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鼎文

  蒋鼎文(1895~1974)字铭三。浙江诸暨人。1914年毕业于浙江陆军讲武学堂。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谋部副官,北伐滇黔赣军第一路上校参谋、兵站总监部上校参谋。1924年入黄埔军校,得蒋介石赏识,被任命为教导团营长、副团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直属伤兵团少将团长。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师师长、第二军军长,参与指挥对中央苏区的军事“围剿”,曾按蒋介石旨意命令宋希濂枪杀了中共领导人瞿秋白。1934年冬任驻闽绥靖主任,因反共有功晋陆军二级上将。1935年调任西北“剿共”前敌总司令,进驻甘肃平凉,扬言“三个月内消灭陕北红军”。同年被选为国民党五届中执委员,西安事变时被扣押在西京招待所。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1月,蒋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安行营主任,统领第十一、第三十一两个军团四个军的兵力,名为负责黄河沿线对日军的防务,实以主要兵力封锁陕甘宁边区。      1938年清明节,蒋代表国民政府在祭祀黄帝陵时,以主人身份接待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代主席的张国焘,张向其表示背叛共产主义的意愿,并提出要求“政治保护”。蒋即让张乘坐自己的汽车返回西安。不久,又带张到武汉晋见蒋介石,为张投靠国民党顽固派引线搭桥。同年6月西安行营改为天水行营,蒋又任陕西省政府主席和国民党陕西省党部主任委员。上任伊始,就签发亲笔手令,杀害了他的同乡、八路军总参议宣侠父。11月,国民党召开南岳军事会议,决定设置第十战区长官司令部,主持陕西军务,司令长官由蒋兼任。至此,蒋集陕西军政党务大权于一身,忠实推行蒋介石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路线。他先调整政府官吏,排斥所有地方进步势力,将省政府实权部门的负责人一律换成蒋介石的嫡系,并通过CC分子把持的民政厅,使全省的专员、县长多为特务接任。接着,他向抗日舆论开刀,强行封闭了宣传抗日、动员民众支援抗日的西安《工商日报》;同时成立舆论出版社,出版《舆论》杂志,鼓吹妥协与倒退。1939年,日军向晋西、豫西进逼,担负守卫河防的第十战区所部,本应严阵以待,准备抗击可能西犯的日本侵略军,蒋鼎文却配合反共高潮,将军队调往陕甘宁边区南线构筑工事、建立封锁线。这一年,他还根据第十六军军长兼西安警备司令董钊的报告,派嫡系预备第三师对设在虢镇的战区独立游击支队后方办事处(亦称吕正操后方办事处)进行搜查,将办事处85名官兵押往宝鸡,造成双方开枪的事件。      蒋鼎文统治陕西四年,除镇压共产党和民主进步力量,破坏团结、破坏抗日以外,还纵容各地种植罂粟,允许鸦片在市场上公开买卖,牟取暴利充作军用,不管民众死活。更有甚者,蒋利用手中的权力大发国难财。他操纵陕西省银行先后两次发行辅币550万元,使西安物价直线上升。与此同时,他在重庆设立经营黄金、美钞的办事处,专向中央银行购买黄金,运到西安等地抛售,牟取暴利。他向陕西人民摊派苛捐杂税,名目繁多,不计其数,当时民众讽刺说:“可怜民已无多肉,便作羹汤有几餐?”他在陕西敛了多少财,谁也无法精确统计。不过,从他的私人账房陆怡霖的一个比较中,可以看出一二。陆说:“西北最大的资本家毛虞琴、石凤翔的财产,只不过是蒋鼎文的零头数。”      在蒋鼎文主陕的四年里,曾设立赈灾机构,促进垦荒运动,安置由沦陷区流亡陕西的难民和黄泛区拥入陕西的灾民;按照国民政府战时经济体制,支持沿海工矿内迁,到1940年有17家工厂迁到陕西,使西安、宝鸡成为全国13个后方经济工业区之一。交通方面,打通了陕-甘-新到苏联的国际运输线,开通了川陕公路等国道、省道多条和10条支线;开工兴修黑惠、汉惠和褒惠渠道,建立省农业改进所,推广斯字棉、德字棉等棉花良种百余万亩,使陕西的工农业生产有了一定发展。      1940年5月,第十战区奉命裁撤。次年6月,熊斌接替了蒋鼎文的陕西省政府主席职务。1942年1月,蒋鼎文被任命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离开陕西,到洛阳就任新职。1944年春,在豫中会战中,日军一路西犯洛阳。蒋鼎文耽于宴乐,未战即逃,致日军由洛阳直扑潼关,西安震惊,舆论哗然,蒋鼎文被迫辞职。抗战胜利后弃官经商。1948年2月又被任命为总统府特别顾问。1949年3月去台湾,后任蒋军“东南区点编委员会”主任委员、“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委员及“总统府”国策顾问。1974年1月2日病卒于台北。