘出嫁,父母要为她准备嫁妆。嫁妆主要有衣服、被盖、纺织工具和生产工具。姑娘出嫁时所戴的银器饰品一律不陪嫁,而是采取借戴的形式,借戴一两年后归还娘家,要不就由新郎家出钱购买。
  佤族的结婚仪式比较简单,婚期共三天。第一天,男女双方各自请本寨的乡亲们来吃一餐酒饭。第二天,男方给女方家送去聘礼,聘礼中含有部分现金、部分结婚用品和送给女方家的礼物。第三天,父母牵着姑娘的手欢欢喜喜同迎亲队伍一起送到男方家。新娘来到男方家后,由魔巴杀鸡看卦,并对新婚夫妇祝福。
  历史上,佤族部分地方保留有抢婚的习俗:男方乘姑娘在外劳动之机,邀约伙伴把姑娘抢回自己家里,然后再举行婚礼。这种习俗现已鲜见。佤族现在实行一夫一妻制,历史上也有多妻的现象,在一夫多妻家庭里,大老婆在家庭中没有特殊地位,小老婆也不受歧视。
  过去,佤族也有转房的习俗。丈夫去世妻子可以转房给弟弟,如弟弟已婚,经嫂嫂和弟媳同意,亦可转为弟的小老婆。如女方不愿意转房,也可另嫁,但必须由新夫家付聘礼给亡夫之弟或同姓家族。夫妻不和,也可以离婚,但若为男方主动提出,则不退聘礼;若女方提出,则要退回聘礼。
   佤族的恋爱形式“梳头情话”
  佤族人的恋爱形式“梳头情话”非常独特而且有趣,是一种融情、乐、歌、舞、礼、德为一体的特色风情,是佤族独特文化的一种表现。
  “梳头情话”是佤族青年男女选择意中人的重要内容。生活在澜沧江、怒江亚热带丛林山寨的阿佤人,除了同姓不得恋爱婚娶以外,学会农作以后便可以谈恋爱。司诺”(小伙子)与“崩格”(小姑娘)的恋爱,一般是在秋收时节和冬春之际进行。当月亮出山照亮竹楼之时,“司诺”换好干净衣服,肩挂挎包(里面装着给“崩格”的礼品和烟具等物),手拿乐器(木琴或芦笙、笛子),约上几个朋友一起,吹弹着乐器到“崩格”家去“串”,享受“梳头情话”之乐,寻求人生的伴侣。

·丧葬

  佤族丧葬取土葬和风葬两种方式。寨内正常死亡用土葬,寨外被猎头或其它意外暴死用风葬。土葬棺材用整木挖凿出槽加盖子,下葬时用竹席包棺材。在家中死了小孩,停尸二日;死了成人,停尸三日;死了德高望重的老人,停尸三天以上。死尸入棺之前跳棺材舞,日以继夜地敲棺材,直至死尸入棺下葬。过去佤族有猎人头或偷死人头祭木鼓、旱谷的习俗,因此,寨子中正常死亡的人都埋在房前菜园子或房屋的晒台下,防止被盗。对在寨子以外补猎头或其它意外死亡者,死尸不抬回家,而是在暴死之后用白布裹尸,搭一竹台,把死者置于竹台上,作风葬。寨中有人正常死亡,全寨停止劳动一天。若寨中有孕妇难产死亡或有人被猎头等非正常死亡,全寨停止劳动数日。无论谁家死了人,亲戚朋友,全寨各户都送一碗米并出人帮助办丧事。死人下葬那一天,要请本采(巫师)做鬼,剽牛杀鸡杀猪,主人把猪、牛肉分送给亲戚及寨内的各家各户。
    也有一些佤族寨子已经没有猎人头习俗,因此,不在寨子内埋人,而是有专门的坟山埋葬死人。

·禁忌

  不能骑马进寨,须在寨门口下马;忌别人摸头和耳朵;忌任意进入木鼓房;忌人不能从火塘跨过,脚不能搭三角架上,也不能用柴棍敲打三角架。忌讳送给少女装饰品;忌讳客人在家里坐妇女坐的鼓墩或数钞票;若门前放一木杆,说明家里有病人、家中妇女生小孩,忌外人进入。忌:不能骑马进寨,须在寨门口下马;忌别人摸头和耳朵;忌送人辣椒、鸡蛋、胡椒;忌任意进入木鼓房;忌讳送给少女装饰品;忌讳客人在家里坐妇女坐的鼓墩或数钞票;若门前放一木杆,说明家里有病人,忌外人进入。忌:属鸡、狗、猪、牛、马日不出买或宰杀上述牲口,但购进则吉。忌:白鸡、老鼠肉、蜂儿不能待客。忌:第一碗酒或茶敬客人,要自饮以示无毒。忌:孕妇忌食因叫魂、献神所宰杀的动物肉食品。

