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

       纪实性长篇小说,作者艾米,该小说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发生在1975年前后。小说主人翁静秋(生活原型:熊音)是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因家庭成份不好,静秋很自卑。英俊又有才气的老三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却是极重情谊的人,甘愿为静秋做任何事,给了静秋前所未有的鼓励。他等着静秋毕业,等着静秋工作,等着静秋转正。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该书先经网络传播,引起巨大反响,很多名人都对该书赞誉有加,后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小说

·基本信息

 
  书名: 山楂树之恋
  作者:艾米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12-1
  ISBN: 9787214059772
  开本:16开
  定价:28.00元
 

·作者简介

 
  艾米,女,著名作家,美籍华人;2005年开始在文学城连载纪实性长篇故事,著有《致命的温柔》(与人合著)、《十年忽悠》、《不懂说将来》、《三人行》、《同林鸟》、《憨包子与小丫头》、《至死不渝》。
  小说《山楂树之恋》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发生在1975年前后。
  这是小说中提到的一首前苏联民歌:山楂树
  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的水面上,
  暮色中的工厂已发出闪光,
  列车飞快地奔驰,
  车窗的灯火辉煌。
  山楂树下两青年在把我盼望。
  当那嘹亮的汽笛声刚刚停息,
  我就沿着小路向树下走去。
  轻风吹拂不停,
  在茂密的山楂树下,
  吹乱了青年旋工和铁匠的头发。
  白天在车间见面,我们多亲密,
  可是晚上相见却沉默不语。
  夏天晚上的星星看着我们,
  却不明白告诉我,他俩谁可爱。
  秋天大雁歌声已消失在远方,
  大地已经盖上了一片白霜。
  但是在这条崎岖的山间小路上
  我们三人到如今还彷徨在树旁。
  他们谁更适合于我心中的意愿?
  我却没法分辨,我终日不安。
  他们勇敢又可爱呀,人都一个样,
  亲爱的山楂树呀,我请你帮个忙!
  啊,茂密的山楂树呀,
  白花满树开放;
  啊,山楂树山楂树,
  你为何要悲伤
  哦,最勇敢,最可爱呀,到底是哪一个?
  哦,山楂树山楂树呀,请你告诉我。
 

·内容简介

 
  《山楂树之恋》内容简介为:静秋是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因为父亲是地主后代,家庭成份不好,文革时很受打击,静秋一直很自卑。静秋和一群学生去西村坪体验生活,编教材。她住在村长家,认识了“老三”。老三爱上了静秋,很爱,静秋怕他欺骗她,起初常常躲避。英俊又有才气的老三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却是极重情谊的人,甘愿为静秋做任何事,给了静秋前所未有的鼓励。他等着静秋毕业,等着静秋工作,等着静秋转正。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那时候,1976年,老三他还很年轻。
 