·礼仪

  佤族人豪爽好客,迎接客人以酒当先,认为无酒不成礼。佤族待客敬酒习俗多样。其一是敬酒主人首先自饮一口,以打消客人的各种戒意,然后依次递给客人饮。敬给客人的酒,客人一定要喝,而且要尽力喝干,以表示心地坦诚,否则被认为对主人不敬;另一形式是主客均蹲在地上,主人用右手把酒递给客人,客人用右手接过后先倒在地上一点或右手把酒弹在地上一点,意为敬祖。然后主人和客人一起喝干。佤族民间有不知心、不善良者不敬酒的习惯。每逢儿子出门,客人离去,主人还要打“送亲礼”。即给亲人或客人敬酒,届时主人用葫芦(盛酒器)盛满酒,先喝一口,然后送到客人或远离的亲人嘴边,客人需要喝到葫芦见底,以表示亲情、友谊永远不忘。 

佤族的节日

  佤族有很多传统的节日,有些传统节日带有宗教活动的色彩。其中较大的节日有“新米节”、“崩南尼”、“过大年”、“取新火节”、“泼水节”等。

·佤族的春节

  佤族和汉族一样过春节。尊重长者是佤族人民的好风尚,初一首先要到长者家拜年,互赠象征团结、和睦的芭蕉。糯米粑粑和甘蔗。广场上青年男女跳热烈欢快的圆圈舞,老年妇女排成纵队在古老歌曲声中轻移舞步,尽情享受节日的快乐。
  佤族称过春节为“过大年”,佤语叫“琶务”。佤族“过大年”有自己的民族特色。通常“过大年”时间延续半个月,并以五天为一份,将半个月分为“大年”、“中年”、“小年”,佤语分别称为“务底”、“务掌会”、“务雷”。

·插种节

  在山峦重叠的阿佤山上,每当春耕季节,勤劳的佤族人民便忙着耙田耕地,准备插种稻谷,同时举行饶有风趣的插种节。亦称“惹岛”节。插种节当天,大家要修筑好村中的道路,各 家房屋内外打扫干净,青壮年自动组成几个小组,有的上山去找猎,有的在河边捕鱼。打得的猎物和捕到的鱼,煮成稀饭,大家共享。如果猎手们打到大的马鹿,野猪等返寨时,人们都到寨门去迎接,唱起猎歌。“惹岛”节有全寨性活动和各户单独活动两种形式。全寨性的活动,要在寨中广场上剽牛一头,然后将牛肉切成块,按户各分一块;各家独过“惹岛”节时,每家主妇要到自己的田地里,做些象征的插种动作。晚上,再泡上一壶水酒,招待前来帮助修房的人。傍晚,全寨男女老幼聚集在通红的火塘边,饮酒唱祝福的歌。领唱者必须是年长者或者德高望重的老歌手。

·新米节

  
佤族歌舞
佤族歌舞
在每年农历的七至八日,要分别过两次“新米节”。七月,早稻开始成熟,过第一次“新米节”。它又称“尝新米”,佤语叫“朋奥”或“波奥”。八月,稻谷大量成熟,第二次过“新米节”。它又称“吃新米”,佤语叫“朋挺”或叫“奥瓦”。“新米节”这一天,主人早起准备好过节的鸡、猪、牛肉;然后背背箩上稻谷地采新谷。路途中,注意聆听动物的叫声,如中途听到麂子或角布落(鸟)的叫声,就认为不吉利,马上返家将过节的日子往后推。若无异常,继续上路。采来的谷蓬献在神台前,用手把谷穗搓出谷粒,用铁锅炒干,舂出新米,撒些盐巴献在神台片刻后煮成饭,再舀出来放上鸡、猪、牛肉撒上盐巴,献在神台上,请魔巴念咒语,意思是报请祖宗的亡灵回来吃新。保佑家人平安。若无魔巴在场,主人就对着神台“啪”地咋一下嘴,表示祖宗已经来吃过饭。敬过神的新米饭,一定要让魔巴和家里的老人先吃,然后其他人才能分着尝一点,这是家祭的规矩。举行家祭期间,不许外人进家门。主人让自家小孩在门外“放哨”。如遇外人找,小孩就婉言拒绝进屋。祭礼仪式结束后,主人把门打开,把自家过“新米节”的消息向全寨人公开,邀请寨里人过“新米节”。络绎不绝的客人带着礼物来祝贺,热烈欢度“新米节”。