·电影版本

 
  每个男人都想娶静秋,每个女人都想嫁老三。小说《山楂树之恋》,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故事发生在1975年前后那段贫穷而包含理想的时光:
  她被琴声吸引住了1974年的初春,上高中的静秋被学校选中,参加编辑新教材,要到一个叫西村坪的地方去,采访村民,然后将村史写成教材,供她所在的K市八中的中学生使用。
  在去西村坪的途中,村长向静秋介绍了一株开红色花朵的山楂树。他说,这棵树原本是开白花的,但在抗日战争期间,无数抗日英雄被杀害在了树下,他们的鲜血流进了地下,这棵树就开红花了。
  不知为什么,静秋的脑海中总有一种幻觉,隐约中看见一个身穿白衬衣的英俊小伙子正站在山楂树下等待自己心爱姑娘的到来。
  静秋被安排住在村长家,静秋与村长的二女儿长芳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村长的妻子想撮合自己的二儿子长林与静秋,搞得静秋有点不知所措。
  静秋得知张家三儿子“老三”在勘探队工作,而与他的第一次见面是从静秋听到优美的手风琴琴声开始的,拉的正是静秋最喜欢的苏联歌曲《山楂树》。静秋一下子被琴声吸引住了,不禁开始幻想起拉琴人的长相。出现在静秋眼前的是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长得一点都“不革命”,很“小资产阶级”,穿着也很洁净挺括。不知为什么,静秋突然开始变得无比慌乱起来,似乎突然很在乎自己的穿着打扮起来,这是她原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她从没有在谁的面前如此局促不安过。
  回到村长家,大家一介绍,静秋才知道原来老三不是村长的儿子,他叫孙建新,只不过以前在村长家住过一段时间。老三牵起了她的手渐渐地,老三和静秋熟悉起来,经常趁中午休息时间来找她,跟她聊聊天。静秋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突然有连续几天,老三没出现,静秋开始失魂落魄了,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被老三骗了,左思右想之下,她写下了一份决心书,要和老三划清界限。没想到过了几天,老三突然又出现了,原来他是去别处解决技术故障去了,静秋想看他又怕看他,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老三主动找到了她,小声告诉她下次出门之前一定亲自来告诉她,还送给她一支新钢笔。静秋犹豫半天,收下了他的礼物,那份决心书也忘到了脑后。
过了几天,静秋要轮休回K市,晚上,老三悄悄给她留了言,约好第二天八点在山上等她。静秋暗自兴奋,可又怕老三会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但她却根本不知道男人如何对女人构成威胁。左思右想,她决定到时不让老三碰到她的身体就好了。
  分手时,老三突然提出要跟静秋到K市去,静秋没同意,只答应让他第二天下午去县里接她。一天后,静秋匆匆从K市往赶,没想到车半路抛锚,等到了站老三已等她很久了。两人趁着夜色回西村坪,老三牵起了静秋的手。路过山楂树的时候,老三提议去山楂树下坐坐,静秋却又想起了那个穿白衬衣的幻影。老三骗她说鬼出来了,将静秋搂在了自己怀里。静秋觉得这样不太好,却又舍不得离开,只觉得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老三趁这个机会得到了静秋的初吻。 一天,静秋无意中提到妈妈身体不好,需要吃核桃和冰糖补血。没过几天,长林提来了满满一篮核桃,老三拿来了一袋冰糖。静秋感激不已,却对两个男人的厚爱不知所措。
  为了证明能还老三买冰糖的钱,静秋忍不住向他炫耀自己打零工的经历。听说静秋去干那些粗重又危险的零工,老三十分不放心,为劝静秋不要再去做零工,提出每月给静秋几十块钱,却被静秋以为他很瞧不起她,内心产生了反感。
  静秋无意中从别人口中得知,老三是有未婚妻的,而且是城里高官的女儿,她深受打击,决定从此不再理他,还向别人借钱,将买冰糖的钱还给了老三。老三不知静秋为何突然翻脸,内心惶惑不安。
  结束了编写教材的任务,静秋就要回K市去了。老三要去送静秋,却遭到拒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给静秋写一了封信,说尊重静秋的选择,还劝她别再去做那些危险的零工。甜蜜的地下约会短暂的西村坪生活结束了,静秋回到了K市八中继续读书。五月的一天早晨,静秋在门外发现了一大丛盛开的山楂花,猜想是老三偷偷送来的,心里一阵甜蜜,却怕传出去影响不好,于是给老三回了一封信,警告他“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既往不咎,下不为例。”
  静秋利用暑假打零工,虽然辛苦,却很满意有这份收入。老三生怕静秋打零工受伤,先后托长芳和长林给静秋送钱,静秋这才知道老三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自己。几个月后,两人像特务接头般约到江边的亭子相见,老三终于向静秋说明,自己没有未婚妻,并且直言自己对静秋的爱慕。料峭春风中,两人身穿一件军大衣,抱在了一起,心也似乎贴得更近了。
静秋毕业,开始准备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让静秋的妈妈心急如焚———下去容易回来难,更何况一个女孩子……这时K市出台了一项政策,教师子女可以顶替父母上岗。于是静秋妈提前退休,让静秋顶职。然而手续却迟迟批不下来,静秋一家不得不处处小心翼翼。
  在等待审批的日子里,静秋不得不到处打零工,偶尔也与老三偷偷约会。为了逃避他人的视线,两人不得不渡江到荒僻的对岸。老三告诉静秋,他正在争取调到K市来,就能与她天天见面了。静秋十分高兴。充满激情的一夜静秋接了一个新的工作,为篮球场做地坪。由于没钱买胶鞋,几天下来,静秋的脚就被烧掉了一层皮,脚底还烂了几个小洞。与老三约会时,尽管静秋再三遮掩,还是被老三发现她脚受了伤。老三要送她上医院,静秋不肯,急得老三在自己手背上划了一刀,吓得静秋不得不去医院。
  两人分别包扎完,老三坚持要送静秋回家,于是他们的关系终于被静秋妈妈发现了。妈妈和老三深谈了一番,没有明确表示反对他们的关系,只是跟老三“约法三章”:一年零一个月后他们方可再度会面。老三叮嘱静秋要好好照顾自己,并与她互换了一张照片,还留给静秋一些钱,叫她不要再去打工了,这才万分不舍地离开了静秋。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见不到老三让人挂心,静秋可谓喜事连连,先是成功顶职,到学校做了一名炊事员,后又被告知只要下到基层锻炼一段时间,就可以转为教师。更叫人兴奋的是,静秋下放的农场离老三工作的地方不远。于是静秋找了个机会找到了老三工作的勘探队,却扑了个空,别人告诉她,老三调走了。
  静秋莫名其妙,找到长芳,想打听一下老三的下落。长芳却说她哥得了白血病住在县医院。静秋急忙找到县医院,却在病房里意外地遇见了老三。老三说自己得了感冒,所以在这住院。老三送给静秋一块山楂红色的布料,让静秋做一件衣服。再次看到老三,静秋很高兴,却害怕老三就是那个得了白血病的人。
  回到家,静秋思前想后,决定无论老三是生是死,都要与他再不分开。第二天,静秋穿着连夜赶制的衣服来见老三,两人共同度过了一个一生难忘的夜晚。黑夜中,两人终于裸裎相见。静秋躺在老三怀里,听到他的心跳得很快,老三说想让静秋看看他的样子,否则可能会死不瞑目。静秋惊慌起来,以为老三发烧了,问他要不要叫医生。老三摇摇头,说自己很好。静秋也拉着老三的手在自己身上“看”,老三叹了一声,紧紧搂住了静秋……
  那一夜,老三和静秋终于抑制不住情绪的冲动,但对性的无知与恐惧却令他们的举止荒唐可笑。特殊年代里被压抑的他们无知地度过了激情一夜,静秋以为自己“做了”,其实却并非如此。永不消逝的爱静秋回到农场后,却再也没有老三的消息。静秋找到医院,只看到了老三留下的一封信,信上老三说他对静秋撒了谎,他不能与静秋相守一生一世了。静秋认为老三得了白血病,为了怕自己难过才留下这样一封信,她找到老三住院的医嘱本,又找到长芳,却得知老三得的只是感冒,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只知道他调到A省B市去了。静秋开始相信老三欺骗了自己,“得手”后就跑掉了。尽管如此,静秋还是四处托人打听老三的病情,得到的结果是老三患有轻微的血小板减少,并不是白血病。静秋死心了。
半年后,静秋的女伴魏玲来找她帮忙做人工流产,静秋这才知道自己贫乏的生理卫生知识让自己错怪了老三,老三当时并没有“得手”,极有可能是得了白血病,将不久于人世,所以躲了起来。为了再见到老三,静秋到A省去找他,却无功而返。
  几天后,一个解放军来学校找到了静秋,自称是老三的弟弟,来接静秋去见他最后一面。他告诉静秋,老三因为想见静秋最后一面,尽管已停止用药、停止抢救了,却仍旧闭不上眼睛。静秋这才知道,老三其实就在K市,一直暗中关心着静秋。
  静秋来到医院,见到已是弥留之际的老三,他已瘦得皮包骨头,深陷的眼睛半睁着,脸色像床单一样白。静秋跪倒在床前,拉着老三的手,一遍一遍地说:“我是静秋,我是静秋……”直说到嗓子都哑了,老三还是没有反应。别人都劝她不用再叫了,静秋却一直记着老三说过,即使他的一只脚踏进坟墓了,听到她的名字,他也会拔回脚来看看她。于是她依旧不停地朝他呼喊:“我是静秋,我是静秋……”
  她一边喊,一边抚摸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终于闭上了,两滴泪从他眼角滚了下来……
  老三走了,按他的遗愿,他的遗体火化后,埋在了那棵山楂树下。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交给他的弟弟保管,并对他说,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东西给她,让她知道这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
  老三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关于作者