·新火节

  佤族认为进入新的一年,不能用旧火,否则会发生火灾,故流传每年接新火的习俗。新火节时间在佤历七八月份,相当于公历四五月份,具体日子由各村寨自由选定,节日时间三至五天不等。
  新火节主要有四项内容。
   首先是"送旧火"。全寨各家各户在统一的时间内随着铿锣和牛角号声将自家火塘用水泼熄,并选择有代表性的一户人家〈过去常以窝朗、头人、 魔巴家为代表〉将泼熄了的火柴头,木炭用笋叶包好,由德高望重的老人送出寨外埋掉。杀鸡念咒, 表示和雷神达赛的火断绝关系,送雷神的旧火上路 回家。
  然后是"取新火",在寨中由德高望重的老人按莫伟教给的"钻木取火"的办法造出新火,各家 各户引新火重新点燃火塘,接新火回家。
  接下来是检查落实全寨防火措施。四五月份为佤山干季,风高物燥,火灾极易发生。"新火节" 期间村寨里要全体出动挖防火水沟,修理防火水 塘,往草房顶上泼水,装置水竹筒等,消除可能发生火灾的隐患。
  最后是欢歌载舞以感谢莫伟神给人们带来了新火,带来了吉祥和幸福。

·崩南尼

  “崩南尼”,是佤族辞旧岁迎新年的节日。佤族过去由于是按十二动物属相计算年月日,所以“南尼”日每年并不相同。

·泼水节

  提起泼水节,许多人只会想到傣族的泼水节,而对佤族的泼水节感到很陌生。实际上,佤族的泼水节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异彩。每逢佤历六月二十一日(阳历四月中旬),人们都要敲响鋩锣,打起象脚鼓,兴高彩烈,欢歌曼舞,互相泼水,庆贺新生。佤族的泼水节每年一度,通常都要欢庆七天七夜。