 
  艾米,女,2005年开始在文学城连载纪实性长篇故事,著有《致命的温柔》(与人合著)、《竹马青梅》、《十年忽悠》、《不懂说将来》、《三人行》、《至死不渝》、《同林鸟》、《欲》等,真正让她在华人世界名声大噪的则是《山楂树之恋》。
  《山楂树之恋》自境外文学网站传入并迅速在国内网络疯传后,近日,这本“史上最干净的爱情小说”终于由江苏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首印80万册。
 

·关于作品

 
  《山楂树之恋》——纯真爱情引发“山楂树现象”小说《山楂树之恋》讲述了一段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爱情故事:静秋是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因家庭成分不好,静秋一直很自卑;而英俊又有才气的军区司令员之子老三却喜欢上了静秋,甘愿为她做任何事。他等着静秋毕业、等着静秋工作、等着静秋转正,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据了解,这个令所有读者心酸落泪的故事完全是真人真事。老三死后的三十年纪念日,静秋将三十年前的回忆录交给了好友艾米,请她写成小说,但小说中的对话大多是静秋原文。
  作品完成后,作者将小说贴在海外文学网站上,短短几月便迅速成为海外读者追捧的“网络时代的手抄本”,随后传入国内,顷刻间引发无数个人博客、论坛、贴吧的热议,形成奇异的“山楂树现象”,尤其是自称“老山楂”的60后读者更是对其赞叹不已:“书中主人公的心理状况与我们每个人的初恋非常相似。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山楂树之恋,就是超越时代的纯真初恋感情的代名词。”众人热捧的同时,王蒙、刘心武、苏童、熊召政等著名作家也纷纷加入了“山楂”阵营,对《山楂树之恋》赞不绝口。
  因先在网络上拥有了大量“粉丝”,由网络走红而后出版的小说销量都不错,首印一般在10万册至20万册之间,而此番《山楂树之恋》首印便抛出了一个天文数字:80万册,数量超过近两年称霸国内出版界的《品三国》《读论语》等学术图书。一本网络爱情小说首印80万册,而且作者是国内读者并不熟悉的海外华人,这一举措在业内引起轰动的同时也遭到了质疑,80万册对出版社和书商而言是否风险太大?对此问题,该书策划商共和联动图书公司显得信心十足,该公司杨黎总编称《山楂树之恋》的征订情况非常火爆,“自8月20日发放征订单至9月1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订数已达50万册!仅成都一地就提供了8万本的订单,平了出版商最初的计划首印数。”
 

电影

 

·基本信息

 
  中文片称:山楂树之恋
  英文片名:Under the hawthorn tree
  类型:爱情/剧情/传记
  上映日期:2010年9月16日全球同步公映
  2010年9月8日全国部分城市试映
 

·演员表

 
领衔主演
  周冬雨 饰 静秋
  窦骁 饰 孙建新(老三)
  于新博 饰 张长林
  李雪健 饰 张村长
  奚美娟 饰 静秋母亲 
  萨日娜 饰 张长林母亲
  吕丽萍 饰 魏红母亲
  孙海英 饰 孙建新(老三)父亲
  成泰燊 饰 罗老师
  姜瑞佳 饰 静秋同学魏红
 
推荐人评论
 
  王蒙(当代作家,代表作《青春万岁》、《活动变形人》)我们再也不愿意去经历这样的一段历史,但愿这样的爱情故事已经绝版。
  刘心武(当代作家,红学家,代表作《班主任》、《钟鼓楼》等)把这部作品与三十年前的“伤痕文学”联系起来不无道理,但它具有当下性:极端环境下的性爱压抑被“现在我们”打量,会产生出比反思更丰富的憬悟。
  苏童(当代作家,代表作《红粉》、《妻妾成群》)老三如此完美,堪称中国情圣!
  多多(当代作家,音乐人,代表作《轮廓回暖》、《吞炭成哑》)觅君之踪,一场迷踪不明的情动。
  顾小白(影评人,编剧)这是我改编《红楼梦》后最成功的改编!
  熊召政(当代作家)打开这本书,初看是酸,后看是痛,最后是痛彻肺腑。
  潘石屹(SOHO中国董事长兼联系总裁) 在我的青春期,几乎见过书中所有的人物。我太向往那种透彻心腑的爱了,但我断然拒绝这样的结局。因为它太残酷,太黑暗,太让人不能承受!
  刘春(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 太真实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内心记忆,历历在目。
  陈鲁豫(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我喜欢、又痛恨这样的叙述,到最后还让人肝肠寸断!
  曾子墨(凤凰卫视著名财经节目主播)老三静秋离我们很远了,但我依然羡慕他们的爱情。
  柳云龙(演员、导演) 我多想演老三啊!
  孙俪(演员) 我几乎是哭着看完这本书的。如果有机会,我愿意扮演静秋。
  张纪中(制片人) 可以说,这部作品激发了我作为一个电影人的灵感与冲动,我希望能够得到这部作品,并把它拍成电影推荐给他所记录的那个时代的人。
  陆川(导演) 这样的作品可以把人们的心灵深处那份雪藏的纯真之心,再次唤醒。
  尚敬(导演) 看完这本书,让我想起一句诗:谁恰巧遇到这样的事,谁的心就会裂成两半。
  赵梓昕(演员)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情感。前所未有的震撼,那就是心灵的纯洁。
 

·剧情简介

 
  静秋是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因为父亲是地主后代,家庭成份不好,文革时很受打击,静秋一直很自卑。静秋和一群学生去西村坪体验生活,编教材。她住在村长家,认识了“老三”。老三也喜欢静秋,甘愿为静秋做任何事,给了静秋前所未有的鼓励。他等着静秋毕业,等着静秋工作,等着静秋转正。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那时候,1976年,老三他还很年轻……
 

·电影中的8个笑点和3个哭点

 

·笑点 

  树枝牵手
  静秋回学校排练舞蹈后回到村里,老三在车站外等她。两人过河时,老三想牵静秋的手,但静秋不肯,。最后老三找了一根树枝,牵着她走过了河。随后老三一边走一边顺着树枝慢慢地把手向后移,最终牵到了静秋的手。这个小心计,让不少观众为之一笑。
  跳河相见
  静秋回到城里,长林帮老三送核桃到静秋家。静秋偷偷尾随长林,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老三的安排,就在船已经开出几里地的时候,躲在一旁的静秋忍不住发声提醒长林核桃袋里有钱。船上的老三看到静秋,直接跳到河里,趟水过来,把钱塞给静秋,让她买运动服。老三跳水的痴情表现引来一阵笑声。 
  河边游泳
  老三送静秋一件泳衣,两人在河里游泳之后,躺在一块聊天。对于片中这个情节,与此前的纯美镜头很是不同,有点突兀,不少观众甚至觉得有点色情而发笑。
  弟弟妹妹可爱
  静秋的弟弟和妹妹这两个小演员也是“笑点十足”。老三来看望静秋,带来了油条、窝饼等早点,老三分别塞给弟弟妹妹油条和窝饼,俩小家伙马上被“收买”了,对静秋狂打眼色,然后拿着点心躲到门外,留给她和老三“二人世界”。俩小演员可爱的表演让观众忍不住大笑。
  一件衣服两人穿
  静秋和老三相爱之后约会,在人群中两人遮遮掩掩,之后躲到密林中的凉亭相见,天气转冷,一件大衣怎么披都不能让两个人同时取暖,最后老三自己穿上大衣,把静秋抱在了怀里。那个年代特有的小心翼翼的约会方式让人会心一笑。
  老三第一次见静秋妈妈
  静秋双脚被石灰泥烧伤,老三带静秋去医院包扎。老三用自行车送静秋回家,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老三脱下白衬衣让静秋裹着头,正当两人骑自行车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碰到了静秋的妈妈。回家后,静秋的妈妈对老三教育了一番,老三既大方却又有小小紧张地拼命扇扇子。之后老三表示在走之前有个要求,再为静秋受伤的脚重新包扎一下。静秋母亲说了句:“家里地方小,我就不回避了。”这种小喜剧式的幽默让人发笑。
  静秋老三拍合影
  老三住院,静秋请假三天陪老三,其间两人跑去照相馆照相。照相师叫两人靠近一点,说:“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友谊,没什么不好意思。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而静秋和老三不约而同来了个斗鸡眼,引来全场大笑。
  好友解说怀孕
  静秋的好友魏红怀孕了,并被男方抛弃,她向静秋哭诉:“男人都是这样,之前再殷勤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要得手,得手了就会消失。”静秋紧张地问:“什么叫得手。”魏红笼统地说,“两人睡一张床呗”。之后静秋便一直很担心,因为她也和老三睡了一张床,而且老三也失踪了。最后她陪好友去医院做人流,好友追问静秋“究竟有没有被老三得手”,静秋才咬着耳朵讲出实情,而好友一脸不屑地对她说:“就只是手拉手?你那哪儿叫得手?你那个叫啥事儿没有!”观众都笑了。
  山楂树三个哭点
  哭点
  老三为静秋裹脚
   静秋和老三的恋情被静秋的妈妈发现了,静秋的妈妈为了女儿的前途,要求老三以后不要再见静秋,老三答应“会等静秋一辈子”。临走前,他要求帮静秋把受伤的脚裹好。于是静秋的妈妈在一边糊着信封,老三慢慢地蹲下,一层一层认真地帮静秋包裹纱布,两人默默无语地流着泪。不少观众也唏嘘落泪。
  隔河告别
   静秋探望完病中的老三后,两人隔着河依依惜别,难分难舍,并用手比划着拥抱的姿势。不少人被这最凄美的一幕戏所感动。
  病床诀别
   电影结尾,重病将离世的老三等着见静秋最后一面。穿着红衣服的静秋泪流满面地在病床前不停地说:“我是静秋,我是静秋,你不是说我一喊你就出现了吗?”弥留之际的老三,流下了最后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