佤族名人

  胡玉堂(1900—1967):佤名昆散。云南沧源人。班老王,抗英爱国首领。胡玉堂年少时曾游历到缅甸的腊戌,滚异和瓦城一带。从而很早就意识到英国人蚕食中国疆土的险恶企图。回到佤山后,他就建议并帮助老父昆翁组建了一支30人的常备自卫武装,随时准备还击入侵的英国人。后来,他的哥哥昆鄂不幸早逝。胡玉堂继任班老王。1934年初,两百多名英军士兵武装强占了“葫芦王地”的银厂要地炉房。消息传开,整个阿佤山区愤怒了。佤族人民发誓:不把英国人赶走决不罢休。1934年2月8日,英军向班老地区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胡玉堂、保卫国、胡忠汉三人指挥民族武装奋起还击。不久,英军用烯烧弹把班老寨炸成了一片火海。经过佤族各部落军事首领的精心谋划,佤族武装联手向英国侵略军发动了反击。保卫国负责火烧龙头山英军营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英军指挥官温单和手下的英军狼狈不堪地丢弃了营寨,撤向芒相的据点。没料到,胡玉堂和金勐又在南滚河畔设下了天罗地网。英军一进埋击圈,四周丛林中万箭齐发,枪弹如山呼海啸般当头砸下。英军指手不及,被打得尸横遍地、血流成河。英军指挥官温单虽然侥幸逃脱,但回到据点后却失血过多而一命呜呼。南滚河一战,佤族武装出奇制胜,首次用原始武器沉重地打击了英国侵略军。在1935年7月,英国被迫会同中国政府共勘滇缅边界。胡玉堂在会勘会议上慷慨陈词,拿出大量的铁铮铮的物证向英国人证明:滚弄江以东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然而中方委员梁宇皋接受了英国人的重金贿赂,竟一手遮天地放弃了遮弄江以东的国土。阿佤山再次愤怒了!1938年,阿佤山17部落王于次日剽斗盟誓,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发誓“宁血流成河,断不做英国之奴隶”,“愿断头颅,不愿为英帝之牛马”阿佤山人民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的决心,昭然若揭。
   解放以后,胡玉堂曾出任第二至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届至第三届云南政协委员和常委。1961年,经过中缅双方平等协商,班老、班洪地区正式回归中国。这对胡玉堂来说,更是一个令他感到由衷欣慰的喜讯。1967年2月,胡玉堂为躲避“文革”的冲击而移居境外。同年6月,这位真诚的爱国民族首领在缅甸塔田病逝。   周本贞(1955—):云南耿马人,女,大学教授。1977年,她进入云南师大读政教专业。1980年,大学毕业并因成绩优异而留校任教。1984年,她考进西安交通大学,并最终圆满完成了经济学硕士生课程。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她还曾前往中央党校、人大、北大、复旦和首都师大进行培训。其间,周本贞还去过泰国米拉隆大学、旧金山美中交流协会培训中心高级文化研究班交流学习。在和国内外同行的不断切磋中,周本贞自身的研究素质出现了质的飞跃。她回校时曾讲授过“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原理”、“当代世界政治经济”等七门课程。曾先后编者了各种著作和教材13部。她至今撰写了16篇论文,其中有5篇在国家核心刊物上发表,有6篇文章获奖。其中一篇获团中央“五个一图书奖”,有一部获“全国高校青年德育工作者优秀论文”奖。1997年,周本贞被云南省评为“两课优秀教师”。现在,周本贞担任着云南师大宣传部部长的职务。她同时也是云南高教系统中惟一的佤族女教授。   赵岩色(1962—):佤族名艾色·赛梭。云南沧源人。民族语言学者。1962年1月26日,赵岩色出生在阿佤山区的一个佤族寨子。1971—1978年。他在沧源勐省农场走出了求学的第一步。1978—1981年,他考进临沧中等师范学校学习。中师毕业后,赵岩色在阿佤山区的一个小学勤勤恳恳地当了两年多的教书匠。1983年,他走进云南民族学院的校门继续求学。两年后,他圆满地完成了学业并被留校任教,主要从事民族语言的教学和研究。赵岩色一边教书育人,一边不断学习,提高自己。1987年,他被学院派到北大中文系深造。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赵岩色的专业能力出现了质的飞跃。回校后,他一连给专科生、本科生和硕士生开出了一系列课程。其中较重要的如“语言学概论”、“现代佤语”、“语言学调查与研究”、“佤语语法”和“翻译理论与实践”。1995年夏,赵岩色又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为自己的学术研究的深化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佤语和佤族文化研究领域,赵岩色硕果累累。许多年来,他在各类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很多文章。《佤语修辞研究》、《佤语音节研究》、《佤语词范中的外来词》等论文都具有独特的学术价值。《佤语语法》则是他的第一本学术专著,凝聚着他的佤语语法研究的最新成果。此外,他还有一本译著《佤族农村实用技术》和一本合著《班洪抗英纪实》。现在,赵岩色应邀任《中国少数民族辞典·佤族卷》副主编,为佤族文化的传播和发展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如今,赵岩色已经是“云南民族学院中青年学科带头人”和中国民族语言学会会员。1997年,他又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这位年轻的佤族学者必定为他那远在阿佤山的父老乡亲们赢来新的骄傲。   赵和(1950—)云南沧源人。现任云南省民委副主任。1968年,他从临沧师范学校回乡执教,历时四年有余。1972—1974年10月,赵和就读于中央民族学院政治系。这以后,他曾历任沧源县县长、临沧行署副专员和云南省民委副主任等职务。赵和在沧源任职期间,致力于乡镇企业的发展。他大力引进技术、人才和资金来开发沧源丰富的资源。沧源县先后兴建了日处理甘蔗量500吨、750吨的勐甘、勐省两个精制白糖厂。到1999年,这两个糖厂的日处理规模已经提升到1500吨。1988年11月6日,一场空前酷烈的大地震席卷澜沧、秋马和沧源一带,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并没有拖住赵和大兴乡镇企业和地方工业的劲头。当年,沧源建成了一座状机容量为2200千瓦的一级电站;还和重庆川威制革厂联建了沧源县制革厂和皮鞋厂;扩建了年产量13000担到20000担的精制茶厂加工厂……。1992年,赵和出任云南省民族委员会副主任。他尽心尽责,努力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从而为云南地方民族经济和发展和民族立法的实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1992年-1998年,在赵和等人的努力下,省民委共计17个地(州)县(市)解决了四百五十多个经济发展项目,争取到了2.35亿元的资金。此外,还引进了香港乐施会的无偿基金(物资)1457万元。这些资金的注入,有产地解决了民族地区发展经济的燃眉之急,有力地推动了受灾地区生产自救、重建家国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